痛定思痛

——浅悟涿州、北京、涞水225群体绑架事件的深层原因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三月二十五日】当我坐在桌前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感到自己的心在一把一把的往外揪,不知道是什么滋味。一次一次的教训,一篇一篇的文章,十五年,我们曾经有多少次被群体绑架,有多少协调人被判重刑,又有多少协调人被迫害致死,这血的教训、生命的教训难道还不能让我们清醒吗?

我不想指责协调人,也不想指责被迫害的同修,我也没有资格指责他们,我也本不想写这篇文章,我只想通过这件事情悟明白自己需要悟明白的那一层法,认真审视自己在这几年和相关同修配合的过程中,自己对同修是否做到了问心无愧。可同修说这是我的责任,要我一定要写一篇文章,和同修们交流交流,好让同修们有个借鉴,不要再犯同样的错误。

写什么呢?《浅谈石家庄1115绑架事件的背后原因》一文已经写的很尖锐了,《“2.25”再次发生 我们的损失和教训》也已经谈过了,我还写什么呢?要写就要悟一悟这件事情发生的深层原因,就要涉及到协调人的问题,他们已在难中,我真不忍心再说他们什么,无论他们存在多少问题,现在我们只能正念加持他们,可不说协调人存在的问题又说不清问题的实质,这就是我为什么不想写这篇文章的原因。

二月二十五日、二十六日涿州、北京、涞水多名同修被绑架,基本上都和涿州两个协调人有联系,每个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都被非法抄家,电脑、打印机、光盘、资金被洗劫。在正法到了最后的最后,继石家庄群体绑架事件后,这样的事件再次发生,这一定与涿州、北京、涞水三地大法弟子整体修炼的状态有关,尤其是和涿州大法弟子整体修炼状态有关。痛定思痛,我们是否大家每个人都应该无条件的向内找,找一找自己还有那些没有无条件同化法的观念和行为,尽快在法中归正自己。就在出事的前几天,我曾经问过一个这次被绑架的协调人,我说问你一个问题,“你修炼这么多年,法改变了你什么?如性格、观念、脾气、习惯,你随便说。”她说师父讲法这样讲过吗?师父没有讲过的就不要说。我不知道是我不该这样问还是她没有用法改变自己。我也不知道我们每个同修是不是都应该认认真真的想一想这个问题?我更不知道我们修炼这么多年,如果不知道法改变了自己什么,那我们在修什么?我们是否应该问一问自己?而且我问过几个同修,大多数同修回答不上来。如果这个问题我们不能很明确的回答,那么这次的群体绑架事件的发生的深层原因就应该能找到了。

一、不能够在法上认识法,而是用人的观念在认识法,用实证科学的思维认识法,甚至是用党文化的观念在认识法。用党文化的观念认识整体,不能够站在法上认识整体,不知道什么叫大道无形有整体。明慧上一篇文章《无条件同化法是形成整体的关键》,我们都无条件同化法了,我们的心没有间隔了,我们的心连在一起了,我们的整体自然就形成了,我想这是不是就叫“大道无形有整体”。

而我们有相当大一部份同修都想要形成一个有形的整体,都想有什么领导,有什么领头的,有什么总协调人。谁要想当领导,想当什么领头的,想当什么总协调人,就有人给提供资金,提供场所,提供市场,提供条件。这是不是客观上就造成了那些长期当官的瘾不去,强烈的管人执着心不去,不认真学法,不实修,对共产党的仇恨心不去,总想干什么“大事“的人能有市场,这件事情是不是我们的人心促成的。是不是我们的人心把他们推進去了。

二、协调人应该协调什么,应该做什么。在二零零七年我就问过这个所谓搞全国协调的人,你们搞全国协调,什么全国协调人,什么各省协调人,各县协调人,到底协调什么?她说了半天我也没听明白,我也确实不明白到底应该协调什么?但那时我也没有觉的他们这么做有什么不对。开法会领导要先讲话,然后大家发言,最后领导总结,成立什么中心学法小组,各片协调人要定期汇报情况,协调人要做指示,三退名单协调人要过目,工作中也许需要这样分工配合,但修炼中没有这个。可因为我们的人心,促使那些想当官、想当领导、想管人、不学法、不实修、在大法中混事干的人假助师正法之名,行过官瘾欲望之实,总想要轰轰烈烈的干什么“大事“,四处游走、八方串联,什么“立足涿州、协调全国”。

二零零七年他们搞所谓的全国协调,在全国被绑架一百八十多人,仅涿州就被绑架近二十人,劳教的劳教、判刑的判刑,沉痛教训。可是二零零七年的悲剧在七年后的二零一四年再次重演。

当同修告诉协调人他已被公安跟踪,某同修被绑架是因他被跟踪所致,他却认为是因为他们正念不足被绑架,跟他没关系,继续在各资料点游走,致使和他有联系的资料点全部被抄。跟着他干“大事”的同修几乎全部被绑架。

三、强烈执着正法结束时间的心,薄煕来被判刑了,李东生被抓了,周永康也被抓了,邪恶蹦跶不了几天了,正法马上结束了,邪恶不敢动我们了,我们可以轰轰烈烈的干“大事”了,手机随便打,资料点随便去。

我们执着正法结束多少年了,从二零零二年的执着“十六大”到二零零三年的“非典”,从二零零八年的执着奥运会到二零一一年的江鬼死,从执着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二十一日的世界末日到“王薄事件”到温家宝说要给法轮功平反,从二零一三年李东生被抓到周永康被抓。今天盼明天,明天盼后天,今年盼明年,明年盼后年,一盼盼了十五年,我们还在盼。师父心里急呀!急什么?急我们人心不去,急我们不能在法上认识法,急我们不能无条件同化法,急我们抱着人的这层壳不去。急我们千百年来骨子里形成的人的理不放。我们也急呀?急什么?急正法快点结束,急邪党快点解体。

四、误把做事当精進,这么多年来一说精進实修,就认为赶快做事, 把轰轰烈烈的做“大事”当成了勇猛精進。我觉的这是修炼的一个误区,勇猛精進是勇猛精進的去我们的人心、去我们的执着心,用神的状态证实大法、救度众生。

不知道我悟的对不对,也不知道同修们能不能看明白,我的愿望是希望大陆同修能接受“二•二五”群体绑架事件的教训,赶快用法归正自己脚下的路,无条件同化法。不要让旧势力安排的文革式的对大法弟子的发难在大陆上演,不要让旧势力逼着师父放弃我们每一个同修。

有不符合法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