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孙仨人走在金光灿烂的路上

更新: 2018年01月31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五月七日】这里记述的是我们祖孙仨同在大法中修炼的经历和片段。

一朵小花

这是一个建立较早的家庭资料点。记得刚开始的时候,并没有考虑过要建立什么资料点的事。当时我年过花甲,已退休在家多年了,对电脑一窍不通。先生买电脑主要是为了在电脑上玩牌,我为此还表示过反对买电脑的意见。九九年七二零之后,我和许多大陆的大法弟子一样,失去了集体学法和炼功的环境,见不到新经文,偶尔见到手抄的也不容易分辨是真是假。形势的变化迫使我们萌发了要看明慧网的念头。

什么叫上网?我请教家人,家人笑话我说:你连这也不知道?我并不介意别人说什么,我一个劲的钻研电脑,有同修和许多常人朋友也来帮助我。我把他们教我的东西,从开机到结束,每一步点击的名称,详细的写在本子上。我也买来一些书自学。慢慢的,我看到了明慧网,能打印和复制一些资料,新经文、重要的明慧文章等传递到了同修手上。一个小型的资料点就这样在形势的逼迫下应运而生。

这个家庭资料点从开始做真相资料到现在做真相纸币,一直工作正常。这许多年来邪恶似乎也嗅到过什么“气味”,试图对这个家庭资料点進行干扰和破坏,可是他们从来就没有得逞过。只有在我们不在家的时候才停顿一段时间。

“网络高手”

正当我们的资料点运行的得心应手的时候,中共开始了大面积的封杀境外网站,我们登陆明慧网出现了干扰。是慈悲的师父早就为我们安排好了这一切的对应手段。无界网、花园网等破网软件很快传递到了我们的手上。家中的小弟子也似乎在“一夜之中”长大了。

我们家有两个大法小弟子,这里指的是大的,当时大约七岁左右。刚开始接触电脑的时候,他并不知道什么叫“翻墙”、“破网”,只知道这里点点、那里试试。每当我打不开明慧网的时候就喊他过来,一般的情况下他都能打开。当时我自己也觉得惊奇,一个几岁的孩子,他怎么能知道这么多?他似乎什么都会。慢慢的,他能利用各种手段突破网络封锁,还能打字、发送稿件、电脑小维修、看懂网上的中英文网络说明等等。在我的眼里他真是一个神奇的孩子,是师父安排来为我们排忧解难的孩子,这多么像神话故事里的那个“观音送子”啊!

一个幸运的生命

这里指的是家里的另一个小弟子。她身上同样显现出了许多超常的特质。她是个女孩,二零零二年出生,今年即将初中毕业。她的记忆力、理解能力远超越于一般的孩子。用他们学校校长的话说,她是他们学校的一个“亮点”。

这个孩子从咿呀学语开始就和我们一起在大法中修炼。在我的记忆里,她两、三岁就能背诵师父的《论语》和许多首师父《洪吟》中的诗词,五、六岁的时候就已经会通读《转法轮》了。那个时候她并没有正式上学,大法弟子大组学法的时候,我们每次都带她去参加。她可以和大人一样挨个轮流着往下读经文。很少有不认识的字,吐词清楚。

在一次学法回来的路上,她突然问我:“奶奶,你是怎么来的?”猛一下我还真摸不着头脑,后一想,哦,原来今天晚上学法时学到师父说大法弟子有三种来源,她听懂了,大概是问我属于哪种人吧。我告诉她从我修炼开始到现在,没有经历过什么太大的魔难,而且好像感觉到自己一旦有什么事做错了的时候,师父就在棒喝我,我说:“我可能是跟师父签约来的”。之后我反问她:“你怎么来的?”她当即不假思索的脱口而出:“我自己要来的。”

她二零零二年出生,那个时候,正值中共迫害法轮功最严重的时候。天上人间的生命都知道了大法开传,这是个亘古难得的机遇,她选择了这个时候来到了人间,转生到我们家里,叫我做奶奶,我们同为大法弟子,这是一个多么幸运的生命啊,我发自内心地感叹着。

发生在我们身上的神迹

我们祖孙三人同走一条金光灿烂的回归之路,在行進的过程中,在师父的呵护下,在我们的周围,在我们的身上,展现出了许许多多的神迹。下面略举一二。

1、我们的家庭资料点用来做资料的电脑,有一天突然不工作了,请懂电脑的专家甚至生产厂家的技术骨干上门维修,折腾了将近十来天都修不好(其实后来发现电脑根本就没有坏,只有一个外线接头有故障)。就在这时我脑子闪过一念,是不是这里不安全?果然在我离家的第三天,门外停下一辆汽车,下来四条汉子闯入我家。此时,只有一个八十多岁的老爷爷在家。来者问他,一问三不知,败兴而归。

2、孩子小的时候,我送他去幼儿园,一不小心,孩子一个倒筋斗从二楼平台摔到一楼水泥地上。当时孩子没有哭,只哼哼了两声。身上灰都没有。我跟下去牵着他继续往外走,并没有感到有什么意外发生,只有在回家往楼上走的时候,我突然发现:哇!这么高。感到有些后怕。

3、我的脖子上长了一个大肿块,硬硬的,差不多有鸡蛋那么大了,严重的时候吃不下饭,睡不着觉,浑身难受。我坚持学法炼功,该干什么干什么,不搭理它,后来耳朵里流出一些像耳屎之类的东西,慢慢的硬块逐渐就变小消退了。现在已经两、三年过去了,什么痕迹都没有留下。

类似的事情还有很多,这里就不再一一列举。大法是真实存在的,是神奇的。我们作为师父的弟子,是真正的受益者。

当我写这篇文章的时候,在孩子的面前我流泪了。感谢师父的话无以言表。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