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广播电视局局长一家遭受的迫害(下)

Twitter EMail 转发 打印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三月十日】(接上文

(3)写作揭露迫害

监室里,时常传出殴打法轮功学员的噼啪声和学员被打时的呼喊声。为了掩盖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罪恶,他们还把法轮功学员弄到教改楼一楼的房间里,到晚上对学员行凶,因为在那里打人声和学员的呼喊声外边听不到。莱芜的法轮功学员王子等不知挨了多少打,也不知被关了多少次小号(在监区以外专门设置的只有半间屋大的更严酷的迫害场所)。那天夜间,四、五个罪犯按住他一起暴打,连他坐的凳子都打烂了。最后给送到山东省监狱迫害。菏泽的曹国贞常被群殴,不让上厕所,逼得拉尿在床上,最后也被送到山东省监狱迫害。临沂的刘永进被多次关小号,长期遭殴打,经常被打的身上、脸上大片青紫,走路蹒跚,几年下来,他与刚入狱时相比,已是面目全非,严重脱相。

而这一切罪恶都是在刘欣荣和高令山的授意下,于志军具体策划组织那帮渣滓罪犯实施的。哪个“管理组”的包夹对法轮功学员管的松一点,于志军就会训斥他们,并反映到监区去。为了遏制于志军的嚣张气焰,二零零八年十月初,杨平刚针对于志军写了《正与邪》,把于志军的贪腐罪恶与法轮功学员为官时的清正廉洁作对比,揭示出他肮脏丑陋的灵魂;写了《检举于志军的违规违纪行为书》,揭露他违反监规纪律组织打骂法轮功学员的罪行;写了《对于志军人身伤害进行经济索赔书》,就于志军组织渣滓罪犯对他身心造成的伤害提出经济索赔,声言如他从此停止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索赔可免;如继续迫害,对他追索到其在人间消失。

杨平刚把这些材料一式两份,在星期天晚上开“周检会”时,一份送达于志军本人,一份送给“积委会”主任马洪庆,目的是让全监区都知道他在揭发于志军的违法违纪行为,并对他进行经济索赔。

于志军看后立即跑到监区办公室去汇报了。但因杨平刚写的材料都是确凿的事实,监区长、教导员都没有找他,只是在几天以后让协助做“转化”的年轻狱警洒洪宇找杨平刚问了一下情况。杨平刚详细的给洒洪宇讲了那些材料的内容和写作原因,特别是他所亲身经历的迫害,他所见到和经常听到的打人声、和被打骂者的呼喊声。洒洪宇似乎从没听到也从不知道这些情况,感到有些愕然,没有任何态度。刘欣荣和高令山从此再也没有安排他和杨平刚谈话。

从那以后,于志军遇到杨平刚就低头灰溜溜地走过去。到后来,于志军当了罪犯积委会主任,杨平刚在走廊里碰到他,要求他解决包夹刁难问题时,这个当初骄横不可一世的卑鄙小人竟然吓得缩成一团,可怜巴巴地说:别这样。

由于迫害众多法轮功学员而罪业深重的于志军,到二零零八年秋天,腰部脊椎已严重变形,他要想直起身子走路都十分困难,整个身体象被撞坏了底盘大架的汽车,走路的样子似龟爬蛇行,非常难看。为缓解身体的痛苦,他整天拔罐烤电,为保命竟然研究起中医来。

孙士德原是新泰公安系统人员,比杨平刚小一岁。作为包夹组长,他本是被安排来“转化”杨平刚的,但由于他良知未泯,在与杨平刚的相处中,看到了大法修炼者与众不同的品质和智慧,逐渐被善化,在一定程度上给杨平刚看书写作提供了方便。

从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到二零零九年一月,杨平刚写了《变异的生命走向败坏纯正的生命归正一切》、《以“国家的名义”就是正确的吗》、《扫描包夹族》三篇文章,从历史的高度阐明了人类不断变异最终走向毁灭的原因、趋势和大法弘传给生命得以纯正回归的真正希望;谴责了中共江泽民流氓集团借“国家的名义”迫害法轮功的罪恶;剖析了以贪官污吏、不法商贩、社会渣滓、流氓恶棍组成的包夹群体被利用来摧残法轮功学员的罪恶与下场。

法轮功学员的床铺、衣柜、衣物、用品,都是狱警和包夹搜查的重点。他们除了常规搜查(每月、节假日)外,随时都搜。杨平刚第三篇文章写成还未交给狱警时,年前清监就被他们搜了去。刘欣荣和高令山早已对他不断写揭露邪恶迫害文章、讲清法轮功真相的行为怀恨在心,此时更是恼羞成怒。过了年不久,他们便将孙士德调离“管理组”,安排杀人犯李中新、交通肇事致死犯夏念明、贩毒犯杜善辉到他室内当包夹。

(4)恶犯恶言相向,杨平刚忍中有刚

杀人犯李中新(回族)因极其残忍,被刘欣荣、高令山看中,专门从别的监区调过来给他们当打手、迫害法轮功学员。除了去洗漱间,他们不让杨平刚离开监室一步,不让他再写一个字,去卫生间也要两个包夹跟着,不让他与任何人说一句话,对其他法轮功学员看一眼也不行。被褥也不叫晒,使他盖了一冬的被褥,九个月没晒过,秋天再拿出来时,长满了黑糊糊的霉菌,再怎么弄,那重重的霉味也去不了。

那天早晨,室内除了睡觉的包夹,其他包夹都出去了,杨平刚到监室门口打饭,李中新回来恶狠狠地问:谁叫你出来的?杨平刚说:我不去打饭,就没饭了。李中新说:没饭鸟散,没饭不吃,不吃也行!此后,他嘴里“你反动”之类的中共恶语经常出现。

二十五岁的夏念明仿佛是从妓院里长大的,满嘴的污言秽语,人送绰号“下三滥”。李中新指使夏念明不停地污蔑法轮功,指桑骂槐地辱骂杨平刚。不仅如此,夏念明还故意跑到杨平刚的上铺睡觉,胡乱晃动双人床干扰他休息。监室里三张双人床,只有杨平刚那张床材质、结构最差,最易晃动。杨平刚与李中新谈了三次,叫他制止夏念明的辱骂行为。李中新表面上答应,背后却一直怂恿夏念明作恶,而且声称:不“转化”就别想舒服。在一次高令山进监室查看时,杨平刚直接对高令山说,有情况要向监区反映,请他安排时间。隔了两天,高令山叫杨平刚去了解情况,杨平刚揭露了李中新、夏念明等人恶行后说:监室应是建设文明的场所,不能成为某些人的精神妓院。他并不要求处罚谁,但要求把夏念明调出去。因为杨平刚讲的句句在理,高令山答应了他的要求,几天后,把夏念明调离该组。并且一段时间内没再调人进来。

李中新感到失落,唉声叹气了一阵子,他去找监区长刘欣荣,结果受到刘欣荣的力挺,他又张狂起来。

毒贩子杜善辉从十二岁起,就是一个吃喝嫖赌打砸抢杀的社会渣滓,在李中新的指使下,不仅时常辱骂杨平刚,也跑到他的上铺故意晃床干扰杨平刚休息。

那天晚上洗刷前,杜善辉借电视里的人物辱骂杨平刚,睡下后,又故意扭动屁股弄得床嘎吱嘎吱的影响他睡眠。杨平刚问杜善辉干什么,杜善辉象疯了一样从上铺下来,就要动手打人,杨平刚坐起来,理直气壮的大声与他理论,李中新作壁上观。刚调进来的那个包夹(原是村官)看不惯他们的恶行,过来劝架。杨平刚大声的说话,目的是让全监区的人都知道,这监室里的渣滓在行恶。“积委会”主任马洪庆等人跑进来,拉走了杜善辉,并且把他的铺盖都拿走,叫他到别的监室去睡。杨平刚质问李中新作为组长为什么坐视不管,李中新说与他无关,紧接着又爆发了一场争论。马洪庆等人又跑进来把李中新叫出去,暂时平息了此事。

长期以来,法轮功学员面对邪恶的打骂、刁难、摧残,一味的忍受,使它们更加肆无忌惮。一天天,一年年,法轮功学员在邪恶的黑窝里受尽了那些恶人的欺凌,杨平刚逐步认识到这是对法认识的不足所致,因为即使用现行的《警察法》、《监狱法》、《检察院驻狱检察条例》和对那些真正罪犯约束的监规纪律来衡量,那些罪犯的行为以及狱警对他们的纵容都是违法的,当把这些事实平心静气的摆到桌面上时,那些狱警也无话可说。

第二天,监区对杨平刚与两包夹的冲突进行了调查。杨平刚不仅陈述了两包夹违规违纪胡作非为的事实,并且要求监区警察作为受过专门培训、掌握专业法律知识、具有专业素质的执法者应当公正执法,必须对两包夹的违规违纪行为作出处罚。高令山与刘增忠负责处理此事,当天下午,就把李中新和杜善辉调离本组。几天后,监区对李中新和杜善辉每人扣罚二分(每个罪犯每月的平均分是一点八,加上取消了他们当月的奖励分,两包夹的实际损失是四分左右)。在包夹与法轮功学员的矛盾中,对凌辱法轮功学员的包夹作出实际的处罚,这还是首次。

新调进来的包夹组长是诈骗犯陈涛(回族),此人因谎称能帮助高考落榜生进入正规大学,诈骗考生家长几十万元而获刑十年。成员有盗窃犯孙启明(此人曾在一小时内与团伙盗窃十八辆摩托车)等。陈涛与李中新是老表,比李中新更邪恶,他虚伪、奸诈,极端自私,满嘴谎言,毫无人性。他把从本组调出去的那些凌辱过杨平刚的罪犯都联合起来,叫那些人在任何时候和地方监视他,在打饭、洗刷、洗澡、洗衣、晾晒衣服、被褥、购物等等一切方面刁难他。

杨平刚把被子晒出去,陈涛叫人给他吐上痰;把衣服晾出去,陈涛叫人给他扔在地上;轮到杨平刚洗热水澡,陈涛叫人把热水都放掉;只要他订购的食物,陈涛就说没有;早饭时,他要打点咸菜,陈涛就教唆所有值班打饭的人不要打咸菜;晚上睡觉,陈涛叫值班的包夹敲打杨平刚的床,最多时一夜七次,弄得他彻夜难眠。

杨平刚向监区反映了多次,但由于包夹原本就是狱警利用来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人渣败类,他们纵容包夹行恶的目的就是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坚持信仰的一天也不让你好过。因此监区始终没有作出任何处理。

杨平刚想:象陈涛这样一个败类,调到哪个监室,哪个监室的法轮功学员倒霉,还是不让他离开本监室,由自己来对付他。既然他已无可救药,那也绝不叫他舒舒服服的任意行恶。因此,只要陈涛对他凌辱刁难,杨平刚就站在法律和道德的基点上毫不含糊的大声谴责他,并且尽量让监区更多的人听到(因为这也正是狱警不愿发生的)。无论陈涛怎样作恶,无论与他发生了多少冲突,杨平刚就是不向监区提出调离陈涛的要求。

到了二零一零年的十月中旬,陈涛作为杨平刚的包夹组长已经一年多了,由于杨平刚从来不向这个败类让步,并不断的向监区狱警和其他人揭露他的恶德败行,监区也难以再挺他。这时的陈涛即使在罪犯群体中也已经威风扫地,臭不可闻。他在这里实在呆不下去了,哀求另一组的包夹组长帮他找监区与他换了组。

新来的包夹组长是亓学山,原是莱钢某企业的负责人。由于他善念尚存,杨平刚有了一段相对宽松的时光。

二零一一年五月,监区人员大调整,五监区改称一监区。刘欣荣调教改科任科长,高令山调侦查科任副科长。朱叙虎任一监区区长,律文峰任教导员。

(5)“攻坚转化”不果,正邪较量中坚定信仰

二零一一年六月十三日,杨平刚离出狱已不到三个月了。监区突然把他调到第八组,包夹组长是丰东军(原泰安市公路局人员,经济犯罪),成员有宗西波(原泰安市教育局人员,经济犯罪)等。

杨平刚后来才知道,这是在监区更名、人员调整后,区长朱叙虎、教导员律文峰要在“转化”法轮功学员方面创造“政绩”,发起的对坚持“真善忍”信仰的法轮功学员的一场“攻坚转化”。当时针对的主要是他和刘永进、田新方,后来刘乃伦二次被诬判入狱,他们都成了“攻坚转化”的重点。

这期间,杨平刚的妻子常丽君得知他在里面血压长期居高不下,带着书面材料到监狱去要人,监狱长知道了杨平刚的情况,竟然给监区开了一个特例,对于能够“转化”他的包夹每人奖励二十分(罪犯每得二十分可减刑三个月)。

一开始,他们对杨平刚表现的还算“客气”。但对法轮功学员刘永进、刘乃伦、田新方就不同了,不让睡觉、任意辱骂、群殴毒打。他们经常被打得鼻青脸肿,走路蹒跚,还要给那些迫害他们的包夹洗碗刷桶,打扫卫生。日复一日,他们承受着无边的折磨、煎熬与痛苦。

过了一段时间,他们把杨平刚转到原七组的房间里。杨平刚和大多数法轮功学员入监后的第一站就是这个监室,这是以罪犯于志军为首迫害法轮功学员最多最邪恶的地方。他们还让杨平刚在那个他曾经睡过的双人床的下铺休息,目的是唤起五年前他在这里遭受残酷迫害的记忆,暗示他们下一步要采取极端措施。

包夹由三名逐渐增加到了五名。他们在监区的授意下,以“出监教育”的名义逼迫杨平刚天天端坐观看中共制作的污蔑法轮功、诋毁法轮功创始人的影碟和山东省监狱邪悟者的“报告”录像,完全站在邪恶的立场上与他交流,企图强制他接受那些谎言邪说。杨平刚在驳斥那些怪论中结合自己的切身经历向他们讲着法轮功的真相,证实着佛法真理的伟大。

一天上午,监区组织了一场几个被强逼洗脑后神智不清的法轮功学员的所谓“忏悔演讲”,监狱和监区头头的邪恶“讲话”使会场充满了邪恶恐怖的气氛。下午,监区新来的负责“转化”工作的狱警赵勇把杨平刚叫到谈话室,问他听了上午的会议有什么想法。杨平刚说:都是无稽之谈。赵勇愕然,就拿出那些文痞科痞写的污蔑法轮功的文章,一条一条的问他这是为什么那是为什么。杨平刚对知识性的问题做了解答说明,对颠倒黑白的邪说做了驳斥,并指出他对这些事情一窍不通。赵勇觉得有些难堪,话中带出威胁的意味,并说“监狱里哪个监区不打人啊”。杨平刚提醒他作为警察、执法者,决不能做违法违纪的事情。此后,赵勇有二十来天没再找他。

离杨平刚出狱的日子越来越近,狱警和那些包夹急躁起来。在与杨平刚多次谈话达不到目的后,包夹组长丰东军对他说:这里是监狱,监狱有的是办法。弦外之音不言而喻。杨平刚对丰东军说:人不就是个死吗?我账上还有点钱,你们拿去买把刀,今天晚上就可以动手。但是你别忘了:你们把我弄轻了,我出去让不了你;你把我弄重了,我妻子和孩子也让不了你。别的包夹听到这话,赶快打圆场:你看你想到哪里去了,咱怎能那样呢?

在这场邪恶的迫害中,许多法轮功学员已是妻离子散、一无所有。但他们为今生今世能成为大法师父的弟子感到万分荣幸;为世人在明白真相后逐渐觉醒得救而感到无限欣慰,在“真、善、忍”大法中修炼已经走到了现在,自己的健康、生命都是大法修炼中得到的,他还有什么放不下的呢?

律文峰、赵勇把杨平刚叫到谈话室,让他填写什么几书,杨平刚断然拒绝,告诉他们:自己是无条件出狱。

一天晚上,律文峰把杨平刚叫到办公室,泡上茶,详细询问他修炼法轮功的情况和一再坚持的原因。杨平刚从强身健体和提高心性两个方面结合自己的经历向他讲述了法轮功真相、受迫害的原因、发展趋势,接近三个小时。律文峰听后说:你炼的这个法轮功,不是他们说的那个法轮功。最后,律文峰说:这事反映到省里去了,省里要派专家“转化团”来,咱也挡不住。杨平刚说:谁来也一样。

几天后,省监狱管理局来了一个李科长。杨平刚又被叫到办公室去谈话,律文峰和赵勇在场。两个小时的时间,杨平刚平静的讲述了自己修炼法轮功后带来的身心巨变,以及自己思想境界升华后给所在单位带来的脱胎换骨的良好变化。李科长听的很认真,最后他说:你这都是说的法轮功的好啊,态度决定前途。思想问题不是一朝一夕就能解决的,你还是要好好想想呵。

离出狱还有三、四天,赵勇一再要求杨平刚填写什么几书,说什么不然的话,610还会找你,你也回不了家等等。杨平刚拒绝了赵勇的要求,并且告诉赵勇:他已经做好了充分的准备,把所有的衣物都带着,被褥、碗筷、洗刷用品都带全,走到哪里都一样。

出狱的前一天是星期天,新来的牛队长值班,他不负责法轮功的事,但他对杨平刚的坚持很好奇,就叫他到值班室闲聊。杨平刚讲述了自己修炼法轮功的原因及修炼后的变化,就他感兴趣的问题作了阐释,最后他问:你真的相信神的存在吗?杨平刚说:是的。牛队长说:那谁也改变不了你。

二零一一年九月五日,是杨平刚出狱的日子,妻子和妹妹前来接他。监狱叫妻子常丽君到区610去签字,常丽君说:610与我没什么关系,人在监狱,我今天就和监狱要人。监狱迟迟不放人,一些法轮功学员知道情况后,都到监狱附近帮忙。大约上午十一时三十分左右,岱岳区610主任带车过来,杨平刚走出监狱,在妻子的陪同下回到家中。

四.善良的妻子常丽君:坚守信仰 被毒打电击吊铐 现仍遭骚扰

常丽君深知法轮大法是教人向善的高德大法,是引导她走向返本归真的真理,因此,自从二零零零年开始,被先后非法劳教六年,常丽君无论在哪里,都坚守自己的信仰,在任何时候,都坚持学法、炼功。

中共六年的迫害,使常丽君愈加珍惜大法,坚定修炼,但中共六年的迫害,使家中高龄的父母忧心如焚,尤其母亲每日以泪洗面,身体状况严重下降。二零零七年,无限思念女儿的父亲去世,常丽君未能回来发送父亲。二零零八年中秋,从常丽君劳教所回来后,母亲都认不出她是谁了。

(一)如今工资待遇被降低 仍遭跟踪骚扰

在非法劳教期间,常丽君被单位无理开除。岱岳区政府感到对常丽君的处理不妥,但又不给她恢复公务员身份、待遇,却给她办了一个新招事业职工的不伦不类的手续,工龄为零,工资前半年只有四、五百元,以后每月给一千元左右,烤火煤等福利待遇取消,而且从那时起到现在,十多年来工资没给长过,现在只相当于同等公务员工资的四分之一。常丽君向计生局和区政府有关方面反映了多次,始终没有给予合理的解决。

当时常丽君还不知道,就在她被非法劳教回来的前几天,公安人员在她家里安装了窃听器,而且收买了与她同住一楼的人作为长期监视他们一家人行踪的眼线,以至于一位法轮功学员朋友刚进门,与她说话不到十分钟,单位的人就赶过来,叫她去“谈话”,局长田丽说:你的事还没有完,他们都在看着你。这给常丽君的生活造成很大麻烦。

由于中共恶徒频繁的监控骚扰,常丽君在家实在难以住留,就到外省亲戚家去住。远隔千里,610还安排一些人跑到江苏、北京等地的亲戚家找她。在北京没有找到她,就逼迫亲戚与他们合影,以证明他们已经来过,致使亲戚一听到有外人来就紧张。

(二)十四年前中共匪徒绑架

二零零零年一月,常丽君到北京大兴县小妹家时间不长,就被当地恶警绑架到大兴县公安局。腊月二十六,岱岳区公安分局政保科长陶平等人把常丽君劫回泰安。接着,分局刑警队副大队长曹某和女警杨爱凤把她绑架到山口镇派出所,双手铐着,关在铁笼子里冻了一夜。

第二天,常丽君被绑架到泰安市看守所关押迫害。在里边,作为法轮功学员,常丽君背《洪吟》,坚持炼功,恶警给她戴上手铐脚镣,晚上休息也不给摘去。一天后,又把她送到肥城看守所关押,她与其他法轮功学员继续坚持背大法、炼功。一个月后,她被转到岱岳区拘留所非法关押十五天。

二零零零年三月十三日,岱岳区公安分局副局长赵爱国、刑警队副大队长曹某和女警杨爱凤把她劫持到山东省第一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三年。

(二)山东省第一女子劳教所:毒打、电击、吊铐、捆绑

常丽君被非法关押到山东省第一女子劳教所,与坚定的法轮功学员坚持炼法轮功,恶警辱骂、电击和毒打她们,还唆使普教人员打她们。只要她们炼功,就一夜不让她们睡觉,第二天,还逼迫她们出工干活,劳动强度非常大,一天十几个小时。有一次,常丽君坚持做好人,不写那个谎言编织的“月小结”,恶犯们把她拖到厕所里,五、六个人轮流打。这些恶徒以手扇耳光,用木棍打身体,常丽君被打得浑身青紫脸肿胀。

为了抵制这种暴力迫害,二零零零年七月七日,常丽君与其他法轮功学员集体罢工,恶警就把她们从车间带回宿舍。途中,常丽君与其他法轮功学员高喊:“法轮大法是正法,同修们,不要受恶警的欺骗!”她们坐在操场上炼功,全所乱作一片。所里的男警察全部出动,对她们拳打脚踢。喊声、抗议声震天动地。

半小时后,恶警把她们拖到宿舍电视房,在法轮功学员石宁的带动下,她们集体背大法。恶警赵杰、孙秀英、王宁手持电棍电她们的嘴、面部。那些普教勒她们的脖子,用抹布堵她们的嘴,憋得她们脸发紫,看到快出危险了,才松开,让她们喘口气,然后又堵上。

几天以后,恶警赵杰等人知道是常丽君带头罢工的,就把她叫到办公室,让她写经过,问是什么力量叫她这么做的,常丽君说:“是大法的力量”。她们无言以对。

从那以后,常丽君和法轮功学员们继续早上四点起床炼功,每天早上恶警用电棍电击、抽打她们,就这样,又坚持了一个月。

二零零零年九月中旬,常丽君等法轮功学员拒绝听北京等地的所谓“帮教团”(都是破坏大法的邪悟者)来作“转化报告”,离开会场。会后,所长江立杭纠集了五、六个男恶警蹿到一大队,将常丽君铐住双手,带到会议室。几个手持长电棍的男恶警问:还炼不炼?常丽君坚定地告诉他们:炼!恶警立即把她按倒在地,皮鞋踩住常丽君双手上的铐子,四、五根电棍一起落下,在她身上电了十几分钟。恶警又问:还炼不炼?她说:炼!恶警们就继续电十几分钟。常丽君觉得无数根钢针往身体里扎,五脏六腑象碎了一般,浑身有烈火在灼烧,头颅就要爆炸了。在无法承受的剧痛中,常丽君用尽全身力气冲向墙,恶警这才拉住,把她送回禁闭室。在禁闭室里,她二十四小时站着,双手被铐在墙高处的铁管子上。这样,常丽君被关了十几天“禁闭室”后,身体十分虚弱,恶警就把她放回宿舍。白天干活,晚上不写“保证书”,不让睡觉。

恶人们把常丽君和几个法轮功学员立着绑在两个双人床的中间,两胳膊伸直绑在两边床的横称上,两脚绑在两个床腿上,让脚刚着地,站不住,擦滑。恶警怕她们合眼,就让普教人员用湿毛巾盖在她们头上,同时把她们的头发拴在身体背后的凳子上,只要打瞌睡,一低头就被头发拽住。中午休息时,她们也这样被绑在床上,站一中午,下午一点半照样干活。当时受迫害最严重的还有潍坊的赵玉红、王祺彩、东营的石宁、青岛的邵月芳。

(三)看守所恶警野蛮灌白酒

二零零五年九月六日上午,泰山区公安分局610人员和岱岳区计生局密谋,让恶警姜敏敲开了杨平刚家的门。泰山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和东关派出所的一帮恶警蜂拥而入,把杨平刚、常丽君夫妇和一外地法轮功学员野蛮劫持到泰安市看守所。他们三人绝食抗议迫害。

数天后,看守所的恶警指使四、五个男嫌犯给常丽君灌食。他们把她摁在床上,一人按住头,一人按住腿,其他人捏住嘴,用鞋刷撬嘴,野蛮灌食。每天灌两次,每次都弄得满头满身的玉米稀糊,一直灌到送劳教所。

这期间,泰山区国保大队的恶警还把常丽君“外提”到泰山大酒店东院(原市第四招待所)灌白酒。当时泰山区公安分局副局长吴秀水、女警江敏、崔燕在场。四个男恶警把常丽君按在椅子上,摁住胳膊,扳住头,捏住鼻子,捏住嘴硬灌。灌不进去,就把白酒倒在她身上。那时,常丽君原本一百三十多斤的体重瘦到只有九十来斤,整个人都脱相了。晚上两男两女看着她。她发正念,恶警就把她手脚铐在一起。

常丽君在看守所被非法关押迫害三十八天以后,泰山区公安分局的恶警崔燕等人又她把劫持到山东第一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三年。当时由于常丽君身体状况极差,劳教所不收,送她的恶警就想方设法买通劳教所的人,硬把她留在劳教所,他们却回去领取奖金了。

(四)二进山东第一女子劳教所:三年单独关押

常丽君被关到二大队,大队长是孙秀凤,副大队长是尹传芳、徐红,恶警赵小伟等。由于常丽君身体十分虚弱,她们就把她单独关押在小号里,不让她按时睡觉、不让上厕所,诱骗她“转化”的犹大包夹不知换了多少个。冬天冷了,家里亲戚给寄去的棉被,尹传芳不让她盖。很长一段时间,她都睡在地上一张木板上,只盖一床很薄的被子。九个多月没让她洗澡。

半年以后,狱警把常丽君弄到稍大一点的房子里,三个女恶警加上一个普教看管。晚上有一个恶警和一个普教看着,夜里十二点才叫睡觉,凌晨三点又叫起来,实行突击“转化”。恶警尹传芳、李霞看着她,天天罚站,不让睡觉。她一闭眼,尹传芳就上来掐她的眼皮,把眼皮都掐破了。那普教后来也跟着学,见她闭眼,就来掐她的眼皮。恶警不让常丽君与任何法轮功学员接触,甚至不让任何法轮功学员看到她。在监室内放一马桶,一年四季吃饭、大小便都在室内。那年夏天,因她不配合恶警要求,恶警一周不让倒马桶,屎尿满了往外流,吃饭睡觉仍然在室内,其脏臭可想而知。后来一普教为了不让常丽君睡觉,一闭眼,就用针扎她的脊梁。恶警教这个普教这样做。

二零零六年,劳教所强行给法轮功学员抽血化验,抽血量非常大,有的被抽得心慌气短。

常丽君在劳教所被迫害三年后,因拒绝“转化”,又被非法加期七天,直到二零零八年的中秋节才被单位接回去。

五、儿子杨科萌:非法劳教三年 流离打工为生

杨科萌在父母的影响下,从少年时,就开始修炼大法。在父母第一次被非法劳教后,他独自在人生的路上跋涉,曾被公安人员非法传讯;在上中学时,他到劳教所去看望母亲,结果被山东第一女子劳教所的恶警和犹大强行洗脑三天,但始终没能动摇他对师父和大法的正信。

二零零三年七月,杨科萌历经家庭的重重魔难,考上了哈尔滨工业大学(威海校区),并担任班长和级部学生会主席,深受师生喜欢。

二零零五年八月末,杨科萌大三刚刚开始,就被威海恶警绑架,洗脑不成,就把他劫持到淄博王村劳教所非法劳教三年。学校无理开除了他的学籍。

在劳教所里,面对恶警的恐吓利诱、犹大的丑恶表演,杨科萌没有向邪恶妥协。三年后,因泰安无人接他回来,大队长郑万新只好把他送回泰安。被亲戚领回后不久,他就开始了流离打工的生活。

杨平刚回到家的第七天,正是中秋节。晚上六点刚过,儿子从外地赶回来。他们一家人历经六年的生死离别,终于又团聚在一起。此时苍天挥泪,连天秋雨下了三天三夜。十五年来,杨平刚一家在中共中共恶徒的残酷迫害中,多次被抄家、掠物、罚款、削减工资,绑架、拘留、劳教、诬判、开除公职,不仅给他们的身心造成了严重的伤害,也使其经济损失高达几十万元,给他们的生活造成了很大的困难;但一家人信师信法的心愈加坚定。

参与迫害的有关人员:

泰安市
刘玉祥:泰安市委副书记
黄龙华:泰安市委副书记、政法委书记
杨忠海:泰安市政法委书记
孟秀芹:泰安市政法委副书记、市610办公室主任、泰山区政法委书记
张树友:泰安市公安局长
亓子海:泰安市公安局副局长、泰山区公安分局长
亓可银:泰安市公安局国保支队副支队长
朱宗海:泰安市公安局反邪教大队教导员
岱岳区
张显义:区委书记
张继华:政法委书记
张京洲:政法委书记
陈加文:政法委副书记、610办公室主任
周光华:610办公室副主任
丁庆玉:公安分局长
陶 平:公安分局政保科长
刘 真:公安分局政保科副科长
焦玉忠:公安分局国保大队长
杨爱凤:公安分局国保大队教导员
彭桂芬:公安分局610人员
泰山区
郭前美:区委副书记(分管政法)
秦广河:政法委书记
王树春:政法委副副书记、610办公室主任
吴秀水:公安分局副局长
杨汝法:公安分局国保大队长
江 敏:公安分局610人员
崔 燕:公安分局610人员
李殿勤:检察院检察长
王建新:检察院公诉人
陈 娜:检察院公诉人
徐 伟:检察院批捕科人员
沈 水:检察院起诉科人员
王树杰:法院院长
郑金友:法院诬判杨平刚的审判长
庞某某:法院诬判杨平刚的审判员。
泰安市看守所
所长:郑传生
副所长:于朝民、翟德林、李海瑞
泰安监狱
监狱长:李文军、赵威
政委;杨秋生
纪委书记:苏大选
副监狱长:杨式民、亓福祥、翟吉才、董宗海、周 勇
监狱长助理:梁明石、张作勇、魏丕兴、李学利、李笃法、刘兆玉
五监区监区长:刘欣荣 教导员:高令山 副教导员:刘增忠 高克军
一监区监区长:朱叙虎 教导员:律文峰 副教导员:刘增忠 狱警:赵勇
山东省第一女子劳教所:
所长:姜立杭 副所长:刘玉兰 侯秀云
一大队长:赵杰  副大队长:孙秀英 王宁 。
二大队长:孙秀凤 教导员:王月瑶 副大队长:尹传芳 徐红 恶警:赵小伟

(全文完)

(c)2023 明慧网版权所有。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