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们为什么不敢讲话?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六月二十四日】据明慧网近期连续报道,被非法关押在甘肃女子监狱的法轮功学员,在狱中会见家人时,都出现见到家人,不敢说话的恐惧症。不是闭口不说,就是神情紧张得不让家属询问。更有甚者,连打所谓的“亲情电话”(实际就是每月一次的与家人通话),都不敢提及一句自身的情况,令家人质疑:监狱到底对她们做了什么?

其实,只要进到女监的人,要想过得舒服一些,就只有一条路:那就是必须时刻服从“政府”(狱警的代名词),用狱警的话讲:就是要“积极向组织靠拢”。这句话背后的内涵是:“政府”让你干什么,都必须执行,什么监狱法,监规,禁令,用恶警的话说:那是挂在墙上看的。老实点的犯人稀里糊涂的认同,有点良知的被动的附和,奸猾一些的马上就能领会,尤其在对待法轮功的问题上,表现得尤为明显。

大家知道,中共是以谎言欺骗起家的,多年来一直在不遗余力地造假,甘肃女监自然不能自甘落后,所以一直千方百计的打造自己“文明监狱”的形象,蒙骗了许多不了解实情的百姓,甚至连里面犯人的家属在会见厅看到那些光鲜的彩报时,都不由自主的说,这里面不是挺好的嘛?!不像有人说的什么打人、酷刑、活摘什么的。因此,才有法轮功学员家属在会见亲人后的质疑:亲人在里面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话都不敢说。

在女监内部有一个潜规则:就是无论什么人都不能对外“败坏”女监的形象,所以对言论控制的极严。实际内涵是:监狱里面警察、犯人可以任意耍流氓,但是绝不允许对外透露一点,否则后果是不可想象的。举个例子,有个服刑人员,打电话给家人,想让家人给她寄一点好药,说监狱医疗条件不太好,就这一句话,电话被掐断,这个服刑人员被狱警以破坏女监形象的罪名痛骂和扣分(监狱犯人靠积分减刑),剥夺打电话的权利。

那她们又是怎么对待法轮功学员的呢?所有的被非法关押在监狱黑窝里的法轮功学员,除了遭受和其他犯人同样的人身及精神上的管制之外,还有一套专门针对她们“内部秘密政策”,就是以是否被“转化”来决定你在里面过什么样的日子,尤其在二零零九年以后,所有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一律不再下放到各监区,全部集中关押在女监臭名昭著的“反邪科”(中共是真正的邪教),表面上看是恶警集中力量来对付法轮功学员,迫使其“转化”,实际上还有一个更深层的原因,就是尽量减少法轮功学员与服刑人员的接触,为了避免迫害真相在服刑人员中扩散,从而传达外界。

曾有一个刑事犯,被恶警选中去监管一个法轮功学员,她不但积极配合恶警做“转化”法轮功学员的恶行,而且还充当监视告密的打手。在参与过一个完整的迫害过程之后,这个刑事犯内心痛苦万分,在临出监的前几天,向周围的其他犯人和法轮功学员道出了自己的心声:“某某法轮功学员(被她参与迫害的)到底做了什么了?要把人那样折磨?人家咋了呀?人家做啥了呀?这么对待她?我以后出去,一定要和外面的人说法轮功(学员)在这里的真实情况,法轮功(学员)到底是什么样的人,我一定要和外面的人说。还有某某某,你的转化‘材料’都是我一手重新写的,要不,政府能这么轻易放过你?可是,我不写又不行,老大(恶警头)不给我减刑,为了提高‘转化率’,监区必须造假,不让你知道,拿着这个到别的监区,给其他的法轮功学员看……”

事实上,除了被选中充当恶警打手的包夹犯人之外,在“反邪科”之外的其它监区的犯人,都不知道每天“反邪科”发生的迫害情况。在恶毒的谎言中,所有的犯人都认为炼法轮功的人所在的场所是全监狱最好的地方,可以不用干苦力,没有繁重的生产任务压着,每天都可以看电视,还定期享受免费的体检等等。好多人羡慕,都想去那里。这个表面的平静给人带来一个和平的假相,好像真的就像监狱对外宣传的那样,监狱一直以人为本,春风化雨般的挽救犯了罪的人……但是被蒙蔽的人数益众,法轮功学员在黑窝遭受的残酷迫害反倒被封闭的严严实实。

在“反邪科”这样一个密闭的环境里,见不得人的“土规定”就成了这里的王法。在监区里,恶警打骂法轮功学员,即便是拉到办公室里,外面干活的犯人都能听得见。而在“反邪科”里,拳打脚踢,什么卑劣手段的使用,是不被人所知的,所以这里对待法轮功学员的手段更加残忍和邪恶,可是这些恶警们不会亲自出面去干这罪恶的勾当,她们巧妙的把自己藏到背后,纵容她们精心从监区里挑选上“听话”的刑事犯,暗自授意,只要达到让法轮功学员“转化”的目的,使用什么方法都行,但这些凶犯为了自己减刑,做的过火了,影响闹得过大,这时恶警便出面,假惺惺的“主持正义”,满面春风的上演“好警察”的形象,把这一切的暴行全部推在包夹的刑事犯身上,企图转移视线,让法轮功学员单纯的去把这场迫害当成是恶犯所为。所以,就出现了恶警明着处罚包夹犯人,背地里依然加大力度的指使接着干。就这样,邪党想要达到的效果出现了:包夹犯行恶,警察及时出面制止,警察“保护了”法轮功学员,警察还是“好警察”,坏的是那些犯人,犯人就是坏,“警察就是好”的假相。

自从甘肃女监“反邪科”成立以来,犯下的罪恶数不胜数,但是从众多曝光对待法轮功学员的酷刑来看,基本上都是这些包夹犯人的种种恶行,几乎看不见恶警亲自动手的案例。

“反邪科”的日常生活也是变态的,在法律层面上,在这里服刑的人员应遵循同等的监规,但是不成文的土政策使这里的包夹犯俨然成了“二警察”,使用手中“权力”由着自己来发挥,甚至是自己的私愤也可以通过毒打法轮功学员来上升到是在帮助做“转化”,一天二十四小时的不间断接触,邪恶的借口和种种的小动作,足以将每个身在邪恶黑窝的法轮功学员的生活空间变成了一个真正恐怖的环境。

这些从各个监区挑选上来的包夹犯,一开始并不是有多坏的。由于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是极其隐秘进行的,几乎所有的犯人都不知道“反邪科”里的生活环境究竟和其它的监区有什么不同,她们只是知道“反邪科”表面上看起来是个好地方,因为不用干苦工,甚至有些犯人是通过家人走门路才到这里的。一旦进到这个环境之后,只有达到恶警想要你达到的标准,才能生活的好一些,犯人们为了自身利益,被迫使自己变坏以达到自保,内心也是痛苦万分,十分后悔进到这地狱般的环境。

比如女监到各监区挑选包夹人时,有这样的条件:年纪不能太大,要有文化(初中以上),“悟性好”(实际就是能马上理解恶警意图),刑期较长,不愿吃苦,想钻营减刑手段的(恶警好利用的),身体强壮的犯人。其实,几乎所有的犯人在看守所时都接触过法轮功学员,都对法轮功学员的人品相当的认可,也知道法轮功是怎么回事。“反邪科”里曾经有一个包夹犯人以前在看守所时一直支持法轮功,甚至一起跟着学法轮功,做出很多正义的举动,可是到了“反邪科”,没有多长时间就变的邪恶异常,虽然内心痛苦却依然麻木的干着罪恶的勾当。“反邪科”里的恶警曾经说过:“干什么还用我们说吗?一个眼神,犯人就知道怎么办了”。

比如:包夹犯人一对一的监视法轮功学员,整个上午的时间就是不停地重复强迫观看诬蔑大法的影碟,必须得一边看一边记笔记,眼睛盯着电视超过5分钟没有写字,就挨打,写的字没有那些诽谤攻击的语言,也得挨打,就是观看同样的内容,每天的心得体会也不能写成一样的,有些特定的词汇语句必须得用。要是完不成或达不到要求,各种变相的体罚立即发生,利用吃饭、上厕所、洗漱、走路甚至睡觉达到迫害目的。所以这里的法轮功学员被打耳光、掐肉、拳打脚踢、被吐口水、头上被扣上装满垃圾的垃圾桶等等的事,简直就是家常便饭。有的甚至被逼迫喝尿、大便被涂到脸上、眼睛打青的、打肿睁不开眼、打瞎的、手指打断的、牙齿打松的打掉的、下身踢肿踢烂的、腰打得直立不起来的、耳朵打聋的、罚站站到脚肿腿肿、不让上厕所、限制饮食经常挨饿、晚上睡觉盖湿被子(包夹犯人故意弄湿的)等等。

可是这些迫害的手段,恶警假装不知道的,如果有哪个法轮个学员通过正常渠道向恶警们控诉这些违反监规的行为,恶警们通常是说:“不可能,是不是你们自己有什么私人矛盾?”为打手开脱,实在开脱不了就假意处罚一下包夹犯,但是等待法轮功学员的是更严酷的迫害行为,恶警会主动找茬,公开动粗了,停止打电话,停止接见亲属,停止购买生活必需品,电棍、吊铐、老虎凳、禁闭等等。目的就是一个,只要你不“转化”,不写“四书”,不公开在大会上声泪俱下的诬蔑法轮功,不对恶警表现出感恩戴德,那你每天的日子就是在这样的氛围中:惊恐、高压、疼痛、无望中度过难熬的分分秒秒。其实就是你“转化”了,那些恶警们心里知道是强制手段逼迫的,所以日子还是在这样的环境中度过,直到离开监狱黑窝。如果直到出监还没有被强制转化,那就在出监那天直接送到当地洗脑班继续迫害。

从女监“反邪科”出监的包夹犯人事后都说,那里的日子是地狱,她们都受不了,那么想想在里面饱受折磨的法轮功学员,承受了多大的痛苦,她们在会见亲属时痛苦的表情,掩盖不住的消瘦憔悴,不敢提及的自身情况,现在,你一定知道了甘肃女监究竟对她们做了什么。

甘肃女子监狱恶警照片:

甘肃女子监狱电话

监狱长
干玉梅:  13919199196  0931-8333502
赵春燕:  13919198389  0931-8333530
戴文琴:  13919196198  0931-8330899
安 琼:  13919121558  0931-8333511
吴红玉:  13919121901  0931-8333519
石明玉(男): 13659420239  0931-8336793
庞永祥(男): 13919121898
张 鹏:  13919121909  0931-8331616
政治处:
文雅琴:  13919121998  0931-8333886
狱政科:
王磊:   13919121669  0931-8333526
副科长:   13919121952
内勤:   0931-8325086
生活卫生科:
罗志虹:  13919121839   0931-8331810
惠红(副科长)13919121869
葛彩云:  13919121995
卫生所:    0931-8307163
反×教科:
朱 红(科长) 13919121959   0931-8331600
孙立伟(副科长)13919121962
值班点:   0931-8331639
警戒科
科长:   13919121920   0931-8332396
副科长:   13919121922
大监门:   15379024100
质量技术检验科
科长:    13919121528   0931-8334599
公司接待站:  0931-8331887
设备动力科
科长:   13919121926   0931-8333517
基建科
科长:   13919121989   0931-8333516
副科长:   18693198851
教育改造科
科长:   13919121830   0931-8333527
副科长:   13919121958
副科长:   13919121612
内勤 :  0931-8333610
狱内侦查科
科长 :   13919121880   0931-8333525
综合管理科
科长:   13919121868   0931-8333529
生产综合科
科长:   13919121902   0931-8331686
财务管理科
科长:   13919121619   0931-8333553
一监区
监区长:   13919121862   0931-8333532
杨艳梅(副): 13919121515
陈晓彤:   13919121510
二监区
监区长:   13919121656   0931-8333550
教导员:   15193135223
杨丽(副监区长) 13919121601
陆春梅(副监区长)13919121552
(副监区长)  13919121631
三监区
监区长: 13919121618   0931-8333531
教导员:  13919121650
苏海花:  13919121568
刘      13919121903
张      13919121663
值班点:  0931-8333523
四监区
监区长: 13919121508   0931-8333569
教导员: 13919121960
陈     13919121613
刘     13919121603
侯     13919121623
值班点: 0931-8333522
车间:  0931-8333569
五监区
监区长: 13919121828   0931-8373083
教导员: 13919125561
副监区长: 13919912685
副监区长: 13919121665
监道值班点: 0931-8373081
车间:   0931-8373083
六监区
监区长: 13919121518   0931-8330196
教导员: 13919121856 0931-8330496
曹晓丽: 13919121503
罗海燕: 13919121661
景     13919121535
监道值班点:0931-8331826
八监区
王雁(监区长) 13919121818    0931-8334559
丁军环(教导员)13919121816
赖艺丹:   13919121956
王       13919121500   0931-8307702
监道值班点: 0931-8334559
驻监检察室     0931-8333503
总值班室      0931-8333513
分监控值班点
A楼      0931-8323673
B楼      0931-8320375
C楼      0931-8320372
D楼      0931-8320376
狱警
王永丽:13919121628  祁振戈:13919121532  丁少云:13919121506
陈淑丽:13919121569 李忠琴:13919121580  郭 红:18293108179
李亚琴:13919121951  李 淼:13919121800  张莉萍:13919121806
杨菊荣:15002593552  丁玉萍:13919121953  李小燕:13659310548
兰海琴:13919121522  鲍 琳:13919121585  田 红:15002622328
岳永军:13609350539  赵 晖:13919121811  朱媛媛:13919121802

(注:至今被非法关押在甘肃女子监狱的大法弟子大约五十多人)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