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痛十六年 喜得大法获新生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三月十九日】我今年四十九岁,是一九九九年一月份喜得大法的。吃药、打针十六年,没有把病治好,学法不到两个月,一身的病痊愈。

当时我的病情很严重,患有严重的胸膜炎积水、抽水一次,脑供血不足、肠结核、心脏病、肾炎、痔疮、流鼻血、妇科病、脉管炎、脑膜炎、乳腺癌等,这些病有的已经十六年了,省城各大医院走了不少家,也没有把我的病治好,不但没治好病,还增加新的病情。只要听说哪有能治病不管花多少钱我都去,什么算卦、大神、让供什么就供什么,钱也花了不少,病情反而越来越严重,每天晚上成宿睡不着觉,身体没有不难受的时候。

丈夫看我成天有病,每天早晨吃完饭就出去找地方打麻将,家里的一切琐事全然不管,不管你病情如何严重,每天也得自己做饭,洗衣服、做一顿饭每次都要二—三个小时才能把饭做好。他有时回到家里看饭没做,就发火,指责我:你的病哪来的那么快,你的病在兜里揣着,说来病就来病,要死你就早点死。他以为我装病哪。白天我一个人在家,没有人来看一眼,姐妹六、七个、爸爸、妈妈都有,离我家都很近,从来没有人来看看我,我在心里怨上帝对我不公平,我不想死,我刚三十五岁。随着病情的加重,脾气变得越来越冷酷无情,怨恨我家里的所有人,告诉自己一定要坚强,活一天,得一天。

一九九九年一月二十几号的一天,上午十点多钟,与每天一样,丈夫出去打麻将,我独自一人坐在炕上,这时耳边传来一个声音说:你去潘明(化名)家。我以为听错了,家里没有人,谁跟我说话;这时又听到:你去潘明家、去吧,去吧。我当时也没害怕,因为我很喜欢上庙、磕头烧香,家里供观音菩萨像,心想是神跟我说话,那潘家今天有什么事哪,让我去。

潘家离我家不到二百米,要过年了,外面的风很大、地上厚厚的雪,哪敢出去呀。耳边又传来祥和的声音说:你去潘明家,去吧、去吧。

我犹豫了好长时间决定去潘明家,穿上长大衣、带上围巾、把脸和嘴捂的严严的,推开房门,风吹的我上气接不上下气的,转身回屋里把衣服脱掉,不去了。刚要上炕,耳边又传来祥和的声音:去吧、去吧。

我是一次次的把衣服穿上,又一次次的脱掉三次,这个声音在耳边一次次响起:去吧、去吧。最后决定不管外面天气多冷、风多大、我都要去看一看,早去早回,不能让我丈夫知道。

我穿好衣服,迈着艰难的脚步走到潘明家。当屋门打开时,我惊呆了:屋里有很多人,但我都不认识。潘家嫂子说:“你怎么来了?”嫂子知道我有病,我喘了一会说:你家怎么这么多人。

嫂子指着一位不到六十岁的老头说:他是我四舅,炼法轮功。我四舅和舅妈以前常年有病、每年得花四—五千元钱医药费,打针、吃药的,自从学法轮功以后,身体好了,也能干活了。我四舅知道我有高血压病,告诉我炼法轮功。正好你来了,你还有病,你也炼法轮功吧。我说:我都是一个要死的人了,还炼什么功。

嫂子的四舅说:你不要老想着你的病,就好象你有一个兜子,你每天都把兜子背在身上,你不累吗?……你每天想着你的病,你心理压力越大、病情越严重。学大法是无求而自得,只要你学法按真、善、忍做人,师父就给你净化身体。明天我们来给她们几个人放长春万人晨炼的录像带,你也来看一看吧,对你身体有好处。

我当时看到他们来的不管是男的、还是女的,说话都很祥和,一心为着别人好,心想:我都是一个要死的人了,有他们这么多人教我炼功、陪着我,也比我一个人在家好。过年就三十六岁了,找了好多算命的都说逃不过三十六岁,心想怕死也得死,不如乐乐呵呵的死哪?有这么多好人陪我死也不怕,炼一天得一天,明天我早点来看录像。

第二天,早晨八点钟放长春万人晨炼,炼完功、记者采访炼功的大法弟子,有的大法弟子说:在炼功前身体不好常年住院,每年医药费近万元,生不如死,自从学炼法轮大法不到两个月病全好了,身体也有劲了,上楼也不累,是法轮大法救了她。这时我的眼泪已经止不住了,心想我有救了。

看完录像带,同修教我们炼第一套功法,同修说叠扣小腹时突然感到手心一股热流吹到右手背上,热呼呼的、好舒服(因为我手脚从来都是冰凉的),同修说结印,我晃晃头说不结印,同修问为什么,我说:我的手从来没有热的时候,我要让热气多吹一会。同修看到我的手不肯放下,笑着对我说:是师父给你净化身体哪,不要管它。

我们把第一套功法、第二套功法、第三套功法、第四套功法,分别炼了一遍。同修临别时说:明天上午八点钟,我们教你们炼功,炼完功再学法,你们需要一本《转法轮》。我问同修炼功怎么还看书哪?同修说,炼法轮功是修真、善、忍的,只要你按照真、善、忍做人,师父就给你治病。我赶快说:我能做到。

回到家里,我跟丈夫说:我们今天看长春万人炼功的场景,好多人都是一身的病,吃药、打针、住医院、每年医药费近万元也没把病治好,炼法轮功不到三个月病全好了,没花一分钱。明天我就开始炼法轮功。丈夫说:你炼功我不反对,每天吃药、打针别停。

第二天,我们上午八点开始炼功,因当时没有录音机,同修问我,把昨天炼功动作、做一遍,我说忘了。同修说你想一想。我当时已有四-五年没有记忆了,就连自己兜里的钱刚看完,揣兜里,丈夫问你兜里有多少钱,我说不知道;朋友问我今年多大岁数了,我说不知道。当时我只知道自己是属龙的,光学炼功就学了一个星期,才把简单的动作记住。

因身体多处有病,每天炼功的时候站一会就站不住了,只好拿一个凳子坐着炼,休息一会再站起来,实在站不住了再坐下。北方的冬天很冷,炼功的时候热的我只穿一件薄线衣,别人谁也不热,炼第二套功法时,抱轮三分钟也坚持不下来,中间也得坐着炼。同修看我身体这样也没说不让坐着炼。

自从炼法轮功,我每天晚上都能睡着觉,睡觉也不做梦了。做饭时中间也不用歇息了,以前做一顿饭二-三小时,现在一会就把饭做好了。

自从炼功学法,鼻子再没流血。在我十六岁时,开始流鼻血,不分白天、晚间、有时半夜睡觉,衣服兜里棉花不断,不知什么时候鼻子出血,晚间睡觉感觉鼻子冰凉,赶紧起身拿起枕头边放的棉花,把鼻子用棉花塞住。每一次流鼻血,出血很多,到医院也没检查出是什么病,大夫说是上火了,火走一经,后来流鼻血,左侧鼻子出血,用棉花塞住,右侧鼻子开始流血,两个鼻孔塞住,就从嘴里一口一口的吐血。

一九八三年十月份,经大夫检查,确诊为两脚脉管炎,大夫说,严重时就得截肢。听到这一消息,如晴天霹雳,当时我刚二十岁,两只脚痛的我在地上来回走,大夫都没有办法,只好挺着。两只脚病没好,又患上严重的心脏病,每天呼吸都困难,说一句话得喘半天,才能说第二句话;躺在炕上要想起来,那得一点一点的慢慢起来,坐起来那心怦怦跳,喘好长时间才能下地。年末的时候,发现自己的肚子一天比一天大,胀得肚皮一摸都疼,例假也没了,身体一点劲也没有,连握拳的劲都没有,吃药、打针也不见效果。八四年三月份,经大夫检查确诊为,结核性胸膜炎积水,需要立即穿刺(抽水),抽出医院最大的针管七管水,医生说来晚了,剩下的只能靠身体一点一点的恢复了。直到一九九九年一月份,胸积水一公斤,需要二次抽水,经医生检查,骨缝已感染,不能二次抽水,二次抽水医生说容易得骨癌,慢慢吸收吧。

就在我生不如死的时候,是慈悲伟大的李洪志师父救了我,给了我第二次生命。亲朋好友、邻居都亲眼见证了大法的殊胜。

以前身体有病,干点什么都费劲,现在炼功身体好了,给丈夫多做点他喜欢吃的。我给他包的猪肉馅的冻饺子、鸡肉馅的饺子、鸡肉馅的馄饨冻好,他什么时候想吃,我什么时候给他煮。我对丈夫说:以前我身体不好,好吃的都叫我自己吃了,现在我学大法身体没病了,这些营养我不需要了,你吃吧,他吃剩的不吃了我再吃。

我每天除了学法、炼功,其他什么也不想,感到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特别高兴。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