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亲身体验到佛法的威力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二月八日】我一九九六年曾修炼大法,中共迫害大法后,制造了“天安门自焚伪案”,我学法不深怕心重,二零零一年二月脱离了大法。二零零五年八月,我得了癌症,术后做四个化疗我已行走困难。二零零五年底专家又说有转移,还得化疗,不化疗活不了多长时间,因为我手中不够化一个疗程的钱,又没人护理我,我回家等死。

这时候一位大法弟子来看我,告诉我天安门自焚是恶党搞的栽赃陷害,把带来的师父新经文给我看,我看到新经文倍感亲切。二零零六年元月,我拿出珍藏的大法书,开始学法,三月份开始炼功,炼了一个多月,五个月不封口的刀口愈合了,三个多月化疗麻木的双脚不用跺脚都有知觉了。

但我又担心我曾脱离修炼,师父不会管我。有一天半夜炼完功,腿肿的不能坐的时间太长只好躺着学法,一晚上在《转法轮》 里有个和字一样大的小金佛,我看下一行他也跟着跳到下一行。第二天我问老学员,他们都说是师父鼓励你好好修炼。我百感交集,师父没有放弃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我想什么师父都知道。内心深深感激师父的慈悲救度,特别是学了师父新经文《走出死关》更坚定了我修炼的决心。

我曾在化疗第四个疗程前吃错药了,化疗后中毒已行走困难,各种细胞降到危象,白细胞剩一千四了,我若不修炼再化疗可能生命早已画上了句号。我见认识的警察就讲天安门自焚伪案。警察就说我们都知道啦,炼法轮功是治病,我们再也不会没事找事啦。见到病人我也讲天安门自焚伪案,我一颗药没吃活了八年了,讲大法救命之恩。这些事例成了我以后讲真相的重要内容,因此救了很多人。五人走進大法,找回四名老弟子。

二零零六年,我修炼九个月时去市较大医院复查,过去的肝囊肿、血管瘤,左肾囊肿,胆囊炎,高血压(过去常年血压低压一百二十—高压一百八十)冠心病,血糖六点六(过去最高达十八点六),腰椎突出,都没了,各项指标正常,表上只写个脂肪肝,连专家都不信,拿二零零五年前的检查报告对照后说:“怎么可能呢?我的肝囊肿七年了吃药都没下去,你怎么治下去的,肝囊肿若是水泡能破裂,这肝血管瘤没手术怎么能没了,这要破裂救治不及时得大吐血而死。”我就此给她讲真相,可是彩超报告显示转移由一个变为三个,肿瘤科专家还是劝我化疗,我想是复查癌症来了,就给显现重症,我这颗看病的心起来了。那些病师父都给净化出去了。这些师父也一定会给我处理,我这一念只想到让师父给处理,没想自己怎么修去求治病的执着心。

紧接着高烧五天五夜,第五天亲属朋友都劝我,眼睛都烧充血了快上医院吧,我说明天再说,晚上师父梦中点化我,我上医院啦,進屋里右侧门停个死人,头前点一盏小油灯,左侧门不停的往出抬盖着白单的死人。醒后我悟到是:到寿了去医院也得死,没到寿不去医院也死不了,师父讲过,“但是真正修炼的人,你带着有病的身体,你是修炼不了的。我要给你净化身体。”[1]。是师父给我净化身体呢,后悔在床上养了五天五夜,一颗药没吃啥事没有了。

炼法轮功不是不让人吃药,而是不用吃药就好病,我一片药没吃活八年了,而且一身轻,干农活浑身有使不完的劲。这是我亲身体验到佛法的威力,师父讲的是千真万确的。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