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三江恶警拘打律师 法轮功学员被迫害命危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四月一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据了解,三月二十一日被黑龙江省建三江农垦总局警察绑架的七位法轮功学员和四位代理律师中,多人遭野蛮殴打,至少有三人被迫害致生命垂危,已被送医抢救。另外,前往建三江营救的“失踪公民营救团”的部分成员和律师,二十九日也遭警察绑架。

三法轮功学员命危 四律师被殴

二十一日被绑架的七位法轮功学员,均被诬以“利用邪教活动危害社会”(编注:中共是真正的邪教)的罪名行政拘留十五日。其中石孟文(男)被劫持到七星拘留所,另外六位女法轮功学员被劫持到同江市拘留所非法关押。

21日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近照
21日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近照

三十日得知,吴东升、丁惠君和孟繁荔均出现命危状态,在同江市中医院急救科抢救。吴东升血压持续高达230—240毫米汞柱,医院开出“随时有生命危险,医院拒收”的命危通知单。丁惠君现在同江中医院急救科,血压显示240—260毫米汞柱。孟繁荔也在同江中医院急救科,血压显示190毫米汞柱以上。李桂芳、王艳欣、陈冬梅三人现仍被非法关押在同江拘留所。

21日被绑架的四位律师江天勇、张俊杰、王成、唐吉田
21日被绑架的四位律师江天勇、张俊杰、王成、唐吉田

被绑架的四位律师中,唐吉田、江天勇、王成三人被扣上“利用邪教活动危害社会”(编注:中共是真正的邪教)的罪名,行拘十五天;张俊杰被处以行政拘留五天。四人均遭到不同程度的暴力。大兴公安分局国保警察于文波连续扇张俊杰律师七、八个耳光,用装有大半瓶水的矿泉水瓶猛击张俊杰律师的头部,又和另一个国保警察把张律师踹到地上暴打至少三分钟,现三家医院均诊断张律师肋骨被打断三根。唐吉田律师胸口受伤,很严重。王成律师恐受重伤,警察已叫王成律师家人前往。

各地律师、法轮功学员家属、亲朋及全国各地有正义感的人们,自发组成“失踪公民营救团”,前往建三江进行营救。建三江当局在当地及周边地区戒严封道,并调集全国各地的国保警察四处抓人,并威胁已来到建三江的正义人士,还挟持中国律师协会及各地律师协会威胁参与法律援助的律师。

连日来,抵达当地的律师团要求会见被拘律师,始终被警方拒绝。为此律师们在七星拘留所门外绝食抗议,并连续三天看到有“120”急救车出入,猜测里面的人凶多吉少。二十九日凌晨三点左右,警察突然出动,将在七星拘留所外守候的律师和正义人士全部绑架。

以下是事件回放:

酒店内:人被“大头朝下”绑走

三月二十一日一早,七位法轮功学员吴东升、陈冬梅、孟繁荔、丁惠君、李桂芳、王燕欣和石孟文,前往黑龙江建三江格林豪泰宾馆,准备继续向四位代理律师江天勇、唐吉田、王成和张俊杰寻求法律援助,营救仍被非法拘禁在“黑龙江省农垦法制教育基地”的亲友石孟昌、韩淑娟和蒋欣波。

八点刚过,十一人全部被暴力绑架。其中吴东升被警察头朝下绑下楼后,塞到车座底下抓走,胳膊被扭伤,其余六位法轮功学员也每人分别被至少两个绑匪拖下楼塞到车里。

张俊杰律师当时正在卫生间盥洗,听到外面揪斗声音,没来得及开门,卫生间门就被撞开,多名便装男子和两名身着协警制服的男子将张律师拽出卫生间,勒令拿上行李跟他们走。张律师一边收拾东西一边要求他们出示身份证件,被粗暴拒绝后,绑匪将张律师强行劫持到了电梯,掐住脖子架到酒店门口,塞进一辆白色无警用标识的车里。

稍后,王成律师也被抬到同一辆车里,王成律师被抓时一直高呼:“我是律师,在办理案件,你们是在绑架。”当时围观者甚众。在另一个房间里的江天勇律师和唐吉田律师,也被用同样的手段强行拖下楼,塞到车里绑走。

拘留所外:“营救团”成员全部“被失踪”

二十四日一早,在四位律师被绑架四十八小时后,各地律师依法持相关手续来到拘留所门前要求会见,遭警方拒绝。二十五日,李金星和张磊两位律师以绝食方式抗议,争取合法的会见权。警方竟对拘留所附近戒严封道,设了几道防线,不许任何水和食物被带入,有意刁难前来声援的“营救团”成员。

二十七日,两位律师绝食四十八小时后已出现严重虚脱症状,警方仍不准会见,甚至叫嚣:“饿死律师!”“不信共产党治不了你们!”

三月二十九日凌晨三点左右,建三江警察突然出动,绑架了七星拘留所门外正在熟睡的三位律师付永刚、王全璋、王胜生和十余名公民。警察用胶带将他们双手背到后面捆住,戴上黑头套,用车拉到一小时车程外的勤得利大兴公安分局。从早八点开始,做了三个小时的笔录。

据悉,王全璋律师被拉到勤得利大兴公安分局后,遭到两个警察殴打,其中一人抓住王全璋律师头部用力往墙上撞,另一人猛击王全璋律师后脑。后王全璋律师在北京司法局领导“陪同”下,已经登上回京的飞机。此前北京司法局曾无数次致电王全璋律师,命其立刻回京。

现已知,付永刚、王全璋、王胜生等三位律师和公民毛善春、缘才等陆续在被监视下离开建三江,李大伟、李宝霖被行政拘留。

建三江周围:乘车出门被抓、被查

三月二十七日下午两点多钟,有五位公民乘车去虎林市办事,路过密山市兴凯乡时,被密山交警伙同兴凯乡派出所警察拦截。公民问警察:为什么拦截我们?警察说:往建三江去的人都要检查。密山公安局巡警队把五人劫回密山市第四派出所(铁西派出所),密山公安局国保大队副队长玉海影、中队长李纲等人对他们询问,逼写保证十天之内不能外出,直到晚间七点多钟才让这五人回家。

北大营供热中心附近的法轮功学员陈洪瑞出门时被跟踪,目前下落不明。陈洪瑞家附近被安置了多辆汽车,有多人蹲坑。去陈洪瑞家看望他的人都被跟踪。

三月二十九日下午四点多钟,一男性法轮功学员在在建三江东城区内张贴事实真相的传单,被警察绑架,目前下落不明。

截至发稿时刻,现在每天往建三江去的各个道口都有很多警察盘查,所有车辆,包括私家车、客车等都逐一盘查。大客车在建三江道口,上来警察,询问乘客去建三江干什么。该客车下午从建三江返回时被检查了两次。

在建三江车站,警察在大客车开车前挨个盘查乘客,车走到道口还有盘查的,拿着一张单子,上面写着很多人名、身份证号码、好像还有手机号,挨个询问,去建三江干什么,尤其对男子、外地的问的比较详细。有一个男乘客持的是哈尔滨的身份证,警察对他盘查特别细,乘客很吃惊说:你们这是干什么?警察立即威胁道:你是哈尔滨的,要有问题就给你扣下了,还能让你走啊。

黑监狱:青龙山洗脑班罪恶多端

青龙山“黑监狱”内部结构图
青龙山“黑监狱”内部结构图

A:法轮功学员和律师三次喊话的地方
B:原来挂着“黑龙江省农垦法制教育基地”牌子的地方,后经曝光,当局将牌子偷偷摘掉。
C、D、E、F:非法关押折磨法轮功学员的地方
G:档案室,恶人陶华呆的地方
H:恶人头目房跃春呆的地方
休息室:给法轮功学员上抻刑的地方
乒乓球室:逼迫法轮功学员写诋毁法轮功的所谓“作业”的地方

非法拘禁的房间内部结构图
非法拘禁的房间内部结构图

在黑龙江省佳木斯市同江市境内的建三江青龙山农场,公安分局后院有一个神秘的院子,曾经对外名曰“黑龙江省农垦法制教育基地”,实际上是一个违法犯罪窝点,长期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还有少数教会人员和上访人员),进行精神、肉体的多重折磨,强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因此得名“洗脑班”、“黑监狱”。

这个黑监狱,抓人无需手续,关人没有期限,折磨人毫无底线——罚站、罚蹲、拳打脚踢、扇耳光、长时间昼夜不让睡觉、火烧下巴、铁棍打肋骨、野蛮灌食,尤其是“抻刑”,特别残酷,恶徒将法轮功通讯员的两手分开铐在两张床上,两个胳膊被抻直,且一高一低,人既站不起来又蹲不下,长时间抻铐。致人休克;还有精神上的折磨,洗脑班恶徒们恐吓威胁,欺诈诱骗,辱骂呵斥,流氓侮辱,强行灌输歪理邪说,逼迫长时间听诬蔑法轮功的造谣文章,逼说出其他法轮功学员的所谓情况,直到将人折磨到神志不清,违心写下所谓的“三书”。即使这样,洗脑班恶人还不满意,还有逼迫人保证回家后继续受恶人的“监控”等。

酷刑演示:抻铐
酷刑演示:抻铐

自二零一零年四月至今,被青龙山洗脑班非法监禁、迫害的法轮功学员达近百人,他们被非法拘禁、酷刑折磨和洗脑迫害,拘禁期限少则数日,多则长达七个月。迫害波及黑龙江省农垦总局六个管理局,二十四个农场共四十九人,其中包括一名法轮功学员不修炼的家属,还有非农垦、大庆石油管理局三人,鸡西市一人。其中法轮功学员刘淑芬、蒋欣波、项彬是冤狱期满,被当地“610”直接从监狱劫持到洗脑班继续迫害的。建三江法轮功学员石孟昌和韩淑娟夫妇、于松江、蒋欣波等是第二次被非法拘禁到洗脑班。

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二号,被七星公安分局警长带人闯入家中,强行抓到青龙山洗脑班的建三江法轮功学员石秀英,经过42天的残酷迫害,回家后,她不得不动手术切掉了四分之三的胃,医疗费花去两万三千多元。二零一二年底,青龙山洗脑班主任房跃春,又威胁石秀英配合他们录像,叫她不要再炼法轮功。石秀英是石孟昌和石孟文的姐姐。

石秀英亲自告诉人们:“回来以后,要不是家人看着我,我可能也就死过去了,这就是青龙山黑监狱对这些善良的人的迫害。房跃春和陶华,他们把这些好人一个一个害得妻离子散,家破人亡,有多少人被他们害得不能回家。”

亲历洗脑班迫害的法轮功学员于松江告诉人们:“在洗脑班里,那些打手们把我后面衣服揪起来用皮带抽后背,可能有二、三十下。他们看我闭着眼睛,不张开眼睛,好像是牙签或是火柴棍,当时已经模糊了……他给我支上,当时我想睡觉那种状态,到这个程度的时候,我支撑不住的时候我就休克了,那一晚上休克三次,但是休克的过程中他们始终不放过我,就是连踢带打、带踹,金言鹏骑在我后背上,上下颠……”

酷刑演示:用扫帚棒支起眼皮不让睡觉
酷刑演示:用扫帚棒(或牙签、火柴棍)支起眼皮不让睡觉

石孟昌和韩淑娟夫妇于两天前,二十八日被“有条件”的押回家,他们此次在洗脑班共计被折磨了六个月零五天。“放”他们回来的主要目的是继续做他们的儿子石磊和弟弟石孟文的转化工作,并“摸清”谁在请律师。蒋欣波则仍被非法关押在洗脑班黑窝内,她丈夫的正常工作和女儿的学习生活都受到很大骚扰。

正义声援:

目前外界高度关注被非法拘押的律师、公民的消息,各地声援不断。

从三月二十八日早上九点到下午四点半,有108位公民联署对黑龙江农垦总局党委书记等控告,目前《致最高检对隋凤富等绑架、故意伤害、非法拘禁等罪的紧急控告书》,已寄往最高检和黑龙江高检。控告内容如下:

被控告人:
隋凤富,黑龙江省农垦总局党委书记、局长。
房跃春,青龙山洗脑班主任,原青龙山农场公安局副局长、“610”头目。
李涛,黑龙江建三江农垦总局党委副书记兼政法委书记,建三江农垦管局及青龙山洗脑班责任人。

控告要求:
1.依法追究被控告人绑架罪、故意伤害罪、非法拘禁罪、强制猥亵侮辱妇女罪、滥用职权罪、玩忽职守罪的刑事责任;
2.立即撤销黑龙江农垦北大荒商贸集团有限责任公司设立的黑龙江农垦总局及各级政府、公检法部门、青龙山洗脑班。

事实与理由:
自二零一零年四月至今,被控告人隋凤富、李涛、房跃春共犯有至少如下罪行:

1.私设非法拘禁场所“黑龙江省农垦总局法制教育基地”,将至少共有五十三位信仰群体公民和家属绑架、秘密劫持、非法拘禁数月,其中包括:刘淑芬(监狱刑满后关洗脑班)、蒋欣波(监狱刑满后关洗脑班)、项彬(监狱刑满后关洗脑班)、霍金平(七个月)、张丽华(两个月)、徐海泉(两个月)、王岩(四十天)、李景芬、潘淑荣、于松江、赵凤荣、张喜增、郑杰、曹秀芳、茆泽芬、张艳秋、郝春英、齐春霞、包华芝、李军、石秀英、于晓燕、李延香、彭晓孟、刘海滨、刘文章、姜志慧、张爱玲、景丽俊、陈冬梅、吴东升、刘让英、段有香、孟繁荔、霍金平、丁慧君、赵长海、杨福义、郭树岩、石晶;

目前仍遭非法关押的公民有:
唐吉田、江天勇、王成、石孟文(七星拘留所);
石孟昌、蒋新波、韩淑娟(青龙山洗脑班);
陈冬梅、丁慧君、李桂芳、吴东升、孟繁荔、王燕欣(同江拘留所)。

2.酷刑、故意伤害、刑讯逼供、强制猥亵侮辱守法公民,其中包括:
唐吉田(殴打)、江天勇(殴打)、王成(殴打)、张俊杰(殴打)、吴东升(抻铐)、霍金平(抠眼睛、蜡烛烤、打滚针、熬鹰,不让睡觉,直至奄奄一息)、于松江(用牙签支眼皮不让睡觉)、孟繁荔(吊铐)、张喜增(铁棍殴打)、陈敏(抻刑)、刘让英(蹲铐);造成倪德财肺结核、石秀英胃癌、姜志慧糖尿病、张守芬精神失常,多名公民重伤的严重事实。

3.敲诈勒索每位被关押的信仰群体公民,强迫其家属每月交一万元作为“转化费”。

如创业农场公民徐海泉看望被非法拘禁的公民,遭关押两个月,其家属被勒索交纳了两万元钱做洗脑费。

被控告人种种违法犯罪行为行在国内外普遍关注、持续谴责下,仍未得到纠正。控告人依法提告,望尽快立案严查此案为盼。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