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难的济源(1)

——十五年来济源市法轮功学员遭迫害纪实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五月四日】

目录

一、迫害概述
二、济源法轮功学员遭迫害部份案例
三、迫害致死案例
四、恶报实例
五、结语

附录:迫害责任人和部份迫害机构

济源,河南十八个省辖市之一,因济水发源地而得名(古时济水与黄河、淮河、长江并称“四渎”),位于黄河北岸,北依太行山,西临王屋山,南临洛阳市。女娲补天,后羿射日,盘古开天辟地,轩辕黄帝祭天,悬壶济世的药王孙思邈等等让济源市承载了悠久的历史、灿烂的文化,使之成为中华民族文化的发源地。共产党暴力篡政以来,对中华传统文化极尽破坏。济源目前总人口约六十六万人。

一九九二年五月,李洪志先生将法轮大法(法轮功)传出,神奇的祛病健身功效、对道德的提升,使一批又一批济源人身心受益。一九九八年,济源市轵城镇北孙村农民翟家中患病入院治疗,被确诊为胃癌晚期,医生宣布最多只能再活两个月。翟家中回家后,法轮大法刚好传到北孙村,他有幸参加了村中举办的李洪志师父讲法录像学习班,病情奇迹般的好了,他由原来只能吃少量流食,到能够正常吃饭,最后身体完全康复。翟家中万分感谢李洪志师父的救命之恩。那时候,他每天骑自行车行走几十里山路,用自己的亲身经历告诉人们法轮大法的神奇、美好,使很多有缘人都走上了修炼道路。

现年六十多岁的胡荣英女士,曾身患子宫癌,修炼法轮功得以痊愈。李玉萍和婆婆九年不来往,修炼后,她认识到是自己的不对,就买上礼品上门看望老人家,不再与老人计较,在家也不再和丈夫生气了。她丈夫是个建筑工人,工作很累,很辛苦,李玉萍懂得关心、体贴他了。这些,李玉萍的婆婆和丈夫看在眼里,喜在心里,逢人便讲法轮大法好。亲戚和邻居也都说法轮功真好,把这个病秧子,好记仇的人变的这么好!

象翟家中、胡荣英和李玉萍这样的事例还很多。这些身心受益的法轮功学员成为活传媒,在口耳相传间,法轮大法在中国大陆广泛弘传。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与中共邪党相互利用,发动了一场人类历史上空前未有的对正信修炼群体的最邪恶、最残暴的镇压。迄今,这场针对法轮功学员的残酷镇压已经过去了整整十五年。十五年来,济源法轮功学员同大陆其它地区的法轮功学员一样,遭受了难以想象的残酷迫害。

本文仅对明慧网报道出的消息所做的不完全统计。

一、迫害概述

据不完全统计,截止2013年底,济源市就有4名法轮功学员(段长富、原胜军、翟家中、马志钗)在济源被非法关押期间被迫害致死;2名法轮功学员家属(法轮功学员董玉兰的丈夫 法轮功学员李玉萍的丈夫)由于长期担惊受怕,过早离世;9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200余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90余人次被非法劳教判刑,其中12人次在被关押、劳教、判刑期中,被迫害致残。有的法轮功学员的手臂被打折、肋骨打断、有的腰被打坏不能直立,有的满嘴牙被全部打掉,有的被迫害精神失常。有超过600人次被强制参加市、镇两级洗脑班。法轮功学员几乎个个都遭到不同程度的迫害。

表格 1被非法判刑的法轮功学员

姓名性别年龄刑期关押地
庞良40多岁三年郑州新密监狱
胡荣英60多岁四年不详
李玉萍54岁四年不详
秦小敏不详三年不详
王瑞不详三年缓四年不详
刘法智不详四年不详
李宗入不详三年缓三年半不详
程小梅不详五年新乡女子监狱
周倍兰不详不详新乡女子监狱

在迫害的同时,中共不法人员借机敛财。济源市恶人王名利(女,40多岁)、王国有(40多岁),分别是济源市公安局国安办股长、指导员,为多得奖金,迫害不择手段,捏造事实,胡乱扣帽子,勒索、非法侵占法轮功学员财物(不含对乡镇、单位交款),从不开票、罚款单据,将所谓的“保证金”都归为己有或被他们挥霍!其中王名利买房2处、新建仿古建筑1处。他们先后办洗脑班8期,非法关押迫害的法轮功学员人数达110多人!二人亲自非法批捕、劳教、关押、洗脑迫害法轮功学员250多人次,抄家抢劫不计其数。

恶徒王名利、王国有以“交钱放人,不交钱劳教”,敲诈勒索法轮功学员及他们的家人。被他们非法罚款的,据不完全统计,有84人,共计204,375元。王屋70多岁的法轮功学员被送郑州劳教,劳教所不收,遣返回济后,被讹取4000元。2004年,此二邪恶之徒先后讹取12人每人4000元。王老汉、孙秀英、李玉萍不交钱就劳教1年、2年。

二、济源法轮功学员遭迫害部份案例

1、个人遭迫害案例

◆常玉英,女,河南济源人,一九五三年出生。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常玉英去北京讲真相救人,警察对常玉英连打带骂,把她关进地下铁笼。常玉英被转到了北京某看守所,身上带的钱和衣物,全被中共恶警抢走了。常玉英被当地公安接回后,在济源北海派出所,恶警用吊铐将她吊在铁笼上一宿,拳打脚踢,不给饭吃也不让喝水。在济源市公安局刑警队,恶警队长唆使看管人员,把常玉英的双手铐在铁笼上,用吊铐、不让睡觉等各种酷刑折磨常玉英,警察脚穿大皮鞋,狠劲的踢常玉英大腿。在看守所,常玉英被戴上手铐脚镣,吃的是有蛆虫和尘沙的稀菜汤。

酷刑演示:吊铐
酷刑演示:吊铐

由于长期被虐待,加上精神上的摧残,常玉英肚子里竟长了一 个瘤子,常玉英要求医治,公安局国保队长王明丽和国保队政委王国有置之不理,看守所也都不管。在看守所被迫害了十一个月后,常玉英被迫害致子宫癌,看守所怕承担责任,才放了她。常玉英回到家,坚持学法炼功,身体奇迹般的康复了。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长期的骚扰使常玉英被迫离家出走。常玉英的丈夫段长富,于二零零三年十一月,突发心脏病致死,当时,两个孩子上学不在家,常玉英又流离在外。当被发现时,段长富早已去世。济源市六一零办公室和国保支队,把常玉英从外地绑架到北海派出所,想借机造谣常玉英害死自己丈夫来嫁祸法轮功,最终阴谋没有得逞。二零零三年,常玉英被济源市国保大队绑架,并非法拘留十天。

二零零八年,常玉英再次遭恶警绑架,强迫送在河南十八里河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六个月。劳教所恶警、恶人逼迫常玉英看污蔑法轮功的假新闻,唱红歌,做奴工,施加各种压力。

◆韩小蕊,女,现年六十五岁,济源市承留镇承留村人。二零零二年,身患重病的韩小蕊走投无路的情况下,走入法轮功修炼,除乳腺肿瘤外,其它疾病都彻底痊愈。

韩小蕊被济源市“六一零”和济源市国保大队的恶警诬陷为“反动言行”。他们对韩小蕊进行多次拘押和残酷迫害,一年之内,把韩小蕊关到看守所里四次,每次都是几天几夜不能吃饭和睡觉。当时韩小蕊的乳腺正处于排毒祛病阶段,每天需要大量的卫生纸来清理流出的脓血。但恶警却把家属给韩小蕊送去的卫生纸私自克扣,让韩小蕊在牢笼里买他们的高价纸。在韩小蕊“保外就医”期间,恶警还时不时的上门骚扰,致使韩小蕊从一百二十斤的体重减成了七十斤。

在韩小蕊儿子结婚的前三天,国保大队恶警苗东明在济源市“六一零”的指使下,将韩小蕊绑架,不经任何法律程序,当天就把韩小蕊送到了新乡女子监狱。他们每次迫害韩小蕊时,对这个老太太拳打脚踢,用书打嘴,用毛巾抽脸,打的韩小蕊身上青一块紫一块,还不让韩小蕊呻吟和哭泣。

拳打脚踢
拳打脚踢

◆庞良,男,大概四十岁,原济源市消防队指导员。二零零二年十月,庞良进京上访,为法轮功鸣冤。被河南省济源市公安局非法劳教三年,期间曾被打断右臂,受尽折磨。于二零零二年十二月三十一日,被劫持到许昌第三劳教所,遭受迫害。非法关押近四年,后被中共非法开除军籍,户口也被非法注销。

酷刑演示:上绳
酷刑演示:上绳

庞良在劳教所,因喊“法轮大法好”,被劳教所非法加期四个月。恶警还用 “上绳”的酷刑折磨庞良数次,每次七、八绳,每绳四五十分钟。庞良疼痛难忍,呼吸困难,几近窒息,右臂肘关节错位;恶警强迫庞良做奴工。完不成强加的任务,不许睡觉。庞良的身心受到极度摧残,身体非常虚弱,在中午吃饭时几次突然晕倒在地。由于满身伤痕,骨骼错位,行动不便,从上铺床位一头栽下两次。劳教所为了逼迫庞良放弃信仰,又在饭里面加入摧毁中枢神经的药物,导致庞良长期神智不清。

二零零九年,开封市国保特务头子刘跃进,与龙亭公安局国保特务李贵先勾结,在对庞良进行长期跟踪监视之后,于九月十一日,绑架了庞良,连不会走路的小女儿,一起劫持到开封市北书店派出所。其后庞良又被非法关押在通许县看守所,长达七个多月。

二零一零年,开封市龙亭区法院,对不放弃信仰的庞良,秘密开庭判刑三年,于五月五日送往郑州新密监狱加重迫害。庞良家人和本人都没有接到“判决书”,更无从得知所谓的公诉人、审判长、陪审员、书记员等最基本的庭审人员的姓名。也不告诉其家人参与庭审的中共人员的名字,可见中共法院的心虚。

◆董玉兰,女,六十二岁,济源市法轮功学员,退休职工。二零零零年十二月,济源市公安局刑警四大队不法警察张五星,带人到董玉兰家非法抄家,把董玉兰绑架到公安局刑警队。在刑警队,恶警把董玉兰关进小黑屋里,用手铐铐在铁管子上。非法关押了十七天,才让家里人接回。

二零零七年十一月被恶警绑架,遭恶警苗东明殴打逼供,董玉兰的耳朵被打背,差点失聪。之后被非法劳教一年半,劫持到河南省郑州十八里河劳教所。董玉兰被非法关押期间,恶警到她家抄家,她的丈夫被惊吓患病,不久就含冤离世。二零零九年,董玉兰从劳教所回到家,国保大队苗东明和陈家辉一直非法监视着董玉兰。

二零一零年九月,董玉兰再次被苗东明绑架,在董玉兰血压高达二百多,心脏病严重的情况下苗东明等人还是强行送董玉兰去拘留所,拘留所怕担责任而拒收。苗东明等人逼董玉兰女儿写保证后,才放董玉兰回家。

二零一零年十月,董玉兰又中共恶人绑架到洗脑班,遭受洗脑迫害一个月。

◆李玉萍,女,现年54岁,河南济源市中原特殊钢厂退休职工。二零零四年三月的一天,李玉萍被济源市“六一零”的王清竹(王庆竹)、市公安局的王名利、王国有,指使恶警苗东明和杨烈华等劫持。当天李玉萍就被非法劳教两年半,劫持到郑州十八里河女子劳教所。李玉萍每天被强迫做十多个小时的奴工,一直坐着不准起来活动一下,上厕所是定时的,只有那时才可以动一下。劳教所的伙食极差,冬天只吃萝卜,有时甚至连洗都不洗,连泥带沙就下锅,吃起来嘴里都是泥沙,咽不下去。

二零零六年,李玉萍从劳教所回家。单位不准她上班,强迫办“内退”,而内退工资每月只有四百元。到了正式退休年龄,李玉萍被通知:二年多的非法劳教迫害不计算在工龄中。她每月的退休金只有五百七十元。

◆常丽华(常梨花),女,四十九岁,河南省济源市东高庄人,一九九七年春天开始修炼法轮功。二零零八年正月二十七日上午,在济源市公安局王立新指使下,四名警察非法抢走常丽华的法轮功书籍、资料和音乐播放器等私人物品,并要绑架常丽华。幸好常丽华有事外出,才得以走脱。恶警没抓到常丽华本人,就十天半月到常丽华家中骚扰一次,恐吓、威胁常丽华家人和亲戚。

自二零零八年至二零一一年三年间,警察上她家骚扰上百次。 二零零八年七月十五日,恶警强迫常丽华丈夫的单位,停止她丈夫的工作,断绝常丽华家庭的唯一生活来源。

二零一四年二月二十八日,常丽华再次遭邪党绑架,至今未归。

◆孙秀英,女,济源市法轮功学员,现年近七十岁。二零零四年四月份,遭到济源市国保支队绑架,被非法关押在济源市看守所。国保恶人要孙秀英家里交三千元放人,孙秀英家交不出钱。中共警察因为勒索不成,就非法批孙秀英一年劳教。到了劳教所,给孙秀英检查身体,结果血压高达三百,劳教所拒收。在这种情况下,济源市国保支队把孙秀英丢进劳教所开车遛了。

◆张改信,男,五十多岁,河南济源克井大社人。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到二零零四年间,这个众口称赞的好人,就多次被当地恶人绑架到乡派出所遭迫害。二零零五年九月,张改信又被绑架到拘留所关押了十二天;二零零九年八月被迫流离失所。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份,张改信再次被中共不法警察,绑架到济源市看守所,非法关押半年多。在看守所里,张改信每天被强迫做奴工,从早上六点半(除吃饭每顿五分钟外)直到晚上九点。说是九点,实际是到夜里十点、十一点,有时到十二点。别人都休息后,每天还要再罚张改信站二个小时,甚至四个小时,第二天早上继续做奴工。寒冬腊月下大雪,恶人强迫张改信,趴到地上刮雪。每天只给很少的食物充饥,张改信的体重,由原来一百六十多斤,饿瘦到一百一十多斤。恶警还逼张改信骂大法和大法师父。张改信被中共恶人恶警逼的大声痛哭。直到二零一零年五月份才回到家中。

◆武素琴,女,年龄不详,济源市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九年十二月被济源市公安局国保大队谢红武、苗东明、陈国辉,还有亚桥乡的片警绑架到济源市看守所。看守所狱警强迫武素琴糊药盒。女恶警赵娜故意给武素琴增加糊药盒的数量,并叫犯人刘紫仙、刘红瑾(音)等人盯着武素琴,只要动作稍慢一点,刘紫仙就用塑料衣撑用力敲她的手,结果把武素琴的手敲的青一块紫一块,手指头肿的打不过弯来。不法警察指使牢头不让武素琴睡觉,逼她连续值夜班,即便如此武素琴也干不完强加的活。恶狱警赵娜指使犯人,强行给武素琴戴上重重的大脚镣,并逼武素琴拖着脚镣在院里走了三圈,脚当时就被磨的稀巴烂,血肉模糊,腿肿的老粗,行走困难。二零一零年六月武素琴再次被劫持到看守所迫害。同年十月武素琴又被绑架到小浪底洗脑班迫害近五个月。

酷刑演示:脚镣
酷刑演示:脚镣

◆胡荣英,女,六十多岁,河南省济源市轵城镇南冢村人。二零零四年十月十八日晚,在济源市“六一零”和“国保支队”的直接授意指挥下,轵城镇武装部部长李国占、副部长陈备战带着派出所王健、小白等十多人到胡荣英家通知其去参加洗脑班, 因她当时不在家,恶徒未能得逞。十月二十日几十个防暴队员,对胡荣英进行强行绑架。面对无理的迫害,胡荣英绝食抗议。绝食第八天,胡荣英已是气息奄奄,生命垂危。李国占等人,将胡荣英强行送进洗脑班。洗脑班不敢收留。李国占等人无可奈何,就把胡荣英送到她哥家。

二零一二年十月初,胡荣英讲真相和送真相光碟救人,因遭人恶意举报而被梨林社区警务队警察绑架,非法关押在济源看守所。二零一三年七月十八日下午,济源市法院对法轮功学员胡荣英进行非法庭审。胡荣英的家属请了北京正义律师为她做无罪辩护。但是邪党根本不讲法律,二零一三年八月十三日,河南省济源市法院对六位法轮功学员非法判决,法轮功女学员胡荣英被非法判刑四年,李玉萍四年,秦小敏三年,王瑞三年缓四年,男学员刘法智被非法判刑四年,李宗入判三年缓三年半。

◆朱秀梅,女,年龄不详,国营5127厂退休职工。二零零零年冬,被济源市小寨派出所绑架,非法关押在济源市看守所半年多,连过年都不让回家。期间被戴脚镣、手铐、挨打、体罚等,吃尽苦头。二零零一年五月、二零零二年十一月,济源市610办公室和公安局接连办洗脑班、恶人恶警每一次都把朱秀梅绑架到了洗脑班进行迫害。法轮功学员朱秀梅、马志钗,于二零一零年九月十一日被济源国保支队的苗东明等人绑架。在济源市看守所,被非法羁押长达4个多月。在被非法羁押期间,她们因拒绝穿囚服,被看守所的所长邓某,给强制戴重刑脚镣。她们因绝食反迫害。遭到恶警的野蛮灌食。

据知情人透露:给马志钗、朱秀梅灌食,是由济源市610主任赵年波指使,由公安局副局长王立新在看守所监控室坐镇,由看守所女狱警赵娜派人具体实施。灌食时由四、五个身强力壮的男犯,把她们按倒在冰冷的地上,按住四肢、脑袋,捏紧鼻子,用铁器把嘴撬开,用针管往嘴里打,朱秀梅的上下门牙被撬掉,马志钗的嘴被撬烂,流血不止。在寒冷的冬天,恶警赵娜指使,给她们灌入用自来水稀释的冰冷糊糊。还故意将冰冷糊糊往脖子里灌,往衣服上抹,弄的满身满脸都是。马志钗由于屡遭迫害,受伤的胃被再一次灌坏。灌下去的东西很快就返出来了。最可恶的是把马志钗吐出来的又灌给了朱秀梅。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此次绑架造成二人被迫害的脱了相,骨瘦如柴。马志钗穿着厚厚的棉衣,体重只有70斤;身高1.65米的朱秀梅,体重也由140多斤瘦成100零几斤,就这样,中共还要给她们非法开庭,恶人恶警看她们实在不行,怕出人命,就逼家人在“取保候审”书上草草签字收场。两人回家后,恶警不放过她们,经常骚扰。两人分别被迫拖着虚弱不堪的身子,远离家乡,四处谋生。

◆赵灵芝,女,济源市亚桥乡西水屯村人。二零零六年四月,济源市公安绑架了赵灵芝,没收了她的大法书籍,后将她非法劳教一年,于四月二十六日劫持到郑州十八里河劳教所。

◆济源市法轮功学员周玉荣、王翠玉二零零七年六月十三日夜间发放真相资料时,被蹲坑恶警绑架到济水公安分局,被劫持到济源市柿槟看守所。

◆济源法轮功学员程(成)小梅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二十八日被恶警绑架,后于二零零八年七月获知,程小梅已被非法判刑五年送新乡女子监狱迫害。

◆二零零九年八月十五日,济源市政法委书记、610主任、公安局局长李刚,带领几个恶警冲进该市化肥厂家属院六号楼,闯进法轮功学员赵强军住宅,强行抢走电脑、打印机、复印机和上万元现金,并将赵强军、小玲夫妇一块抓走。当时家中只剩下两个未成年的儿子,无依无靠。

◆二零一零年八月二十六日八点左右,济源市公安局苗东明伙同十多个恶警,全副武装,开着伪装的便车,闯入克井镇大社村女法轮功学员王引贤家中,翻箱倒柜,抢走台式电脑一台、笔记本电脑一台、打印机一台、两个MP3和三百多元现金,还抢走一些法轮功书籍和资料,并企图绑架王引贤,幸好王引贤有事外出得以走脱。 之后恶警三次上门骚扰,王引贤被迫流离失所。后来恶警监听电话,多次到王引贤家中和打工处骚扰,使她有家不能回,丈夫子女不得安宁。

◆二零一一年五月中旬,济源法轮功学员周倍兰,被恶警绑架进洗脑班后,未经任何法律程序,就被非法判刑,直接劫持到新乡女子监狱遭受迫害。

◆历年来遭邪党绑架、酷刑迫害的还有:周玉荣、王翠玉、赵小棉、王秀真、刘小曼(满)、武春贤、许素萍、王小风、王秀真、王秀芝、许素萍、赵纪一、李小枝、邢清方、武春贤、孔小朋、兰英、小素(思礼乡人,被非法劳教一年送郑州十八里河女子劳教所迫害)、刘冬青、许腊荣、张素花、郭占生(河南省洛阳市涧西区)、刘聪枝、王引贤、周倍兰、燕培玉、齐叶、张小妞、牛葆芝、赵小棉、任竹梅、王小盼、许艳霞、姚永和(被非法劳教二年)、冯小玲、赵大顶(音)孔小朋、兰英。

(待续)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