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自内心的一念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七月十八日】

放下生死

二零零七年夏天,我的腿部突然出现了五、六处瓶底大小的紫斑。我姐知道后,非拉着我去医院检查不可。她对我说:咱姨得败血病前就是这个症状,从发现到去世都没超过三个月。我心里说:我是大法弟子,我有师父管,其它的一切安排都不要。检查结果一出来,我姐当即就慌了。医生说:她的血小板已经没有了,得败血病只是一瞬间。我当时心里很平静,我想起了师父的话:“放下生死你就是神,放不下生死你就是人”[1]。我在心里说:啥败血病不败血病,我是放下生死的神。

家人异常惊恐,拉着我到大医院拿药。我不去。丈夫哭着说:你就只当是为了这个家,为了我和孩子。我说:你听说过得了癌症治好的病例吗?要是这样看下去,不但我的病好不了,咱这个家也得倾家荡产。我要按修炼人的标准要求自己,啥事没有,我这个人保住了,咱这个家也会越来越好。他哪里肯依?每次都逼着我吃药。我确实没法,他给我药,我就接着,趁他不注意,我就把药装到口袋里。

不吃药,身体也没有好转的迹象。晚上睡觉,邪恶在梦中吓唬我:你这是癌症。我就说:你别想让我接受你的安排,我有师父管。醒来我就想:不管我的生命什么时候结束,只要活着,我就要救度众生。所以照常去发资料。

那时我的腿都肿了起来,有平时的一倍粗。腿上的紫斑比以前还重了些。我丝毫不放在心上,再高的楼,我照样上去发。脑中一有败血病的念头,我立即清除。心中发出的那一念从来没有动:我就是放下生死的神!

后来败血病的症状完全消失。丈夫看着检查结果说:还得相信科学吧,炼功能炼好吗?我把平时积攒的药全都给他拿了出来,说:你拿的药我一片都没有往嘴里搁。他很吃惊:你真那么相信法轮功?就一点不怕死?我说:这就是我放下生死的见证。

闯过去

我们全家人对大法更相信了,对我修炼非常支持。一次,我们五个同修开着车去邻近的一个县城发资料。路上遇到警察检查,警车正停在路中间,分明是冲着我们来的。路很窄,车极难从两旁的空隙穿过。驾车的同修说:看样子过不去了。这时已经有两个警察一边一个靠近车门,就等着车停下后拉车门呢。后面的三个同修也慌了,因为车上很多大法资料。我坐在副驾驶的位置,脚旁还有两大包《九评共产党》。我脱口而出:发正念,闯过去!后面的一个同修说:快升起车窗。开车的同修一打方向,紧贴着警车就开了过去。

警车随后赶来。我们发出强大的正念,绝不允许邪恶对我们迫害,彻底清除干扰我们救度众生的一切邪恶因素!前面是一个集市,人很多。可是我们的车所到之处,人群自动的分开,车一过,人群立马又合上了。那警车鸣着警报,可就是开不过来。

过后我们交流,同修说我当时那一句话很有威力,大家一听心就沉了下来。我说:我感到那一句就是从我的心底发出来的,非常有力。

我肯定能出去

去年我和几个同修被绑架了。我当时堂堂正正的,没有一点害怕。警察把我们绑架到看守所,问我姓名,我说我就叫大法弟子。

在监牢里,我就是炼功、背法、发正念、唱大法弟子的歌曲,停下来就给犯人讲真相。犯人说我:你怎么象在自己家里一样自在。我说:我在哪都这样。有个犯人说:你坐个半年八个月的,就不这样了。我说:它怎么关得了我半年八个月?一个月光景我就得出去。犯人都笑了:别说一个月,哪个法轮功(学员)有半年出去的?你们進到这里,不是判刑,就是无限期拘留。我说:这个理不适合我。

号里面还有两个同修。一个劝我:包咱号的警察人很好,你用她的手机打个电话,让你家人给你活动活动。我说:我们修炼人怎么能靠常人?这里关不住我,我肯定能出去。她说:我一开始也是这样想的,以为什么事都没有,这不都快一年了,还不在这呆着?另一个同修说她:你这可不在法上。我看她念很正。

我自己心里非常清楚,自从我说出邪恶关不住我之后,我心里真是就那么一念:我在监狱里证实完大法,我必须出去做证实大法的事,我的生命不能浪费在这里。我头脑里非常空,发正念的威力很强,炼静功往那一坐就入定。这些年我也有一个体会,就是从自己心底发出的一念都很正,千万不要再用人心去想了。人心一动,只能招来魔难。

结果一个月到头,我真的堂堂正正的走出了看守所。那个劝我找家人活动的同修,在我临走时很感慨的对我说:“我知道什么是正念了。”大法弟子真的不能靠常人,念一正,一切都能归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美国法会讲法》〈纽约法会讲法〉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