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啦,你就炼法轮功!”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六月十三日】一九九九年初,也就是腊月十三这一天,是我永生难忘的日子。那天是我第一次去法轮大法炼功点。

一、“神啦,你就炼法轮功!”

腊月十三这天,我从法轮大法炼功点回家,开开门,就对丈夫说:“吃饭吧。”丈夫忙说:“好。”咦,丈夫的声音怎么变的这么好听呢,也没多想。早饭,丈夫早已做好,并端到桌上来了。

吃完饭,我就开始洗衣服,脏衣服积压了很多,我一口气洗了三大盆,快洗完了的时候,却发现丈夫一直在一旁,愣愣的看着我。这时,只听丈夫一遍遍的说:“神啦!神啦!”“神啦,你就炼法轮功!”

我回过神来了,哎呀,我竟然忘了自己是一个“有病”的人,确切的说,此时,我身上所有的病痛、难受的症状全没了,浑身轻松。多少年来,我都不知什么是没有病的滋味了。

在这之前,我每天早晨从外面锻炼回来,必须先得在热炕头上躺一会儿,然后,才有气无力的起来吃饭,早成习惯了;洗衣服,两个胳膊痛得抬不起来,每次我先打好肥皂,稍搓两下,丈夫再冲洗出来。疾病缠身的我把丈夫拖累得从不正眼看我,今天,看到了丈夫打心底里的笑容。

当时,我也只顾高兴的与丈夫一起说这个功好,其实,我还没有看过师父的书和录像,我不知道法轮功是修炼,是师父在给我净化身体,我也还没正式学炼功动作,只听亲戚说好。今天早晨,我就到一个炼功点去试一试,因为爱面子,不想找别人教,心想别人会,我也会,就模仿着人家炼了起来,只炼了前四套功法,就出现了上面那样的奇迹。

二、四十几岁像七十来岁的老人

说起我以前的身体,浑身没有一块舒服的地方。从我记事起,妈妈就经常带着我到处求医问药,从小就头疼,十五、六岁就脑神经衰弱,一年到头睡不好觉,每天都昏昏沉沉、无精打采的;

二十几岁,就得咽喉炎、风湿病,感觉浑身发胀,阴天下雨的胀得更厉害,心烦的要命,有时真想大哭一场,也哭过多次。还有胃病,每天到半过晌,肚子就发胀,真是坐立不安;

三十几岁,就得了静脉炎,又引起肌腱炎,一年到头得穿平跟鞋走路。肩周炎,胳膊痛得抬不起来,脊柱骨质增生,导致我驼背,弯着腰比直腰舒服。手骨节、脚骨节骨质增生,还有颈椎骨质增生,压迫脑供血不足,每天要发好几次昏,一发昏,得赶紧找地方躺着,还有腰椎间盘骨质增生,压迫坐骨神经痛,等等,也不知吃了多少药,看见药就害怕,头都打颤,也得硬着头皮吃。真正体会到什么是生不如死的滋味。

人家都说我,四十几岁的人,说话像七十来岁的老人,从来都没看我笑过。

即便是浑身痛,也不敢老躺着,躺时间长了,就更起不来了,还得坚持每天去锻炼身体,各种气功也学了不少,哪种都没用。

其实,以前别人也跟我说炼法轮功,我很固执,就没听劝,后悔错失了好几年的时间。这次是亲戚听别人说好,丈夫就劝我去试一试。

三、第一次晨炼的美妙

那天早上我去炼功点,腊月中旬,北风夹着雪花冷极了,我全身包裹的很严实,看到这些炼功的人都没戴围巾、手套,我想人家不怕冻,我也不怕,就把围巾、手套都摘下来,跟着炼,我就想人家冻不坏,我也冻不坏。

炼完功,手开始痛,开始轻点,越痛越厉害,急剧的、剧烈的那种痛,我就搓着手说:痛吧,痛吧。两只手骨头象碎玻璃、象米粒大小的玻璃碴子样的感觉,有点受不了了,心想这得痛到什么时候,这能坚持下来吗?我想还得坚持,看它能怎么样?这一念一出,疼痛一下消失了,我还有点舍不得,因为虽然手痛,但是浑身很轻松。

后来,学法才悟到,是师父在给我净化身体,我自己只是承受了那么一点点而已,是慈悲伟大的师父消去了我生生世世造下的业。

四、大法化解多年积怨

当我随时准备着与婆家的人闹个翻江倒海,以发泄多年来积压在我胸中的怨恨时,我得法了。炼功的第二天,辅导员给我《转法轮》

我回家就看,我一看,知道了这是修炼。我在看书的过程中,因为我放不下心中的怨恨,所以在看书时,就感觉书上有声音在跟我说话,在说我家里的这些事“你得忍”,“你得忍着”,“你还得忍着”,“你还是得忍着”。

我看了上百页了,还在说让我忍着,我心里真是不平,我说,你怎么就会说我忍着,你说她一个不字,我心里也能平衡。可书上的声音就是不说她怎样,自始至终都在说“你得忍着”。看到二百多页了,还是说你还是得忍着。

我深深呼了一口气,嗓子哽咽着,心里打着颤说:好吧,我忍着。这一念一出,我心里一下非常轻松了,心也放下来了,再看书,心态那个平和啊,就看到了法理,明白了做人的目地,怎样做才是好人,我为什么有这些不平衡的事,我可是明白这些理啦,恩恩怨怨,不知不觉化解了。我心里高兴,我可找到真理了。

以前,我总以为命运对我不公。我各方面条件都不错,却找了丈夫这么一个生性懦弱的人,但我很同情他;我虽然很要强,讲道理,却碰上婆婆这么个不讲道理爱搬弄是非的人;了解我的人都知道,我不是一个软弱无能的人,而在婆家,却是一个随便让人指责、喝斥的人。在面对婆家的种种不公,因为我很爱面子,怕人笑话,一直是含泪、委屈的忍着。

丈夫有一个姐姐一个妹妹,按常理说,他这唯一的儿子,在婆家应该是受宠的,恰恰相反,丈夫一出生,婆婆就不喜欢他,甚至讨厌他。我结婚的第五天,腊月的早上六点起床扫地,婆婆就喝斥我,嫌我起来晚了,我长这么大,从来没有人这样对待我,我受不了婆婆对我的态度,一口气气得我胃开始往上拔气,从此落下胃病的根。

我结婚的第五年,公公办退休,要找孩子接班,婆婆没跟我们商量,就叫我小姑子接班。我们知道后,婆婆找各种借口推脱,并且还把我丈夫痛骂了一顿,把我丈夫气得头痛,抓着自己的头在那大哭。再后来,公公去世后,婆婆又把公公的积蓄全给了女儿,什么也没给我们。

最不能让人忍受的是婆婆经常在大姑姐面前搬弄是非,大姑姐就对我没好气,跟我说话都是喝斥着说。婆婆不但不为我说话,还总是一副得意洋洋的样子。大姑姐说的最刺激我的一句话是:咱妈不会说假话。我真是一肚子理没人诉说,一肚子怨气没出撒,只能以泪洗面,偷偷一个人哭,还不能叫心窄的丈夫知道。我决定要豁出去了,等机会闹它个天翻地覆,一吐为快。

幸运的是,我修炼法轮大法了,我明白了因缘关系,明白了修炼人要同化宇宙的特性“真善忍”,去做一个更好的人,对婆家我没有了怨,也没有了恨。

婆婆在晚年行动不方便的时候,她提出三个孩子每家轮着住。她怎么都想不到,她一生偏护、指望的女儿让她难过、伤心而失望。

刚开始,先从小姑子家轮,才住了三天,婆婆就气呼呼的哭着要回家。后来,婆婆住在自己家,我们轮着去伺候,洗澡洗头洗脚的,都是我包了。再后来,两个女儿以工作忙叫我伺候,说是以后给我钱,我以后也没有要她们的钱。这样婆婆在去世前,都是我伺候的,她还对别人说:“我谁也不用,我就叫俺媳妇伺候。”

有一个人对我说过一句话:“将来你对你婆婆做的事将成为一段佳话。”我觉得自己做得很不够,离大法对修炼人的心性要求还差得很远。

我修炼大法这十多年来,再没吃过一粒药,不是谁不让吃,而是身体没病,根本不需要吃,熟悉我的人看到我,常说的一句话是:“你越活越年轻了,越漂亮了。”

这一切来自于大法的神威,是大法改变了我的一切,感谢师父的慈悲苦度。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