我和我家人的故事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二月十七日】

开篇的话

我今年五十九岁了,是一位老年女大法弟子。修炼大法前,抽烟喝酒多年,把自己身体搞的不象样子,整天有病,不是这疼就是那痒。我百般求医问药都没有好转,曾有几次想到过用自杀来结束一身的病痛。就在绝望之时,一个偶然的机缘,使我幸遇大法。在外地亲属家里我遇到了法轮功,我仅看七天《转法轮》,身上的病都快好利索了。半个月不能喝酒,一闻酒就吐;二个月抽不了烟,吸一口,就吐,以后,我就彻底戒了烟酒。

我修炼后,身体不断的向年轻方向转化,性格也由暴躁变的平和。我身边的亲人因为对大法心存正念,总能逢凶化吉、遇难呈祥,体现了大法的美好,创造了大法在人间的神话传说。

一、大水超过砖墙就不進来

一九九八年那年,本地发大水,大水是从山上灌下来的,水势凶猛,我们村庄都進了水,我家的院子比四周人家地势都低,其他人家都進了水,唯独我家,大水就是進不来。大水已经超过了砖墙,翻卷着水花,就是進不来。几家邻居都见证了此事,他们说:“你们家真奇怪,大水就不進你家院子。修炼法轮功的就是与普通人家不一样,人家有大法保护。”

二、修炼前四十多岁的人管我叫大娘

我没有修炼前,由于长期睡不着觉,显得面色苍老、皮肤枯焦,十八年前,我只有三十七岁。有一天,我去河北参加外甥女的婚礼,在车站里,遇到一个满脸褶子的中年男人跟我打听时间:“大娘,现在几点啦?”他居然管我叫大娘!

我当时听了心里一激灵,难道自己这么老吗?突然感到很悲凉,就没好气的反问那个男人,你多大岁数啦?你管我叫大娘?他说四十岁了,我发狠的说:“我才三十多岁!”他乐了,我却哭了。回到家里,第一次对着镜子看了又看,怪不得人家四十多岁的人管我叫大娘,三十多岁的人象六十多岁的人。

三、修炼后四十多岁的人管我叫老妹

我今年五十九岁了,还在工地或建筑队干瓦工活。瓦工活是个力气活,我砌墙垒砖一点也不次于年轻人。因为我手法快,有时干的比一般男工都多,所以挣钱也多。他们干一天活,累的不行,我还照样炼功学法,一点也不觉得累。别人说你吃唐僧肉了吗?还是吃了神丹妙药?我说都没有,我是修炼法轮功的,一切都来源于大法。

有一回,我在砌自来水井,有一个看上去挺年轻的瓦工,管我叫老妹。我说你多大岁数了,管我叫老妹?他说四十多了,眼看快五十岁了。我说我都快六十岁了,你还管我叫老妹?他瞪大了惊异的眼睛,老半天才说:“你都这么大岁数啦?”他一是惊异于我这么大岁数的老太太,还干瓦工活;二是惊异于我这么大岁数了,看上去多说四十岁。这回可轮到我说话了,我说我是修炼法轮功的,才这么年轻,因为法轮功是佛家大法,是性命双修的功法,既要炼功锻炼身体,又要修心。他说原来法轮功这么好啊!那我也学。我说行呀,我又趁热打铁,给他起个化名退出了中共恶党的团员、少先队邪恶组织,他非常高兴的接受了。

四、二次神奇的车祸

1、第一次车祸:右脚掌全扭过去了

二零一零年五月份早上,我骑自行车去市场买菜,在半路上,碰到我外孙子去上班,我说我送你一段路吧,他刚坐在后车架上,从后边来一辆自行车,一下子就把我撞上了,我的车子倒了,那个人连车带人也倒了,三个人两辆车,全部压在了我的右腿上,脚当时就不敢动了,我一看,我的右脚掌整个都歪过去了,我忍着剧痛,把脚扭过来,当时脚与腿立即肿胀起来。我外孙子吓傻眼了,我告诉他你快走吧,别耽误上班时间。他知道我是炼功人,知道我该怎么处理,还知道很多大法的神奇故事,他没有说什么,就走了,我又对那个撞我的人说:“你也走吧,我修炼大法的人没事。”

回到家,我没有打针吃药,也没有去医院骨科检查,第三天,一个同修来看我,让我炼功,我想也对,站不起来,我就跪着炼功。邻居与亲友看到我的右腿与脚掌黑紫黑紫的,都来劝我,让我上医院,哪有不吃药就能把骨头接上的?别严重了截肢了啊!不上医院可不行。我坦然的说:“我是修大法的,有师父管我呢,啥事也不会有的。”就这样不到半个月就好了。许多人都见证了大法的神奇。

2、第二次车祸:皮卡车把我撞出去三四米远

二零一一年九月份,我和老伴骑摩托车,去煤场买煤,走到半路上,我正转弯时,从后面开过一辆皮卡车,把我们老俩口撞出去三、四米远,摩托车已经被撞的变形,车身都象个豆角形状了。我们俩个人的帽子也飞出去十多米远,我重重的摔在地上,但却象坐在了棉花垛上,没有感到怎么疼,还有一种软绵绵的感觉。除了有点皮肉轻微的损伤外,其它部位一点都没事。我老伴更是神奇,连点皮肉伤都没有。撞我的车主怕我们讹他,先是埋怨我们,以便开脱自己,给自己找理由说路太滑,他从后面撞的我们,竟然埋怨我们走路不看路。

我老伴是一个老实人,惊魂未定,一句话也说不上来。这时从对面又开来一辆车,也是一辆皮卡车,下来五个人,他们看出了问题,对那个肇事司机说:“咱们都是开车的,本来都怨你,你还辩解什么呀,还不赶紧给人家送医院去?”那个肇事的司机觉得理亏了,将我扶起来,我说:“我没事,我不能讹你,我是修炼法轮大法的。我没事。”这个肇事司机连声说:“谢谢!谢谢!”

五、关于我小外孙子的几件奇事

1、不填写诬蔑大法的试题

我小外孙子从小跟我炼功。一九九九年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将欺世的谎言移植到小学生课本里、试卷中。我的小外孙子当年只有七岁,有一道题是诬蔑大法的,让大家选择。老师跟我小外孙子说:“你如果不填,明天就不让你上学了。”我小外孙子就是不填,老师说啥他也不填。

回家后,小外孙子跟我说:“姥姥,我就是不填,老师也给我打了对号。”以后这位老师再也不提这样的事了,也不诬蔑法轮功了。

2、老师问:“谁是天下最大的佛?”

有一天上历史课,老师问小同学们:“谁是天下最大的佛呀?”老师目地是启发同学们说出乐山大佛。我的小外孙子当时就“唿”的站起来,当着老师与全班的同学大声的说:“李洪志!”全班同学包括老师在内,都开心的大笑起来。

3、“姥姥,值!”

我小外孙子还经常跟我一起讲真相。有一次,我和他一起去买裤子,因为讲真相,时间又紧,就把腰带忘了,回家后,他还安慰我说:“姥姥,值!一个腰带才二十元,两个生命得救了。”

4、超越时空

有一天早上,小外孙子上学起来晚了,醒来已是七点多了,还差几分钟,学校离家骑自行车需二十多分钟,他边穿衣服,边求师父说:“师父啊,把时间往后推推吧,弟子不赶趟了。”结果到了学校,把自行车刚锁好,上课铃声就响起来。

5、化险为夷

小外孙十七岁时,就自己能找活干挣钱了。他十七岁那年,在工地找了一个活,开升降机。有一天,从三楼掉下一块红砖,正好砸在他的脑袋上,红砖砸得粉碎,而他本人却平安无事。回到家,跟我说:“是师父救了我,不然你就看不到我了。”还有一天,他跟小朋友踢口袋玩,不小心一脚踢在墙角的石头上,脚立刻肿起来,新鞋也踢开了口子。只过了一个晚上,到了第二天全消了。

六、我老婆母的两件事

1、几瓢凉水,浇灭了通红的大火

二零零六年,我外出给人家盖羊圈,只留下老太太一个人在家看家。我走后第五天,村子里从新安装电路,家家点蜡烛,老太太有二条毛巾,正好搭在蜡烛的上方,火苗蹿上去了,屋子着了火。屋棚是塑料的,大火越着越旺,一个大火苗子把她呛倒了,她常年腰腿疼痛,几乎走不了几步,情急之中,她才想起了大法的师父,求师父说:“李大师啊,快帮我救救火吧。”她念叨着师父,突然间站起身来,老太太身患严重的风湿病,腰腿疼的厉害,平时站着都费劲,起来以后,感觉到全身发飘,象有人拽着似的,手脚也利索了,只泼了几瓢凉水,就浇灭了通红的大火。

大火过后,查检屋内物品,除了棚顶的塑料布之外,其它物品毫毛未损,地上也没有烧焦的渣滓。

2、婆母临终前满头白发变成了黑发

我老婆母对我修炼非常支持,从来没给我人为的制造魔难,经常提醒我要多炼功啊、多学法啊,家里的活她能多干就多干,给我更多的时间炼功学法,还保护过大法资料,帮着我传递过传单等。

临终那年,她已经八十四岁的高龄了,满头都是白发,没有一根黑的。可临终前的那天下午二点多,我姑娘惊呼说:“妈呀,我奶奶的头发怎么都湿啦?”我仔细一看,这哪是湿了?而是变成黑色的了。先是从前额与两侧黑起的,眼看着头顶上的头发也黑了,皱纹全都开了,脸上透着粉红,一点也不象即将离世人的样子。就象刚出生的婴儿。到了晚上二点多,头发全黑了,油黑油黑的,头皮上还显现出刚出生婴儿的头痂。

在场的亲友都见证这一神奇之事,许多人都争着朝我要护身符。那天我发了大约有一百多张。后来师父点化我,我老婆婆已转生到一户人家,得法修炼了。

七、我姑娘的几件事

1、谁要说法轮功不好,我就骂他八辈祖宗!

二零零八年,我大姑娘和儿子一起去西蒙做生意,汽车陷在大雪窝子里,雇一辆大拖车也没有拖出来,挖也挖不出来,从早晨到下午三点多钟了,眼看就要黑天了,什么办法都用上了,万般无奈之下,想起以前曾几次遇到紧急困难时,每次求法轮大法的师父都很灵验。

她于是双手合十,冲着天空喊:“李大师啊,快救救您弟子的孩子吧!不然的话,今天晚上我非冻死不可啊!天黑之前,让我们的车出去吧!”果然,天黑之前,她捧了几捧土,(冰天雪地的根本没有土)再起动车,一下子就开了出来了。车出来后,他俩都兴奋的喊:“法轮大法好!”

她们到了镇上,到饭店去吃饭,饭店的老板是派出所的所长,她一進饭店就喊上了:“谁要说法轮功不好,我就骂他八辈祖宗!”我姑娘性格豪爽,平时象个男孩子,说话声音大,她一边吃饭,一边讲大法的好处。特别大讲特讲我修炼后身体、性格的变化,一共讲了二个多小时,嗓子都讲哑了。饭店老板说:“法轮大法好,全世界都知道。”

2、老弟啊,姐差一点见不着你!

我姑娘找了一个城里的对像,有一天,他俩开车去农村的朋友家喝酒,她对像喝多了,醉的不成样,本该当天回,结果回不来了。她着急回家,因为家里有鸡有狗,没带手机,没骑摩托车,钥匙也没有顾得上拿。我姑娘步行往家赶,走到半路上,北河堤开口子了,大水灌出来,水很快没过了膝盖,眼瞧着天空开始下雨,这一下子,她害怕了。

她学着上一次的样子,双手合十,朝着天说:“李大师啊,快救救您弟子的孩子吧!我连手机都没带啊,大水把我冲走,都不知道我去哪里啦。”说也奇怪,她求完师父,大水竟然消退了。

她见大水消退了,就快速往家里跑,跑到家,刚進屋,不到几分钟,天就象漏了一样,瓢泼大雨从天空下来了。如果不是师父出救,大水可能真把她冲走了。

第二天一早,她就给她弟弟打电话:“老弟啊,我昨天不是求妈的师父,你就见不着你姐了。”一边打电话,一边抽抽搭搭的哭起来。

3、才看一半《转法轮》,子宫肌瘤全消了

还是我的这个姑娘,四个多月没有来例假,以为怀孕了,就到医院去检查。她的外甥女、外甥媳妇、二大姑姐都是妇产科的大夫和护士,她们给仔细检查完后,才发现原来我姑娘长了子宫肌瘤,又与专家会诊,结论必须做手术,否则就会越长越大。

她给我打电话说:“妈呀!我得了子宫肌瘤,挺大了,赶上一个苹果大了,我二大姑姐说让我赶紧做。妈你看怎么办啊?”我说:“没事,有师父哪,你请一本《转法轮》吧!”我姑娘平时就听我的话,对大法有正念,听我说完,她马上答应了,请了一本师父的《转法轮》,一本书看了不到一半,大约过了二十多天,子宫肌瘤全消了。十多天后,到医院检查,结果什么都没有了。耳朵下面一个跟黄豆粒子一样大的粉瘤也没有了。妇产科专家惊讶不已。

4、讲真相 胆囊炎好了

我姑娘得胆囊炎已经有三年多了,时好时坏,经常吃消炎利胆丸,有一天我陪姑娘与姑爷去买三轮车,我跟车行老板讲真相,我姑娘听我讲的慢,就迫不及待的把话接过来,跟老板讲:“我半年前得了子宫肌瘤,我二大姑姐都是医院妇产科大夫,因为瘤长得快,她们都害怕了,让我赶紧做手术,我没有做,我跟我妈请了一本《转法轮》,带看不看的,二十多天就没了。我妈是真修弟子,她学的老好了。法轮大法就是好。”老板接受了,他说自己啥都没入过,就要了一个护身符。

过了两天,我姑娘对我说:“妈,我两天没吃药了,咋不疼了呢?”她摸着肝区。我说你跟别人讲真相,也是救人,师父就把病给你拿下去了。直到现在也没有犯过。

八、大法传向了西方

看到师父在今年五月三日发表的经文《选择》,最后一句写道:“大法从中国已传向西方”,我就一下子想起了在一九九八那年,我做的一个梦。

那天我躺在炕上,还没有睡着,就看见缀满繁星的天空,一轮耀眼的金光,使夜晚亮如白昼,天空显现了师父的法身。师父拿着一支巨笔,写着足有一米见方的大字,都是古代的真笔汉字。从天空飘过来,我识字不多,除了“天开”两个字,其他的字都不认识。那些字从东方往西方飘,我当时就想,可能师父的大法从东方传向了西方。我想告诉所有的能看到这篇文字的人:天门已开,伟大的师父用宇宙的真法,来拯救整个世界。

结尾

我想用这个故事,作为本文的结尾。

我三妹妹也经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她有需要终身吃药的高血压,现在血压一直平稳正常,好几年都没有犯过。因为全家人都知道大法好,全家都受益了,都退出了中共邪党的党团队组织。

我三妹的小孙女,今年才三岁,一周半岁那年,听到师父讲法录像,她就会说:“大师好!大师好”这句话,谁都没有教过她,她就会说。她还学着我炼功的动作,样子可爱,全家都跟着乐。

我三妹的小孙子今年七岁,从小就会唱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的歌曲。有一次从摩托车上脑袋朝下摔下来,摔到地上,站起来,啥事也没有。还有一次站在炕沿上撒尿,从炕沿上大头朝下栽下来,摔倒在地上,一下子就站起来,一点伤都没有。

我三妹夫到我家来,坐在火车上,在火车上毫不掩饰的跟别人大声的说:“法轮功太好了,怪不得我大姨姐天天炼,我真是亲身体验到了。我老丈人念大法好,脑血栓都好了,胳臂腿都能动了。我老丈母娘,听法轮功的录音,十来天眼睛就看见东西了,原来跟瞎子一样。谁说法轮大法不好,我就不愿听。”

他说自己给人打工,下井去修理抽水机,从脚手架掉下来一根一米多长的木方子,这木方子直上直下顺着井边,插到井下边,一点也没碰到他,当时他脖子戴着大法的护身符。木方子要是碰到自己一点,不死即残。

我们这一家人,人口众多,很多亲属因为念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得了福报。都说沾了我的光,沾了大法的光。说沾了我的光,我不敢!“贪天之功,据为己有”,那可不是大法弟子干的事。不过呢,一人炼功,全家受益,确实从我的身上得到了体现。这真是:“佛光普照 礼义圆明”[1]。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容法 〉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