肝硬化腹水 炼功四月消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六月七日】二零一二年九月,我不幸患上肝炎病,肝硬化腹水,肚子大得象临产的孕妇,不能吃饭,不能正常躺着睡觉,脱发几乎没剩多少,面黄肌瘦,体重只有七十斤。二零一二年十月,我和母亲一起修炼法轮功,只四个多月的时间,奇迹般地恢复了健康,肚子腹水没有了,吃饭睡觉正常了,一头乌发,面色红润,精力充沛,体重增加了二十斤,亲属和家人都说:“法轮功太神奇了”。

信师信法,闯过生死关

我今年四十二岁,因为我从小到大体弱多病,吃药不断。一九九九年五月我和母亲、丈夫一起修炼法轮功,二零零二年因为有了孩子,又要上班工作等客观原因,我逐渐地就放弃了修炼,但思想上一直认为法轮大法好。

二零一二年八月,有六、七天感觉身体不舒服,消化不好,肚子发胀,吃不下饭浑身乏力,走几步就觉得很累。经过一系列检查、化验。确诊为肝炎、肝硬化,腹水深度一百毫米,彩超显示肝部表面大面积成网状。医生说,你的病很重,转院治疗吧!我的心一下子落到谷底,我知道这种病不好治疗结果不堪设想。

回到家里,我把病情如实地告诉了母亲,她老人家并不惊慌,对我说,现在有两条路任你选择,一、你和我一起炼法轮功,只要信师信法,病一定会好。二、到医院治疗,北京、上海都可以去,但不一定能治好。因为我以前炼过法轮功,虽然时间短,但我知道法轮功祛病健身有奇效,所以我毫不犹豫地说:“妈,我跟您一起炼法轮功吧!”母亲听了非常高兴,第二天把《转法轮》和师父各地讲法及所有的经文全部拿来让我看,并告诉我多看书,以《转法轮》为主,炼功根据自己身体的状况能炼几套就炼几套。就这样我在母亲的帮助下开始学法,炼功。

一个星期过去了,有一天突然觉得天旋地转,发烧三十八度,连续两天饭水未进,烧到第三天感到两条腿特别疼,掀开被子一看两腿又红又肿,不能碰,被子碰到腿上都疼的要命,就象有人撕你的肉一样钻心地疼,疼得我头撞墙大声哭起来。母亲看见我这样疼痛,就打坐为我发正念,告诉我要坚信师父,坚信大法,求师父帮助清除病魔。这疼痛难忍,根本没有正念。这时有人在我耳边说:“你遭这罪干什么,上医院治早好了。”我立刻警觉起来,想起师父说:“什么是炼功招魔?就是我们炼功的时候,往往容易受到一些干扰。炼功怎么能把魔招来呢?因为一个人想修炼实在太难,真修没有我的法身保护,你根本就修不成,你一出门就可能牵扯到生命问题。”[1]我想这一定是魔干扰不让我炼功,我是大法弟子,一切由师父安排,不许任何生命干扰我。你不让我学法,我就多学法,你不让我炼功,我就要炼功,你让我疼,我让你比我还疼。正念一出,我的腿不太疼了,高烧也退了。

第四天发现我的左小腿部位起了一个大水泡,大约十厘米,宽约八厘米。眼看着水泡越来越鼓,丈夫用针把水泡挑破,流出好多黄水。我想,如果是个不修炼的人,肝硬化腹水只能到医院去抽水。而我是个炼功人,不用抽水,肚子里的水从小腿的大水泡破的地方就流出去了。这种现象太不可思议了。

发烧我已经习以为常了,最让我难受的就是上卫生间和晚间睡觉,站立还勉强走路迈一步都很艰难,丈夫用转椅推我到卫生间,然后把我抱起来放在坐便上,就是这个过程也是疼痛难忍。

晚上睡觉,因为肚子有水躺不下,只能靠在床头上,腿又肿又淌水不能弯曲,气管也不好时常咳嗽不止。睡不着就看书,累了就听师父《济南讲法》,一夜未睡,早晨起来炼功,说也奇怪,炼功时腿还不疼了。一小时下来,身体大汗淋漓,地板上一滩黄水。我感觉身体轻松了许多。就这样我每天早晨坚持炼功。

两个月过去了,身体状态仍然没有大的好转。左小腿不断的淌水,肚子也没见小,面黄肌瘦,简直病入膏肓了。我心里很急。母亲看出我的心思,就开导我说:“师父让大法弟子遇到问题向内找,才能提高心性。”你找一找思想中有没有把自己当成病人的想法?母亲一句话点中要害,是啊!《转法轮》我虽然看了几十遍了,可是还没在法理上认识问题。自己自责,两个月学法,炼功还把自己当成病人悟性太差了。

母亲提议到学法小组去集体学法,可以帮助我提高心性。但外面天气很冷,左小腿还往下淌水,走路都艰难,更何况要上三楼。我对妈说,妈,我能上楼,只要我想上去。第二天早晨外面下起了小雪,天冷路滑,母亲有点犹豫不想让我去,可是看见我决心要去,也就同意了!到了地点我毫无胆怯就上楼,母亲和丈夫怕出现意外紧跟着。真是太神奇了!三楼我真的上去了,腿也不觉得疼了,同修们都鼓励我,给我讲法理,帮我提高心性。就这样我每星期到学法小组学法一至两次。

心性提高了,精神状态也好了,有一天我看到《转法轮》〈第八讲〉“周天”,心想,既然气能搬运,那么水也照样能搬运。求师父把我肚子里的水从尿道搬出去,我就这样一想,晚上就开始排尿,至少十五、六次去卫生间。就这样排尿持续一个多月,我肚子里的水没有了,腿也不肿了,左小腿也不淌水了,伤口渐渐愈合了。神奇!大法太神奇了!用我的经历再一次证明了“修在自己,功在师父”[1]这一法理的神圣、伟大。师父把所有的能力和路都铺垫好了,只要大法弟子坚信、正念、正行就无所不能。

正念再闯生死关

我恢复了健康,心想可以快乐地过年了。想不到大年初二的早晨又出现病业状态。发高烧,胸闷,一口一口地喘,特别难受,不能吃不能喝,甚至连话都不能说,随时都有停止呼吸的危险,母亲给我发正念也不管用。我使出全身的力气,痛苦的喊:“师父快救我呀!”还是不管用,母亲找来几位同修给我发正念,让我向内找,什么地方做错了让邪恶钻了空子。我只有喘气的份儿,哪还有正念。到了晚上喘的更厉害,我跪在床上,头脑一片空白突然有人在我耳边说:“跳楼算了。”我头脑一下子清醒了,这又是旧势力来取命的。师父在《转法轮》〈第七讲〉“杀生问题”中写道:“炼功人不能杀生”。那么自杀也是杀生,是有罪的。这时我仿佛看见床边站着一个又高又大的人,严厉地说:“发正念!”我马上盘上腿打坐发正念:“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解体旧势力的黑手,乱鬼对我的迫害,我是大法弟子,一切有师父安排,即使我修的有漏,有师父在管,我在大法中归正,谁也不许来干扰和迫害我”。大约二十分钟左右,我不喘了,也不咳嗽了,平静地躺下睡着了。

第二天早晨炼功抱轮时,看见两个大法轮在转,太美妙了!我知道,这是师父在鼓励我。

我静下心来向内找,还真的找出许多执著心,欢喜心,求安逸之心,爱美之心,怕心,等等。所以邪恶才钻了空子。

我在闯病业关的四个多月时间里,每天晚上都能看见一位高大的身影站在我的床边,我知道,这是师父在呵护着我,师父的法身在保护我,我再一次见证了修炼法轮大法的神圣与超常。

整体的作用不可忽视

师父留给我们的修炼形式,就是集体学法,互相切磋,共同提高。这是大法弟子修炼的最好环境。

我在过病业关的过程中,许多同修都给我发正念,清除邪恶迫害。都嘱咐我如何向内找自己,如何讲真相救人,如何从法中去认识法,让我更加明确了,学好法才是做好三件事的关键。

和同修在一起能看到大法弟子无私、善良、宽容、慈悲的美好行为,这是人世间的唯一的一块净土。

现在我的身体很健康,面色红润,皮肤细嫩,头发乌黑,走路一身轻精力充沛,深感无病一身轻的快乐。一起工作的同事都说,你病好了以后好象换了一个人,性格开朗了,待人和善了,面貌也变得年轻漂亮了,我说:“是炼法轮功改变了我的一切”。

弟子感谢师父的救命之恩,感谢同修的无私帮助,感激之情无以表达,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我要更加珍惜这亘古难遇的佛缘,多学法,修好自己,做好师父安排的三件事,做个合格的大法弟子。

注:
[1]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