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省诸城市夏红琴被迫害经过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六月四日】二零一三年九月八日,山东省诸城市法轮功学员夏红琴和一位年轻司机开车送货,在瓦店往林家村的路上时,被两个年轻的男子(一个身穿警服,一个没穿警服)截住。这两个男子没有出示任何证件,就叫司机下来打开车门看看车里拉着什么。他们看到有啤酒就问是哪个厂生产的,司机说不知道。然后男子又问老板是谁,打电话问老板,电话里说是青岛产的。身穿警服的人就说:“我还不知道是青岛啤酒,我是问几厂啤酒。”电话里老板说是三厂的,身穿警服的人恼羞成怒就问司机要驾车证和行车证,司机说忘了带驾驶证,找了找车上没有行车证,身穿警服的人就上车抢车钥匙说是把车开走。上车后看到车里有一个光盘碟子,就问司机是个什么光盘碟子。司机说不知道没看过,是在路上别人送的。身穿警服的那个人把光盘给了另外一个二十多岁的青年人,说快拿到派出所放光盘看看光盘里是什么,同时还要强抢查翻夏红琴个人带的包,夏红琴说这是我个人的包不让他抢翻。当时夏红琴身上还背着给老板收货款的钱包。

那个年轻人从派出所电话里打来说光盘打不开,没有什么东西,那个身穿警服的人还不解气又打电话找来几个人,强行把司机和夏红琴带到林家村派出所审问室,货车也被他们一伙的人开到派出所。三、四个人强行叫夏红琴把身上背的钱包打开,把钱和要货单子全翻出来放在桌子上,还说这屋里有摄像头没人敢抢你的钱,把钱包里外都翻找着看,也没找到什么东西。他们又进一步逼要夏红琴锁在货箱里的包,找到后又把包里外翻找包里装全是日用品。他们没有找到什么就私自上货箱里动手翻找,最后找到了夏红琴在路上遇见讲真相的法轮功学员要的几个光盘和几张“法轮大法好”的粘贴翻了出来,并把光盘和“法轮大法好”的粘贴录像。

在这过程中来了一个没穿警服的人,进门就说他是公安局的,拿出工作证名字叫鞠金季(在这过程中就他一人有工作证)。一个姓刘的队长把夏红琴用警车带到诸城“维稳中心”南楼关押了两天。期间,姓刘的像耍流氓的样子拽夏红琴的耳朵。夏红琴反抗,他就把夏红琴摁在地上同时上来两个男青年一起摁住,给夏红琴戴上手铐从地上又拖起来,姓刘的又打了夏红琴一个耳光,并侮辱夏红琴长的老,不漂亮(夏红琴,女,单身,未婚,四十多岁)。在“维稳中心”是一个叫郝军的警察给夏红琴写的案卷,郝军还逼问夏红琴同不同意他给写案卷,还问夏红琴想不想上法院去告他给写的案卷。

九月十日,姓刘的又到关押夏红琴的房间里,脚穿皮鞋放在床上用布擦着皮鞋说“咱今天要出个远门”。还有一个个子不高黑胖子对和他一块看夏红琴的人说,“快十一了要去潍坊送礼”。和黑胖子说话的人,可能姓李。晚上,夏红琴被戴着手铐锁在沙发上,看着她的人在床上睡。

夏红琴在那个房间里被非法关押过两次,这是第二次。(第一次在明慧网上曝过光没写迫害者的姓名;第一次迫害也是郝军和姓刘的队长,姓刘的第一次迫害夏红琴时说自己姓王,这两个人专管迫害法轮功的案子,郝军自己还说他经常到处找炼法轮功的人迫害都找不到。)

九月十日上午,个子不高的黑胖子开车,郝军和姓刘队长一块将夏红琴劫持到潍坊看守所。开车走到半路上又回来,因迫害案卷上没有一个领导的盖章,姓刘的队长又打电话问那个领导要印章,那个领导在电话里说他没上班在家里。印章在公安局的办公室里。姓刘的队长又不知通过谁找到了印章,回来盖上印章又去的潍坊。他们将夏红琴带到潍坊第二人民医院查体,在抽血化验时姓刘的队长又问医生多要了一份夏红琴的血滴在了一张纸上(不知他们要血是干什么用)。

因到潍坊医院时已是中午,医生都快下班了,时间来不及了,上楼下楼郝军和姓刘队长对夏红琴连拖带拉,名义上是查体,其实他们是和医生在走过场。在妇科查体时夏红琴对医生说自己没结婚,医生查完体后还感觉奇怪,不相信的又走出门问姓刘队长说夏红琴她怎么没有性生活。从妇科出来时,姓刘队长还耍流氓的问夏红琴医生还真查体了。夏红琴都不搭理他,在路上他自言自语说,夏红琴那么大年龄了还守身如玉。姓刘的队长真是个地地道道的流氓。

在送看守所里夏红琴问郝军案卷写着关押她多长时间,郝军说不知道。在看守所里郝军叫夏红琴摁黑手印,夏红琴不摁,郝军就拿着夏红琴的手强迫摁,最后也没得逞。看守所里的人要给夏红琴照相,夏红琴闭着眼低着头不照相,姓刘队长就帮看守所里的人用力把夏红琴摁在墙上照,夏红琴没睁眼看,不知他们照成了个什么样子。看守所里的人叫夏红琴在看守书上签字,夏红琴没签字,又叫夏红琴换看守所里的衣服她不换,看守所里的人还拿走夏红琴手表、发卡、项链式的护身符一个。当时夏红琴还带自己那个包,从包中又找出来一个带福字戒指来。包中还有两包卫生巾,看守所里的人不让带进去,最后这些东西都装在包里,郝军说他会带回诸城给夏红琴的老板保管着。

在潍坊看守所里有一个姓王女队长叫来了四个女劳动号,强行把夏红琴摁在地下象一群流氓一样将她衣服撕脱下来,又给穿上看守所里的衣服。几天后郝军又去潍坊看守所让夏红琴在拘留证上签字,还叫夏红琴看后在上边同意签字,拘留证上写着关押她三十天,夏红琴没签字。

十月九日下午,诸城维稳中心的人去潍坊接夏红琴,是那个姓李的,人很瘦,五十岁左右,个子不高和一个二十多岁身材高瘦青年,在诸城维稳中心时这两个人都看过夏红琴。在看守所里姓李的叫夏红琴在取保候审书上签字,还说签上字就可以出去,还有一张纸在上面写着她弟弟的名字,姓李说是她弟弟担保才放她。夏红琴当时看字体不像是她弟弟写的字,但也没多想就签字。从看守所出来后才知道被骗上当了,她弟弟根本不知道此事。

走出看守所是她老板来接她,姓李还叫她老板在一张纸上签了字,还叫老板看着她不准离开诸城,有事先给派出所打电话,要不听就把老板也抓起来。

那个开车送夏红琴去潍坊看守所的小黑胖青年司机家住阳光河畔,他自己说要花钱找关系买个警察干。

还有那个姓刘的队长电话是:18678085280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