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通事故后的反思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三月十五日】去年年底我开车拉着几个同事去市里,途中经过一村庄,因视线很好、道路上没有几辆车,我车速很快的行驶,突然从村子内一位中年妇女骑着电瓶车冲出,我踩刹车已经来不及了,我急打方向想绕过她,这时这位骑电瓶车的妇女骑到马路中间突然停下了然后回头看,在这一瞬间我的车已经绕过她开走了,当时我车上的人全都惊呆了,脸都变白了。假如当时那个妇女再继续往前骑的话,或者是我当时踩刹车的话都会撞上那个妇女,后果不堪设想。我此时也想到了可能是师父帮我化解了这一难,嘴上也跟几位同事说要不是我反应快就撞上了,自己也说以后开车要慢点。可是过了一段时间就把这次教训抛之脑后了。

今年大年初一晚上,我们几位同学定好在我家聚会,因一位同学的妻子在市场上逛街,同学让我开车去接。在接完同学妻子回来的路上,一位老年妇女骑自行车突然急拐弯骑到马路中间,由于车速快,急踩刹车已经晚了,我的车撞上她的自行车前轱辘后,老人弹起来撞在风挡玻璃上,“当”的一声人掉在地上,我的车已经站住了。由于这突然的事故,我脑子里突然产生了“师父怎么让我出这事了?”的想法,但我很快的否定了这个想法。对信师信法产生的动摇,愧对恩师。

下车后,我看到伤者躺在地上,整个半个脸已经变形了,额头、鼻子、嘴全肿的很高,地上有一小滩血,嘴里在“哎呀、哎呀”痛苦的呻吟着。我告诉同学给120和保险公司打电话报警。我站在伤者旁边双手合十,嘴里念着“请师父救命!”然后我抚摸着伤者问她:“大姨,没事,你有家人的电话吗?”她此时说不出来话,挣扎着坐起来,从上衣口袋里掏出电话。我接过电话后,找到她女儿的电话给打了过去。过了一会儿救护车把伤者拉走了,交警又来了勘察现场。

回家后同学们就开始教我怎么做:“一是要说车速不到三十迈;二是就说没工作;三是不给伤者垫付医疗费;四是不能去医院,不见家属面,有事就让他们找保险公司或者去交警队解决。”而且给我举了很多例子,很多经过这种事故的车主遭到伤者家属的讹钱、扯皮、上单位闹等等事情。我也知道在当今社会尤其是中国人被邪党弄的道德低下,一切向钱看,这种事就是一个普遍的现象。我心里犹豫不决。

第二天我叫了几个同修来我家商量,帮我发正念:“解体旧势力对我与众生的安排与迫害,一切由师父做主,其它的安排都不承认,即使我有漏我也会在法中归正,决不允许旧势力的参与迫害。”发完正念后,我就感觉我心里踏实了,我知道怎么去做了。在此期间我也找了很多执着心,查找自己哪里有漏。在事故出现后有怕心,不敢证实大法,在众人的围观下不敢说自己是大法弟子,不敢让伤者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正念不足。我也知道自己还有很多执着心没有放下:有色欲心、欢喜心、显示心、怕心、不修口,但感觉好像都不是这些心引起的,因为同修说:“出现这种事情,肯定是有你觉察不到的心,长期不去造成的。”然而我却找不出来。

同学和我去交警队。同学说:“到那你就说没工作。”我说:“你知道我是修大法的,我不能瞎掰,要不我就不说,我说就得是真话。”同学说:“你们这行(指我修炼大法)怎么就不能瞎掰呢?你要说有工作以后会有麻烦的,这是善意的谎言。”我说:“不管是善意的还是恶意的,都是瞎掰,都不允许。”同学说:“你们还有这规定?”我说:“没有规定,但是我得按照法去做。”同学说:“你不瞎掰你就一边站着,我瞎掰行吧?”我说:“你帮我瞎掰也算我的事。”可是我们到交警队后警官不在。

通过这件事情我突然想到了师父的讲法:“把心一放到底象个堂堂的大法弟子,无怨无执、去留由师父安排,能做到这一点就是神。”[1]我现在对师父讲的这个法我又有了更深的认识。期间在我思想中为这件事情翻腾的时候,有一句法打到我脑子里:“用着你操什么心哪?你操的过来吗?你安排的了吗?是你说了算吗?”[2]想到这我就把心放下,不想它了,一切由师父做主。

过了几天,伤者家属打电话让我交押金,我说“明天我去医院看看吧”。本身我家就经济状况不好,我怕把握不好,晚上我把几位同修请到家里帮我出出主意。同修又告诉我说:“自从你出这事后,我这几天做了两个梦,都是梦到你有小名小利的心,第一次做梦我没当回事,第二次又做这个梦,我觉的这是师父通过我来点化你。”我说:“我是有这个执着心,没有把它当回事,有时会不自觉的为了点小名小利动心。”

此时我就更加感到师父就在身边看着我,并对我慈悲呵护。想到那时对师父的怀疑,我感到万分羞愧。我要把这些心都找出来去掉它:平时不管用什么东西自己总是想先挑好的;做事不为他人着想;做点好事总希望别人知道;不管是在做三件事上还是在日常的工作生活中,哪做的比别人好一点就出来显示心、欢喜心;在工作中自己比别人干的工作多、奖金却比别人少时心里不平;看到别人不如自己的却比自己奖金不少拿的就产生妒嫉心;平时也喜欢占点公家的小便宜;和别人处事时心里总打小算盘,不能让自己吃到亏,有保护自己的根本利益之心;对不符合自己人的观念的同事总用区别心对待;有时同事跟我谈论起来别人的是非时,符合我的观念时还随声附和不修口。找出这么多人心,我平时却没有认真的对待,现在刚知道修炼是非常严肃的,法是有标准的,修炼人每一步都应该走正,差一点也不行,要做到“怀大志而拘小节”[3]。发现了执着心要及时去掉,不能任由发展,否则后果是严重的。

在之后的十几天里,和伤者家属两次商量解决办法都没有谈成,在此阶段又返出了很多执着心,和伤者家属辩解、争论,没有慈悲心,没有为对方着想,总是想自己的车入了保险,不应该自己掏钱,固守着自己根本的利益。在学法炼功、发正念和日常生活中思想里老是翻腾着那些不好的思想物质,在学法时突然想到自己还为这些世间的名利争斗执着,还想用常人的办法解决此事,我还是一个大法弟子吗?我对得起师父吗?想到此我已两眼含泪说:“师父,我错了。”我在心里念着师父的讲法:“摔倒了别趴着,赶快起来!”[2]此后我发了几次正念,我感到我的空间场干净了,我开始有正念了,我要自己用神的一面主导自己,抑制人的一面,彻底清除自己思想中的不好的思想念头和旧势力的干扰,我以后开始求师父,一切有师父做主,宇宙中我师父最大,谁也安排不了我的事。

我没有了对伤者家属的不好的观念和怨恨心,我知道他们一家人也是等待得救的生命,不管在历史上有什么冤怨,我要和他们善解,我要把大法弟子善的一面留给他们,不能让他们对大法产生误解,如果他们因为我不能得救就是我最大的伤痛,我要在以后找机会给他们讲真相。我在心里原谅了他们为了多得到利益而作假的做法,我不再看重此事的结果如何,我要在此事中提高自己,去掉执着心,不被表面的假相迷住,从而使我更加成熟起来。

现在我明白了正法修炼是这么的严肃,遇到任何事都要认真对待,不能放纵自己,不能走偏。现在回想起以前做过的梦:“自己走在一条崎岖的小路上,还很泥泞,很不好走,走偏一点就会掉進两边的沟里面。”师父在梦中的点化我却没有重视。在第三次去医院时伤者没在病房,在医务室向值班护士了解了一下伤者情况,护士说:“你这个事故是过年以来最严重的一个,多处骨折,头里还有瘀血,这人没死已经很幸运了,看将来瘀血吸收的怎样吧。”我听后心情久久不能平静,是师父保护了我,保护了伤者,当时我还怨师父不管我,我这个当弟子的真是愧对师父啊。

在前年从新走回大法修炼后,也曾一度怀疑:“师父还会管我吗?我还可以当大法弟子吗?”等等杂念。那时我也用正念否定这些杂念,我对自己说:“不管怎么样,我还是要修炼,做好三件事,无论做没做好我都不会放弃,没做好的总有一天我会做好的。”

通过这件事我深深的体会到:不管弟子做的多么不好,甚至放弃过大法,师父都不会放弃弟子的,鼓励弟子跌倒了要爬起来,下次做好,从来不会对弟子加以指责。在此我也想告诉那些没有做好的同修和掉队的同修,赶快走回来吧,赶快从新做好吧,师父在等着我们呢,师父没有指责、没有埋怨,只有更加慈悲的呵护,还把这个宇宙中最好的给予我们,我们还有什么理由做不好呢。同修们啊,我们一定要百分之百的信师信法,和同修形成坚实的整体,遇到问题要向内找,多学法多和同修交流,这样我们才不会走弯路。同时也想劝劝那些自己在家里独修的同修,赶快走出来参加集体学法吧,多参加集体活动,和同修一起助师正法,这是师父留下的修炼形式啊。

有时在修炼中吃点苦、遇到点困难就会消极对待,但是我一看到同修们的修炼热情就会感慨,看到自己和同修的差距很大,我应该努力追上,师父在讲法中说过:“修炼中啊,大家都知道吃苦很难,实际上吃苦还不是最难的。苦嘛,再苦哪,过后也明白过来了,可是在无望的寂寞中默默的修,看不到希望,那是最难的。任何一种修炼都会经过这样的考验,都会在这样的路中走。”[4]是的,我们并不寂寞,因为我们有师父的慈悲看护,还有同修们的帮助,我们是走在神的路上的大法徒。

如有不在法上之处,请慈悲指正。合十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洛杉矶市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圣者〉
[4]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九》〈二零零九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