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伴同修的离世使我警醒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四月十一日】我今年八十一岁,九六年和老伴同时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一同修炼。今年一月份,我老伴去世了,去世时八十八岁。下面是我老伴同修在身体极其衰弱的情况下写的最后半篇修炼笔记:

“最近一段时间,由于对法理解的不深,遇到事情说话就不在法上,农村老家侄子盖了新房,叫我回家看看,我当时讲:我不能回去了,我走路困难了,其实当时我走路并不困难,就是不想去,才那样讲的。现在真的走路困难了,去不了了。等好了,就回去看看。

“今年八月份,我突然感觉身体有些不适,有点发烧,但是并不是很重,当天是星期天,女儿回家后,知道我身体发热,就烧羊汤给我喝,说是给我发汗,我喝了羊汤,还真的出了不少汗,当时觉得身体轻松多了,老伴问我身体是怎么好的,我说是喝羊汤身体好了。”

当时他写到这儿的时候,身体就支持不住了,说眼睛怎么也看不清了,结果就停了。这就是我老伴同修最后没写完的修炼笔记。离开人世之前,他给我说,要把他没写完的那篇笔记帮他写了,发出去。下面,我就接着他喝羊汤身体好了这件事说下去。

他喝羊汤那天我不在家,到学法点去了。回家后,老伴很高兴的跟我讲了他喝羊汤的过程,我听了后,觉的他有人心,说的都是些常人的话。也没怎么思考,就说:怎么是喝羊汤喝好了呢?是师父给你调整好的。当时,对他说话语气很不好,一点善意也没有。其实,这本来是件好事,他身体不发热了,好了,这多好!由于我说话态度生硬,没有一点善意,说话语气很不好听,于是他就回了我一句:我说的是实事求是嘛。本来他的心情很好,由于我不善的语言,搞的他很尴尬。

晚上九点多钟,我就睡觉了。我俩是分开睡的。十点多钟我听到“咚”的一声响,他到卫生间摔倒了,我赶紧起来扶他,并求师父加持弟子,我扶他到床上躺下,这一躺就二十多天。后来,能起来了,他就要出去讲真相,打语音电话,发真相小册子。在这以前几年来风雨不误,每天三件事必做。没过几天,他出去做三件事,上公交车时,又摔倒了,他告诉我自己当时起不来了,是一个年轻小伙子(常人)把他抱起来,上了公交车回家的。回家又躺了二十多天,学法炼功都困难了。但他还是天天听师父的讲法录音,这时,同修常来帮助发正念,扶他起来炼功,但他身体很虚弱,表情十分痛苦,一会就支撑不住了。

现在我悟到,当时他跟我讲喝羊汤的事,我的心要是能在法上,晚上能和他一起学法,向内找,找他为什么身体会出现发热的现象?让他在法上去悟,这都是假相,都是演化给他看的。同时我也找找我自己,为什么这些事出在我身边?是我的亲人天天和我在一起,当时能够悟到,我想就不会发生摔倒的事,出这么大的难。我没有找我自己,而是由于我的执着,根本没想和他交流向内找。

老伴第二次躺在床上二十多天后,儿子女儿都要求送他去医院,当时我不同意,他自己也坚持不去,我跟儿女们说:有妈妈在,妈妈一定和你爸爸冲过这一关。我跟儿子女儿说这话的时候,一点也没悟到自己在说错话,又是我的心没在法上,说了错误的大话,我没有想到有师在,有法在,我没有想到师父就在我们身边,看着我们的心怎么动的。只觉的自己坚定,其实心根本就没在法上。

第二天同修到我家,我把跟女儿说的话又跟同修说了一遍,我说只要有我,我决不允许旧势力迫害出现生命危险,我坚决和我老同修共同冲过这一关。我这样讲了,结果同修刚走了十几分钟,我去做饭去了,我老伴(同修)喊我,他要上厕所,我没听见,他就自己到厕所去,又摔了一跤。这次是整个身体摔在地上,碰到了后脑勺,头被摔出血了。

从这以后,再也起不来了。师父讲法录音也听不了了,不能吃饭,不能喝水。老家来人看他,提出要送他到医院,儿女也提出送医院,我同意了到医院去,我当时提出,不要用任何药物,就是增强营养,到医院检查,什么病都没有,心脏、血压都正常,就是不能吃饭、喝水。首先同意不用任何药物,每天二十四小时输液(葡萄糖、白蛋白等营养品),身体需要,好的东西都用上了。

这样坚持了二十八天,老伴走了,走的时候很安详,身体皮肤细嫩,都知道是炼法轮功炼的,现在我大女儿也走進大法修炼中了。

老伴同修离世了,我作为他的妻子,我是有责任的,我没有真正的把他当作一个同修用善心在法上去帮助他向内找,而是执着于亲情,执着于自我,教训十分深刻。教训和痛悔惊醒了我,决心好好修自己。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