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对内蒙赤峰地区法轮功学员的经济掠夺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二月四日】(明慧网通讯员内蒙古报道)中共江泽民政治集团,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发起了对法轮功修炼者的血腥迫害,用残暴、欺诈等各种手段来对付一个善良的修炼“真、善、忍”的群体,在赤峰市及各旗县区,制造了无数的冤案,至今仍在延续。

江泽民集团对法轮功学员实施“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的灭绝性政策,一方面,推动着中共公检法机构的人员,毫无顾忌地实施迫害,屠杀、摧残并行;另一方面又刺激着公检法官员的贪欲,企图通过迫害法轮功学员,在仕途上捞取政治资本,在经济上趁机大发横财。那些被中共灭绝政策充足了邪恶底气的恶人们,千方百计的勒索、掠夺法轮功学员的钱财。期间,赤峰地区恶徒徐国峰、布仁、宫传兴、梁占厅、刘彩军、杨震远、杨春悦、陈晓东、刘伟民、李宏柱、田立成、李冰、翟向阳、邢作礼、刘振廷、王会龙、王贺然、冯小虎等,紧随中共,大发血腥横财。

中共“经济上截断”的恶毒政策,企图截断法轮功学员的活路,被非法劳教判刑的法轮功学员,更是雪上加霜,遭受酷刑的同时还被邪党掠夺了工资。被无理开除公职的法轮功学员,直接经济损失一般高达百万元。如敖汉旗法轮功学员吉晓东,曾经是税务局优秀科员,被非法开除,按税务系统现在的工资水平估算,吉晓东直接经济损失最少百万元。

郝平,内蒙古赤峰市红山区城郊乡曲家沟村人,她家经营的养殖业,曾被当地誉为优秀龙头企业,但是因为她信仰“真善忍”,二零零一年被中共警察绑架,又因揭露看守所给法轮功学员赵艳霞灌食并将其致死黑幕,二零零二年与丈夫双双被判重刑。养殖业主郝平被迫害得妻离子散,养殖场成为废墟,八十多头猪,几十条狗不知去向,直接经济损失十几万元(当时价)。从此,一个富足的龙头企业家被中共迫害的一贫如洗。

胡素华,女,赤峰市红山区人,已被恶警活活迫害致死。二零零五年十一月,一名外地法轮功学员在其住所处被绑架,赤峰市红山区国保大队布仁等一伙对其家进行了非法抄家,将家里存放的机器和大法资料全部抢走,包括冰箱、彩电、茶几、转椅、煤气罐、电饭锅、石木床、床头柜、皮箱及所有的棉被、单衣被褥在内的生活用品全部抄走,现金五千余元被抢走,孩子的生活用品也被抄走,财产损失上万余元,迫害使得胡素华生活没有着落,流离失所。在外地上大学的孩子与她也一时中断了联系,吃饭都成了问题,据胡素华生前口述,她儿子曾因饥饿向一饭店老板寻求帮助:“我的妈妈因修炼法轮功,被迫离婚,我妈妈的家几次被抄,现在没钱吃饭,您能帮助帮助我吗,将来有钱一定还您呀!”老板望着几天没吃饭的孩子同意了。

本文初步统计了过去的十几年中,赤峰法轮功学员遭受的经济迫害,直接经济损失及被敲诈的现金合计为:直接经济损失合计13,653,818.00元以上,其中被勒索的现金合计:4,059,663.00元。因邪党的封锁迫害信息,大部份数据统计不全,部份直接经济损失及被抢劫现金合计的具体数字有待核实。各旗县区经济迫害的概况如下:

区名直接经济损失被勒索的现金
红山区四百零九万二千七百五十元九十万零二千七百五十元
松山区二百五十七万四千二百二十元一百零九万九千二百二十元
元宝山四百七十八万八千八百四十八元一百六十六万八千五百八十三元
翁牛特旗一万九千元以上一万九千元
喀喇沁三十万元以上五千元
敖汉旗六十二万六千五百元五万零五百元
宁城县二十二万八千二百元 十二万六千二百元
巴林左旗 六十二万二千三百元 十二万六千八百元
巴林右旗二万九千元二万九千元
林西县五十二万元二万元
阿鲁科尔沁旗二万三千元二万三千元

这些数字的背后是无数个血腥迫害,有被迫害致死的、致伤的,有流离避难骨肉分离的,其苦难无法用言语表达。有的因为交不起钱被打入黑牢,亲人随之在悲痛中离世。如李艳华的亲人遭威胁恶警敲诈、被迫害得家破人亡。

李艳华,女,四十多岁,元宝山平庄人。二零零九年十一月被中共元宝山区公安局国保大队恶警王贺然、冯小虎绑架。王贺然、冯小虎暗示家人送钱,并放风威胁李艳华的亲人,没有三万元是赎不出李艳华的。家人没钱赎人,王贺然、冯小虎没有捞到油水,就对李艳华非法判刑。李艳华的丈夫过度忧郁导致疾病缠身,李艳华在内蒙古女子监狱被非法关押期间,李艳华的丈夫于二零一二年夏季离世。

恶警向法轮功学员的亲人张口开价就是上万元,有的人没钱全交上,被迫交上一部份后,其余的被迫打上欠条。有的被敲诈勒索的倾家荡产。内蒙古赤峰市红山区退休女教师田素芳,一九九六年修炼法轮大法后,短短几个月的修炼,多方求医治疗无济于事的疾病痊愈,脾气也变好了。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江泽民集团疯狂迫害法轮大法后,田素芳家中被抢掠、敲诈的倾家荡产,又被邪党赤峰红山区教育局侵吞了退休养老金。

田素芳老人多次被中共邪党人员非法抓捕、酷刑,直至被非法判刑五年,遭受牢狱之苦,于二零一一年三月十五日含冤离世。

更有土匪流氓式的恶警明目张胆的入室抢钱,法轮功学员的亲人被惊吓的病倒不起。

王煌香,内蒙赤峰市法轮功学员,二零零零年,赤峰恶人绑架了王煌香,在看守所她被折磨得吐血,又被投进图牧吉劳教所劳教。六十几岁的人了,却每天都得下田干活,时常被狱警大骂。王煌香在狱中吐血,被保外就医,当地“六一零”办公室(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凌驾于公检法之上)向家属索10,000.00元钱做抵押,说期满时给退回。期满后,家人去要钱,“六一零”人员就是不给。

王煌香第二次被绑架时,恶警勒索了王煌香家人9,000.00元。

前几年,赤峰警察时刻监视着王煌香,王煌香家里的电话也被监控。一次王煌香给未修炼的儿媳打电话,你来一趟,我给你东西。儿媳去了婆婆家,王煌香给儿媳两千元。赤峰恶警马占平随后追赶到家里,对王煌香的儿媳,连恐吓带威胁,斥问谁给你打电话了,给你什么了。儿媳如实回答,说是婆婆打的电话,给了两千元。马占平强令王煌香的儿媳交出这两千元,便扬长而去。王煌香的未修炼的儿媳被惊吓的病倒卧床,王煌香的幼小的孙子也被吓的发起高烧。王煌香的儿子项洪海找到马占平论理,同时强烈要求追回被抢走的两千元。但是马占平等恶警硬是没有退回这笔钱。

据知情人士透露,二零一二年十月和十一月,红山区恶警威胁强迫法轮功学员亲人,有的一次就被敲诈七万元,有的一次一人就被敲诈八万元。

这些经济迫害透过层层网络封锁得以在明慧网上曝光,这仅仅是冰山一角,更多的还没有揭露出来,但恶徒们打砸抢、敲诈勒索的暴行足以令世人震惊。

附录:赤峰地区法轮功学员遭受经济迫害情况的粗略统计(96KB)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