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祝513】悬崖摔下又生还 高压电流走体外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五月十五日】二零零七年我因表示要坚持修炼法轮大法,遭受中共当局的追捕。在一次逃亡中不幸落入约十五米深的悬崖下。

当我一脚踩空的时候,脑中第一念现出“不好”,紧接着就重重的摔到崖下。当时感觉五脏六腑内一股热血向上翻腾,但到咽喉时我想到我是大法弟子,我“没事”,就这一念那股热血就又回到了腹脏中去了。

我想站起来,可是怎么也站不起了,心想“骨折”了?马上又否定了这念头,“我是大法弟子,没事!”我不断的发正念,口中大声的念着的正法口诀。我每念一声,我身体就哆嗦一下,不念就不哆嗦,我知道自己身体周围聚集了旧势力安排的无数邪恶。

这是大西北的冬天,天气非常寒冷,自己又动不了,我只有不停的念正法口诀,心中想着请师父救我,一直熬到天亮,静静的山中没有一个人,心想来个人就好了。

这时我听到了人的脚步声。我看到一个中年人背着干粮提着暖水瓶出现在我的眼前,他见到我时吓了一跳。他问我怎么了?我说我摔下崖来。他很吃惊,看了看那高高的悬崖,地下又是坚硬的岩石,而我还活着,就不停的说:“你命真大,你命真大!”他倒了杯热水给我喝。我告诉他我是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大法学员,遭到中共警察的追捕,摔下崖来。也讲了法轮大法是什么,我们为什么坚持修炼等等。这位善良的村民说:我今天是到这山中淘金来的,不然你也就不会遇到我了。

他跑回村中给我的家人打了电话,并且喊了放羊人将我抬到村里。我只有双手合十谢谢师尊,谢谢这么善良的村民。他们拿来了牛奶给我喝。这时我的身体渐渐的有了知觉。

家人闻讯开车将我送到了医院检查,诊断结果是:盆骨轻微骨折,其它都没有异常。大夫让我住院输液观察观察,我说还是出院静养。

我每天躺在床上,在同修的陪同下按时炼功学法发正念。就这样休息了十五天。到了第十六天时我想,我不能这样老躺着,我要起来,在同修的帮助下我起了床,以后,我就每天坚持站着炼完动功。开始炼法轮周天法时腰弯不到位,我心中说我一定能做到位,我忍着疼做的一次比一次标准。疼痛也一次次从上向脚下移动,等我完全炼完第四套功法时,我浑身舒畅。到了第十七天时能在屋里走动了。

二零零九年,我到处打工。一天,在一家人房顶上干活,手中拿着金属铁皮,只看到在我上两米高处架有民用电线,心想我得小心点,别碰到电线。当我把四米长的铁皮高高举起时,突然感到胸口象被一个大手掌猛的一推,我重重的摔倒在彩钢房顶上,同时感到电流从我的肌肉与表皮之间穿行到脚底,而我的内脏象被一层厚厚的物质包围着,电流根本進入不了体内。我感到惊奇,想:唉,怎么了,哪儿漏电了?

四下找寻,才看到距房顶五-六米的高处还有三根高压线,是这铁皮碰到高压线上了!当时倒没害怕,还是那个想法:“我是大法弟子,没事!”晚上在家洗脚时才发现,脚趾上被电流电击的起了好几个泡,其中一处击穿了,胸脯上也有个被击出的像小拇指粗的洞,不过没流血。脚趾上的泡流了几天血水就好了。

这时心里才开始后怕:原来我是被高压电流击中了!是师尊又一次救了我!

唉,前几天还在网上看到,人们为老人摔倒了应不应该扶他起来而争论不休,真是可叹可悲啊!要是没有九九年共产党对法轮大法的疯狂迫害,大法在中原大地上就会洪传广大,会有多少人得到大法和师父的护佑?那么人心也就不会象现在一样败坏,苍生也就不会象当今一样在雾霾中如此无奈,在冷漠与恐惧中生存……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