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刑下的勇者——袁江篇(上)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五月九日】

目录

(一)清华大学的高材生
(二)大西北的精英
(三)全国大迫害
(四)尽历酷刑
(五)神奇走脱
(六)精英陨落
(七)中共人员害人害己
(八)未尽的尾声

2001年10月29日,甘肃省会兰州市警笛大作,两三千军警,展开了一场全市大搜捕。市区的各交通要道、车船馆所被严密排查,所有法轮功学员的住处被搜了个遍。而后,又延伸到周边县市——上级下了死命令:掘地三尺,也要把袁江挖出来!

看到这儿,读者大概会想:让公安这么紧张,这袁江一定是个强盗吧?可事实跟我们开了个大玩笑——袁江是个书生,是千千万万被无辜迫害的法轮功学员中的一员。

那时正是中共迫害法轮功最猖狂的时期,袁江刚刚奇迹般地逃出魔窟——那是在警察两个月的刑讯折磨,身受重伤之后,坚定信仰的他不畏酷刑,熬过残酷的审讯,神奇般地脱开镣铐、穿过数层房院,消失在夜色中。这要曝光出去,不仅仅让省公安厅颜面尽失,还会把当局残害法轮功的实例向全世界曝光,造成令中共恐慌的国际影响。

那么袁江为什么会让兰州的公安如此惊慌?为了他几乎是倾巢出动?他的故事,还得从头讲起。

(一)清华大学的高材生

1972年,袁江降生在一个充满文化底蕴的书香世家。他的父亲是兰州西北师范大学的教授、系主任,母亲是师大附小的高级教师。袁江在家中排行老小,上有三个姐姐。他天资聪颖,学习刻苦,参加全省物理竞赛获得第四名,被保送清华大学电子工程系。

袁江虽然学业优秀,却一直体弱多病,高中二年级得了心肌炎,病重休学一年。在清华期间,袁江身体很差,还染上了抽烟、酗酒的坏习惯。他在1993年偶然参加了法轮功学习班,见证了当时气功界绝无仅有的奇迹:十堂课下来,他和很多学员一样,新病旧病一扫而光,戒掉了烟酒,整个人脱胎换骨,身体比得病前还好。他发现法轮功“真善忍”的法理,是教人向善的正法大道,是更高的科学。明了真相的他在学习之余,和其他法轮功学员一样,积极传功,使很多清华大学的师生开始修炼法轮功。

(二)大西北的精英

两年过去了,毕业后的袁江分配到兰州电信局直属的一家大公司。在法轮功“真,善,忍”的影响下,他善良真诚,朴实敦厚,乐于助人,在同事中有口皆碑。由于工作能力强,业绩出众,在七八十个同事中很快就脱颖而出,升任副总经理。

图1:袁江遗照
袁江遗照

那时每天早上,他都在西北师范大学的操场上晨炼。开始就他一个人,短短一两年,就有数万人来炼。金城兰州,在金色的朝阳下,法轮功优美舒缓的动作和悠扬的音乐,成了一道壮观靓丽的风景。试想在没有媒体宣传的情况下,全靠亲身受益的学员人传人、心传心,如果没有真实的祛病健身的奇效,没有回升社会道德的作用,怎能发展的那么快,被那么多人称颂,信仰?

袁江在工作之余不辞劳苦,一手筹建了兰州法轮功义务辅导总站,以及青海省的西宁辅导站和宁夏的银川辅导站,成为西北三省的站长。法轮功义务传功不收钱,但是买书、传功、租场地办班都得花钱,为了使更多人受益,功友们都是用自己的积蓄义务地奉献着。而身为站长的袁江也是这样以身作则的,他当时工资很高,却不买房不买车,过着极为简朴的生活,默默无私地为弘扬法轮功付出着。

而他的贡献远不止这些。1998年7月,《甘肃日报》上发表了一篇诬蔑法轮功的报道,当时很多法轮功学员去报社澄清事实真相。袁江也亲自去和报社人员谈话,他谈了自己和大家亲身受益的例证,和大家一起,用善良与真诚感化了报社人员,报社公开认错,并给法轮功学员写了道歉信。法轮功神奇的祛病健身效果和提升道德的巨大感召力得到了社会普遍的认同,西北三省的法轮功发展的越来越快。

(三)全国大迫害

法轮功修炼者的队伍越来越壮大,在民众的支持和赞扬声中,迅速发展,这却触动了中共江泽民一伙的敏感神经,生怕危及了自己的统治。因此,1999年7月20日,中共江泽民集团开始以全国之力迫害法轮功。

那天,全国所有市县的法轮功辅导站人员,统一被公安抓走,这其中就有袁江等七人。他们被秘密押进了兰州人民饭店的一个包层里,每人都被四人围盯死守,一天24小时不间断。在非法监禁下,这些无辜的人们被连续洗脑施压了半年,才被放出来。

回到单位后,袁江被免去了副总经理的职务,因为他是业务骨干,公司还需要他担任技术总监的要职,因而幸免解雇。那时,不甘罢休的兰州市公安局仍然每周都要强迫传唤他一次。

2001年1月,在袁江回到社会中仅仅一年后,公安再次密谋把他抓走,美其名曰“法制教育”——就是关进那种后来遍布全国的折磨法轮功学员的黑监狱——俗称洗脑班。袁江被迫出走,流离失所。这位优秀的法轮功学员没用自己一流的电子技术去谋职挣钱,而是饥一顿饱一顿地辗转于大江南北、边疆内地,和大家一起理性地抵制迫害,坚守正义,向世人澄清真相。

(四)尽历酷刑

2001年8月30日,在甘肃敦煌的一辆班车上,警察开始查验身份证。那时很多法轮功学员的身份证被当地警察没收,原因是怕他们去北京上访,在世人面前揭露迫害法轮功的种种罪行。而当时在旅途上查验身份证,实际上也是抓捕法轮功学员的主要手段。流离在外的袁江也没有身份证,恶警仔细对照那些被全国通缉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忽然发现这就是大西北的一号人物——袁江,惊喜之余,当即抓捕。

这之后的故事极为残忍。据兰州一个主管迫害法轮功的官员透露:袁江在敦煌被吊起来毒打,折磨得不成样子。袁江被抓,乐坏了省公安厅,当即成立了专案组——他们想把袁江的案子办成跨省的大案、要案,去抓更多的人,从而立功受赏、升官发财。

酷刑演示:吊挂毒打
酷刑演示:吊挂毒打

当时迫害法轮功根本不讲法律,当局不断曲解法律给法轮功强加罪名,数十万人被抓、被关押——那里没有法律,只有日复一日的折磨。

袁江被押进当时在兰州西固区的寺儿沟看守所。专案组很快发现文质彬彬的袁江看似柔弱,骨子里却极其刚强,一般的刑讯对他没用,在看守所也没法动大刑。事实上,看守所有他们自己的一套“规矩”:看守所自己打人是天经地义,可别人把人打坏了,他们怕人死了担责任,会拒收。于是,公安厅给袁江公司的上级——省邮电管理局施压,让他们找个合适的地方。这样做,公安不用花钱,白吃白住,刑讯逼供还没人知道,万一有事,起码两家担责任。

省邮电局按照公安的要求,提供了自己在黄河北岸白塔山后山的绿化基地——鸿雁山庄。这里距市区5公里,林木葱茏,群山环抱,建有高档别墅,是邮电系统高官们寻欢作乐的地方。当时天已转寒,没人去了,正好派上用场。

以外出提审的名义押走了袁江,公安也到那里集结,光刑具就拉了两车。公安想从他嘴里撬出他出走的经历,和哪些人接触?都干了什么?还有其他法轮功人员的下落。可用尽了一切刑具,完成了所有拷问,公安们仍然一无所获。袁江的铮铮铁骨,让凶恶的警察都暗自佩服。据一名国安人员说,他在白塔山的电信局绿化基地看守过袁江,袁江一直戴着手铐,外表文弱,却真是一条硬汉。

(五)神奇走脱

时间悄然流逝,近两个月的刑讯,用尽了两大车刑具,这个顽强书生的口供仍然为零。袁江的坚忍让警察们非常恼火,商量着如何进一步暴力升级。

终于,10月29日凌晨,被折磨的死去活来的袁江,以强大的念力解脱了镣铐,奇迹般地走过了关他的几道房门,而后跳出了基地的大门,消失在夜色中。毋庸讳言,这是他精诚修炼的奇迹。但是没走多远,严重的外伤和内伤使他再难支撑了,隐约听见身后警笛大作,他只得硬挺着躲进了一个土山洞,渐渐陷入昏迷。

那是大西北的秋末,还有十天就入冬了,夜里已经结冰。在山风的呜咽中,瘦骨嶙峋、被打成重伤的袁江还只穿着单衣,他在山洞里时而昏睡,时而清醒,整整4天4夜,竟然没有被冻死,又一次展现了惊人的奇迹。

四天后的清晨,洞外已经听不到警笛。袁江以惊人的毅力爬出了山洞,捡了一个树枝做拐杖,艰难地走上了公路,遇到一位好心的出租车司机,无偿地把他拉到了法轮功学员王志君家。

这王志君一开门吓了一跳。只见来人鼻青脸肿,蓬头垢面,口鼻流血,褴褛的上衣兜里,露着萝卜缨子(那是他夜里在洞外挖萝卜充饥吃剩的);破碎的裤子,露着瘦骨嶙峋的腿脚,腿部膝盖以下都是黑紫色,小腿和脚上有一块地方没了皮肉,露着骨头,整个腿就象干瘪的枯枝……

当王志君听到“我是袁江”时,才惊愕地认出他来,瞬间泪如泉涌,怎么也想象不到昔日才华横溢、颇有气质的帅哥,竟然被折磨成这个样子。

(未完,待续)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