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我的妈妈——福建省石狮市法轮大法弟子杨世芬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五月四日】我失去了这个世界上最亲的人——我的妈妈,妈妈被石狮市宝盖镇派出所的恶警恶人害死了,只因为妈妈坚持修炼法轮大法,信仰“真、善、忍”。妈妈按照“真、善、忍”做事,并没有害人,我真的想不通按照“真、善、忍”做事有何不可?我去讨还公道的时候,他们居然拿着相机问我,炼法轮功是不是犯法的?他们非法对着我拍照,说这是“证据”!简直是厚颜无耻。

妈妈杨世芬年轻时的照片
妈妈杨世芬年轻时的照片

妈妈的一生,活的真是很苦,也很累。在我有记忆的片段中,妈妈经常被爸爸、奶奶、叔叔、姑姑们打骂。小时候,我也不知道爸爸的家人为什么要这样对妈妈。到我比较懂事的时候,听别人说妈妈是被人贩子卖给爸爸的,我问妈妈,妈妈说,她是被人贩子骗了。

妈妈杨世芬抱着两岁的我
我两岁时,妈妈杨世芬抱着我的照片

我记得小的时候奶奶经常拿一只扫把打妈妈,爸爸呢,经常拿着拖把或者随手拿一样东西打妈妈。只要家里丢了什么东西,叔叔、姑姑们就会挑拨是非,说是妈妈偷的,然后爸爸就会来打妈妈。妈妈经常哭,妈妈经常问我要怎么办。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我也不喜欢这个家,为什么这个家里经常要为这么一点小事吵架?只要我哭一下,爸爸就不管我是一个4、5岁的小孩,直接把我扔在地上,任凭头在地上震得“啪啪”响。

在我的记忆里,妈妈真的是很苦。我问过妈妈为什么不离开这个家,她说她放不下我。从小妈妈就很疼我,我想要什么妈妈都会买给我,虽然家里经济条件不是很好,但是我却被妈妈宠得像公主一样的生活,脾气很大。(现在,我知道妈妈之所以没有离开这个家,是因为以后她要在这个地方和她的女儿一起救度这方的众生。)

妈妈自从修了大法以后,每一天都很开心,很少跟爸爸吵过架,即使爸爸打妈妈,妈妈也很平静,从来都没有生气。后来爸爸看到妈妈每天都乐呵呵的,又不还手,他也不怎么打妈妈了。

我们家是开小超市的,从妈妈修了大法后,有时候碰到来买东西的,挺困难的,会便宜点卖给她们,为此我经常跟妈妈怄气,说就几毛钱的东西,为什么还要算她便宜点,甚至赌气不吃饭。妈妈就会耐心开导我说,人家确实困难,我们应该体谅人家。以前爸爸和叔叔、姑姑们为了钱的事吵起来的时候,妈妈也会和叔叔、姑姑们吵架。但后来妈妈就不会了,妈妈跟我和妹妹说,师父说了,是你的就是你的,所以妈妈自此从不插手这些事情。妈妈还经常把很多旧衣服送给了有困难的人。

二零一零年妈妈的身体出现严重的病态,在医院里做了手术,按医生的解释是以后只能靠吃药来维持下半生,什么都不能做。但是没过多久,妈妈就能骑着摩托车到处去讲真相了,也没吃过任何药。可惜,村里的人听信了谎言,妈妈对他们讲真相,他们都置之不理,还跟邪恶的派出所一起助纣为虐。

妈妈曾经被恶警软禁在家中,姑姑他们嫌妈妈,拿饭给妈妈吃,怕妈妈弄脏了饭碗,姑姑他们特意洗了一个罐头瓶盛饭在里面给妈妈吃。因为妈妈每天都出去讲真相,叔叔曾经扬言要砍断妈妈的双腿。有一次妈妈和我在外躲避,妈妈被恶警查到了位置,强行绑架回村里,爸爸当着全村人的面,还有恶人的面,把妈妈从家门口打到对面的门口,没有一个人来劝阻,姑姑居然还煽风点火说:“该打。”当着全村人的面,恶警叫来了所谓的“记者”,好几个摄像机对着妈妈拍照,问妈妈去外面的感想。

而这些我全都不知道,两年后也就是二零一三年八月份,我从外面搬回来的时候,我看到的只是妈妈对姑姑、叔叔,还有全村人,每天都是很热情的打招呼,问他们好。我什么都不知道,直到有一天我跟妈妈发脾气说:“我遇到的人都很坏,都很奸诈。”妈妈才跟我讲了她遇到的这些事,我才知道我这些事根本就不值得一提。这些事妈妈都没有放在心上,还经常对他们微笑,希望他们能了解大法的好,希望他们都有个美好的未来。

漳州东山派出所,石狮市610国保大队,石狮市湖滨派出所,石狮市灵秀派出所,石狮市宝盖派出所,这些曾经绑架迫害过妈妈的恶警们,妈妈从来没有恨过他们,只是说他们是一些可怜的人,是被共产党利用了,才会变成这样的。妈妈在的时候,每次出去讲真相回来,都会跟我说,这些人都很可怜,真希望他们都能快点来了解大法的美好,能够早点退出中共的组织,能有未来。

关于杨世芬生前被迫害的情况,请参考《福建泉州石狮市杨世芬被迫害致死》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