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评洗脑班里的邪说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六月十九日】据调查,在中国大陆,洗脑班的所谓转化,采用的基本都是一个模子,恐吓、毒打,观看歪曲事实的电视和听犹大自以为是的邪恶言论,今天,我们就来细数一下洗脑班里自欺欺人的说教是怎样的歪理邪说。

邪说之一,“一举四得”是自私的表现

据调查,全国各地积极做转化的犹大基本都是在法轮功被迫害之初就开始背叛大法的。他们对九九年前李洪志师父的讲法文字记忆比较深刻,正因为这样,他们对法轮功的曲解比起其他人来似乎更具有迷惑性和欺骗性,但这些所谓的迷惑和欺骗根本就是经不起推敲的邪说,任何一个心智正常的人都会听出其逻辑之混乱。

对李洪志师父讲的“一举四得”的歪曲就是一例,也是他们侮辱法轮功学员的主要邪说之一。

犹大们说法轮功学员的善行表现是因为抱着法轮功师父所教的“一举四得”的思想而为之,他们认为,法轮功学员正因为抱着“一举四得”的思想,怕失德,怕掉层次,所以善良,其实本质更“自私”。

犹大的说法逻辑混乱。中国传统文化的核心价值就是“善有善报、恶有恶报”,这本来就是天理,正是因为圣贤把这天理告诉人,人们才能诸恶莫作、诸善奉行。难道行善的人是自私?难道作恶的人反而不自私?

李洪志师父讲的“一举四得”的道理是宇宙的真理,让修炼人在个人利益受到伤害时,不怨恨、不报复,这是在教人向善,能做到这一点的人才是真正善良的人,是比常人中的好人还好的人。

我们就来看一下,犹大们是怎样把自私与“一举四得”联系到一起的。

据从洗脑班回来的学员说,犹大们为了证明法轮功学员的“自私”,甚至不惜将自己曾经的所作所为拿出来加以佐证。比如,有一个犹大说怕赡养老人会影响他“修炼”而将老人拒之门外,有一个犹大说怕单位的活儿多影响他“修炼”而找各种理由推脱工作,有一个犹大说怕干家务耽误“修炼”的时间,在家啥活儿都不干……他们说,他们在“修炼”法轮功时真是一心扑在“修炼”上,其它任何事都不能挡着他们“修炼”的路,他们那时非常“精進”,但是后来他们“醒悟”了,他们发现自己就顾自己“修炼”,太自私了。

“太自私了”,这结论真是千真万确,做出这样的事,无论是谁,都得说太自私了。可是这么自私的行为根本不是法轮功教的,不是“一举四得”的结果。

不赡养老人、怕工作苦累、不愿意干家务,这些行为能在“四得”中得到什么呢?这不明摆着都是失德、不负责的行为吗,怎么可能提高心性?怎么可能提高层次?怎么可能长功?既然法轮功学员都是抱着“一举四得”的思想为人处事,又怎么可能去做这样的事情,又怎么可能变得自私。如此看来,犹大之所以成为犹大也就不足以为怪了,因为他们即便曾经在法轮功学员中,也没有真正按照法轮功的要求去做,他们今天能够用这样混乱的逻辑去转化别人,完全是不知廉耻的将自己丑恶的一面展示了出来,又不知其丑的自以为别人也是如此之丑。

据说,当这样混乱的逻辑对真修的法轮功学员不能奏效时,犹大们又抛出了另一条更具迷惑性的邪说,放下“一举四得”的框框去做好人才是真正的好人,他们现在就是这么做的,所以他们才是好人,所以真修的法轮功学员就需要转化,去做成他们一样的所谓“好人”。

什么是好人,是谁定义了好人?好人,应该是中国五千年文明的积淀,是仁、义、礼、智、信在人性中的扎根,是重德、行善的行为表现,是遵循了《道德经》、《三字经》、《弟子规》后的正人君子、正直清官、慈母严父、孝子贤孙。犹大的好人定义脱开了这些传统的道德体系,抛弃了祖辈先贤们的伦理说教,把“党叫干啥就干啥”作为其“好人”的标准,用中共的“假恶斗”代替法轮功的“真善忍”。

李洪志师父不仅仅告诉了法轮功学员“一举四得”的道理,也告诉了真修的法轮功学员要做到无怨无恨、无私无我、先他后我。我们试问,怀着这样的理念去行事去做人,怎么会不是好人?事实上,真修的法轮功学员无论在家庭、在单位、在社会都是公认的好人。

没有规矩不成方圆,一个单位需要有规章制度,一个国家需要有法律条文,社会的稳定更需要每个人以传统道德体系進行自我约束,没有这些“框框”,人类社会将祸乱无穷。在金钱至上,道德普遍沦丧的今天,法轮功学员正是在李洪志师父的教导中明白了做人的道理,领悟了人生的真谛,才更加善良、更加理性,才能做到放下个人的安危、舍弃个人的利益去唤醒世人的良知。

敢问犹大们,你们难道不是因为在中共迫害面前害怕身名利益受到损失而放弃了修炼吗?你们不是因为怕被中共劳教、怕蹲监狱、怕影响了家人的前途而背叛了大法吗?你们的行为与思想符合华夏五千年的文明道德吗?小人卑躬屈膝,君子宁折不弯,这是普世皆知的道理。

犹大们不敢面对中共无理和邪恶的迫害,而对“一举四得”进行歪曲,其实就是他们为自己无耻的行为贴金。

邪说之二,自杀、杀人、练出精神病

在洗脑班,“天安门广场自焚伪案”是必看的内容之一,也是中共用来转化法轮功学员的主要谎言;北京市民傅怡彬杀人案,某某剖腹找法轮案、某某上吊自杀案、某某精神病案,黑龙江省伊春市关淑云杀女案,等等,均被作为中共转化法轮功学员的教材。对于初学者或者不了解法轮功的人来说,乍一看还真就会信以为真,也正因为这样,这些视频在九九年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后,以“焦点访谈”的形式向全国播出,让很多不明真相的世人对法轮功产生了误解甚至仇恨。

针对中共这些所谓的自杀、杀人、自残等一系列案件,法轮功学员制作了一部电视片《风雨天地行》,该片以严肃的态度、清晰完整的论理论据对这些案件的欺骗性進行了剖析,对中共蓄意的栽赃陷害予以了驳斥。目前,这部电视片已经在大陆广为流传,看过此片的人对法轮功都会有一个全新的认识,当然,这其中并不包括那些一意孤行,跟着中共迫害法轮功的人,对于他们来讲事实的是与非、真与假已经不是他们行为的准则。

在此,我们再来简析一下这些案件伪在何处,谎在何处。

对于杀生的问题,李洪志师父在《转法轮》中是这样讲的:“杀生这个问题很敏感,对炼功人来说,我们要求也比较严格,炼功人不能杀生。不管是佛家、道家、奇门功法,也不管是哪一门哪一派,只要是正法修炼,都把它看的很绝对,都不能杀生,这一点是肯定的。”

法轮功学员都知道修炼不能杀生,无论是自杀、杀人,还是自残,都是杀生。中共在这些用以栽赃法轮功的案件中,用大量的所谓事实证明当事者是法轮功学员,就这一点来说,中共是再愚蠢不过了。谁都知道,法轮功没有大门,没有拜师仪式,想進就進,想走就走,谁想说自己是法轮功学员也没人会去拦着。其实,是不是法轮功学员并不是关键,中共是在用偷换概念的方式对其险恶目地進行障眼:以某个人的行为代表法轮功,以某个人的行为代表李洪志师父。

我们来看看,这些案件是怎么发生的,是谁指使的。

天安门自焚案,受害者陈果说的再明白不过了:“是刘云芳让我们去的。”请问刘云芳是法轮功师父吗?

关淑云杀女案,关以掐脖窒息的方式杀死了自己的女儿,号称除魔。请问法轮功中有这样的说法吗?法轮功中根本没有这样的说法。关还纠集其他一些人拜寺庙、戴所谓特殊意义的玉饰,甚至制做其它一些自己定义的标志性的物品,这些更是在法轮功学员听来荒唐可笑的事情。

剖腹找法轮案、上吊自杀案、精神病案,等等,其实都是一个模子,中共无论以怎样的笔墨来渲染其悲惨、其残酷,都不是其迫害法轮功的理由,因为那不是法轮功教的,李洪志师父教法轮功学员的是“真、善、忍”,是在哪儿都得做个好人。全国上下天天都有自杀的,天天都有犯罪的,他们中就没有学佛教的吗?就没有学道教的吗?就没有学其它宗教的吗?如果有,是不是那些宗教都应该彻底予以铲除;如果没有,那他们一定是信仰了另一种教,那就是中共的无神教,那么又是谁应该被铲除?

中共自编自演又自赏着这些荒诞剧,如果说仅仅用它来欺骗不明真相的世人还说不上愚蠢的话,用这样幼稚的手法来转化坚定的法轮功学员,岂不是天大的笑话。

邪说之三,原法轮功学员孙署丽醒悟、垂泪转化

孙署丽,据说是一位教法律的大学副教授,九九年之前学炼法轮功,九九年,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后,孙在铺天盖地的谎言和邪恶压力面前,没有屈服,而是一个人自拎录音机到外面公开炼功,因此,而被校党委拘禁于某宾馆,后又因其拒绝放弃修炼而被送至公安机关并被非法劳教。

在视频中,孙自述,其在被关押期间,年幼的女儿因为没有人管,衣不合体,食无着落,手脸总是脏兮兮的,又因妈妈被抓备受歧视,心灵受到了极大摧残,在痛苦而又叛逆的心理驱使下,甚至与一些游手好闲的男孩子浪荡街头。正因为这样,一个让她困惑的问题最终迫使孙接受了转化,这个问题就是:“我这么坚定的修炼法轮功,怎么还会有这样的结果?”

孙没有认识到她的结果是中共迫害造成的,反而理智不清的认为,是法轮功让她深陷牢笼,是法轮功让她女儿变成了流浪儿,她甚至感谢共产党。孙在修炼法轮功前已经离异,自带女儿,身体也不好,曾经对生活心灰意冷,在她的自述中,她并没有否定她曾经在法轮功中的身心受益,这也是她之所以曾经坚决拒绝转化的根源,她的自述自始至终都没离开一个主题:因为她修炼法轮功而被中共关押,她无法照顾年幼的女儿,是中共转化了她,让她重获自由,母女得以团圆。

这样的逻辑是怎样的耐人寻味,以这样的逻辑我们是否可以重新审视古今中外的历史。以这样的逻辑,让我们告诉那些为真理而宁折不弯的古代先贤们,你们就应该为权势卑躬屈膝,你们就应该为一己之利和生命安危而置国家的兴亡于不顾,你们就不应该舍弃个人的利益甚至生命谱写华夏五千年的道德与人性的赞歌。以这样的逻辑,让我们告诉那些为捍卫祖国完整而献身的英烈们,你们的牺牲是因为你们扛起了枪走上了战场,是因为你们以中国人的脊梁抵抗了侵略,你们完全可以乖乖投降,让侵略者用铁蹄踏平我们的祖国,让侵略者以兽行蹂躏我们的同胞。让我们告诉耶稣:你的被钉十字架,是因为你向世人传播了信神的理念;你的弟子被扔進狩猎场喂狮子,是因为他们相信了上帝,相信了人间该有博爱;你们的被迫害是因为你们咎由自取,古罗马皇帝尼禄的恶行其实都是伟大、光荣而正确的。

孙的逻辑由不得我们不想起一个名词:“斯德哥尔摩综合症”。这也是目前中国大陆一些听不進真相的人们所犯的通病。

到底是谁让孙的女儿流离失所,是谁造成了孙的女儿浪荡街头,是谁造成她们母女铁窗内外、咫尺天涯,难道不是中共吗?如果没有中共的迫害,何来这样悲惨的故事?上明慧网上搜一搜,这样的故事可以说遍及中华大地,比这更悲惨的故事也不止一例两例,百例、千例都有,中共制下的迫害造成了多少人间悲剧?

这份视频,出自于中共公安之手,他们的目地是混淆视听,但是他们却忘了,他们混淆不了的一个事实,孙在曾经是法轮功学员的时候,仅仅因为户外炼功就被非法判刑,其伤其痛,孙的自述淋漓尽致,这份视频是中共不打自招的事实,是控诉中共的铁的证据。

邪说之四,蔡朝东才是好人

洗脑班里大都会播放蔡朝东的系列演讲,诸如《理解万岁》、《创业万岁》,据曾经被关在洗脑班里的法轮功学员说,犹大们高度赞扬蔡朝东,并以此来贬低法轮功学员,好象全中国到处都是蔡朝东,只有法轮功学员不是。

中共一贯为了其政治目地树立典型,无论是正面的,如张思德、雷锋之流,还是负面的,如刘文彩之类,事后证明都是掺假的。这个蔡朝东不过是中共树立的又一个典型,摇唇鼓舌,帮助中共对民众進行洗脑,实际是中共的帮凶。如今的社会,贪官遍地、恶吏横行,这个蔡某不去批评中共恶党及其贪官污吏,反而跑到劳教所欺骗被非法关押在那里的无辜的法轮功学员。这样的趋炎附势、笑里藏刀的奸恶小人,怎么是好人呢?

在法轮功学员中有许多硕士、博士,甚至科学家,法轮功学员在各个领域也不乏佼佼者,但是他们在法轮功中却发自内心的认为,自己对这个世界的认知一样是少之又少。曾经在国内获得过多次武术冠军的李有甫,当他走入法轮功后,他却说出了这样一句话:“我是从师父到徒弟。”在武术界,他无愧于当师父,但是,到了法轮功的修炼中,他却突然发现自己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弟子。

犹大们利用蔡的演讲,还有一说:你们法轮功总是自称为好人,人家蔡没炼法轮功,也是好人啊。这话听起来好象挺有道理,其实一点道理都没有,法轮功学员自称是好人,是因为法轮功学员能够按照师父的“真善忍”教诲约束自己时时处处为他人着想,时时处处把他人的利益放在前面,按照这样的原则做事的人不是好人还是坏人吗?法轮功学员自称是好人,可也没说别人不是好人啊。至于这个蔡某,连起码的是非都不分,助纣为虐,怎么配称好人呢?这个蔡某的《理解万岁》不过是对中共恶党的理解,对中共关押折磨法轮功学员的理解,他哪里有对法轮功学员的丝毫理解?

在洗脑班赞扬蔡朝东的同时,犹大们也没忘了嘲笑法轮功学员,说法轮功学员过的都不好,家不象家,工作不象工作,看人家蔡朝东,在做好人的同时,事业也是蒸蒸日上,炼法轮功得到了什么?

炼法轮功得到了什么?得到了身体的健康,得到了心灵的净化,得到了和睦的家庭……几乎每一个真修的法轮功学员都有着对法轮功的无限感激。“家不象家、工作不象工作”,这确实是现在国内很多法轮功学员的现状,但是,是谁造成了他们今天的这个样子,难道不是中共吗?在中共迫害法轮功前,各行各业都有法轮功学员,法轮功学员在各行各业也都有精英,即便是国家的各部委、军队、院校、科研机构,也都有法轮功学员的身影,法轮功学员和其他人一样按部就班的过着自己或平凡普通、或富足殷实的日子,是中共的迫害毁掉了这一切。

更为可笑的是,洗脑班里的犹大竟然拿迫害者对法轮功学员家人的勒索当作转化的理由,其说是:看看你们,给家庭造成了多少伤害,你们家为你花多少钱了。是的,在被非法绑架、判刑、洗脑的过程中,法轮功学员的家人为了让自己的亲人少受迫害,许多采取了送钱疏通关系的方式(也有许多被勒索而给迫害者送钱),为此,数不清的法轮功学员变得家徒四壁,一贫如洗,就是洗脑班也是需要法轮功学员家人交上一万、二万、三五万不等的所谓“学费”,最近更在明慧网上曝出公安向法轮功学员家人要勒索五百万的电话录音。面对迫害者的斑斑劣迹,洗脑班里的犹大们不但没想起去衡量他们是好人还是坏人,竟还堂而皇之的将这种迫害合理化、合情化、合乎荒诞逻辑化,可见中共的邪恶深入迫害者的骨髓。

邪说之五:法轮功不爱国

在洗脑班,还有一邪说就是污蔑法轮功学员不爱国,其理由仍旧是一系列中共自拍的海外学员抗议中共迫害的视频,只不过这些视频应用了一些特效技术,只截取了某个场景的部份画面,只录下中共安排的某些人的发言,只录下了某个活动的部份文字。

其一,混淆中共与中国的概念。理由是视频中出现了“天灭中共”的字样,可是中共只录了前四字,还有后四字,他们是绝对不敢展示给国人的,那就是“天佑中华”。五千年文明古国,灿烂的文化让世界为之瞩目,但是,我们可否还记得这些朝代的更迭——唐、宋、元、明、清,是这些朝代创造了文明,是这些朝代延续了文明,可是在今天,有谁还会呼喊:大唐啊,你回来,大清啊,你别走。可是,我们现在就在中共的混淆下,以中共取代了中国,仿佛没有了中共就没有了中国,失去了中共,中国人就不能生存,这是多么可笑的逻辑。其实中共来自苏联共产党,为苏联的利益服务,而且它也不过几十年的历史,我们所有的文明来源于我们的祖宗,而我们所有丢失的文明却源自于中共,试问,这样的中共,天能不灭它吗?

其二,歪曲法轮功打出的鼓声。洗脑班更是拿汶川地震作为说辞,说国内在万众一心抗灾,国外法轮功学员却锣鼓喧天庆祝灾难。事实上是当时纽约的“退党中心”(劝中国人退出中共的党、团、队)有锣鼓助威,在汶川地震之前就有,和汶川地震没有关系。中共用移花接木的手段来欺骗国内老百姓。因为锣鼓自古就是鼓舞士气的一种器具,凯旋可以击鼓,出征可以击鼓。鼓,鼓舞士气,鼓舞精神,鼓舞战胜困难的勇气。法轮功学员都是修炼“真、善、忍”的好人,他们大多都是中华的儿女,身体里同样流淌着华夏的鲜血,他们怎么可能不爱国,他们的鼓,是鼓励中国人退出中共邪党。中共在灾难面前不去反思灾难因何而来,灾难因何而重?却用卑鄙的手段欺骗中国人,真是无耻到一定的地步。“灾难频发是因为当政者无道”,这样的话,不知道中共的追随者们是否听说过。

其三,以某些人激昂的演说当作海外华人的呼声。用以转化法轮功学员的视频里,常常会出现某几个人激烈的言辞,内容当然都是污蔑法轮功,可中共可否敢把镜头对准海外的法轮功学员,可否敢把一百多个国家都有人修炼法轮功的画面展示给国人,可否敢把海外数千人一起炼功、一起开法会的盛大场面播放给国人,可否敢把台湾几十万人修炼法轮功的事实告诉国人,几个跳梁小丑的表演就能代表海外华人吗?

结语:

洗脑班,邪窝的代名词,其中所有的说教根本就是中共的歪理邪说,这些歪理邪说转化不了法轮功学员,却只能给明白事实真相的人留下笑柄,给迫害者的未来埋下祸根。

奉劝操控者、参与者,真正该转化的是你们,悬崖勒马,回头是岸,上天不会无限期的给你们悔过的机会,周永康不曾经是迫害法轮功的元凶吗?薄熙来不曾经是迫害法轮功的急先锋吗?李东生不曾经是迫害法轮功的610头头吗?十年前,法轮功就在海外公开打出横幅:法办薄熙来、法办周永康,那时候,除了法轮功学员,有几人相信过?可今天结果怎样。

人在做,天在看,别让悔恨来在没有机会悔恨时。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