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除中共诬陷宣传的经历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三月二十日】一九九八年六月底得法修炼后,我发生了很大的变化,真如师父在《转法轮》中所说,变的“象另外一个人一样”,人生观、世界观都发生转变了,知道应该怎么样去做人了。我不再抱怨命运对自己不公,不再委屈,知道真、善、忍才是衡量好坏人的标准,整天乐呵呵的,活得很充实。那时还上班,学法炼功却很精進,一有机会就跟老学员去农村洪法。

和很多同修一样,修炼是多年来所经历的,曲曲折折。其中,在高压迫害面前也曾出现过迷失,至今回忆起来真是终生的遗憾!幸运的是在伟大的师尊与大法的感召下,我很快在法中归正,并一直平稳的走在助师正法的路上。

我牢记师尊的法:“讲真相救度众生,旧势力是不敢反对的”[1]。无论做任何事情都把修炼、证实法放在第一位。我坚信我是助师正法的大法徒,谁也动不了我。这些年都是面对面讲真相、发神韵光盘等。我的体会是只要学好法,在讲真相中越讲越顺,基本没有怕心,也真象师父说的那样“没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2],处处都能体现出大法的威力。

这里,仅就两年前,自己如何去掉怕心,清除中共对大法的诬陷宣传一事,和同修進行交流。

两年前,我市新换了一个公安局局长。想必他是想通过加大对大法的迫害来为捞取往上爬的政治资本,于是一时间市内到处贴上了邪恶小报,大街小巷挂了很多邪恶横幅。

我们大法弟子是宇宙的保卫者,不能让这些邪恶的东西在这毒害众生,阻碍众生得救。必须尽快清除。于是我开始行动。那些天,我随身带着一把小铲刀,看到墙上的邪恶小报就动手清除。有的小区除了一遍又一遍,最多在一地清除过四次。小铲刀磨的都象开了刃的刀。

有一天正在家做着家务,“除恶只当把尘拂”[3]这句法出现在脑中。是啊,“大法徒 上九霄 主掌天地正人道”[4],应该是邪恶怕我们,而不是我们怕它们。这天晚上我又出去了。这片小区有几栋楼,每栋楼还都有门卫,并且那些小报就贴在门卫房间的窗边的墙上。门卫房间都亮着灯。我就背着法“万古艰辛只为这一回”[3]开始行动。走近一个门卫房间,看他在小床上躺着,我把小报扯下来,那人连动也没动一下。我来到另一个门卫房间前,发现里边的人正在低头对着本子唱歌,这样我撕小报的声音他更听不到。往第三个门卫处走,老远就看到那个值班的是个女的,她象个雕像似的直挺挺的坐在那里想着什么心事,我将那邪恶小报撕下走了,回头看她还直直的坐在那儿被定住了一样。

那晚的除恶如此顺利,我切身的体会到了,我只是在动动腿脚而已,一切都是师父做的啊!

还有一天,我去买米,跟一个脑血栓病人讲真相,他说你还说呢,你看那边挂着什么?我不为所动,继续和他讲真相。他担心的说:大妹子,别说了,居委会的人在那门口站着呢,你快走吧。我就顺他指示的方向去找那邪恶条幅。发现在垃圾箱旁边贴了小报,路边有邪恶横幅。白天人多,我也没带清除工具。晚上一个同修大姐和我一起去清除。路上,发现公园边上还有两条,还对着公安的亭子。我俩一口气清除了五条邪恶横幅。可发现有一条路上一连挂了五条,还挺高。想想那就只能用火烧了。我请大姐先回家,明天晚上记着发正念,我找几个同修把这些都清理掉。

在回家的路上我想:同修都很忙,不要牵扯他们精力了,我自己想办法除掉它们吧。到家正好十二点,我发完正念,学了一讲法,两点了。找了一根长棍,在头上绑上一支蜡烛,就又出去了。到了那里,点上小蜡烛,把那五条邪恶条幅逐个烧掉了。回来正好到了炼功时间,一宿没睡。

只要同修发现哪里有邪恶条幅,我都配合去清理。有同修说你真行,五十多岁的人,有些男同修也做不到。

修炼前我是很胆小的,晚上不敢出门,平时自己说话声音不大,谁在我旁边大声说话都能吓我一跳。现在真是不一样了,象变了个人。不管白天黑夜,不管多远的路程,骑上自行车就走。因为我是大法一粒子,我的生命是师父给延续的,一切改变都是在法中得到的。宇宙的一切都是大法造就的,哪还有什么能制约大法粒子呢?

不妥之处请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波士顿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后的执著〉
[3]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只为这一回〉
[4]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预〉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