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腿瘫痪的病人为何半天能下地走路了?

更新: 2018年02月11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五月二十二日】

前言

我是湖北汉川农村一个小镇上的人,今年七十九岁,九六年开始修炼大法。得法前一身病,右眼患眼角膜溃疡,不能看书,怕见阳光;内外痔严重,类风湿关节炎,脚受伤五十多年不能走远路;身体阴阳失调,上身怕热,下身怕冷;长期打针吃药无效。修炼大法后不到一年,一切病都消失了,走路一身轻。

记的上月宜昌市七十七岁的妹夫去武汉从这里路过,特下车来看望我们,见面时只见他红光满面,精神焕发,完全不是六年前那个中过几次风、上厕所都要别人搀扶着的人!一见面就说:感谢嫂子教我诚念大法好,感谢师父救了我……

排除干扰救人急

那是二零零八年四月末的一天下午,老伴(大我一岁,是一名中医)对我说:宜昌妹夫打来两次电话,说他腿疼的难受,住院一个多月也治不好,没办法!我说:我们去看看吧,能帮就帮一下吧!老伴说:我才不去呢,那么大的医院都治不了,我能治的好吗?我说:我们家一有什么事情他们都来帮忙,他现在有难处,你这个舅哥也应该去看一看呀?唠了半天他还是说不去。

怎么办?我心想:他虽然是我妹夫,他也是众生的一员,我必须要救他!于是我对老伴说:你不去我去,你把妹夫的电话告诉我,叫他们到车站来接我,我不知道他们的住处。倔老伴这时不高兴了,说:你去有什么用?就是想宣传你们的那一套(法轮功),电话号码我不会给你的!我想:你是阻止不了的,我要救人!

早上六点半,我带了几张护身符和真相资料就上路了,直奔宜昌。行车不到半小时天就黑下来了:乌云翻腾,雷雨交加,狂风大作,呼呼嚎叫。好象天都要塌下来的,足足两个多小时的大雨,窗外远处的庄稼都塌陷在泥沙之中……

在开往宜昌的车上和我同坐的是一个六十多岁的肖姓大爷带着两个十岁左右的孙子,大的叫肖林,小的叫肖芹,很活泼可爱。老人说利用节假日送孩子们到宜昌打工的妈妈那里去玩两天,却遇上这样的鬼天气,地里的庄稼不知受灾没有,正发愁呢。我说:“老人家,现在人心不古啊!当官的只管自己捞钱,吃、喝、嫖、赌,哪管老百姓的死活呢?”他说:“这些年天灾人祸这么多,我们哪有一个好日子过啊!”我说:“这都是中共坏事做绝了造成的,建政六十多年来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斗来斗去把中国人搞死了八千万,六四杀学生,现在又迫害法轮功,活摘大法学员器官高价赚钱。江泽民是中国最大的贪污腐败份子,他用国家四分之一的收入迫害法轮功,不管国家建设,把精力都用在做坏事身上。所以现在山也秃了,地也沙了,空气也雾霾了;水灾、旱灾、沙尘暴;地沟油、毒奶粉,毒大米到处都是,老百姓怎么能生活呢?现在唯一的解救办法就是相信法轮大法师父的话,他是来救人的,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可以消灾解难、祛病健身,三退(退党、退团、退队)可以保平安。”大爷说他什么组织都没入过,我就帮肖林、肖芹两个小孩退了队,并给了他们护身符和真相资料,他们都高兴的说:谢谢奶奶!我说这是师父帮做的,我们就一起谢谢大法师父吧!谢谢师父!

看着雨下个不停,我对大爷说:这是干扰,求师父帮助我们。我静下心来发了二十分钟的正念,车外的雨已经小了,到站时雨真的停了,还现出了阳光。与大爷分手时老人说:法轮大法真神奇,我们一定记住大法好。

正念足 困难除

今日的宜昌对我来说是一个完全陌生的城市,街道纵横交错,人流、车流穿梭,这时的我,既无电话,又无地址,上哪儿去找人呢?我有点茫然不知所措;相信师父,相信大法,师父一定会帮我!离开车站后,我找了一个小店吃了饭,慢步过街转到一个小商品市场,这里的商品很多,人也不少,周围有好几栋高楼。我漫不经心的走到一个五十多岁干部模样的妇人面前蹲下:“请问您是哪里人啦?在这里是干什么的呢?”她说:“我是汉川人,在这里干门卫工作已十多年了,这周围的楼房都是我管。”“那您一定对这里住的人都很熟悉吧?”“是的”。“您是否知道一个叫利萍的四十多岁的汉川女士呢?”“这个……不知道,只晓得一个叫小萍的汉川人。”我高兴的说:“小萍是利萍的妹妹,找到她更好。”门卫人很热情,到小萍家没找到本人,又通过熟人找到她的手机号,接通电话时她正在附近食堂吃饭呢!一会儿小萍端碗饭跑来了,看见我时惊奇的问:“舅伯母您一个人是怎么找来的呀?”我说:“是大法师父指引我来的!”她用奇异的眼神看着我,我就把来的经过说了一遍,她也觉的太神奇了。

下午和小萍来到宜昌最大的一个医院,全是外科病房,床位都是满的,一走進妹夫住的病房,就听见他在呻吟,身子蜷缩在床上痛苦的难耐。妹妹在床边给他按摩着腿,面容憔悴,没精神,见我去了都非常高兴。小萍找来一把椅子让我坐下,我就和他们谈开了,得悉妹夫一个半月前突然一条腿开始疼,几天后就住進了这个外科医院,每天打针吃药也不见好转,而且疼的半边身子不能动了。更严重的是:住院十几天后另一支腿也疼的不能动了,下半身瘫痪完全成了废人。现在疼的饭不想吃,觉不能睡,身上的肉脱掉了三十多斤,医药费用去了一万好几千,病情越来越重,与主治医生争吵了几句,医生就不管他了,要他转院。他说我往哪转呢?在宜昌这个最大的医院都治不了,其它的就更不行。到武汉去吧经济条件有限,孩子们要上班,老伴年纪又大,不能去外地护理,真是难啊……所以打电话你们,求得你们的见解与支持。

次日上午医生还是没有去妹夫的病房,到下午他的两个儿子用车把他拖回家去了,这可能也是上天的一种安排吧!回家后,我把真相护身符和“绝处逢生”真相资料给妹夫,并告诉他:“只有大法才能救你,你诚心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求李洪志大师保护你,保证很快就会好。”因他受党文化的毒害很深,觉的大医院都治不好的病这两句话就能念好,所以不听也不信,我行我素,结果又疼了一天一夜。第三天早上我对妹夫说:“今天我要回去了,不然你哥会生气的。”他马上着急的说:“姐姐,你不能回去,我这样瘫在床上怎么办呢?回家又疼了一天一夜没吃没睡,实在受不了了。”我严肃的说:“你花了那么多的钱,受了那么大的罪反而越来越重,我让你不用一分钱只要你转变观念、信师信法、退出邪党的一切组织,你都不听,那怎么能好?常人就是应该生老病死,就是应该这种状态。你舅哥都不愿来,那是因为他也救不了你,我排除多方面的干扰来到这里,你却不能正确对待,那只有随你吧。”他很着急的说:“姐姐我听你的,现在就照办,等我好一些你才能回去。”

我同意了,到另一房间与妹妹(同修)发了半个小时的正念,让妹妹休息后我上街买了一些菜、水果之类的回去做午饭。到下午三点左右时,忽听见妹夫大声喊:“我的鞋子呢?”我走到他跟前笑着说:“怎么了,几十天在床上疼的不能动,半天的时间你的腿就不疼了?还能穿鞋下地走路了?!”他回过神来说:“噢,真的不疼了!我中午吃了一大碗肉下面后,一觉醒来感到口干枯燥,想喝,不觉翻身下床,想去厨房倒茶喝,却找不到鞋。我真的不疼了,能走路了,大法真神,谢谢师父救了我。”

尾声

晚上妹夫慢慢走到饭桌边和我们一块吃了顿可口的饭菜,有说有笑精神好多了,我高兴的说:“总算没白跑这一趟,师父叫我救人的事情虽然是做到了,但是以后信师信法做到什么程度那就看你啦!今夜大家都睡一个好觉,明早我就启程回家了。”他表态一定做到相信大法好。

回家后,我的老伴问我妹夫病的怎么样,我说好了,是大法师父救了他,他不大相信,几天后他电话去问没有人接,又过了几天再打电话问时,妹夫说:“我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半天病就好了,每天自己下四楼到外边去玩。”他也就没话可说了。

我相信通过这件事情,老伴不信神不信法的观念是有所转变的,也希望那些受党文化毒害很深的人们,通过这件神奇的事情能得到启示:神佛是慈悲的,无私的,只要你改变观念,明白真相,坚信大法你就会有美好的明天!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