牤牛河畔的怀念

黑龙江五常市好人张延超的故事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三月二十二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十二年前的三月二十八日,对黄旗村的乡亲们来说,是一个悲愤又哀伤的日子,大伙心目中最好的人——法轮大法弟子张延超,被警察绑架,再也没有回来。

在二零零二年的那个春寒料峭、乍暖还寒的季节,黑龙江五常市拉林镇西黄旗村的青年张延超永久地离开了生他、养他的黑土地,离开了想他、念他的乡亲们。多少年来,乡亲们一直不能接受张延超被杀害的事实,难道就因为张延超要做好人?难道就因为他对所有的乡亲们真心实意的好?这,还有天理吗?

张延超
张延超

从张延超被迫害致死,至今年十二年来,西黄旗村的乡亲们还在不断的谈起张延超,大伙对张延超的评价都出奇的一致:“张延超是个大好人,没谁能和他比,是咱屯子最好的人哪!”

往事历历在目,一切起源于一九九七年的那个冬天。

得法后的巨变

一九九七年末,张延超到哈尔滨市打工,遇到一位南方小伙子。这个南方人每天抽空都在看一本书。一天,南方人向张延超推荐这本书,希望他也能好好看看。张延超接过书一看,封皮上“转法轮”三个字竟然在他眼前闪闪发光,立即让他产生了一种看到久别的亲人和相见恨晚的感觉,他认定这是一本非同寻常的好书,一定要好好看看。

那天,他什么都没干,一口气看完了《转法轮》。张延超明白了,《转法轮》是一本教人修炼“真善忍”、返本归真的宝书。从此他再也离不开《转法轮》了。

张延超修炼法轮大法不久,身体产生了强烈的反应,那天,他无数次的跑茅厕,腹泻得他都脱相了。但是张延超明白,这是大法师父管他了,在给他清理身体,是修炼过程中的一个状态。他每天该干啥还干啥。但是乡亲们可吓坏了,送吃的,送药的,把车开到家门口要送他去医院的,连说带劝的……但张延超不为所动。

两天后,仅仅两天后,一个精神饱满、面色红润、丰腴、生气勃勃的张延超出现在乡亲们面前。大家都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了:前天还是形容枯槁、面色灰暗的人,今天就换了一个人哪!一个“瘦的那样了”的人,竟然只隔两天,就恢复到最佳状态,简直不可思议。邻居大叔说:“人长肉也不能说长就长啊?也得个功夫哇!这也太快了!法轮功太神奇了,真是不服不行!”

张延超领略了“无病一身轻”的美妙感受。同时,他的一言一行,也越发的让人挑大拇指,让乡亲们看到,修炼大法的人就是不一样。

一个人被另一个人称为“好人”,那不出奇,可是几十人、甚至几百人都称之为“好人”,那就难之又难了。而张延超,就是被几百人称为“好人”的人。

种白菜的故事

一九九九年春,大旱之年。张延超种的大豆和乡亲们的一样,干旱的都没有出苗。他和乡亲们一起开始“浇地保苗”。张延超家有一辆车,他就开车帮大伙拉水浇地。地多车少,跟着他身后央求帮忙给拉水保苗的人一个接一个。而央求拉水的人家,有给钱的,也有不少不给钱的。可张延超没有任何怨言,每天起早贪黑,乐乐呵呵的为大家奔忙着。

当最后一家的地浇完了,按农时规定的最后“浇地保苗”时间也结束了,大家总算该歇口气了。这时,人们蓦然发现,天天为大家拉水浇地的张延超,他自己的大豆地竟然一滴水也没浇上!一片充满希望的黑土地,沦为了令人沮丧的撂荒地。

面对着乡亲们歉疚的神情、抚慰的话语,张延超祥和说:“没事儿!再种别的呗!”话虽如此,种高产且经济收入高的大秋作物是肯定不行了,只能种生长期短的秋菜了。张延超把大豆地改种了大白菜。在农家看来,种蔬菜的收入无法和经济作物大豆的收入相比,张家的经济损失怕是定型了。

张家的白菜很快就出齐了苗,菜苗很壮。乡亲们和张延超说,得买点化肥追上了,不然到秋后白菜不抱芯。张延超认可大伙的建议,准备到镇上去购买化肥。可在这期间,有几件事耽搁了他,买化肥这事就被拖后了几天。等他有了时间,想买化肥的时候,天公又不作美,淅淅沥沥的下起雨来。这雨一下就是三天,白菜眼瞅着长,一天一个样。等雨过天晴,绿油油的白菜长得将田垅给封住了,人下不去地了。这个光景,即使是张延超买回了化肥,也上不到地里去了。

面对这种情况,妻子就埋怨起张延超来了。张延超对妻子说:“一切顺其自然吧,种在地上,收在天上。”但妻子的担心也是正常的,如果因为没上化肥而导致白菜没抱芯,那半垧多地的白菜卖给谁去?到时候非烂地里不可。

日子一天天过去,没上化肥的白菜长势喜人,不仅个头大,而且都抱了芯。到秋后,棵棵菜还都是满芯,每棵菜的分量都不轻。因为张延超种的大白菜没上化肥,吃起来口感好,生吃还有甜味,做熟了以后,软而不烂。全村的乡亲都买张延超的大白菜作冬储菜、渍酸菜。当然,白菜的质量好,自然也就能够卖上价。最后一算帐,收成胜过了种大豆。

这个皆大欢喜的结果,真是让人始料不及。大伙都理解不了:这个看上去“事事不顺,步步是坎”的张延超,怎么阴差阳错的变成了老天爷的宠儿了呢?张延超的舅母快人快语,给出的答案最能服众:“善恶有报,好人有好报,我们延超学大法,做好人,有十个人,连影子都得说他好,这样的人就应该得好报!”

全村的人通过张延超的故事,对法轮大法又有了一个看得见、摸得着的认识。

种西瓜的故事

张延超种西瓜,在当地的名声是很响亮的。他的好名声是用他的真诚和善良建立起来的。

如何种好西瓜,对于一个常年生活在农村的农民来讲,不是什么高难的技术,也没有什么绝密的高招,区别之处就是心态。用什么样的心态去种西瓜最重要,质量好坏,好吃与否,区别就在于此。一般瓜农种西瓜,为了高产、快熟,都用化肥催,这样的西瓜口感平平,且不能久存,易腐烂。但这种方式种西瓜省心、省事儿,人力物力投入也少,所以绝大多数瓜农都采用这种种植方式。

学了大法后,张延超把做好人与种好西瓜紧紧的联系起来。第一点就是,他恢复传统的种植方法,决定不用化肥,而是采用农家肥。他到各家去收购鸡粪,及其它有机肥料,上到地里做底肥。肥源的改变,使张延超加大了生产成本,财力、物力、人力都增加了,让亲戚、朋友都替他喊“不值得”、“自找苦吃”、“多此一举”。

张延超坦然面对,一笑了之,不为所动。他按照自己的原则每天辛勤的耕耘着,忙碌着。

一分耕耘,一分收获。张延超迎来了收获的季节。西瓜一上市,张家的西瓜立即热销起来,人们的评价是:甜味正,沙口好,个大,皮薄,能长期存放。多少年没人种这样的西瓜了,乡亲们大快朵颐。

消息很快传开。离张延超的家乡几十里地,有一个军用飞机场得着这个消息后,派军车每隔一天来买一车,每拉一趟都是上千斤。真是好东西不愁卖呀!

好心种好瓜,好瓜卖好钱。乡亲们这回看的更明白了:张延超种西瓜,那就是好心得好报!

撕假钞的故事

丰收的西瓜伴随着张延超来到哈尔滨市区。一车西瓜很顺畅的卖光了。傍晚清点钞票的时候,他发现了仿真度很高的三、四百元假钞。张延超当场就撕这些假钞。有些“好心人”就劝他:“别撕,这钱挺象的,能花出去!”张延超平静的对他们说:“我是修大法的人。别人害我,我不能害别人。”说着,近四百元假钞,化做了纸屑,飞入了垃圾箱中。

周围的人中,有人说他太傻了。但是更多的人对此印象深刻:修大法的人,确实与众不同!

“咱家的车”的故事

张延超家有辆机动车,这是全村大人小孩都知道的,有些小伙子亲切的把这辆车叫做“咱家的车”。这是因为,全村人谁有事儿要用张延超家的车,他都乐呵呵的满足大伙的要求,谁求都好使。在这个事儿上,实在亲戚们也说张延超有点“傻”。

每到果菜成熟的季节,一些家中无车的乡邻就请张延超把自己家的农产品装他车上,捎到集市去卖,傍晚他还得负责把人接回来,而这一切基本都是无偿的。这样的事是随时发生的,做了多少,连张延超自己也说不清。

有时还会出现这样的事。一次,一个邻居请张延超给捎几十袋化肥。回来时邻居有点事没能跟回来。化肥拉到家了,张延超又当起了装卸工,几十袋化肥他给扛到屋里,累得他大汗淋漓,连那双刚上脚的泡沫塑料凉鞋都拧歪碎了。邻居千恩万谢,而张延超连他家的水都不曾喝一口。

舍命救人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发动了迫害法轮功的运动,喉舌媒体的造谣、诬蔑铺天盖地而来,毒害着中华大地。

二零零零年初冬,张延超去北京上访,反映自己修炼法轮大法身心受益的实际情况,在北京被警察绑架。当时拉林分局、镇政法委恶警崔二得到消息后,对张延超的岳母说:“你姑爷走的是反革命道路,我们去北京接人,你家得拿路费。”结果,生活极其困难的岳父家,被崔二敲诈了两百元钱。张延超被从北京抓回来后,被关到五常杏花山第二看守所。岳父家托人找关系,卖了一头老牛,又被恶警敲诈了一千元钱,才把张延超接回。

从北京回来后,张延超开始了讲真相、救众生的修炼历程。二零零二年一月的一个晚上。张延超与另一位大法弟子,冒着零下三十度的低温,到附近的村里去派发法轮功真相资料。刚到罗家窝堡屯,就碰到一个喝的醉醺醺的人,由于他乱喊乱叫,屯子里一群不明真相的村民冲出来后,将张延超毒打一顿,耳朵上还被砍了一刀。张延超手捂着流血的伤口,大声喊:“我是好人!”说着掏出真相资料给村民们看,并详细的告诉村民法轮功被迫害的真实情况。村民在明白真相后,拿着张延超送给他们的真相资料,羞愧的纷纷离去。

受伤的张延超回到家后,鲜血已湿透了棉衣。岳母劝他消停点吧,他却说:大法弟子的使命就应该证实大法、救度众生,否则就不配做大法弟子。忍着伤痛,他又到地窖里印制真相资料。

好人蒙难

就是这样一位一生都为乡亲们真诚付出,不求回报的好人,却因为修炼法轮大法,而被邪党恶警无端的绑架,并酷刑迫害致死。

二零零二年三月二十八日上午,五常市红旗乡派出所恶警贾继伟一伙,在后黄旗附近绑架了张延超,将张延超卖掉自家金蛙牌三轮农用车的二千八百多元钱抢去(至今未归还),遭到张延超的痛斥。贾继伟恼羞成怒,叫嚣:“打死你这个大法弟子,你都没地方叫屈,你还敢跟我们斗。”

在红旗派出所,张延超遭到贾继伟等多人毒打。恶警们除领取拳打脚踢外,还用白塑料管子(俗称小白龙)毒打张延超,此种刑具能使人立即七窍出血,但却看不出外伤。恶警们行凶后,将伤痕累累的张延超,劫持到五常市公安局第二看守所。当时第二看守所经常打大法弟子的恶警刘某,看到张延超被打得如此严重,吃惊的说:“哎呀好啊!这红旗的贾继伟比咱们还狠!”说完这话,这个人渣又伙同其他恶警又对张延超拳打脚踢、电棍电,疯狂行凶一个多小时,直到他们打累了才罢手。

当日下午,红旗派出所的恶警又将张延超押往五常市监狱。张延超在那里又遭到五常市公安局恶警陈树森、战志刚、五常市“610”恶徒黄占山、朱宪福、付秀春等一伙的暴力摧残。

第四天,三月三十一日,经历了三轮酷刑摧残,已是遍体鳞伤、左腿被打断的张延超,被拖上囚车押往哈尔滨市公安局七处。

四月一日,在哈尔滨公安七处一个不为人知、私设四十多种刑具的刑房里,恶警们对什么也不说的张延超,進行了惨绝人寰的酷刑的折磨:上大挂、老虎凳、小白龙打、电击……仅仅一天一夜的时间,张延超就被折磨得奄奄一息。

四月六日,恶徒们将张延超遗体转移到哈尔滨市公安局看守所(俗称鸭子圈)非正常死亡解剖室。

张延超实际死亡日期至今不明。据五常市“610”恶徒付秀春事后曾向人透露:“张延超在哈尔滨公安局七处,不到两天就被打死了。”

强行火化

自从张延超被送往哈尔滨后,家人就断了他的音信,他的妻子关英华四处打听,不幸也被恶警绑架,被劫持到恶名昭著的万家劳教所迫害了两年。她从二零零四年一月十七日出狱后,流离失所至今。

二零零二年四月二十七日晚,五常市公安局拉林公安分局突然通知张延超的家人说张延超由于绝食而死,要家人立即前去认尸火化。四月二十八日、二十九日,张延超的两个弟弟和叔叔、婶婶在哈尔滨公安局等了两天,都没见到张延超的遗体,只见到三番五次要他们在火化书上签字的人。亲人们当然不签字。

四月三十日,在家人和闻讯赶来的乡亲们的强烈要求下,才勉强同意看尸体。条件是:只准家人前往,看到尸体后就必须签字,否则后果自负。

张延超的家属被带到哈尔滨市公安局看守所,随后赶来的乡亲被严密监控在外面。迎接家属的是六十多名荷枪实弹的警察,据是当天从哈尔滨市道里区和动力区公安分局临时调来的。

张延超的家人被二十多个警察带到一间阴森恐怖的房间里,昏暗的灯光下,他们看到房间里有几十个尸体,分别装在有玻璃窗的箱子里。亲人们看到了:在冰冷的水泥地上,张延超的遗体惨不忍睹,遍体鳞伤,一只眼睛没了,张着嘴,牙齿残缺不全,下巴被打碎,一条腿被打断。现场的人说,这个人已被送来二十一天了。

面对亲人的惨死,悲痛欲绝的家人坚决拒绝在火化书上签字。哈尔滨市公安局七处的恶警们立即威胁道:如不配合要闹事的话,就当反革命抓起来。恶警一再咬定张延超是因绝食而死,并当着家人的面,从张延超被解剖的遗体,掏出血淋淋的内脏让家人看,亲属们都吓呆了。

在恶警们的威逼下,没了主见的张延超的二叔哆哆嗦嗦的在火化书上签了字。此时,恶警对吓呆了的家人露出伪善的笑容,说:你们配合得很好,火化的一切费用和车费我们全包了。

这一幕,亲人们永远不能忘记。当时在场的有:拉林公安分局范立伟、红旗乡政府干部贾从、五常市公安局恶警战志刚、红旗乡西黄旗大队邪党支书,这些人都目睹了这悲惨的一幕,这些人也是这场暴行的参与者和知情人。

同时,这也是令亲人们至今疑惑的一幕:一个被打死二十多天的人,为什么官方非要给他开膛破肚?解剖了二十多天的人,为什么还鲜血淋漓?

好人的葬礼

当时,张延超的妻子被绑架关押,他的女儿有家不能回,当张延超的其他亲人捧着他的骨灰回西黄旗村时,乡亲们家家都去人参加张延超的葬礼。一位老人患有严重的气管炎、哮喘,走不动也走不快,别人都到墓地了,老人才走了一半的路程,有人劝老人就不要去了,老人说:“这样难得的好人,我要不去送送他,我会良心过不去的!”

全村人扶老携幼,有近两百人参加了张延超的葬礼。望着小小的骨灰盒,人们不敢相信,二十几天前,还是笑容可掬,生龙活虎的年轻人,全村人都喜欢和信赖的好人,竟这样不明不白的悲惨的离开了人世,离开了生他养他的西黄旗村。此情此景,上至八、九十岁的老人,下至五、六岁的孩子,再也按捺不住心中的悲愤,所有参加葬礼的人,无不嚎啕痛哭。

奔腾的牤牛河在咆哮,蜿蜒的拉林河在哭泣。乡亲们的哭声惊天动地。据悉,十几里外的村屯都听到了西黄旗村人的痛哭声,这悲愤的哭声是向苍天的控诉。

张延超具体蒙难的日子至今未明。他是在二零零二年三月二十八日被绑架的,从那天起,亲人们就再也见不到他了。每年的三月二十八日,成了西黄旗村的乡亲们祭奠张延超的日子。乡亲们至今也不明白:一个这么好的人,为什么竟被警察这样活活打死?难道做好人还有罪?延超啊!你死的冤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