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春行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三月八日】经常出差对我的工作来讲是司空见惯的事,也使我和各地同修有了交流的机会。这次,我又得以到长春去办理业务,真的是又惊又喜,当然同事不知我为什么那么高兴。长春,师父的家乡,师父最早在那里传法,师父家乡的弟子多有福份啊,他们都是怎么做的呢?

临行前,我和那里的同修取得了联系,便兴奋的踏上了北上的列车。在我还是感觉列车太慢的行程中,列车到站了,我的脚已经站在了长春这片神圣的土地上,望着这座美丽而又令人神往的城市,我感觉一股暖流和一种很强的能量场把我包围了,这是我从未有过的体验,我的眼睛湿润了。

打了一辆出租车,去我要去的宾馆,一路上我的眼睛好象不够使,一直盯在车窗往外面看,生怕落下看不到的地方。长春,气候宜人,可能是我来的季节很好,不象南方那么燥热潮湿,相比之下很凉爽,很舒服。一条条宽阔的大路笔直延伸,正东正西,正南正北,方向分明,路两旁树木整齐排列翠绿芳香,一路前行令我心旷神怡。

我这样安排我的工作,我要以最快的速度更高的效率尽快做完我份内的工作,而且要求自己要做好,这样便可以腾出大量时间和长春大法弟子见面交流,总体是这样的想法。几天时间里我不辞辛苦的去完成要做的工作。当我认定自己没出差错又很满意的做了该做的一切工作后,我开始和长春的同修联系,以后他就成了我的向导一样。同修了解我,信任我,我想他早已把我的情况向其他同修介绍了,长春大法弟子是理智的,绝不会乱来。

我和同修说,要去师父家住的那栋楼房去看看。我们便驱车前往,同修带我来到了解放大路一百零三号,驻足在那里往楼上看,思绪万千,不愿离步。

同修开始给我讲师父早期传法时发生在家里的一件事:师父到外地传法不在家,师父突然得知家里着火的消息,师父说:“着就着吧”。当消防车赶到现场救火,才发现四层楼从东向西着的,师父家住中间,大火从东越过师父家继续往西烧,火被扑灭后,打开师父家房门发现室内没烧着,只是消防车喷水灭火时淋湿了东西,而东西左右家被烧的不成样子。许多人都亲眼见到了这种状况,都说,这家有神佛保佑所以烧不着。我听完同修的介绍,心里不知是什么感受,心想师父传正法还有这么多的干扰,都是旧势力捣乱吧,但是又可以看出,什么样的干扰都动不了师父的。师父要做的都是全新的,和旧宇宙毫不相干。它们觉得住这样的房子还嫌不够,还找麻烦。同修说,新旧不同宇宙是不同的理,我们希望我们的师父住在最好的豪宅,天下最好的豪宅。我非常赞同他的认识,说出了我想要说的话,此时想到师父传法度人吃的不该吃的苦,我们的心酸酸的。我对同修说,我在大法网站上看到长春大法弟子把真相条幅挂在这幢楼上,那么长而宽的条幅,这太好了,师父家乡的大法弟子太了不起了。同修说,这里是师父的家,挂真相条幅对邪恶更有震慑力,多次挂过。

离开师父家的住处,我们又一起来到了《转法轮》中提到的吉林大学礼堂,也叫鸣放宫,它坐落在长春市中心朝阳区,这座建筑是吉林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同修告诉我,吉林大学现在已经搬到南校区,这里已经变成了一所中学。我们从中学校门穿过来到吉林大学礼堂,礼堂好漂亮,那样稳健端庄地站立在那里,在同修的介绍下,我仿佛被带回了历史的时间隧道,仿佛看到了师父在这里多次讲法的身影,近两千人的礼堂座无虚席,想听法的人多,师父就在这里白天办班,晚上接着又办班,连续办两期讲法学习班。我想起师父讲的:“我觉的能够直接听到我传功讲法的人,我说真是……将来你会知道,你会觉的这段时间是非常可喜的。”[1]。我情不自禁的说,幸福,幸运,极其珍贵。

随着介绍的思绪走,我又仿佛看到在这里召开的第一次法会。同修一直给我介绍当时的情形说,召开法会的这一天,有许多壮观景象和奇迹出现,当时的摄像和照片用肉眼都可以看到的。他说,天空中出现了片片彩云,随着彩云的移动看到许多的不同的光环的觉者也从北门進了礼堂。后来师父看到当时的摄像时说:“他们也来了,该来的都来了,就差我没到场了,和我到场是一样的”。会场内有一根又粗又高的光柱,直通云霄。参加交流会的大法弟子有的当时丢掉拐杖站了起来,会场一片掌声,许多人都哭了。我听着介绍,完全沉醉在其中,心中充满感动。

第二天,同修带我去了一个学法小组,那天刚好赶上大家坐在一起交流,难得的机会,我望着满屋子的同修,坐下来认真听着发言。有的同修讲学习《转法轮》的个人体悟。听着他讲,我想,这是学了多少遍《转法轮》了,怎么悟的那么好,那么深,我学的不如他。有的同修讲了他是怎么讲真相的,今天又有多少人三退,一天面对面劝退几十人,我一听很吃惊,自愧不如。人家是怎么做的呢,怎么做的那么好。又有几名同修不好意思的说,我们今天才劝退五、六个人,他们不再说话了。有的弟子讲了他向内找的一些体会,讲的那么实在。最后大家又针对一些个人解不开的问题拿出来切磋,又都各自讲了自己的看法。在这样的环境下能参加这样的交流还是头一次。交流是师父留给弟子们的修炼形式,长春大法弟子一直在严厉的环境下恰到好处的坚持着,这真是一块净土。

第三天,我又随同修去和几名同修个别接触,听他们讲他们自己修炼的故事,也和他们个别交流,还去老年同修那里,他出现“病业”状态,很难过,大家针对他们的情况指出他的结在什么地方,都有哪些观念和执著没放下让旧势力钻空子。“病业”中的同修欣然接受。

在和长春大法弟子接触中,我一再告诫自己多看多听,在许多方面都给我很大震撼:

学法发正念:长春同修把学法看成是第一位的,每个大法弟子就近都有自己的学法小组,包括外来打工的同修,每个小组都有自己固定的时间,定下来就雷打不动,个人有天大的事也不能耽误,这不用别人提醒、告诉,完全是自觉。我到了一个联系人的家里,他手抄了经文贴在墙上,我问他为什么这样贴,他说,抄的这些都是我做的不好的地方,随时看师父的法,随时提醒自己要做好。他告诉我他一周的时间安排,他对自己的时间安排都是固定的,除非有特殊情况,但再忙也一定规定拿出两天时间把自己关在家里就是静心学法,当然平时也学。长春大法弟子还有许多都在背法,七十多岁的老年同修用了两年时间背完了《转法轮》,集体学法时不用带书,都能背下来。发正念也如此,时间一到,放下一切也绝不想落下一次,而且有的小组还轮流着一个小时发一次正念,如同接力一样,不停的发,二十四小时都发,几年都这样坚持。如果出现邪恶集中在哪里干坏事,大家会有针对性的集体发正念,及时发现及时揭露,及时发正念清除。

讲真相:他们讲真相的方法非常多,每个人绝不仅仅一种方法,许多方法都是自己发明的,到楼道里张贴真相的窍门也多。还有相当一部份大法弟子直接面对面去讲真相,直接劝三退。有的老年同修放弃了国内外非常优越的生活条件,只身一人回到家乡讲真相,他们那份诚挚的心,那份我一定要救你的坚持,令人敬佩。一位八十几岁老年同修从《九评》发表到现在,每天出去讲,这么多年已经劝退了近五万人了,这是什么概念哪,一个大法弟子做好了,就能救这么多人。想想自己都干什么呢,我是在全身心救人吗?

还有一位老年同修给一位将军讲真相,怎么也讲不通,同修不放弃,终于用了两年时间使将军明白了,主动三退了。他的坚持就一个信念,我要救你。还有的大法弟子,我听他给我讲,他的方法主要是面对面发真相小册子,往公共场所张贴“法轮大法好”标语,小区都发到了。受益的人们过一段时间见到他还主动向他要,要新的真相小册子,想知道更多。张贴到地铁里的真相标语又高又显眼,只要没有了他就再贴上去。那方法太多了,悟到了就主动做,谁也挡不住。

向内找:修炼中都会反映出人的东西,有时有偏激,有时还有很多的执著,有时常人的观念也很重,尤其老年大法弟子,我想这都是走向神过程中的正常修炼状态,所不同的是,谁能够及时发现自己的不足,转变观念,尽快去掉它这就有区别了,精進不精進也体现出来。我看到的长春大法弟子遇到问题真能找自己,不争辩,没什么好说的都是自己的错,找自己哪里做错了,自己找不到,状态不好是很着急的。当别人给指出问题来时,他要觉得说的对,会非常感激你,说,你说的对,是这么回事,我是有这方面的执著。因为知道是为他好,知心嘛才谈出来,他发自内心的接受。一个联系人和我讲一件事,一个老年同修过“病业”关很苦,大家帮他分析指出他的观念障碍后,他认真听,开始挖自己有多少观念和执著,找到后很高兴,他真的想修啊,想从困境中走出来。后来听说这个大法弟子明白后状态也好起来,从卧床不起到能走出来讲真相,变化是相当大的。长春大法弟子遇到事情能主动找自己,这方面有很强的意识。

长春大法弟子不说闲话,都很注意修口,要说也都是围绕着三件事去说。他们也一再嘱咐我,一定要围绕三件事去做,和三件事不沾边的都不去管。我接触到的长春同修话并不多,很少的话却能说到点子上。但围绕修炼的话题有时说起来也很热闹,自己对某件事的体悟啊,也是愿意交流的。有一些开了天目的,坐在那里基本不说话的,基本上是听看。这是令人非常舒服的环境。

我接触到一名同修,他给我讲了他经历的一件事:一次和老伴还有邻居一起爬山,边走边和邻居聊了几句,邻居说他有车,同修说,我也有,还是好车。邻居说我爬山轻快。同修说,我更轻快。结果,当这名大法弟子刚爬到半山腰时,脚下一滑,便从半山腰滚下来了,当时摔得不轻,不能动了,腰疼的厉害,老伴给弄回家躺在床上,疼的一动也不能动了。他开始想为什么会出现这种严重的情况,最后想明白了,我有一堆执著心啊,旧势力当然要钻空子了。和邻居聊闲天,还攀比,虚荣心,显示心,攀比心等,他马上向师父说,师父,是弟子做错了,弟子有很多执著心,是各种执著导致的,这一跤把我摔醒了,求师父原谅。他想,我错了我改,不能这样躺着,试着动,疼的不行。他说,如果当时一念说自己起不来了那可能真的躺下了,但他想,不行,我和同修约好过三天还要出去讲真相,我必须起来还要按约定照常出去。现在主要是腰疼,那我怎么也得起来炼功。想了想,决定就炼法轮周天法,这一节有下蹲动作,对我的腰有针对性。他让家人扶起来,晃悠悠的炼起来,开始起来摔倒,跟不上师父的口令,疼的汗水泪水把地湿了一片。他说,再疼我也炼,挡不住我,我还要多炼,那就炼八十一遍,渐渐的能跟上师父的口令了,而且越炼越轻松,等八十一遍都炼完之后,他感觉骨头都是软的,完全正常了,非常舒服,第三天和同修如约出去了。

我想,就这一关得有多少需要正悟的理在里边,得按着师父法讲的找自己,找到原因之后怎么对待,要的是正念,要有坚定的正信和坚强的毅力突破自己,走出关卡。法是无所不能的。

长春大法弟子整体配合的非常好,他们对我说,“我们没有间隔”。我在和他们的接触中也深深感受到了这一点,没有那么多的不好的心,不是想自己如何,都是想是不是符合法,只要在法上,干什么都行,就没有别的想自己的想法,容易沟通,更多的是心的沟通,不那么刻意言语的沟通,说一件什么事马上都明白。大家各尽所能,能干什么就干什么,好象他们更懂得“放弃”的理和怎么圆容的去做好大法的事。有时他们简单的一句话真的感动得我想落泪,那么慈悲,大度,有容量。整体配合的好,是建立在每个大法弟子个人扎实修炼的基础上的,才出现了整体提高的状态。

时间总是有限的,我也该走了,最主要的是不能再耽误长春同修们的宝贵时间,不能再打扰他们去做三件事。几天时间里,长春同修给了我太多的震撼,给了我太多的触动,让我看到了自己的不足,看到了自己的不精進。

我知道,修炼没有榜样,每个人的路也都不同,不是去效仿,但可以借鉴,不可以把心用在学习别人修炼的形式上,但可以从中看到自己的差距。师父讲“比学比修”[2]。如果说学习,那我就学习长春同修修炼如初的精進,相比之下,我法学的不够,没能合理的安排好时间;在讲真相上用心不够,做的太少。我看到很多自己的问题,觉得要归正的东西很多。

临走时,我再一次的从新体验这座城市,城市表面没有大都市的繁华喧闹,少了些浮躁和夸张,如同人一样,有着更多更浓的淳朴,自然中渗透着丰富的内涵。师父家在这里,大法在这里开传,得天独厚的这片土地该有着怎样厚重的历史。

在来长春的火车上,候车室里,我曾和一些到长春下车的旅客聊起来,我问他们是否三退了,结果有一些被我问到的人他们都说,“我早退了”。看到他们脸上灿烂的笑容,我当时也很感慨,长春大法弟子都做到这种成度了,偶尔碰到的人都退了,真好。

我告诫自己不要忘记,我也是师父的弟子,别人能做好,我也争取做好,“在神的路上奋起直追”[3]。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实修〉
[3]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我是谁〉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