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非法庭审变成众生了解真相的平台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六月十三日】我们本地一位同修面临非法庭审,我们请来正义律师做无罪辩护。同修们悟到要跟上正法進程,整体配合,营救同修的同时也要挽救公检法人员。

通常中共在非法开庭的外围戒备森严,出动特警特务,偷拍、盘查路人,甚至威胁骚扰近距离发正念的同修,我想现在北方越来越多的同修能做到進法庭旁听,常人还讲个“义”字,我们是合法的,同修有难,我为何不能堂堂正正進法庭关心同修?

开庭前夜,我学法读到“因为在神的境界里看人、看人类社会可怕至极呀,特别是他们还可以看到人类最不好时期是什么样,他们敢于这样下来,那就是抱着对大法的坚定的信念,他们认为正法必成。法一定能度了他们,大法一定会成功,(热烈鼓掌)正法一定会成功,所以他们才敢冒着天胆来到人类。我这里讲的不是大法弟子,不是先后不同时期得法的学员,我讲的是目前人类的总体状态。人类社会很多生命、很多事情都发生了变化。面对这样的生命,我们就得去做,就得去救。”[1]我问自己:为什么我要進去?基点是为救人,同时增强被迫害同修的正念。

進法庭要登记身份证,我再次放下一层保护自我的怕心。本来约好同修开车接我一起去,但同修临时有另外的安排去不了,我自己搭车去赶不上开庭时间了。怎么办?慈悲的师父加持我正念:今天这个舞台是我们的,我要進去当主角,我不到它不许开庭!而且旁听席上最好最正的位置必须由我来坐。接近法庭的路上,很强的一念打進头脑中:我们没有敌人,我们为了众生而来。路上,我给司机做了三退,告诉他可以参加开庭旁听。

到法庭时已经迟到快半小时了,法庭门口停着一辆特警车,并排站着几个特警。我视而不见,脑中没有任何杂念,直接登记身份证,就象平常办事的心态,走進法庭。全部如我所愿,我坐到靠前最正的位置,就在被迫害同修的后面,正对法官。我坐定几分钟后,法官宣布正式开庭。被迫害同修未见其人,先闻其声:“法轮大法好!”同修坦然走進法庭,看到大法弟子在场旁听,当即双手合十。我发出强大正念:把非法庭审变成让众生了解大法真相的平台,运用师父赐予的佛法神通在法庭上除恶救众生。请师父把被迫害同修用功罩起来,加持其正念;同时清除公诉人、法官和审判台上所有参与者背后的邪恶操控,不许邪恶利用公诉人的嘴放毒诬蔑大法,迫害同修。不许邪恶利用公诉人行恶从而毁掉他们。

一切如大法弟子所愿,在师父加持下,整个庭审过程都被正念主导,律师全面驳倒了公诉人的非法指控。在善的力量感召下,公诉人和法官对待律师的态度在变,由鄙视轻慢到尊敬仰视。最后法官变成主持人,让公诉人提问,而公诉人的提问都变成律师更全面讲真相的契机。

同修在法庭上堂堂正正讲真相,正念正行。法官问同修是否认罪,同修不认罪,但旁听的被欺骗的家属说认罪。这种符合邪恶法庭意愿的发声,本是邪恶所欢迎的。但法官却吼道不许出声,立刻让法警将其架出法庭。足见场内正念之威。

公诉人的主要证据是:当事人被抓捕现场保安的供词、昏暗的现场监控视频、翻墙软件和从当事人家里非法查抄的大法经书等等。

律师对这些错漏百出的所谓证据逐一驳斥,指出这些所谓犯罪证据都是合法的,找不到任何量刑的法律依据,不构成犯罪。

比如公诉人念起诉书:“诋毁党和国家领导人……”律师义正词严回答:“他们揭露的是江泽民,江泽民不是国家领导人!”

公诉人又念:“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律师说:“国家法律没有定性法轮功是违法的,而且在2000年公安部公布的14个邪教中没有法轮功……公诉人用刑法300条给法轮功学员定罪是在偷换概念。至于说破坏法律实施,他们破坏了哪部法律?使它不能正常实施?一个普通公民是无能力破坏法律实施的,相反,周永康,薄熙来这些当权者才能真正破坏法律实施、造成今天司法无比黑暗……”

公诉人又说:“他们为法轮功鸣冤叫屈……”律师答:“他们从来没有要求中共平反,他们只是无私的想救度众生。他们发了几个破网软件,在当地产生了什么反应?伤害了谁?九九年之前法轮功学员做事都在为政府和别人考虑,不给政府增加负担,九九年之后到现在十五年中也没有发生过任何暴力事件,他们作为信仰者拥有法轮大法书籍很正常,崇拜佛像很正常,办案机关怎么能把人家平常看的经书和佛像从家里搬来作为判刑的依据呢?”

律师正告公诉人应追究越权搜包抓人的保安的刑事责任,最后理所当然的要求当庭无罪释放当事人。

但在“610”黑手操控下,同修未被当场释放,被强行带离法庭。作为大法造就的为他的生命,我不能无视邪恶肆虐迫害大法弟子与世人,于是起身发自内心的呐喊:“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这喊声响彻整个法庭。我慈悲威严的告诫法官等人:“如果你们再这样违心冤判好人,都会很快牵连到自己家人,会得到千古骂名,遗臭万年的!人生在世几十年,何苦为邪党陪葬呢?”我说这些话的时候,现场几十个法警眼中都流露出同情钦佩的目光,其实世人明白的一面都知道大法弟子是来救他们的。

走出法庭外,一排特警拿着手机和相机对我拍照,闪光灯啪啪狂闪,旁观同修后来描述这一幕,说象开大型记者招待会。我无视这一切,一路前行,脑中没有任何负面的想法。走过这一幕之后,师父的一段法打入脑海:“我不是耶稣,我也不是释迦牟尼,但是我造就了千百万个敢于走真理之路、敢于为真理而不畏生死、敢于为救度众生而献身的耶稣、释迦牟尼。”[2]

回来后看师父新经文《世界法轮大法日讲法》,感觉每个字都象巨大的能量团在往前滚动着,感到慈悲的巨大能量。之后发正念时也感到大法洪大的慈悲。心性升华后,对师父讲的我们所做的一切实际上都是为自己做的法有了更真切的体会,悟到师父在成就每个大法弟子。作为大法弟子,只有真正刻骨铭心地,在实践中去实修,放下假我才能真正升华上来。

个人体悟,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李洪志师父经文:《各地讲法八》〈美国首都讲法〉
[2]李洪志师父经文:《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华盛顿DC法会讲法〉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