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女子监狱八监区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罪行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五月七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黑龙江女子监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大一场、小一场接连不断,夏天暴晒,冬天冷冻,几年来小号里总有法轮功学员被铐着、戴脚镣。

被监狱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有杜玉兰(五十多岁)、吴美艳(四十多岁)、陈伟君(四十多岁)、张艳芳(四十岁)郭美松(三十八岁)。法轮功学员闫慧娟曾经被犯人牛宇红用针在身上刺字,长期被关小号。

最残酷的一次迫害是二零零三年八月份,那时法轮功学员们都被集中在监舍,每天都被强制坐小板凳,由两个包夹看着。因为手抄的经文被警察抢去,六十多名法轮功学员集体绝食抗议。警察没有收敛迫害,把每个人绑在了床腿上,腿也被绑上伸直,坐在水泥地上,晚上也不放开。三天强行野蛮灌食,非常痛苦。法轮功学员的双手被反绑着,犯人抓着头发向后拽着抬起头,就开始插管,象筷子粗的胶皮管子,从鼻孔插进去一直到胃里,插的呕吐、流泪、鼻子流血,有时还用开口器撑嘴,撑到极限,感觉嘴角都快被撕裂了,痛苦极了!真是非人的折磨!就这样持续大约能有半个月,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一点也没减轻。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绘画)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绘画)

法轮功学员觉得被关在这里就是被迫害,所以不服从所谓“劳动改造”,因为她们没有罪错,最后连囚服也不穿了。这下大队长郑杰和副队长张春华象失去理智一样,带着几十个狠毒的犯人,每个人手里都拿绳子、手铐来到监舍,对法轮功学员疯狂地吊绑迫害、毒打,三、四个犯人绑一个法轮功学员,都反绑,两个队长指使犯人用手铐把法轮功学员们的手反铐上(苏秦背剑),然后再把背铐铐在上铺的床栏上,只能脚尖点地的站着,胳膊疼的撕心裂肺,手铐卡到了肉里,疼的汗水象雨水一样从脸上流下来。

酷刑演示:吊铐
酷刑演示:吊铐

各监舍不时的都会传来惨叫声。法轮功学员王爱华的心脏承受不了,被吊的喘不过气来,脸色蜡黄,眼看有生命危险了才解下来。关英欣也被吊的险些晕过去才放下来。法轮功学员们被这种酷刑折磨了整整六个多小时,有很多人的胳膊都被吊伤了,手腕都被卡出血了,留下了伤疤。王洪杰的胳膊不能系裤子,洗脸都抬不起来,半年以后才恢复。绝食绝水近一个月的法轮功学员们又被上了大刑,仍然绝食反迫害。后来狱里答应他们穿不印字的囚服了。

一次次的肉体折磨对法轮功学员们的身心造成了太多的伤害。没过几天,也就是九月初,监狱又接到了对法轮功学员的转化率百分之百的邪恶命令。对抵制转化的法轮功学员,就又吊绑起来。这次两个胳膊平伸绑在床上铺的床栏上,绑的很紧,手不过血变紫色,个子矮就更遭罪。有时只绑两只手,然后强迫低头弯腰蹶着,胳膊被抻的很疼,脸也肿了。

酷刑演示:吊铐
酷刑演示:吊铐

王洪杰等法轮功学员又被折磨了六、七天。一天上午郑杰和张春华带着四十多人又来到监舍,把王洪杰、田桂清、刘丽萍、赵欣、张淑哲、丁玉、里玉书、关英欣共八人带到一个监舍,分别绑在床腿上坐在地上,派两个犯人看着。然后把其余几十名法轮功学员和四十多犯人排好队全部带走了,说去后院广场“拉练”,到了晚上才回来。回来后那些被带走的法轮功学员就和王洪杰等法轮功学员隔离了,谁也看不见谁。有一次王洪杰在厕所碰到贾淑英了,也不让说话,有包夹看着,就看见她鼻青脸肿的,都脱像了。这时才知道她们遭受了更残酷的迫害。后来有好心的犯人回来偷着说:“你们几个快写转化书吧,看你们那些姐妹都啥样了!”

听犯人们议论,那天她们被带去后院,看见院子里黑压压的站着几十个男、女警察。有狱政科、生活科、卫生科,还有八监区的警察等,手里拿着电棍、警棍、木条、竹条、白色硬塑料管,围成一大圈站着,很恐怖!他们强迫法轮功学员在圈里跑,跑到谁那就打一下。学员不跑,就指使犯人拖着、拽着跑,出现症状的卫生科警察就给灌药,灌完药再逼着跑,累了也不许停,大热天渴了也不给水喝。六十七岁的王秀兰实在太渴了,就蹲下去捡警察扔的半瓶水,被警察牛天洋用脚把水瓶踢走了,还用警棍打她跑快些。跑不动了,警察就叫犯人拖着、拽着跑,有许多学员衣服磨破了,肉磨出了血。朴英素、王爱华、张艳芳因不跑,被吊在铁窗钢筋上,被恶警用电棍把手都电出了泡。

白天酷刑折磨,晚上还不让睡觉,集中在一个走廊里由几个犯人看着折磨迫害。第二天还被强迫“拉练”,持续到八、九天时,副队长张春华和几个犯人把刘丽萍、赵欣也带去“拉练”了。她俩走到法轮功学员当中站好,洪亮的喊出“法轮大法好!同修们不要消极承受了。”顿时几十名法轮功学员一齐喊出了“法轮大法好!”刘丽萍和赵欣被警察和犯人们打倒在地,被拖走关了小号;其余的法轮功学员也被警察和犯人们一顿毒打,然后被带回监舍,结束了残酷的“拉练”迫害。

回到监舍被集中在拐把子走廊里,白天、黑夜的迫害,几个犯人轮班成夜看着不让睡觉。犯人王凤春、王威、黄鹤、赵燕、朱玉红、李桂红、李桂香等表现最凶狠,王凤春把张艳芳、王爱华的衣服扒光,用木板把她俩的后背、屁股一直到小腿打的都变成紫黑色。王凤春还用浓盐水搓她俩的伤处;用针扎法轮功学员的脚背、脚心,扎的出血粘到袜子上。还用竹条抽脚,有的脚趾盖脱落,有的脚趾盖成黑紫色。还口出恶言说:看谁能过了这鬼门关。

黄鹤(二十多岁)踢掉张淑芹(五十多岁)的两颗牙齿,用木板子把张淑芹打的鼻青脸肿,嘴肿的老高。黄鹤嘲笑说象猪嘴一样。李桂红、李桂香、王威、赵燕等手拿竹条、木板打法轮功学员。许多法轮功学员都被打的鼻青脸肿,身上也是青一块,紫一块的。恶徒们还在法轮功学员被绑着的腿上走来走去,用脚捻膝盖;他们打累了就拿一根两米多长的竹竿坐那看着,谁闭眼就捅谁,还用竹签支眼皮。

十几天不分昼夜的折磨,使法轮功学员精神恍惚,王建平、吴美艳大脑精神受损,睁着眼说胡话;徐永芹昏了过去;有的无知觉大小便都便在裤子里。在法轮功学员们承受到了极限和神智都不太清醒的情况下,大队长郑杰和张春华拿来事先写好的转化书让学员签字按手印。这样几十名法轮功学员就所谓“转化”了。

恶警接下来开始对王洪杰等被绑在监舍的六位法轮功学员迫害,田桂清、张淑哲、丁玉、里玉书、关英欣、王洪杰,犯人们解开绑绳,说张春华大队长要和你们谈谈。六名法轮功学员一起被带进了拐把子走廊里,刚进去没等说话,张春华就一声令下“打”,那些犯人们就象虎狼一样对六人一顿暴打,都打倒在地,然后反绑上,恶毒的犯人王凤春把法轮功学员的鞋全扒掉,用竹条狠命打脚。脚当时就肿很高,一声声惨叫传出来,没有人性的张春华还笑。六名法轮功学员背对背俩人绑一起,坐在潮湿冰凉的水泥地上,此时已是十月中旬天气很冷了,但夜里还要打开窗户冻,不让睡觉。由犯人顾文娟、赵燕看着,谁闭眼就用竹竿捅谁,赵燕还用牙签把关英欣的眼皮上下支上,邪恶至极。

酷刑演示:毒打
酷刑演示:毒打

六位法轮功学员只好又一次以绝食的方式反对迫害,同时要求把刘丽萍、赵欣放出小号。这时强制灌食不拔管了,一星期拔出来换管重插,红胶皮管从胃里拔出来都变黑了。这次法轮功学员们绝食约三个月,快过年了,可能因为警察们放假的原因,刘丽萍、赵欣也被放出小号,相对也宽松些了,这样就停止了绝食。这次长达四个多月的迫害,王洪杰等法轮功学员受伤的身体很长时间才恢复。

黑龙江法轮功学员王洪杰二零零一年向人讲“天安门自焚”是中共造假、栽赃、陷害法轮功,而被黑龙江省二龙山农场公安局绑架。讷谟尔派出所恶警孙军打了她一顿耳光,然后连夜将她送到五大连池市看守所非法关押,后来非法判刑四年。王洪杰被非法关押在五大连池市看守所七个多月后,转到黑龙江省女子监狱非法关押,遭受了惨无人道的摧残。

王洪杰二零零二年七月十六日被非法送到黑龙江省女子监狱的集训队里呆了半个多月后被分到八监区。因为无罪,她拒绝劳动改造。警察肖鲁健迫害她罚蹲,不蹲就指使犯人按着。早上六点犯人出工就强迫她在车间蹲着。一直蹲到晚上八点收工,犯人们上床睡觉,她还要被监舍犯人看着蹲到半夜十二点才能上床。第二天早上还一样六点出工再蹲。就这样持续一星期的迫害,她双腿肿的走路都困难,双脚肿的穿大号鞋。队长看她还不参加劳动怕影响其他法轮功学员,就把她关小号了。小号里冰凉的板铺上有个铁环,看守队长王亚丽很邪恶,指使犯人给她戴手铐,然后铐在铁环上,人就固定在那动不了了。晚上睡觉也不打开,冰凉的板铺也不让铺被褥,冬天夜里冻的直哆嗦,吃的是一天三顿玉米面粥。小号里没有窗户,阴暗潮湿,室内的潮虫爬来爬去,板铺底下还有老鼠。厕所同在共几平米的小屋里,气味熏人。王洪杰和郭美松关在同一个小屋里,(一年后郭美松被迫害致死,年仅三十多岁,去世前瘦的皮包骨。)

中共酷刑示意图:锁地环
中共酷刑示意图:锁地环

在小号里被关了十五天后,王洪杰被监区队长带回车间。回到车间一看,她惊呆了!同监区的同修田桂清、朴英淑、张淑芹、关英欣她们已经被连续罚蹲七、八天了,她们的腿和脚都肿了,还有犯人看着,不蹲就被踢、打。田桂清六十多岁了,腿和脚肿的走不了路,眼睛里布满了血丝,视力模糊。看着她们,王洪杰心里难受极了。

后来王洪杰被警察带回监舍,但对她的迫害并没有停止,警察肖鲁健指使犯人王凤春和朱玉红用绳子把她吊绑在上、下铺床头的上端,胳膊被高高的绑上,手勒的肿的变成紫黑色,呈“大”字形,脚尖着地。从早上六点一直吊到半夜十二点多。中间吃饭、上厕所放下来,完事立即吊绑,如反抗就会引来一阵拳打脚踢。同时被吊绑的还有任淑贤。

王洪杰等法轮功学员被吊了二十多天,双腿肿的都要渗血了,胳膊和手肿的连裤子都系不上。任淑贤与警察黄靖理论,被她用钥匙串抽脸,脸当时就肿了。王洪杰被迫同意和犯人一起出工了。一个星期后法轮功修炼者又抵制参加劳动了,这次警察肖鲁健决定下午把法轮功学员们都吊绑在监舍的床上迫害。王洪杰的身体还没有恢复好,又要面临残酷的折磨。任淑贤不忍心见法轮功学员们旧伤未愈添新伤,为了制止这场迫害,在中午收工时,任淑贤从二楼上跳了下去。当时被带队的警察指使犯人找块木板匆忙将她抬走。就这样任淑贤的付出破除了这次酷刑迫害。后来任淑被检查出右脚跟粉碎性骨折和三节腰椎骨骨折,医生说有瘫痪的可能。监狱没有给她治疗,抬回监舍在床上躺着。

还有一次监狱里要求给法轮功学员穿的衣服上印“犯”字,遭法轮功学员抵制,恶警肖鲁健带着一群狠毒的犯人对法轮功学员连踢带打,按倒硬扣字。法轮功学员张玉珍因为不配合印“犯”字,腿被犯人王凤春踢骨折。每天躺在床上腿肿的很粗,艰难的挪动上厕所腿也蹲不下,半年多才恢复好一点,但一直有点瘸。王洪杰被两个犯人打倒在地,脚踩着、手按着强行的在她的衣服上印上了“犯”字。

黑龙江省女子监狱里当时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约有四百人,人人都遭受了不同程度的精神和肉体的折磨,在那个邪恶的黑窝里人人感到度日如年!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