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胆胆突突发资料到坦然面对面讲真相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三月四日】修炼大法后,我从一个百病缠身,手无缚鸡之力的糟老太太,变成了一个走路生风,象年轻人一样充满活力的老顽童;从无人能想象的家庭巨难中走过来,到现在有了一个无拘无束的安静修炼环境;从一开始发资料时胆胆突突,见人吓的就跑,到现在能坦坦荡荡的面对面赠送资料讲真相,我终于走出了一条自己的修炼路。

从怕中走出来,堂堂正正讲真相救人

我到偏远的农村去发放真相资料,刚开始怕心很重,有点风吹草动就吓得不行。记得有一次,我正胆胆突突的挨家挨户的挂着资料,突然看见一个人向我这边跑来,我拔脚就跑,他就在后面追,我快跑他也快跑,把我吓得够呛,跑着跑着,我忽然想,我跑什么呀,怕他什么啊?我停下来,回过头去问他要干什么?他说:“我看见你挨家挂,不知道挂的啥,想跟你要一份。你能不能给我一份啊?”原来是要资料的,还把我吓得这样,现在想来真是好笑。

后来,我开始面对面的发放真相资料了。刚开始,也是壮着胆讲。记得有一次,迎面走过来一个男子,我递给他一本真相挂历,他拿在手里看了看,我的心都提到嗓子眼了,忽然他说:“你还有吗?再给我两份。”我的心一下落下来了,高兴的说:“我是壮着胆给你的,没想到你这么喜欢。”他笑了,我也笑了。

当然也有不接受的,什么样的人都会遇到:有说三道四的,有喊着要举报的,对他们都需要我们用修炼人的心态去对待,不急不躁,慈悲的去对待。记得有一次我到乡下去送神韵光盘,挨家挨户送,一下送到了一个派出所警察手里。他拿着光盘说:“正听人说来了一个挨家挨户送法轮功资料的,我还正愁找不着你呢,这下好,送到我门上了。你知道我是干什么的吗?”我说,“不管你是哪的,我是一个修炼人,是来让大家保平安的,派出所的警察不都是保护这一方百姓平安的吗,那这一方百姓都保平安了,你不也是有福份的吗。”听完我讲的,他说:“行了,你走吧。”就这样我平安的离开了。

当然也有讲不通的,每一次遇到讲不通的人,回来后我就会认真的查找自己,查找自己还有哪些问题,还有什么没修好的地方,为什么就没能讲通,为什么没能把人救下来,还是自己哪地方卡住了?再认真学法,用法来对照自己还有哪些地方做的不够,赶紧提高自己的心性,再出去救人。

就这样,每天走在救人的路上,越来越顺畅,越来越坦然。现在,我可以很自如的面对面去发放资料了,无论是老人、孩子,还是工地上的建筑工人、路旁的农工,还是田里正在干活的农民,我都会送上一份真相、一本《九评共产党》、一张神韵或是其它真相光碟。

遇到不识字的老人,我会送给她一个漂亮的真相图片,一个精美的护身符,并告诉她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遇到孩子,我会送给他一个《悠游字在》的动画片或《小太妹今昔》的动画片,告诉他们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孩子们都会高兴的说“谢谢”。一次,在一个大雪天里,我给一个孩子做了三退,他高兴的在雪地上打起滚来,一边打滚一边高兴的喊着:“太高兴了!太高兴了!”还有一次我给一个孩子三退后,他在我面前又蹦又跳的围着我转圈,嘴里喊着:“我中彩了,我中彩了!正好我今天过生日,太好了!”

在工地上也是,有的工人接过《九评》就马上看起来,有的工人接过资料说:“还有别的什么资料下回再多给我们带些。”

当然也有不敢接受的。一次在一个工地上发《九评共产党》,一个工人接过一看,说:“你怎么发这个,胆子太大了。”我说“你好好看看吧,你看看上面写的什么,一份对中国共产党的判决书,谁敢给它下判决书呀,除非神,难道不是吗?这是神给它下的判决书。”他不吱声了,也低头看了起来。

就这样,在不断的面对面的发放资料中,我的怕心越来越小,终于可以坦坦荡荡的去救度众生了。

大法使我从百病缠身、痛不欲生中走过来

修炼前,我的身体从头到脚、从里到外没一个好地方:头疼、神经官能症、高血压、眩晕症、肩周炎、骨质增生、腰肌劳损、腰椎间盘突出、痔疮、心脏病、风湿病、关节炎、肝炎、肺炎、肾炎、胆囊炎、附件炎、尿道炎,咽炎、鼻炎、牙周炎,连脚气都没躲过。着点凉风浑身就起梅花疹,碰到点凉水手就会肿,说晕倒就晕倒了,有时眼睛突然什么也看不见了,耳朵也听不见了,心脏病一发作连一张纸都拿不起来。

那时真是,受尽了煎熬,生不如死,每天不是住院就是打针、吃药,家里的收入几乎都用来治病,却也总不见好。自己痛苦不说,也给家人带来无尽的烦恼,年纪还不算大的我却像个七、八十岁老太太。真是苦不堪言。

一九九四年喜得大法,那时的我只知道炼功能祛病健身,就跟着炼吧。没想到所有的疾病一扫而光,简直是脱胎换骨,整个换了一个人,走路生风,走多远也不累,脸色也红润了,人也年轻了,整天高高兴兴,真象个逍遥自在的老顽童。

大法终于使我从百病缠身、痛不欲生中走了出来。

正当我还沉浸在康乐无比的幸福之中时,邪恶的迫害开始了,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之后,我先后经历了非法关押、拘留、劳教、关洗脑班、关精神病院、勒索钱财等残酷迫害,邪恶的目地就是强制我放弃我对大法的信仰。丈夫听信了邪恶的诽谤,政法委恶徒威胁勒令他监视我,不准進京、不准外出、不准与同修接触。他去上班就把我反锁在屋里,下班回来,对我说打就打,说骂就骂,有时借着酒疯对我拳打脚踢,大打出手,甚至用皮带抽我,打得我遍体鳞伤、鼻青脸肿;有时拿菜汤往我头上倒。直到有一次七天七夜睡不了觉,精神出了问题。

丈夫还不肯罢休,有一次竟然拿着刀要杀我,我没有惧怕,注视着他,僵持了好久,他把刀扔在了地上,却把窗户打开,让我从楼上跳下去自杀。他逼我离婚,逼我去死,我都无动于衷。我告诉他,师父讲大法弟子自杀是有罪的,离婚也是不可以的,因为婚姻是神规范的。后来我才知道,原来丈夫在外面早就有了外遇,所以想方设法的想逼我离婚。

有一次,他把那个女人领回家来。那个女人喝得醉醺醺的,见了我就给我跪下求我,让我把丈夫让给她。看着这个被情左右的已不顾一切的女人,我没有一丝的怨恨,只是感觉她好可怜,不知道人生的真正意义,不知道自己的所为带给自己的是什么。我心平气和的告诉她你不要这样做,我也不会离婚,我得对这个家庭负责,对孩子负责,对自己负责,从大的方面说,得对这个社会负责。你也得为你自己负责,一旦做错会毁了你自己,会遭天惩的。我给她讲做人的道理,讲大法的真相。最后她向我道歉,说对不起我,一直到深夜,她还不舍得离去,最后我劝她,赶紧回到你自己的家吧,回家好好过日子去吧。夜很深了,最后我让丈夫把她送回了家。

就这样,丈夫不再干涉我了,我终于可以自由自在的去做我想做的,去救度众生了。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