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得法之初的精進 唤醒昔日同修

更新: 2018年03月19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七月十六日】我是九五年得法的,修炼近二十年了,所走的每一步都离不开师父的呵护,我就像一个不懂事的顽童总是犯错误,摔了无数个跟头,有时还明知故犯。慈悲的师父从未放弃过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用各种方式唤醒我,扶我走正修炼的大道。下面主要说说唤醒一位昔日同修的经过。

有位得法较早的男同修(以下简称A)在九九年迫害发生之前修炼非常精進,迫害发生之后的前几年也不错,和妻子一起讲真相救人。可自从妻子(以下简称B)被迫害之后,怕心占了上风,渐渐放松了修炼,后来又接触从劳教所回来的邪悟者,放弃修炼,离开大法七年多。这期间B同修虽然坚持修炼,但被邪恶迫害的阴影却挥之不去,怕心很重,三件事做的很不好,丈夫迟迟走不回来,弄的她身心疲惫,很苦,很无助。

我在迫害发生之后渐渐的也和他们失去联系,去年暑假B同修突然找到我商店来通知我参加她女儿的升学宴,并谈了她的丈夫A的情况,想让我有机会跟她丈夫谈谈。

我如约赴宴,跟多年不见的原炼功点学员坐在一桌,有坚持修炼的,有带修不修的,有邪悟的。回想当年大家在一起每天集体学法、集体晨炼、集体洪扬大法,是何等的殊胜啊,可现在却变的一盘散沙,我的心很难受,走的时候我跟A道别,我只说了一句:“X哥,你要是走不回来是我最大的遗憾……”话没说完我的声音哽咽了,眼泪流了下来,A的眼睛也湿润了,我能感受到他离开大法多年的无助和痛苦,内心深处还是非常渴望大法的,只是被旧势力挡着走不回来。但我坚信他早晚会走回来的。

后来我写了一封信让他妻子捎给他,信中没有一句指责、埋怨,多是回忆我们过去在一起学法炼功的经历及三退真相,因为听他妻子说他还没三退。后来B同修反馈说A看了我的信,并给予很高评价,说写的好,但没有明确表示走回来的意思。我觉的A很有希望走回来,我应该再主动接近他。

我让B同修把他领到我商店来做客,谈些轻松的话题,主要还是回忆过去我们在一起学法炼功的事。开始他还很抵触,说一些邪悟的话,他妻子在旁边默默的发正念,我一直微笑着和他谈,并举了几个常人信大法得福报的例子,还有新学员得法后如何精進修炼的,而且我提到师父时让他听着就是我们共同的师父,我跟他聊天从头到尾都没提他放弃修炼并接受邪悟那一套这方面的事,让他感觉我还把他当作同修,总是提到:“咱们师父”、“咱们炼功点”、“咱们点某某同修”等等。

晚上我在饭店要了几个菜请他们夫妻俩,然后邀请他们到我家做客,我给他们(主要针对A同修)放神韵,大法弟子歌曲,又找到师父的《二十年讲法》读了一段:“我有时在想,作为一个生命来讲,看似很渺小,却都有着自己生命的故事,有的悲壮,有曲折,有欢乐,有痛苦,有慈悲、善良,又都有生命的不同特点,我非常珍惜它们。”“前一段时间因为有一些大法弟子还没有走出来,需要等待,尽量叫他们走出来。这个时间也越来越少了。当我看到有些从中国大陆出来的学员,就嘱咐他们叫没走出来的那些学员赶快走出来,那些迷失的学员,赶快找他们讲真相,不然他们将面临最惨的下场。”[1]

读法过程中,A听的很认真。师父的法如甘甜的泉水滋润着他久旱的心田。然后我很自然上到明慧网,让他看师父在山中静观世间的照片,又上到退党网给他读一遍师父发表的退团声明,然后我趁热打铁问A:“你也退了吧,用真名还是化名?”A毫不犹豫的说:“当然得用真名了!”之后我按他说的认真填写了退团退队声明,我又告诉他以后要经常浏览咱自己的网站,他愉快的答应了。整个过程都是在师父的慈悲加持下,B同修的默契配合完成了救人的第一步(之前给他写信是做铺垫)。

过了不长时间,我和一位得法较早的C同修切磋此事,他提议再找A聚一聚 ,好让他早日回到大法中,之后由C同修做东请他们夫妻俩吃饭,我和另外几名同修作陪。简单的饭菜,大家都没怎么吃,象约好了似的都回忆过去得法之初的喜悦殊胜;如何集体学法、炼功、开交流会的;怎样比学比修、共同精進的,还有一位新学员谈了他得法后如何改掉恶习,明明白白做修炼人的经历。整个过程A没怎么说话,因为这个正的能量场抑制了他所有的不好的思想,所以他只有静静的听了。他的脸色从刚开始的灰色到后来的粉白,看上去年轻了十岁。

吃完饭后,我和儿子同修受B同修邀请去他家做客,然后我们一起学习《转法轮》,A读的很认真、很静,学法后我们又炼功。多年不炼,A的动作都不准确了,我和B同修又帮他纠正动作,第二天晨炼时第五套功法A还可以打坐半小时。师父太慈悲了!这是对A从归大法的鼓励,让他有信心坚定的走下去。

就这样A一步一步的走回来了。

整个过程我悟到:不论是讲真相救人还是唤醒掉队的同修,另外空间都是师父在安排一切,弟子只要有一颗救人的心就行了。当然学好法是前提,多发正念也很重要。还有更重要的一点:救人切忌揭别人的短,不管他(她)过去犯过多大的错,只要从新修炼都会在大法中归正。要顺着他(她)的喜好去讲,多启发他的善念,唤醒迷失的同修更不能伤他(她)的自尊,多让他(她)回忆过去得法之初的精進和修炼过程中的闪光点,适当的给予夸奖,然后就是多和他(她)接触,让他(她)感觉同修们没嫌弃他(她),因为我个人认为迷失的同修,尤其邪悟者,虽然表面上一副无所谓的“唯我独尊”的样子,其实内心深处是非常自卑的,不堪一击,因为他们生命明白的一面是什么都知道的,只是被旧势力操控的找不到自己了,这时我们就要给他们讲清真相,多启发他们的正念。如果打算帮助某位同修,就要有诚心、耐心、持之以恒的心,还有最重要的就是引导他学法。

师父说:“象对一个没学法的人一样对他讲真相,因为一旦掉下去连《论语》都不会背,大法书中话他都想不起来。他真要走回来得从新学,从新开始。”[2]

现在,A同修平稳的走在证实法的路上,也能找机会讲真相救人了,而且他计划着要去叫醒另外几位迷失的同修,当初他就是跟他们接触才逐渐迷失的,他得救了也想让他们也走回来。

想写的还很多,篇幅有限,如有偏颇敬请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一》〈二十年讲法〉
[2]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三年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