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法轮功学员曲丽红一直被警察骚扰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二月九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辽宁省沈阳虎石台镇法轮功学员曲丽红二零一三年一月十七日被沈北新区法院非法判刑三年缓期五年。她于二零一三年三月一日回家后,一直遭到警察骚扰。

据悉,虎石台镇司法所要求曲丽红每周必须报到一次,每月写一次学习所谓的心得(抄司法条例),每月写一次思想汇报。还将曲丽红手机定位,限制外出。曲丽红有一个星期没去报到,虎石台司法所所长马岩就给报到沈北新区司法局矫正科,科长赵某出具书面警告。虎石台镇司法所所长马岩威胁说曲丽红是严管矫正人员,按照管理规定上写的办。管理规定有一条是受到司法行政机关三次警告仍不改正,撤销缓刑,法院一个月内作出裁定收监处理。二零一四年二月七日,沈阳虎石台镇司法所所长马岩再次逼曲丽红到司法所报到。

曲丽红在被非法关押期间,心脏出现异常,有心悸、心动过缓症状,回家至今常出现心悸的症状。这在他被绑架之前从没有过。以下是曲丽红被绑架、判刑经过:

二零一二年七月十九日晚九点三十分左右,沈阳市沈北新区新城子街派出所警察吴丕辉、李野绑架了法轮功学员曲丽红、牛桂芳。沈北新区国保大队警察段庆祝、商大为、新城子区派出所的协勤人员先后用伪善和恐吓的手段逼曲丽红说姓名,派出所协勤人员还指着牛桂芳对曲丽红说:“你不说我就给那个小老太太上刑,拿电棍电她,给她坐铁椅子。”

二零一二年七月二十日上午,沈北新区公安分局、沈北新区国保大队、沈北新区综合办“610”、沈北新区新城子街派出所警察押着曲丽红到她家非法抄家。她丈夫只说一句:“我媳妇是好人,炼法轮功的是好人,你们凭什么抓人。”警察就说他妨害了公务,威胁要将他也带走。

二零一二年七月二十日下午,曲丽红被带回到沈北新区新城子街派出所,期间手铐一直反铐,从十九日晚上一直到二十日晚上一直没吃东西、没睡觉,期间她被带到沈北新区区中心医院体检,抽血、测体温、心电图、拍胸片。到半夜零点,被劫持到沈阳市第一看守所,又是一轮验血、照相、按手印、签字,然后被关到监区,被脱光衣服检查:狱警将胸罩扔掉,衣裤上的拉链剪掉,钮扣剪掉,带双层的衣服、裤子全扔掉,几乎是半裸进的监室;进监室后再次被脱光衣服检查。看守所每月还不定期的检查衣物,翻的乱七八糟,每个人的物品都扔乱,而且每个人都要到放风场的地方脱光衣服,冬天也不例外,并且全是在有监控设施下检查,没有一点尊严。

在非法关押看守所期间,曲丽红每天被迫坐板,上厕所受限制。新城子派出所警察非法提审时,对曲丽红进行恐吓、利诱,威胁长时间关押,还非法照相、录相。一次曲丽红由于血压很低就晕倒了,警察还说她是装的。

二零一二年七月三十一日,沈北新区国保大队、新城子派出所警察到看守所提审曲丽红,一吴姓警察诱骗说:“赵凤杰就识时务,说了都回家了。”其实赵凤杰被劫持到马三家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警察看曲丽红不吱声,又威胁说:“你这样我们也没办法,只能关在这里了。”

二零一二年八月十四日,曲丽红被批捕。二零一二年九月五日,沈北新区国保大队吴姓警察和新城子派出所一男警到看守所,将牛桂芳、曲丽红外提到新城子派出所按手印。国保大队一被人叫三哥的警察,逼曲丽红按手印,说:你就痛快按上得了,别吃那苦、费那劲。 曲丽红说:那上面写的是罪犯,我们怎么能按呢?他又说:“我不让你看见这篇纸,光拿按手印的这篇,你就看不见了,不一回事吗,非得我扳你手你才按是不?”又是欺骗,又是威胁恐吓。

二零一三年一月十七日,沈北新区法院对牛桂芳、曲丽红、周凤兰及一名男性法轮功学员进行非法庭审,整个过程只有十多分钟。牛桂芳、曲丽红都指出起诉书与事实不符,可法庭人员不理会。

二零一三年三月一日,沈北新区法院人员到看守所非法宣判:牛桂芳被枉判三年、曲丽红被枉判三年缓五年。曲丽红于当日回家。沈北新区法院要曲丽红在回家一个月内到当地司法所报到,不然就收监。

参与迫害的沈阳市沈北新区公安局警察有:
韩显军、吴丕辉、李野、陆元辉、曹殿坤、吕贵友、董雪峰、吴林巍、商大公、夏新、魏大群等人。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