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弟子:用自身经历给同学讲清真相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三月二十七日】我自儿时就跟父母修炼。在浩荡佛恩中,我已成长为一名青年大法弟子。回首过去十几年的修炼之路,由衷的感恩师尊的呵护,也为自己能得法、溶于法中而深感无比幸运和幸福。

我是合格的大法小弟子

一九九九年之后,由于父母不放弃修炼大法,警察随意上门骚扰成了家常便饭。因为年纪小,眼看着警察与坏人从家中抓走了父母而无能为力。每当看到同学和小朋友有父母嘘寒问暖,心中也只能羡慕而已。好在我从未真正觉得自己苦,因为我知道大法正,师父好,父母听师父的话做好人没错。

对我的这种表现,亲友不理解,就说我“懂事晚”。我在各个方面都努力按大法的要求去做,做好大法小弟子的本份的事。父母被迫害非法关押时,我一直吃“百家饭”,在父母的亲友家轮流小住。我无论走到哪里都主动帮着大人做自己力所能及的事,尽量不给住家亲友添麻烦。

印象很深的是一年冬天,我住在一位阿姨家,晚上与阿姨盖一床被子。后半夜阿姨睡熟了,就下意识的把被子扯过去一些。我被冻醒了,醒来后就把自己的衣服盖在身上,怕弄醒阿姨,不去扯被子。因为师父教我们要“无私无我,先他后我”[1]。

几年后,父母相继回家了。可还没过几年安稳日子,母亲又被非法劳教了。当时正值我要中考,也因为大了一些,所以这次内心是实实在在的承受着母亲受诬陷的痛苦。正在这种煎熬时刻,师父把一位大法弟子派来了。她和我交流:虽然我们是在受迫害,但我们要利用这种形式反迫害,让大家都知道大法是好的,大法弟子是没错的。

用自身经历给同学讲清真相

我就开始利用一切机会给同学和老师讲真相。给同学讲的时候我说:“有一个小女孩中午放学回家,一推家门,门就开了。一看,客厅里坐了一屋警察。他的父亲坐在中间的沙发上告诉她:“孩子,中午你自己做饭吃吧……”然后我就告诉同学“那个小女孩就是我。”每每说到这里,同学们都会瞪大眼睛问我:“为什么?”

我就给同学们讲我家的故事:我母亲以前是一个几乎是被医院判了死刑的人,有严重心脏病、肠、胃、肩周等身体各处都有毛病,长期去医院看却看不好,越来越厉害,上班上不了,家庭也顾不上。父亲也有胆囊炎、骨质增生等疾病,但必须得打好几份工才能维持这个家。每天拖着疲劳的身体回到家,还要照顾母亲和年幼多病的我,整个家庭十分艰难。为了祛病健身,父、母亲炼了法轮功。自从炼功以后,我们全家获得了重生。身心健康,家庭和睦,让亲友和邻里羡慕不已。很多亲朋从我们家的变化了解了法轮功,即法轮大法,有的也开始炼了法轮功。

修炼人大家都在按照“真、善、忍”严格要求自己,以诚待人,做事先为他人着想,遇到矛盾不与人争,退一步海阔天空嘛。在中共统治下原本污浊的社会风气,也因为有了这些自觉要求道德回升的好人,而开始一点点的变得纯净。人们真的通过大法弟子的行为看到了社会的希望。

而这么好的功法、这么好的好人,却因与中共的马列信仰“假、恶、暴”相对立而无端被镇压。我们家多年被无故骚扰,警察抄家都象土匪抢劫一样,值钱的财物全部抢走,并且不留任何收据。中共的警察们在执法犯法。

我还告诉同学,谎言不能蒙骗所有的人,如今,大法洪传全世界,《转法轮》被翻译成几十种语言,所谓“天安门自焚”完全是中共自编自导的骗局等等。

说到这里,大家就自觉的都站在我这一边,帮我想办法摆脱这种困境。我明白,是师父在通过这种方式让同学们站在了正义和良知这一边,为自己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在此期间,警察还找过我们学校企图迫害我。班主任找我谈话。她说,警察妄图找我麻烦,但在翻看了我的考试成绩后很震惊,就没再找我。我明白,这是邪不压正。

师父告诉我们,大法弟子在哪里都要做到最好,不是证实自己而是证实大法。当我把这件事讲给同学们听的时候,他们很多都是义愤填膺,觉得警察十分卑鄙,找了大人的麻烦,又来找孩子的事。我在心里谢谢师父,同学们真的明白了。还有一个同学给我写信问道:“在你父母一次次的被非法关押中,你也跟着承受,难道就没有怪过他们吗?”我回道:“在一个物欲横流、人心不古的时代,我的父母为坚持真理,不被眼前的名利所诱惑,甚至把生死都置之度外。我为有这样的父母而感到骄傲和自豪!”那位同学看了我的回信,也由不太理解大法弟子转为对他们肃然起敬。

营救亲人中讲真相救世人

有一次父母同时被恶警绑架关進了洗脑班。谁都知道,中共的洗脑班就是暗无天日的黑牢和魔窟。当时我正在外地读大学。之前父亲被抓母亲还在家,所以营救父亲都是母亲在做。这次两个人都被抓了,我该如何做呢?

同修和我交流,我们都认识到修大法是合法的,父母无罪,不应该被迫害。我们必须营救,特别是,我们要借这个机会给所有有关的人员讲清真相。

于是我就借这件事和大学的老师讲了真相。我说:“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父母就我一个孩子,将近一个月没有他们的消息了,高龄的奶奶去要求见儿子、儿媳一面都没见到,而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又是那么的残酷,是死是活都不知道。我必须回去做我该做的事。老师们都表示理解,也都帮我想办法。这也打开了我在大学讲真相的突破口。遇人就讲父母的被迫害,讲我为什么要回家。大家听后都觉得应该回去,尤其是我们宿舍的同伴们,在了解情况后都催着我赶着我回去营救父母。

我与亲戚联系,他们出于担心我的安全,不想让我参与营救父母的事。我知道这是中共邪党的恶警对他们施加的压力。回家后亲戚告诉我,恶警曾经为了给我父母诬造罪名加重迫害,曾经把亲戚也叫去公安局轮番审讯,一个亲戚甚至被非法审讯了将近十个小时。这种没有人权的恶行也只有在中共恶党统治的大陆才会出现。

我心中明白,师父一直在我的身边,这种无形的力量支持着我坐上了回家的列车。

回到当地后,我就开始到父母双方的单位去要人。因为我是学生,人微言轻。而父母都在单位上班,由单位出面要人更合适,更有效。先到了父亲的单位。在去的路上想,我不认识父亲的上司,但有个熟人在那里,要能碰到他就好了。果然心想事成,到了那里,上楼梯的时候就碰到了这个熟人。我给他简短的讲真相劝三退后,他就告诉我怎么找上司。当我站在父亲上司面前时,他震惊了,赶快帮我打听,然后说我父亲快出来了。我不相信,因为邪党从来都不说真话,问他父亲回家的具体日期,他表示也不清楚。我接着又去了母亲的单位,因为从小与他们接触,所以当我站在母亲单位的院里时,大伙都围了过来。一个阿姨和我说:“孩子不哭。你妈妈又没做杀人放火、偷盗抢劫的坏事,咱不怕!”一个叔叔说,“把你的电话号码告诉我们,咱们及时联系,营救你妈妈。”还有其他的叔叔、阿姨都鼓励我,控诉着邪党的邪恶行径:好好的人,上班路上没有任何理由的就被抓走了,真是没有天理了。可见邪党真的是失民心了。正义善良的人们都不与它在一起行恶了。应了师尊所讲的:“大众都知邪党完 戾暴恶行人人谈”[2]。

见到母亲的上司,我又催他去要人。他说,我知道你母亲是我们这里公认的好职工,工作兢兢业业,从来不偷懒。有荣誉都主动让给别人,利益上也不与别人争抢。道德水准极高。不过对于她被警察抓走,我们也没办法。

我说,在当今的大陆,共产党专制,人心不古。母亲作为一个道德高尚的好人,却被抓到监狱里去受尽折磨。而社会上干坏事的却没人管,即使抓到监狱里了,托关系就能无罪释放。世道不会永远这样的,人不治天治。你看现在天灾人祸这么多,不就是在邪党的灌输下,人们丧失了道德标准,无恶不做得到的报应吗?如今你帮我要母亲,是在帮好人做事,一定会有好报的。作为一个善良的人,也不可能坐视不管,任由坏人当道。将来大法重回中原后,你可以很自豪的与后人说:当年,在迫害很严酷的情况下,我没有助纣为虐,选择了坚守良知,保护了大法弟子,做了自己应该做的。

我说到这里,他拿起电话,向公安局以他的方式要人。我衷心的为他感到高兴,又一个生命选择了美好的未来。

经过与父母上司的几天交谈,还是没有父母出来的消息。我与亲戚商量了一下,决定去洗脑班要求与父母见面。亲戚写了反映情况的信,与我一同来到洗脑班。穿过了一个院子,一直走到尽头才看到非法关押我父母的院子。这种极其隐秘的环境和气氛,让我深刻的感受到邪恶是害怕曝光的。

向看门人说明我们的来意后,他们没有像正常单位一样,让我们進到院子里等他传话,而是继续把我们关在大门外,根本不让看到里面的场景。可见,邪恶才是最害怕让世人知道真相的。所有的罪恶行为都是偷偷摸摸在做的。我想起了从前与父亲去探望被关押在劳教所的母亲时,从外面看劳教所的院子,简直可以和大学媲美,花草树木一应俱全。可这高墙下面掩盖的却是斑斑罪恶。为了让大法弟子放弃信仰,使用一百多种酷刑進行折磨。老虎凳、熬鹰、死人床等等。

一个警察出来了,还是那番说辞,就是不让见,还威胁我要对我如何如何。真是可悲可笑。非法抓捕,非法关押并施以酷刑,面对要求见面的家属,不但不知羞愧,反而转过来威胁,真是流氓也做不到这种境地。转念想到,他们才是最可怜的,在恶党的欺骗中,做了这么多坏事,如果还不醒悟,等到将来大审判来临之时,也是他们接受惩罚之时。修炼人是相信因果报应,天堂地狱的。如果在大审判之前没有彻底悔过,没有将功赎罪,那等待他们的就不只是在人间吃苦了。

回到亲戚家里大家商量,去见不让见,那就直接去要人,因为是他们在执法犯法,我们就是堂堂正正的去要人。人要不出来,决不停止。

坚定了这一念之后,吃晚饭时,亲戚接到公安局警察的电话,让我们马上去接人回家。表面形式是公安手中没有父母所谓“犯罪”的把柄只好放他们,修炼人却知道其实是师父在做。还是那句话:邪不压正。我们大家都归正了,邪恶的因素不攻自破。

在此期间,当地的同修多次找到我和我的亲戚讲真相,希望他们配合我们营救。亲戚明白真相后,在事情看似绝望的时候给予了我们鼓励。大家真的成为一个整体,坚不可破。亲戚也在这期间看到了同修的善良,感慨道:在当今的中国大陆,世风日下,贪腐遍地,人人自保而且为了利益经常落井下石,甚至亲戚之间都勾心斗角,冷漠可怕。只有你们大法弟子,不顾自己的安全,与我们一同度过难关。同修笑笑说,这也是我们师父的伟大,大法的伟大啊!我们的师父就是教导我们心中装着他人,“他的事就是你的事,你的事就是他的事”[3]啊!

如今,我们一家人平稳的往前走,各自做着证实法,讲清真相,救度众生的事。因为我们知道了人类真的会有大淘汰。而大淘汰中,活下来的世人一定是明白真相、做了三退的。就如这几年来曝光出来的中共恶党活摘法轮功学员的器官高价出售牟取暴利的罪恶,这“人类从未有过的邪恶”,其实也是对世人良知的再一次冲击。如果你还有良知的话,是绝对不会和这种杀人犯捆绑在一起的!

注:
[1]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佛性无漏〉
[2]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见善〉
[3]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华盛顿DC法会讲法〉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