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修了大法 全家得了福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七月十二日】我是一名年轻的大法弟子,二十六岁时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现在已经八年了。修炼前后的经历,身心的变化也只有亲身体会过的人才能说得出的:修炼前,痛苦不堪,苟延残喘。修炼后,脱胎换骨,精神饱满。那种心声无法表达,只能跪叩师尊了。

我出生在农村,是家中独女,很受家人的疼爱。但从小体弱多病,结婚后,在怀孕期间吃不了东西,老吐,生下小孩以后身体更不好。孩子身体也不好,经常半夜发高烧,弄得全家人身心疲惫。

半年后,我去上班了,妈妈在家带孩子。妈妈要带孩子,又种地,不能再卖菜补贴家用了,家里经济开始紧张。丈夫也到外地打工去了。而我的身体越来越差,常常感冒,全身无力,手脚莫名的疼痛,好象得了严重的风湿病。慢慢的路程稍远一点走起来都累,走快点就心慌气短的,心跳过速,有时自己都能听到心跳声。晚上更是睡不着,一睡到床上心跳声就更大,象打雷似的,根本睡不着,有时好不容易睡着了又做噩梦,半夜就被吓醒了一躺下就听到自己的心跳声,而且声音越来越大,心脏象要跳出来似的,只好坐起来。好不容易睡着了,又噩梦不断常被吓醒,浑身虚汗湿透。

从家到上班的地方有十多里路,我骑自行车感到好累,只好在单位附近租了一间房子住,等到了休息日才回家。一段时间后身体更糟,随时都有可能昏倒,挣的钱大部分自己用来买药吃了。常常想我这是怎么了,我才二十六岁呀!孩子也才三岁,那么小,再照这样下去,父母怎么办?想到此泪如雨下,真是度日如年。

一天,我见到了一位老年大法弟子,她知道我的情况后告诉我,她原来也有病,是修炼法轮功好的,接着给我讲了天安门伪案的真相,邪党对大法的栽赃,对大法弟子的迫害。还告诉我三退才能保平安。电视、广播、报纸上对大法的污蔑都是假的,不要相信。其实我很少看电视也不知道这些,她一讲我就信了,从小我就相信神佛的存在。

过了几天,她来找我,并替我引见了另一位阿姨,为我请了一本《转法轮》,还教我炼了五套功法,从此我走进了修炼的大门。这段时间,我除了上班就是和同修们学法、炼功、交流。时间一天天过去,身体也在一天天变化着。再后来,我决定不租房子了。我真正好了,无病一身轻,骑自行车象是有人在推着走一样。我要把这功法告诉养育我多年的父母亲。我高兴的回家了。

当我到家迫不及待的把自己修大法的事告诉了妈妈。我想妈妈看我身体已经变好了,一定会很高兴的。可是当我一说出来后,妈妈好象变成了另外一个人。她生气的大声吼我,高声大骂:我在家又带孩子又种地,累死累活地干,你竟敢在外面学这些。口中尽是些邪党诬蔑大法的那些话。我一听急了,跟她讲,你受骗了,中毒太深,事实不是那样的。可越跟她讲道理争得越凶,她说得越难听。父亲回来了,知道了也骂,声音更大还说要去告我。我心中想,这到底怎么啦?往日时时疼我、爱我的父母亲都哪去了?现在我身体好了,不替我高兴,反而骂我呢?我是真心为你们好,你们这是在害自己呀。妈妈也气极了,说:“你看看你,现在成了这样子,以前的你好听话,好温柔的一个孩子,谁都说你好。可现在的你,敢和爸妈顶嘴了,说你一句,你顶十句,所以人家说这功不好。”听到这几句话,身体好象被重锤敲了一下,原本想证实大法的好,反而成了破坏大法的名誉了。

我不再说话,马上向内找自己的原因。是啊,是我错了,我们修的是真、善、忍,怎么还和家人争吵,强辩呢?我还带着欢喜心、显示心,带着深深的情在和他们讲,他们又怎么会接受呢。强拧着跟他们干,不是救他们反而是在把他们往外推呀!我不说话了,任凭他们怎么骂,我都不生气、不说话。只在心里发正念清除他们背后的邪恶因素。见我不再说话,他们也不再骂我了,他们用另一种方式为难我。

每天刚到下班时间,他们就给我打电话,让我准时回家,晚了就吵。到家后每天一大盆脏衣服(一家四代人的)叫我洗(当时家里还没洗衣机),洗完晾好,再去煮饭。稍微休息一下她就语带讽刺的说:你不是很神吗?干嘛要停下来了。我不吱声向内找,看自己哪没做好。然后向她温柔的笑笑,在心中不断背法,想法中师尊是怎么讲的。晚上该睡觉了,刚想学法,母亲把孩子抱了过来,孩子不跟我,因为一生下来就是母亲带习惯了。孩子老哭,咋哄也不行,我只好把孩子又抱过去,妈妈不接,语带讽刺的说:你自己生的都不带?你这功不是很行吗?自己孩子都带不了?转身躺下不睬我了。我只好把孩子抱走了,心想那就我带吧!他也应该是来得法的吧?带他一起学吧!我抱着孩子在房间里,边走边念九字吉言。慢慢的他不闹了,等他睡着后我再学法。就这样虽然每天只能学很少一段法,就在不知不觉中睡着了。但是我看到了法理,知道按法理去规范自己的言行。用行动去告诉家人,法轮大法就是好。尽管第二天上班也累,可现在却感觉不到,精神很好。下班后妈妈让干啥就干啥,哪怕是故意为难也不以为意,也高高兴兴去做好。渐渐地妈妈态度有些缓和了。

再次考验

一年一度的农忙季节到了,该收油菜,收小麦了。往年这事我几乎都不干,可今年丈夫不在家,父亲腰不好不愿干,又有孩子。我家人口多,田地也多,每年家里都为这事烦。一般这时候干农活都在早上四、五点开始干,到了早上十点以后天太热,人也受不了。妈妈问今年这活怎么干?我说:晚上你带孩子,我去砍油菜。“哼,就你?(我从小身子弱、胆小,又特怕黑,我以前都不干活,也干不了。妈妈也怕黑,所以老跟父亲吵)”妈妈知道的,故意为难我:“那好啊,今年你就把田地里的粮食都收回来”。我点点头,对她笑了笑。用实际行动来说话吧!

第二天,一大早四点多吧,我起床了,拿着镰刀,听着师父的讲法录音,出门向田间走去。外面黑黑的,一阵风吹来,背上发麻,禁不住打了个冷战。刚想回头,不行,我都得法了师父说我们一上来就站在很高层次上修炼。我们修的是宇宙大法。一切低灵的东西,它们都应该怕我们才对呀!它们一靠近,就会被解体的。心中一定,认真听师父讲法,一边砍油菜,不知不觉中天亮了。抬头一看这块田的油菜也砍完了,也不觉得累。时间不早了,回家吃饭,上班去了。就这样今年的油菜我一个人几早上就砍完了。我告诉妈妈说先晾几天,休假我就来打吧!菜籽打完了,菜秆也搬完了。这次没让妈妈那么累了,不忙了。妈妈不骂我了。村里人对她说今年这活儿一早就干完了,柴火也搬完了。妈妈笑眯眯的回答:今年也赶个早。邻居见了我说你也在干活,恐怕不咋会干吧?“还行”。我笑了。妈妈也笑了,我知道妈妈认同了大法是真好。

我想不急,有机会的。我还和以前一样,又过了几天妈妈明显的对我好了。我就跟她讲:“你看我得法了,身体好了,还可以帮家里干活了。挣到钱也不用买药吃了,如果不是修大法了,现在还不知道在哪呢”?妈妈终于明白了。她说你觉得好,那你就炼吧,还是要小心些。你看外面那些(指邪党对大法弟子的迫害)好吓人啊!是啊,所以这恶党干的坏事太多,天要灭它,我们可不能够给它当陪葬吧。我趁机给妈妈讲了三退,妈妈答应了。又一个生命得救了。

我让妈妈帮我给爸爸劝退。妈妈说,千万别跟他讲,你爸喝了酒后谁的话都不听,嗓门也大,大吵大嚷的,整个大院的人都能听见,妈妈有些害怕。我决心要救爸爸,心中发出一念:我是救你,真正为你好,对你负责任。我不再有任何顾虑,不再害怕,只想着救人。

在吃饭的时候,我跟爸爸讲起了这段时间我身体的变化,我不再这样不好、那样不对了,也不再吃任何药了。全都因为修了大法,炼了功,而且今年的农活几乎是我一人干完的。以前要做这些,那几乎是不可能的,只能是家人照顾我了。又讲了邪党对大法的污蔑和栽赃,目的是让人仇视大法害人,不让人得救。爸爸突然说了一句话“你还别说这共产党真是坏透了。”当时妈妈吃惊的抬头看着他,觉得不可思议,他竟能这么快接受了,还顺着我的话讲了许多邪党干的坏事。也答应了三退。

从此以后,我家里的环境变好了,孩子身体也好了。我到外地去看丈夫,跟他也讲了,他也做了三退,还走进了修炼。我们家条件也越来越好了,我知道这一切都是因为得了法,得的福报。我只能用做好三件事来叩谢恩师了。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