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如初是生命的升华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二月四日】一段时间里,自己也深感越往前走,法理越明白,对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事越清晰,应该是越能够得心应手,把应该做的“三件事”做得更好才是,但是,在实际做事时,却时不时表现的,懈怠,放松,随意,常常忘事,心不在焉。好象失去了当初的那种热情和憧憬,心里着急,但身体和行为上总是急不起来。按部就班,效率不高。就感觉这个肉身反而不如以前那样随自己的意了。消极了。想到的做不到,慢腾腾的,不急不忙的,使不上劲。

什么原因呢?当初的那种精神头和精進心哪里去了呢。我百思不得其解,很困惑。当然,大法弟子都知道遇到问题找自己,在自己的心上下功夫,在学法向内找的过程中,我不断的发现自己思想深处掩蔽很深的各种执着和人心,还有在党文化中长期形成的狭隘自私的世界观、价值观、人生观,以及所谓的认识世界的方法论与绝对化的思维方法等一套背离宇宙特性的反宇宙的东西在自己思想中形成的反理、歪理、邪理等,对自己真正认识法同化法所造成的障碍。还有旧宇宙生命为私为我的特性与新宇宙为他为公的特性之间的冲突与斗争。所表现出来的矛盾,等等。

这使我体悟到,要想修出新宇宙生命应该达到的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同化大法,修成一个完全为了众生的、为他的生命,就必须从自己的最本质上下手。从根本上改变自己,至此我真正的理解了,最大的障碍和敌人其实是自己的人心。更加明白了为什么师父一直强调向内修,在自己的心上下功夫。下面我就把自己这方面的心得体会向慈悲伟大的师尊和同修们谈一下,不足之处恳请同修指正。

“为私”是旧宇宙生命最大最根本的“恶”源

“私”是万恶之源,这个道理人们大都明白,从修炼开始的初期学法中法就点悟我,使我认识到要修去“私”。私是一切执着和人心的根源。在实修中也一直要求自己在这方面下工夫,但是,在当时,由于在党文化的长期灌输中,洗脑中,已经被先入为主的灌输和形成了一套邪党文化的歪理邪说。所以,在思想中有一套和真善忍宇宙大法相反的歪理,但自己当时是认识不到的,而且,在不自觉中还把这种认识当成了真理,和大法的法理混淆不清。所以造成了把假理当真理去坚持维护而不自知,最后的结果,就是摔跟头摔得鼻青眼肿,一跤又一跤,直到摔得爬不起来了。才知道痛定思痛,定下心来用心学法,查找根子上的原因。这是继三次劳教后的二零零四年。那时候真是难啊,可是,内心里没有退却和放弃,虽然,恨自己不争气。对自己都不太相信了,但对于大法的信念却是那么的坚定不移,对师父是发自内心的信仰。那真是谁也动摇不了的。也正是这坚定的信念,使自己在迫害中走过来了。

对师对法的正信和正念是否坚定这是大陆大法弟子当初很多人在迫害中迷惑,举步不前,走不过来或走向反面的根本原因之一。也是旧势力对大法和大法弟子所谓“考验”而设的最险恶的一大关。我们身边有那么多曾经坚定过也吃了不少苦,而最终放弃或走向反面的昔日同修,就是这样被旧势力毁掉了(当然修炼没结束一天就是机会,我们对这部份人还是希望他们能最后明白,但机会已是很少了。)

在这里我举一个例子,当时邪恶攻击大法和大法弟子常说的一句话,就是说大法弟子自私,只顾自己圆满,不管家等等。当时有很多大法弟子就迷惑了,上当了。接受了邪悟。去做所谓的好人去了,不炼了。我也曾糊涂过,邪悟过。那时还以为自己放下了“私”,舍弃了自我,提高了,升华了呢。记得有的邪悟者把邪党骗人的所谓“公民道德标准”当成了法一样,去背、去遵照做。还有的邪悟者为了去“私”,互相之间指责对方的“私”的表现,说什么“互相提高”实际上互相揭发,象开批斗会似的互相揭短,互相指责。其结果可想而知。完全把邪党“斗私批修”那一套拿出来用上了,最后导致不欢而散。谁也不想理谁了。

在这里举这个例子,是因为在这个问题上有很多人认识的很不容易。大法弟子大多数都很单纯,也都想做好。也都知道自私不好。也都想修去它。但是,当时对邪党的本性认识不清,中共邪党是真正的邪教它是反宇宙的,它是搞“假、恶、斗”的,它讲“斗私批修”是其政治斗争的需要,是斗别人的私,维护自己一党之私,是假的。用邪党魔教的假、恶、斗歪理怎么能指导自己修去“私”呢。真正要修去这个万恶之源,只有在大法中真修、实修才能真正做到。

这个“私”既然是旧宇宙生命的本性,它是恶的,是魔性的一面,也是旧宇宙成、住、坏、灭规律的主要因素,那么旧宇宙中的生命,尤其是处于末劫时期的生命想要依靠自身的力量来达到修去“私”,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高境界,可以说是不可能的(这是我的认识)。要想做到这一点,只有同化大法,在大法中才能做到。这也是我在十几年的真修实践中的真实体悟。

这些年来,通过不断的学法修心,我对大法的法理逐渐的明白,清晰,知道了用大法指导修炼的重要,也能向内找,不断修去各种执着心,在实修中也确实感到师尊所讲的一切都是真实不虚的。实实在在的。也真实的感到,一切不好的心都是由这个“私”字所生出来的。是为我的。以我为中心的。比如:我的认识,我的观念,我的看法,我的想法,我所知道的,我看到的,我的体悟,我认为,我以为,我想做什么,我想干什么……太多了,张口就是,无论什么事情,首先想的都是自己,这好象是很自然的事情,天经地义。

真正要修出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就要时时,处处,事事,一思一念间,先想到别人,想到大法的要求,想到自己的责任和使命,在矛盾面前,先看看自己有什么不对的地方,找自己的不是,师尊在《转法轮》中教导我们:“你平时总是保持一颗慈悲的心,一个祥和的心态,遇到问题就会做好,因为它有缓冲余地。你老是慈悲的,与人为善的,做什么事情总是考虑别人,每遇到问题时首先想,这件事情对别人能不能承受的了,对别人有没有伤害,这就不会出现问题。所以你炼功要按高标准、更高标准来要求自己。”[1]这些话我们都知道。可是,真正做到“时时修心性”[2]却非易事。

作为一个大法弟子,用高标准要求自己是大法的要求,要想真正达到大法的标准,在任何情况下,对任何人都用慈悲心来对待。让慈悲自然而然长存于心,实在是不易。尤其在经历了长达十几年的残酷迫害之后,在世间人心不古,极其冷漠自私的迫害环境下,还能保持一颗慈善之心,对任何人,任何生命都无怨无恨,心存善念。更是不易。虽然确实不易,但在实修中我体悟到,只要自己决心修去这个“私”和“我”同化大法。还是可以在实修中逐步的达到。这也是肯定的。

这些年来,经历了太多的事情,一次次的被关押,走错路,亲情的冷漠,九十多岁老母亲的孤苦无依,备受凄苦与苦痛,而自己又倍感无助、无能为力。世态的炎凉,人心的冷酷,道德的沦丧,使自己的心深受刺激而至麻木,却又无力回天。

记得在最后一次劳教回到家后的一段日子里,我发现自己十分疲累,心中象压着巨石一般的沉重,连出口气都感到吃力,常常需要从丹田里长吸一口气,以免换不过气来。而且,老是唉声叹气的不由自主。尤其是心中的自责和自卑还在不断的打击着自己的自信和自尊。同时,心中又常常翻出一阵阵的委屈和悲凉的感觉。这种心态使自己的心觉得很苦很累。心情处于低谷。

由于悔恨,自责,我不敢看师父的相片。这时,只有一念很清楚,大法是好的,师父是对的。错的只是自己,是自己的问题,我需要深刻的查找自己,找出自己的原因。好在那时《九评》已发表,《解体党文化》也发表了。我就一面学法背法,一面看《九评》和《解体党文化》还有同修的交流文章等。一边学一边对照找自己的问题。这一学一找。我的心里开始亮堂了。学法背法中就感到象第一次学法一样,虽然干扰阻力很大,但是我终于把《转法轮》背了一遍以后,心里那个亮堂啊!就觉得再也没有什么东西能把我和大法分开了。感到自己的整个身心已和大法融为一体,不可分了,再也不可分了。

《九评》解开了我多年来许多困惑不解的问题,从根本上认清了邪党的真面目,认清了这场迫害的实质,而《解体党文化》一书,使我从自己的思想深处与表现上,找到了邪悟的根源和党文化对自己思想行为的变异和污染。还有师父在各地讲法解法,更是如清泉圣水清洗着自己心中的污垢和愚痴,不断的开启自己的智慧和明辨正邪是非的能力。浴火后的重生,更加感到大法的无比珍贵,和大法机缘的无比珍贵。

在向内找的过程中,我找到了自己许多执着心,尤其是根本的执着。这时才看到自己是抱着很强的求心和欲望走入大法的。而这些求心的根子都是来自于“私”和“我”。如:内心知道大法好,可只是从表面上看到大法给人带来的好处。认识不到修佛修道的意义和内涵是什么,佛、道是什么?什么是真正的好人,一切从自我出发,把自己想干的事摆在前面,只知从法中得到,而不知为法为众生付出一切才是大法弟子应做的。对自己的得失痛苦对错等看得过重,而对给大法和众生造成的损失看得就不那么重。在长期的迫害中生出了怨恨心、和委屈心还有求安逸心等等。

在学法中明白了大法弟子的历史使命和助师救度众生的责任。心中升起强烈的责任感和使命感。明白自己是为众生而来。这时,什么个人的痛苦得失,委屈等一切的一切都觉得啥也不是了。变得小之又小。不值得一提了。就感到心里宽敞,明亮,胸怀如大海一样宽广。经历的一切魔难困苦都变为成就新宇宙的过程中锤炼金刚的烈火熔炉。就感到自己心的容量在学法中不断扩大,心态也日渐平和,对待任何人和事都不象以前那样容易动心了。由于意识到自己和大法是一体的。想问题做事首先想到自己是大法弟子,应以大法为重,站在大法的基点上看问题。用大法来指导修炼,就不容易走错路。遇到矛盾时也能想到找自己,提高自己的心性。在不断的要求自己这样做的过程中,慢慢的也就形成了机制,形成了新的行为习惯。逐渐的取代了在党文化中形成的坏的不好的习性和习惯。这时自己才感到修炼原来真的不难,只要真心实修,按师父要求的去做,真的是可以改变一个人,再造一个人的。

要做到“修炼如初”[3]首先要转变观念

在学法实修中纯净了自己的心态,做起事来心态平和,不急不躁,逐步的达到了得心应手,但是,却感到常常有负面的思维,消极的念头和想法自我设限,不能充分发挥自己的能力,这些东西都是后天形成的观念和不正向的思维方式。也需要在实修中转变和归正。

我们每个人都有自己在常人中养成的各种各样的行为习惯和做事方式,我也是一样。做事追求完美,想做的事就一心在这件事上,其它的都可以放下,直到把这件事做完做好,比较专注投入,做事时不喜欢人打扰,一有人打扰,就很烦,因为,我承担的事较多,常有人找我。所以常常打乱我的计划,使自己正在做的事,无法進行下去,搞得我很烦恼,慢慢的就生出怨心来了。愤愤不平,觉得别人都不体谅自己,太自私了,来了就想马上解决自己的事,也不管我有没有时间,常常是学法学不了,饭也吃不上做不了,搞得家人有意见。自己脑子常常装得满满的,感到疲累不堪,学不好法,炼不好功,睡不好觉,长此下去频于应付,也老忘事。心里就老埋怨,当面也抱怨同修。同修也有意见,有的也就不怎么来了。

开始时,我只看到自己忙,看到的都是别人的不对,人心都起来了,也意识不到找自己的心了。心态也不好了。甚至一见人来就心烦起来。我注意到自己的心态不对劲就找自己,发现这是自己长期形成的个性被触碰了,再找下去发现还有很多形成的观念和执着,都是根深蒂固的,很强的东西。如干事心,成就感,执着自我,喜好心,厌恶心等等在常人中形成的东西都带到大法的工作中来了。造成向外找,排斥别人,配合不好。而不是修自己,合理安排时间。提高自己的心性。扩大自己的容量。

我在向内修的过程中,还发现自己看事情总容易看到不好的一面,负面的东西,而看不到主流的,正面的东西,无形中扩大了负面的效应,从而使自己心理失衡,无形中造成了信心受损,自卑自责,怨天尤人,无可奈何的负面消极心态。而这种心态产生于一种极端心理,认为做大法的事,只应做好,不能做坏,做好是必须的、应该的,做不好就不行,内心中怕给大法造成损失怕承担不起后果,怕犯错误的心很重,实质上是怕给自己的修炼带来影响,还是一个为我为私的心。

而这种怕做错的心理是由于初期受迫害时,邪悟走错路,给自己造成的心理压力和伤害,在自己思想中留下的深刻烙印和阴影造成的。已经形成了一种很深的负面观念,这种负面观念,也是根深蒂固,再找下去发现,这种极端心理由很多因素造成,有党文化因素,也有对自己企求心高,不能正确看待客观事物的发展规律,自视高,但一旦遇挫,就如临深渊,不能接受,信心受挫,自我打击,总想挽回,总想解释狡辩,长此以往形成了很强烈的矛盾心理,负面心理和不正确的观念。

而旧势力正是在迫害中利用和扩大了我的这个弱点反复打击我的意志力,自信心,以期摧毁我的正念正信,最后毁了我。多么恶毒啊!而这种东西它已经在我的思想中身体里形成了很顽固的物质,形成了我的秉性,不能触碰,那种东西常常使我悲伤流泪,心中酸楚不能自抑。严重的影响了与人相处,救人和精進提高。而这种东西说白了还是一个“自我”“情绪”和“自私”。是非常有害的东西。必须修去。现在,经过实修,这种东西已经越来越少了。

在学法中,我慢慢认识到,对自己要求严格并不是苛求,人无完人,师父多次讲了,做错了改了就好。“一个修炼的人怎能无过呢?”(《精進要旨》〈如何辅导〉)关键是要找到犯错的原因,修去它。执着对错的本身就是人的执着心。在修炼中遇到的任何事情,只要我们把它看成是我们修炼路上的阶梯,用大法来衡量,向内找自己的人心和执着,修去它。我们发现它真的都是好事,都是帮助我们提高心性的环境和条件。我由衷的感到:大法修炼真好,谢谢师父!

思维方式还要从根本上改变过来

我们在常人中修炼,常常容易出现的问题就是混同于常人,习惯性的用人的理来衡量遇到的事情。往往这样而不自知。而我们知道人的理是反理,反理当然和大法就是背道而驰了。尤其现在这个环境,这么险恶,更是很难把握自己。我在实修中感触最深的就是,很难把握既要走正路又要符合常人社会状态修炼的关系。这种关系很微妙,全靠自己的心去体会权衡。这是一个考验自己佛性,悟性,心性境界的综合性衡量标准需要全面把握。极其微妙。

这需要自己在学法中用心体悟,实修中反复实践、魔炼,不断的充实自己的佛性、悟性才能体悟到。很难用语言表达,这里边首先需要改变的就是思维方式。实修中我悟到:

首先,常人看问题,想问题,都是站在自己的立场上,衡量对方。看自己一朵花,看别人豆腐渣。也就是维护自己是人自私本能的反应。那么作为修炼人首先要修去的就是向外找,用大法衡量别人的恶习。即使看不到自己的错,也要把看到别人的不是作为借鉴,提醒自己不要这样做;

第二点,常人看问题想问题,往往以利益为核心,以得失来权衡利弊,而修炼人看问题要站在法上,以正法理为标准,以是否能证实法,对救度众生是否有利来衡量;

第三点:常人看问题想问题只是站在一个点上,孤立的看事物的表面现象;而修炼人就要立体的、全方位的整体看这件事的因果、来源、后效应、发展方向,趋势,与事物的本质因素;

第四点,常人看问题想问题往往比较短视,比较现实,偏激;而修炼人就要从不同的角度,去全面观察,既要看到事物的表面,也要看到事物的本质,既要看到好的一面,主流,也要看到不足之处;还要明白好坏同出的道理,清楚常人认为好的在修炼人来看往往是坏的。反过来看问题。才是修炼人的正确态度。最根本上要扭转的。

修炼如初只是一个新的起点

当我在实修中不断清洗自己,纯净自己。感到心越来越平静,明澈,轻松。外在的环境已经不太容易使自己动心的时候,我觉得好象回到了修炼初期的那种状态,又好象和那个时候不同,因为那时刚走入修炼,只是热情很高,什么也不怕,对未来充满希望。有一种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感觉,而现在就完全不同了。我们经历了,历史上从来没有过的,对大法弟子长达十几年,史无前例的残酷迫害。而且,这种迫害还在继续。经历了生死的考验,在实修中走向成熟。现在的我和当初的我已经不一样了,这是一种生命的升华,这时我突然明白了,师父要我们达到“修炼如初”,不是回到当初的状态,而是经过一个艰苦的轮回历炼,又返回到新的更高起点的开始,是生命在大法中淬炼成神的升华。

今年初,我经历了一个突然发生的生离死别,短短一个多月时间,突然失去了我人生中两位最亲的亲人:丈夫和母亲。

丈夫的去世,很突然,没有预兆,在他去世前后发生的事,是一个女人无法接受的。极大的冲击着我和家人的忍耐力和做人的底线。而母亲一直是我人世中,最为牵挂,而又感无能为力的亲人。他们的突然离世,和由此而发生的一些事,对我的打击和刺激,如果是在修炼前,是根本经受不起的。

但是,我都很难相信,虽然当时我觉得很难接受这样一个事实,也痛苦过,但是很快的我就想起了师父的话,并且,很快的向内找到了自己的人心执着,去掉人心,调整心态。平静的处理好后事。又投入到修炼救人的大法洪势中来。过程中就感到内心十分平静,只是表面有一些冲击,动不了内在的东西。这是,过去无法想象的,是在大法中修炼出来的。这件事的发生更加坚定了我对师父和大法的信念。

在这样不断纯净自己,从思想深处清除邪党文化的毒素,清除邪党对大法和大法弟子迫害所留下的阴影,清除和归正长期形成和灌输的各种不好的观念与思维方式。还有不好的习惯等等。这些东西的清除,是一个非常艰难,非常需要耐心和恒心与坚强的意志力的,持之以恒的内修过程。虽然自己修得很艰难,很不容易。但是,初步的成果就已经使自己信心倍增,对大法的法理更加深了理解和体悟。

我相信坚持走下去一定会从内心深处,从微观上改变旧宇宙生命为私为我的本性,从而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证实大法,同化大法。圆满随师还。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真修 〉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九》〈二零零九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