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女子监狱利用“包夹”犯迫害法轮功学员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二月二十六日】(明慧网通讯员上海报道)上海女子监狱现有五个大队,其中五大队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对外宣称“政治学习大队”,法轮功学员大多被非法关押于此,也有若干坚定的法轮功学员被劫持在其它大队或被非法关押在少管所单独迫害。

上海女子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手段之一是利用“包夹”人员限制法轮功学员的人身自由,制造恐怖气氛,或施以酷刑。上海女子监狱的“包夹”人员迫害主要有以下几个特点。

1.包夹人员大多为重刑犯。上海女子监狱的恶警选择包夹人员的条件是:刑期较长,急于减刑;道德标准低,为达目的可以不择手段;文化水平不一定高,但是需要善于狡辩,颠倒黑白;素质低下,阴险狡诈,凶狠暴躁者最佳;一般为较长刑期的诈骗犯。虽然,在上海女子监狱,监室内每个被关押的犯人,都被警察告知,随时随地监视报告法轮功学员的一言一行,有加分减刑的奖励。但是那些刑期较短,犯罪行为较轻微,尚有一些良知善念的犯人一般不会主动去汇报给恶警,所以恶警更喜欢利用具备上述条件的重刑犯。这样的重刑犯有的会被恶警推荐为“改造积极分子”(每年的“改造积极分子”有较大幅度的减刑),“改积会”成员有一定的权力,协助狱警管理学习、劳动、生活、纪律、宣传等各个方面的监狱生活,称之为“四犯”,后改称为“特岗”。其中的代表人物有:组长苏玲玲(刑期长达十九年的诈骗犯),分管学习的范晓娟(刑期长达十年的诈骗犯),分管宣传的王一凡(刑期长达五年的诈骗犯,已出狱),分管劳动的涂伶俐(刑期长达五年的诈骗犯,已出狱),还有宗丽群(已出狱)等。

2.采用的手段卑鄙、阴险、残酷。每当一个坚定修炼的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到上海女子监狱前,监狱恶警就会准备好禁闭间,并安排上述的“特岗”犯和其他四个犯人担任“包夹”,在禁闭间内,监视迫害法轮功学员。其中“特岗”犯作为禁闭间的室长,其他四个犯人则二人一班,分为二班,每天二十四小时监视迫害。她们的主要任务是:每天记录法轮功学员的一言一行,及时汇报;阻止法轮功学员炼功、学法、发正念;进行洗脑,迫使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如果洗脑无效,则代之以侮辱谩骂,甚至殴打。

酷刑演示:野蛮殴打
酷刑演示:殴打

其中典型的迫害案例有:法轮功学员柏根娣在禁闭间内,被“包夹”人员殴打,血顺着眼角流下来;被杂志卷成的“棍子”殴打,半边身体青紫;在饭里倒入尿液;抓打下身;往身上泼脏水,不许清洗,被迫睡在冰冷的地上等等。这些恶行都是在禁闭间这种封闭的环境下,在恶警的指使下,由“包夹”人员执行的。主要执行迫害的包夹人员有:赵甄妮、孙翠芳等(两人目前均已出狱)。而那些担任室长的“特岗”犯每日的主要一项事就是:一早恶警上班,就前往汇报昨天被关在禁闭间的法轮功学员说了些什么,做了些什么,有哪些弱点缺点等等,然后,恶警就会指使她针对昨天发生的情形,如何进一步动摇法轮功学员的信念,采用哪些阴险的恶招来迫害等等。这样做的结果是,看到迫害的发生,但执行的人是“包夹”犯人,一旦迫害导致了严重的后果,如伤残、重病、致死等,恶警就可以说这是犯人干的,而不承担任何责任。

3.人性扭曲。事实上越改造越坏,为了达到改变法轮功学员信仰的目的,恶警经常以加分减刑不断鼓励这些“包夹”犯人的恶行,致使这些人人性恶的一面不断膨胀放大。本来就是因为在社会上犯罪而被关到监狱的,到了监狱并没有“改造”好,而是对大法修炼的人犯下更为严重的大罪,从中滋生出:监视、告密、谩骂、殴打、侮辱、诽谤佛法等种种恶行,互相之间还为了减刑表现自己而勾心斗角,只能是人性扭曲,越改造越坏。甚至连利用这些“包夹”的恶警本身也看不起他们,表面利用他们来迫害大法修炼人,背后却认为这些“包夹”是人中渣滓。担任“包夹”的犯人虽然可以得到减刑的奖励,但是却犯下了迫害大法修炼人的更加严重的大罪,不是人间的监狱和惩罚可以抵消的。目前,人间形势的变化更为明显和加快,迫害法轮功的头子之一周永康据海外报道已经被抓捕,与其有关的党羽也正面临一一落网,希望那些曾经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包夹”人员,无论你们是在监狱,还是已经出狱,真诚的忏悔,善待法轮功学员,明白大法真相,退出党、团、队组织,为自己赎回未来。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