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祝513】在劳教所里学功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五月十八日】那是九九年十月份,我第二次到北京为法轮功上访,遭绑架、非法劳教。

在劳教所黑窝,我们每天被强制超负荷劳动,早四点起床,晚十二点就寝,有时还要通宵达旦干一宿,在牢房内粘小鸟,打页子,穿一次性筷子。那些个刑事犯就是恶警的眼目、打手,她们对法轮功学员非打即骂,积极表现自己,为的是讨恶警的欢心,以便多减刑,早回家。

我的牢房有两个刑事犯,一个是郭某,很凶恶,下手狠毒,几乎我们室的大法弟子都挨她打过。另一个是小晶(化名),也是张口就骂人,她跟我有缘,从没骂过我,我俩是上下铺。我在上铺,她在下铺,每天干活时,她总喜欢坐在我的身边,我就经常给她讲真相,讲大法的美好与超常,讲大法如何教人重德行善,如何净化人的身心,提升人的境界,如何教人从一个好人做起,最后升华到无私无我完全为别人的一个高级生命。讲我亲身经历,她很愿意听。当然我给小晶讲这些时,都是那个郭某不在的情况下讲的,因为郭是劳教所的什么“大队学委”,经常要单独为狱警做一些事情,所以常常不在室内。

我看小晶很接受,就常常一边粘鸟,一边背师父的《洪吟》及一些经文给她和全室的其他大法弟子听,就等于在那种艰苦的环境下我们共同学法了。在这期间,小晶的变化很大,再也听不到她骂人了,而且脸上有了笑容,皮肤也变的白里透红,很漂亮。

一天,小晶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是一个三岁多的小女孩,被我牵着手上了一个金色的大船,船放着光,我们每个人都穿着仙女一样的衣裳,都那么高兴。船上有很多人,有几个是她认识的我们同室的大法弟子,还有很多人她不认识。她把这个梦讲给我听,我真为她高兴,给她背师父《洪吟》的最后一首诗《笑》,她说:“你教我背诗(《洪吟》)吧。”我说:“好!”

这样我就一句一句的教她,从《洪吟》第一首开始,长的一天学一、二首,短的一天学三、四首。她学的很认真,夜里我隔几天写一篇《精進要旨》中的经文给她,让她背。

后来她的天目开了,她看到了旋转的法轮;还看到了我们大法弟子都坐在莲花座上,晚上睡觉睡在大莲花上;还看到在另外空间,她每天都和我在一起,她(元神)是个三岁多的小孩,我每天早晨起来给她穿衣服,喂饭,然后教她练剑,照顾她一天的生活;还看到了很多殊胜的景象。她很激动,更加坚定了她修炼大法的决心与意志。

一次她对我说:“出去后我也要到北京去证实法!”我很感动,我知道这是发自一个生命觉悟了的本性纯真的正念啊。我说:“你还是先找一本《转法轮》,好好学学法,再做决定。”一天她郑重而坚定的说:“你教我炼功吧!”

我当时一惊,没说什么,但是泪水已充满眼里,多么可贵的生命啊,在这种凶恶的环境下,她能有这么大的胆量,无畏的想法,我知道她已超越了人的境界。在这之前,我和另一同修因为坚持要炼功曾遭过多次毒打,恶徒把我俩用手铐铐在暖气管上,站不直也蹲不下,闭一下眼就抽嘴巴,拳打脚踢。我俩虽然每天收工后都是坚持要炼功,但一次都没炼成,被毒打后再被铐上,一铐就是一宿,早上干活儿时,才能把我们放开,还得让我们和大家一起干活儿,粘鸟。这一切,小晶都看在眼里,她没有畏惧。我含着眼泪点点头说:“好,今天我就是被打死我也要教你炼功,我先睡一觉,我醒了就叫你,你若醒了就叫我。”她说:“好!”

收工后,我们就睡觉了。我睡的很沉,直到早上四点开工时才醒。我坐在她身边很内疚地说:“晶,太对不起了,我没醒过来,没能教成你。”她却很高兴地说:“没事儿,不用了,有人教我了。”我瞪大眼睛问她:“谁教的?”

我把目光投向同室的其他大法弟子,大家都摇摇头,然后都看着小晶,小晶说:“在夜里三点时,一个很古老很古老的大钟当!当!当!响了三下,然后我看到一个人,坐在一个大莲花座上来到我床前说:“晶啊,我来教你炼功。”我急切地问她:“那人长的什么样?”她说:“穿一身黄衣服,衣服的领子、袖口和衣服的边好象还镶着红牙子。

经她描述,我感到是师父教功录像里的形像。我很感动,也很担心,怕有魔来祸乱,就问:“你学会了吗?”她说:“没学会,有站着功,还有坐着功(她还不知道叫“动功”和“静功”),很多呢,我没记住。”我简要的给她介绍了一下五套功法,因为不能教,所以也没说太多。

此后一周时间里,每天三点大钟响过后,都是那个人来教她。这样有一天早上,我们刚坐下开始粘鸟,她欢喜地告诉我:“我学会了,都会炼了。”我也很高兴,说:“太好了,今晚收工时,郭某去送工具时,你炼一遍,我看看对不对。”她说:“好。”到了半夜收工时,郭某刚出去,我说:“快炼一遍,我看看。”她手结印,向门口看看说:“我有点怕(因为走廊有值岗的来回走动)。”我说:“别怕,我们给你挡着。”她说:“我坐床上炼吧,炼坐着功。”我说:“也行。”因为第五套功法她要能炼对了,也就没什么怀疑的了。她坐在床上看看门口,还是有些怕,说:“我躺着炼吧。”我点点头。

她躺在床上,结印,然后把第五套功法完完整整的炼了一遍,动作还很标准,最后双手合十时,我抓住她的双手,泪水涌出,我激动地说:“太好了!太好了!你多大的缘份啊。那是我们慈悲伟大的师父亲自来教你炼功啊!好好修吧!感谢师父啊!”

这时,我们全牢房的每个大法弟子都哭了,有的都哭出了声,我们彼此凝望着,那种心情,人类的语言真的无法描述。我们什么都不说,只默默的望着,流着泪,但是我知道,我们每个人的心灵都震撼着共同地发出一个声音,那就是:感恩!无限的感恩!

这件事已过去了十五年,但每当想起那一刻,我的泪水还会夺眶而出,对伟大师尊的洪恩,弟子不知用何种语言来表述。

再说一件我自己的亲身经历──折磨我九年的产后风,在学法后四天消失了。

一九八八年,我生女儿时得的“月子病”——产后风,双腿双脚严重风湿痛,总是阴凉阴凉的酸痛,坐在哪儿都要把腿盖上,夏天不能穿裙子,冬天总是要比别人穿的厚很多。各种药各种医治方法都没医治好。一年四季,春夏秋冬,都很遭罪,很难过。可在一九九六年五月九日,我刚刚学大法,炼功的第四天早上,我参加了在公园的集体炼功,在炼第二套功法“法轮桩法”时,就感到自己的两腿两脚就象在寒冷刺骨的冰水里泡着,开始时是扎凉扎凉的,后来凉得渐渐地就没有知觉了。等到炼完功,我的两腿两脚不会动了,一点知觉都没有了,我用手拍打,用手拽腿,都没有任何感觉。等炼功的人们都走光了,场地上只剩我一个人时,我有些害怕了,这不能走可怎么办?早上时间很紧,还要回家做饭,上班呢,我真的有点着急了,不知如何是好。就在这时,从我的头顶上一股热流一下子通透全身,双腿暖流“唰”的一下直通脚底。我动动腿,抬抬脚,一切正常了。我从此以后,身体再也没有从前那种阴凉酸痛的感觉了。

仅仅学法四天,对法理还没有更深刻的领悟,折磨了我九年,令我寝食难安、酸痛阴凉的双腿双脚就彻底好了,真的好了。而且胃病、痛经及其它的妇科病都没了,真的没了,无病一身轻,走路脚都飘飘的。我感激,我感谢,伟大的师尊啊!是您让我摆脱了痛苦,是您让我得到了生命真正永恒的新生,弟子唯有精進,再精進,以报师恩。

今天在世界法轮大法日这个神圣而伟大的日子里,弟子叩谢师恩,恭祝师尊生日快乐!慈悲伟大的师尊啊!您辛苦了,您为弟子操碎了心,弟子感谢您,弟子一定精進实修,正念正行,做好大法弟子的三件事,兑现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誓约与使命,跟您回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