迫害中依然走在神的路上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六月三十日】我是零八年得法的新学员,在正法修炼中,是慈悲的师父把我从地狱捞起、洗净,是伟大的佛法把追名逐利的我造就成一个全新的生命,使我在面对看守所、洗脑班的迫害时能正念正行,否定了旧势力的迫害。

在被迫害中慈悲救人

二零一一年三月,我在单位工作时被警察绑架,又被警察押回家非法抄家。临走我对上二年级的儿子说:“儿子,告诉叔叔阿姨大法好不好。”儿子大声说:“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瞬间,一切仿佛都静止了,出奇的静。几个警察眼里也闪着泪花。我抱着儿子说:“记住,无论在学校、在家里,随时随处都要做一个真、善、忍的好人。”

儿子点头,无声的望着我离去。我知道大法在儿子心灵扎下了根。那场面没有惊天动地的悲切,我没有一丝的怕,只感到:“要知道人一旦知道了真理和生命存在的真正意义,为其舍命而不足惜的。”[1]

到了派出所,我不签字,不配合,就是讲大法如何好。我说:“大法弟子太伟大了,所有的宗教都讲到大淘汰,你看哪个人出来讲真相啊!只有大法弟子才出来救人,告诉世人法轮大法好,遵循真、善、忍做人做事才能免于被淘汰。”看警察都在听。我又接着讲:“人都是自私的,特别是经过这么多风雨的中国人,做每件事,都在想对我有什么好处啊,我能得到什么啊?只有大法弟子是伟大无私的。他们手里的每一份资料都是自己省吃俭用存下来的,每一次出去讲真相,都有可能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或是被便衣跟踪,他们为什么还要一次一次的这样去做?那是为了你们的生命能够在大淘汰中留下。他们失去工作、家庭、自由,只为救人。什么是大慈大悲,大善大忍,大法弟子才是真正在救人,让人们免于那场历史上最大的劫难。”我一边说一边流泪。

警察也被慈悲的场感化,叫我不哭,别恨他们,他们也不想抓我,是“610”要他们抓的,他们也没办法,还拿纸巾给我抹去脸上的泪花(因手戴着手铐)。在送我去看守所的路上,其中一个好象是负责人模样的人对我说:“我知道你是好人,而且是素质很高的人,以后你出来炼注意点,别再让他们发现,保护好自己。”我谢谢他,继续告诉他们邪党在文革、六四后卸磨杀驴等事例,告诉他们明白真相、做三退、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得福报。他们都很感动,体会到我的善:在危难中,我不是想自己,而是想到他们,想办法让他们了解真相,免于淘汰。

办好手续的时候,我看到送我来的五个警察眼里那种悲切与无奈,他们对我说:進去后保护好自己,照顾好自己!别恨他们。当时我突然想大哭,岂止是大法弟子在被迫害?这些还有良知的警察更是在被迫害中。邪恶绑架善良的生命、逼迫好人迫害最好的人,不情愿却仍在助纣为虐毁灭自己而不知,“他们才是被迫害的羔羊”啊!但愿今天他们能真正明白,救赎自己。

我冷静的走進了看守所。到看守所的第二天,狱警要找我谈话。牢头对我说:你必须蹲着,低着头,狱警说什么你应什么,不要回嘴,这是规矩。我想:我和你不同。

狱警坐在椅子上,我就坐在了她的对面,抬头笑眯眯的望着她,这次对谈长达两小时四十分钟,我从自己的家庭背景谈起,我父母是高级知识份子,丈夫自营企业,我也有一份受人尊重羡慕的高薪职业,有听话的儿女。为什么在迫害这么严厉下走進了大法修炼?女警认真的听着。我又从自己身心的巨变,讲到大法洪传世界以及各种预言……她听進去了,对我说:“我当狱警快二十年了,也接触过很多法轮功(学员),你是唯一一个让我彻底明白真相的人。我现在也没办法,再过几年退休了,我也跟着你炼法轮功!”

谈完话后,她送我回牢房,在门口对牢头说:取消每晚轮值,不要为难她。然后对我笑笑走了。当时一句话打進我脑子:“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2],我坚定的相信,师父就在我身边加持着我,我一定要做好。

第一天我就开始炼功,狱警悄悄对我说:你现在审查期间,外面有摄像头,“610”的人看的见,你这样炼功对你不好。我说:“我是修炼人,不炼功怎么能算修炼人呢?必须炼!‘610’就是一个非法组织,他们说了不算。”她笑了,我一直炼到出去那天,没人干涉我炼功的事。

每天有大量的时间,我就不停发正念、炼功、讲真相。我给他们讲《忆师恩》里的故事,讲修炼人的神奇,讲中国五千年神传文化,再讲大法洪传世界,讲各种预言……这些泡在党文化中长大的人本来文化低、孤陋寡闻,更没接触过修炼文化,听我聊着从来没听过的新奇事,她们说比看电视还来劲!她们都认同了法轮功,前后有六十七人退出了邪党相关组织。

有一天,我发正念,突然,我的空间出现好大一个佛,巨大无比,就在那看着我,我的眼泪哗流了出来。她们都问:你怎么哭了?我说:我师父来了。她们说:在哪?我们没看见啊?我告诉他们:只有我看得见。她们非常羡慕,说:你有师父真好!

正念解体邪恶

不久,他们非法劳教我一年,我没签字,将非法劳教书从窗口丢了出去,大声斥责那个公检法的人:为什么不开庭?为什么不让见检察院的人?这又是一次好的讲真相的机会,让监仓的人都知道,这个邪党是如何不公正对待好人的,认清邪党的本质。她们难过的说:你这么好的人,也坐牢,这个国家,我看是要完蛋了。还不断安慰我,想开点,一年很快就过去了。

很快他们送我去劳教所。送我的四个警察,在与派出所办手续时出了问题,等了两个小时,我就利用这两个小时对他们讲真相。他们一边听一边点头,后来他们说,他们也没办法,这是国家定你们的罪。我说:“错了!江泽民不代表国家,对我执行的罪名是:利用邪教破坏法律实施,请问我是利用哪个邪教破坏了哪条法律的实施?”他们根本说不出话来。只有苦笑。我正色道:“作为国家公检法基层人员,你们有责任,有义务向上面反映法轮功的真实情况,说清真相,制止这场迫害。这场迫害表面上是迫害了大法徒,实际上是破坏了整个中华民族的几千年的道德观,现在社会这么乱,就是没有信仰,没有道德造成的。法轮功修真、善、忍,都被治罪,这个国家未来的命运是什么呢?”他们都非常认同的点头。

要开车了,狱警找来两床被子帮我垫在车上,又找来一双拖鞋给我穿上,说这一路颠,垫厚点舒服。车开到快离开市区的时候,他们又下车帮我买了一个汉堡包,一瓶矿泉水,说让我在路上喝。我知道,又是四个明白真相的警察在善待大法弟子了。

在去劳教所路上,我呕吐的非常厉害。我吐完就发正念,就求师父:师父啊,弟子修炼中有漏,特别是对情的执着没有放下,所以才被邪恶钻了空子。弟子知错了。弟子得法晚,双盘还没盘上,不能去那黑窝啊!弟子还得救人呢!师父加持弟子,然后不停的发正念。

到达劳教所的时候已经中午十二点过了,一个医生为我检查身体。她问我平时有什么病啊,我突然想起与我一起讲真相的同修是师父演化高血压出去的,我就说:高血压!她一测:90-110,很正常啊!当时我心里就喊:师父,高血压不行啊,加持弟子!医生又问:还有什么病啊?我想起小时候曾经贫血过,就说:我严重贫血呢!验个血吧!在抽血、验血的几分钟内,我不停发正念。一会医生过来,边走边说:拒收!身体不达标!我还没明白过来,她已经把拒收证明及化验单交给了送我去的警察。

我见证了正念的威力,心里不停的感谢师尊。当天,我又被送回看守所。狱警对牢头说:她严重贫血,不能再安排她做任何劳动,每天找个人负责照顾她,慢慢蹲,慢慢起啊!第二天,又开始订病号饭给我。我心里当然明白,我是没有病的,是师尊的慈悲呵护。我不能把自己当成病人,所以,每餐的病号饭我都与监仓里的人一起分享,直到我走出拘留所。

回家后,我進一步冷静反思被迫害的问题。与同修切磋,为什么会被迫害?为什么能被迫害?主要是因为修炼中有大漏:对情色欲的执着还没真正放下;其次是个性太强。由于在常人中事业有成,经济、工作、家庭都比一般人好,所以,养成了个人主观意识很强的个性,不愿听不好的,一说就炸。这都是大漏哇!仅一颗色欲心或不让人说的心如果长期不去,就是邪恶迫害的借口啊!再有就是安逸心、虚荣心、怕吃苦的心太多太多。我又一次感到修炼的严肃。我提醒自己:在做好三件事中实修自己,在修心上精進,这是修炼的本质啊!

迟来的悟性

我父母是九五年得法的老弟子,还是当地辅导员。我九六年回家探亲时得法,还体验到小法轮在手心里旋转的玄妙。临走请了大法书准备好好修炼,父母还叮嘱我:人身难得,法难求,一定要珍惜。可我回到外地忙于工作、成家、生子,学法、炼功就渐渐淡忘了。到了二零零七年,我经常在晚上听到大法炼功音乐,听了睡,睡了听,也没悟到是师父的点化,仍迷于常人中,在名利场争夺。师父不放弃我这个顽冥不化的弟子,我一次次梦到找不着检票口、赶不上飞机、跑啊,追呀的点悟:时间来不及了,快点修吧。可我还不悟。

一次慈悲的师父又让我梦到:在一片空地,一个白胡子的老道士走来,牵着我的手,转动手中的拂尘,我就与他飞上了很高很高的天空。师父点我:路都铺好了,快点修炼吧。我仍木然。直到有一天,我无意中提前下班,看到家里有好多同修在学《精進要旨二》,大家招呼我也一起学,我碍于面子就坐下来,一人一段的读。读着读着,我深深被法理所吸引,越读越不想放下,爱不释手,似乎整个人的世界观、人生观都在发生改变。

那是二零零八年四月的一天,我真正走上了返本归真的修炼之途。从新走入修炼,我每天与父母晨炼,在紧张的工作生活中挤时间学法,坚持整点发正念,遇到矛盾向内修。每天忙忙碌碌很充实,很快乐。不知不觉中,我头痛、漏尿、怕冷、脸黄、无力等病全都无影无踪了。

我丈夫在外地工作,照顾孩子忙家务就落在我一人身上,感觉学法时间太少,想补上以前错失的时间。到二零一零年初,我辞去了工作,就有时间系统学法。每天早上炼完功,忙完家务,开始大声读法,师父让我时常看到大法书上的字变成深黑的立体字,整个三排三排突显出来,很美妙!师父也不停的鼓励着我,几次元神离体,在空中飞得很高,非常美妙,更坚定了我修炼的信心。

精進不怠 兑现誓约

我性格开朗,笑口常开,非常有人缘。在讲真相中,我一直做的堂堂正正,法轮功洪传世界,中共非法迫害,毫无掩饰,同事领导都愿意听。听着听着,我很自然的递过去真相小册子,光盘,他们也高兴的接受。这样退了好多身边的同事、领导和朋友。

重归大法后,我有一个很好的心态,就是坦荡。我认为我是天地中最伟大的生命,我做的救人的事是天底下最正、最无私、是荣耀的事,不是每个人都有这样伟大的殊荣的。所以,我没有怕心,一脸的真诚,一颗为他的心,一切都在自然中進行着。这样,救人效果特好。

我通常下午与老同修一同出去讲真相劝三退,公园里都留下了我们的身影。晚上我会根据白天没讲退的原因進行一下总结,并在网上找一些相关文章看,下次讲真相中,就会有理有据的破除常人的症结,讲得到位,就容易退。晚上又与父母一起学法,发正念,交流修炼中的体会与不足,共同精進。

转眼到了二零一一年,由于经济上不允许长期不上班,加上想利用工作机会更好的讲真相救人,我开始找工作了。我跪在师父法像前说:师父,我想工作了,年龄大,工作又不好找,我不想花太多时间找工作,请师父帮帮我吧。结果三天我就找到一份很好的工作。公司很大,下面二十几个分店,我做财务总监,工资也很高。父亲说,这是师父的安排,修大法的福报。弟子更应该在新的工作环境中多救人,在工作中证实大法。

上班没几天,我就跟老板讲了真相,给了他破网软件、神韵光盘。他非常理解法轮功,并对我的工作能力大为赞赏。为了增進同事感情,我经常与下属分享自己的工作体会,耐心讲解工作中不懂的问题,教给他们许多处理问题的方法。他们都说,没见过这么和善的领导,以前的领导又凶又不爱传授知识,生怕属下学会了抢了自己的饭碗。我笑呵呵地说:“我与别人不一样,我是修善的。”他们好奇的问什么修善,我就很自然的切入讲真相中去。

身边的同事,我都适时赠送了神韵光盘,破网软件。我在工作中开拓出好的局面,证实着大法。

同修的事就是我的事

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同修的事就是我的事。一次,外地同修在这里讲真相被邪恶绑架,当晚正念闯出后,姐姐同修没敢让她住在自己家里。当时夜色已晚,没地方安身。我想同修就是我最亲的人,现在是同修最需要帮助的时候,我就迅速把她接到我家住。

还有一对夫妻老同修,妻子被旧势力迫害,从商场电梯上直接甩下,一只眼睛肿得什么也看不见,右腿也断了。几天后,丈夫同修被恶警绑架,下落不明。夫妻老同修的常人子女怕心很重,对父母的事不闻不问。我知道这事后,第一时间赶到同修家,天天陪着她去看守所、拘留所、公安局找人。警察问我是谁,我说是家人,同修非常感动。我们艰难的找同修找不到,原来老同修没报姓名,以“修炼甲”的名义无条件释放。

一次我被绑架到看守所,师父安排我和另一位同修在同监室住了两天,她是外地老同修,在这座陌生城市六、七年也没遇到我们当地同修,想不到在这种环境能相遇。我出来后,几次专程去看守所给她打钱,关怀鼓励她。后来听说她回来了,我和同修去看望她,但只大致知道她住的楼层,几栋、几单元、几门根本不知道,在几千人的大花园怎么找?我坚定信念,在花园里凭感觉真的找到了同修家。我们突然出现在她面前,她那么激动,直说能找到她真不可思议,还说我两次去拘留所给她打钱,对她是很大的鼓励。从此这位老同修在这个陌生城市,有了良好的修炼环境。

还有一次,一个颠沛流离到我市打工的同修,在讲真相中被绑架,利用神通走脱后,没地方去。我知道后,把她接到我家住下。父亲又去她原来住的地方把她的行李、钱物等东西取回,第二天送她安全离开。

有些被迫害过的同修,怕心比较重,不敢与同修接触,有什么事或是有什么东西要转交、转告的,都让我在中间跑来跑去。有一次,我心里不高兴:你们怕暴露,我就不怕吗?这一念刚一出,我就想:不对,这不是正念。我对自己说:我是觉者,是走在神路上的人,是天地间最伟大的修炼者,我有师父,有正神,谁也动不了我!同修的事就是我的事。

因自己修炼层次有限,以上交流如有偏离法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李洪志师父经文:《精進要旨二》〈我的一点感想〉
[2]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师徒恩〉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