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老人在长期恐吓中含冤离世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三月十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70岁的河北邢台市大法弟子徐俊山,历经四年监禁迫害,奄奄一息,回到家,又不断遭到中共不法人员的骚扰、恐吓,身心受到极大伤害,于2013年2月9日含冤离世。

徐俊山,1944年3月1日出生,邢台市车辆厂退休工人,1996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对真善忍的信仰使他找到了生命的意义,生活轻松、健康。1999年7月20日以后,邢台市公安局的恶警多次到徐俊山家中非法抄家、搜查、绑架家人、敲诈钱财,酷刑折磨。

2001年12月下旬,徐俊山因不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为法轮大法说公道话,在家中被邢台恶警绑架,当时,被桥西公安分局副政委魏计考殴打,掉四颗门牙。后徐俊山被桥东区法院非法判刑15年,于2002年10月24日,被劫持到石家庄第四监狱十大队迫害。

在非法关押在监狱期间,徐俊山按照“真善忍”做好人,始终不配合狱警的邪恶要求、指使,遭到残酷狱警的迫害,身体出现严重病态,家属多次要求办理“保外就医”,狱方不给办理。

2008年9月,徐俊山被监狱迫害得奄奄一息时,监狱怕承担责任,勒索子女2000元作为“押金”,然后,狱警将徐俊山送回邢台。当地公检法部门见状,也怕承担责任,都不接收。最后,徐俊山回家的事情压到桥东区司法局,但那里的不法人员要家属缴5000元保证金,才肯接收。因家属无力承担,桥东区司法局拒不接收。狱警见状,把生命垂危的徐俊山推给家属,匆忙跑走。

徐俊山回家后,通过学习法轮功著作和炼法轮功,身体很快恢复了健康。但是好景不长,监狱知道后,不是来人,就是打电话骚扰,每逢节假日,骚扰的更厉害。动不动恐吓要将徐俊山带回监狱,吓得不修炼的儿女只得用不同方法应付它们。徐俊山一家人生活在恐惧之中,徐俊山的身心受到极大伤害,致使徐俊山身体每况愈下,含冤离世。

多次遭绑架 酷刑折磨

2000年6月24日,徐俊山依法到北京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未到信访局就被绑架,在河北省驻京办事处被铐了一夜,由邢台公安局押回后,在邢台市桥东向阳派出所被非法关押5天,期间,恶警24小时不让徐俊山睡觉,实行车轮战,七、八个人轮流对徐俊山进行拷打。7月1日,转送到邢台市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折磨两个月后,敲诈1300元(未开任何手续)放回。

从此后,一到所谓“敏感日”,公安就加紧对徐俊山的骚扰和迫害。2000年年底,公安到徐俊山家说:“快到元旦了,怕你去北京,你得跟我们走。”徐俊山又被非法关押10天后放回。

2001年2月23日,“天安门自焚”伪案发生后,3月初,邢台市桥东向阳派出所把徐俊山骗到派出所非法关押一个月,徐俊山说恶警是执法犯法,几个警察竟直截了当地说:“跟法轮功不讲这个。”就这样,徐俊山被非法关押到3月29日才放回。

2001年4月13日,邢台市公安局侦查处处长李××、科长徐××等人到徐俊山家非法抄家,翻箱倒柜,摔盆打碗,最后拿走通讯录、日记本、字条、照片等,把徐俊山带到厂里派出所,非法拘禁徐俊山3天半。在这期间,恶人用铐子变着花样来折磨徐俊山,先是背铐;把双手铐上再吊起来,让脚刚不离地,说这叫放松铐,说让徐俊山放松放松;把双手暖气下面的管子上,让人只能蹲着,说这叫蹲铐;把双手向后背铐在暖气管上,让你站不起来也蹲不下去,说这叫立铐,看到徐俊山被它们折磨得痛苦的样子,这些恶徒却毫无人性地狂笑,十几个小时不让徐俊山解手,怎么说都不行,直逼的尿在裤子里,恶徒们说:活该。就这样,徐俊山被非法拘禁折磨了5天半,恶徒并向徐俊山的女儿敲诈了300元(不给开任何收据),才于4月18日晚5点多,放徐俊山回家。

2001年4月19日和4月22日,邢台市公安局白处长又带着“专案组”的人两次到徐俊山骚扰,徐俊山正义抵制,才没被带走。

2001年4月27日上午,邢台市公安局和专案组又来到徐家骚扰,因没找到徐俊山,就把他的女儿绑架到专案组做人质(徐俊山的女儿和儿子都未修炼法轮功),结果徐俊山的老伴找人说情,最后把徐的女儿非法关押两天一夜,并强迫交1000元,人才被放回,女儿回来了,可徐俊山的老伴又被绑架到邢台县看守所当人质,非法关押一个多月,人被折磨得快死了,生活已不能自理,这才让交300元押金,放回。

徐俊山在家就这样三天两头受到骚扰和迫害,根本无法过正常的生活,徐俊山只得流离在外,有家不能回。

2001年10月24日上午10点,徐俊山刚刚回到家中,邢台市公安局的侦查科长徐某带着几个警察来了,不出示任何证件和法律手续,四个人连打带砸,强行把徐俊山铐起来。在施暴过程中,徐俊山的头被恶警猛一压,碰在床上,门牙当时碰掉四颗,满口鲜血。徐俊山质问他们:“你们大白天私闯民宅绑架人,执法犯法。”科长徐某厚颜无耻地说:“咱就是土匪流氓,你能怎么着?”徐俊山大声喊:“公安局迫害好人,绑架好人。”这几个恶警见很多人前来围观,吓得赶紧捂徐的嘴,连踹带蹬把徐俊山弄到车里。徐俊山先在看守所被强行关了半个月,后又被弄到矿务局招待所的迫害法轮功“专案组”所在地。

酷刑演示:铁椅子
酷刑演示:铁椅子

徐俊山被弄到专案组的当天下午,恶警打手白洪震把徐俊山卡在一个死刑犯坐的铁凳子上,两脚铐在铁腿上,两只手被铐在两边的铁扶手上,在腰里卡一个铁杠子,整个人就一动不能动了。白洪震说:“先让你尝尝味。”说着,就把电棍塞进徐俊山的嘴里,电棍的啪啪声从徐俊山的嘴中传出,而后,白洪震又猛电徐俊山的耳朵、双手、肩、膝盖和大腿根。徐俊山忍着剧痛,对白洪震说:“你们迫害法轮功不好,法轮功学员都是好人,你打好人,对你们今后不好。”白洪震叫嚣:“我×××就是来打好人的,看有什么不好?”说着把徐俊山从铁凳子中弄出来,摁在地上,用圈椅子把徐俊山的腰一卡,白洪震往徐俊山的身上一坐,两脚踩在徐俊山的后背上,对着徐俊山的身上和敏感部位猛电,一边电一边说:“你别以为你岁数大,治不了你。”徐俊山说:“我知道一个人要没了良心,什么都能干出来。”

这时,一直在旁边坐阵的桥西公安分局政委魏计考(此人是恶警之首,曾迫害过许多大法弟子,在“法网恢恢”国际互联网的恶人榜上有其名)过来,发疯似地把徐俊山又卡在铁凳子上,拿了一根一米来长的棍子,照徐俊山的后背狠劲打下来,当时木棍就断为两截,随后用皮带猛打徐俊山的头顶和后背,直打得头破血流,身体抽搐,眼看人不行了,才停下来。

后来魏计考在对徐俊山的刑讯中,逼徐俊山作伪证,诬陷某位大法弟子做过什么事,徐俊山拒绝作伪证,魏计考又逼徐俊山写保证,并威胁说把徐俊山的儿子从单位开除(徐俊山的儿子当时给市公安局某领导开车),徐俊山坚决不写,没过几天,徐俊山的儿子真就被开除了工作。

在这段时间里,徐俊山的老伴也被专案组以要求当证人的名义骗到这里非法关押5天,后被逼着交3000元“证人费”才放回家。连在专案组的一名警察都说:从来没听说过当证人,还要收费的。

魏计考等几个恶警在对徐俊山刑讯逼供、诱供、要求作伪证都没达到目的后,就编造了一套假材料上报。邢台市610与邢台市公安局胁迫邢台市桥东法院、检察院,于2002年5月非法起诉徐俊山,徐俊山发现起诉材料是伪造的,上面不是本人的亲笔签名,名字上没有本人的手印,当时质问起诉人员,起诉人员对此不理会。

2002年7月,由桥东法院对徐俊山非法判刑15年。2002年10月22日,邢台市中级法院审判长王双梅、审判员郭振旗、张秋须几人裁定“维持原判”不准徐俊山再上诉,判决书没敢公开,连徐俊山的家人都不知道。

2002年10月23日上午,恶警就偷偷把徐俊山拉到唐庄监狱,2002年10月24日又转到石家庄第四监狱,在那里,因不放弃对宇宙真理“真善忍”的信仰,徐俊山及所有被非法关押在那里的大法弟子受到更为残酷的肉体和精神迫害。

对徐俊山非法判刑的邢台市桥东区法院院长张宗保,于2007年11月,因涉嫌受贿罪被逮捕,进了牢房,遭了恶报。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