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大连地区近距离发正念的同修交流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六月六日】大连地区整体配合近距离发正念,最近时有同修遭到邪恶绑架,我想就此事与同修交流一下,希望共同提高。

二零一二年七月六日,大连市安装新唐人接收器的近百名大法弟子遭邪恶绑架。“安锅案”发生后,为了营救同修,救度世人及公检法司这部份众生,不许另外空间的邪恶操控公检法司等部门的众生参与对大法犯罪,全市同修配合二十四小时整体接力发正念、到相关部门近距离发正念,一直有条不紊的進行着。大连中山区公安分局、法院、检察院几次非法开庭审理多位“安锅案”的相关同修,邪恶都没有得逞。我认为这和全市同修整体配合,近距离正念除恶是分不开的。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修炼上的懈怠等人心干扰,这件事出现了不好的现象。二零一三年四月,发生了在中级法院开庭前,对律师和场外发正念的同修進行殴打和绑架的事件(明慧网已做了报导)。

今年四月十五日,大连中山法院对“安锅案”的大法弟子佘钺非法开庭,又有二名近距离发正念的同修遭绑架。那天我观察到的现象是这样的:上午九时,近距离发正念的同修们陆陆续续、三三俩俩来了,互相见面打招呼或者聊几句的,久违了的心情表露出来,好象暂时忘了来干什么的了。有的谈笑风生,有的背着包或手里拎着菜,有的拿着小广告。过了半个多小时才渐渐平静下来。

上午十点半左右,外面来了辆救护的面包车,有两人拿着抢救器材進去了。过了一会儿,又来一辆救护车,看到佘钺同修被救护车担架推着送進法庭。十一点左右佘钺的母亲昏过去了,被推出来送医院抢救。跟走了几位在法庭内发正念的同修。外面发正念的同修以为是佘钺被拉走了,精力不集中了,心有些散了,又走了大部份。大法弟子的整体配合出现了问题,正念除恶的力量明显被削弱,另外空间旧势力和那些邪恶因素看的一清二楚,结果被其钻了空子。在人世间的表现就是当大部份发正念的同修散去后,就有常人或身份不明的人和同修故意搭话,就有便衣和警察以查看身份证为由,驱赶在法院门口附近发正念的同修。后来听说绑架了两位同修(当时不知道,后在明慧网上看到)。

不仅这一次,在其它不同场合、地点的发正念现场,也时有一些既影响发正念效果,又存在安全隐患的不好现象:如三三俩俩聚堆、唠常人嗑的;长时间交谈的;有在附近逛市场、超市却说可以同时发正念的;也有利用这个时机传达事情甚至传递真相资料的;还有随身携带大量真相币的;更有明知附近的人来历不明疑是便衣,却直呼同修的名或姓的等等。

我认为到邪恶迫害同修的现场近距离发正念,是帮助难中的同修和家属,加强他们以及世人的正念,解体另外空间邪恶因素。同时也是我们整体配合放下自我的好机会,也是对我们日常修炼扎实与否的一种检验。建议每个参与的同修,都要正念很强的对待这件事情,妥善处理好生活、修炼方面的相关事宜,参与过程中不说与发正念无关的话,不想、不做与发正念无关的事,不为周边的环境、人或事所带动,因为咱们目地就是为了发正念来的,不能让邪恶利用你各种各样的人心,分散、削弱大法弟子整体的力量。

大法弟子近距离发正念,在另外空间就是一场激烈的正邪大战。因此在有限的时间段里,我们应该扎扎实实的去做,象师父要求的“要集中精力,头脑绝对的清醒、理智,念力集中、强大,有捣毁宇宙中一切邪恶的唯我独尊的气势。”[1]“睁眼要做到视常人空间的一切而不见。”[1]过程中如果我们没有达到应有的状态,只是走走形式,那既浪费了宝贵的时间,又很容易被邪恶钻空子,造成不应有的损失。

我写出此文就是真心希望相关同修能真正重视近距离发正念,持之以恒的做好这件事。

以上是个人的一点认识,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三》〈正念〉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