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风雨师呵护 正念正行救众生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二月十五日】我是一九九七年春天喜得大法的。得法前的我真可谓百病缠身:先天性气管炎、腰间盘突出、肩周炎、颈椎炎、神经性头痛、高血压……从小就吃药打针,是个典型的病秧子、药罐子。我听师父讲法一个星期,多病痊愈;炼功三个月,出现了象师父说的坐在鸡蛋壳里一样美妙的感觉。我知道法轮大法是救人的,自己的健康、生命的一切都是师父给的。直到一九九九年“七·二零”的三年间,我热情洪法,不辞劳苦;每天三点半起来炼功,从未间断,为后来的正法修炼打下了基础。

江氏流氓集团打压迫害法轮功后,我家里修炼大法的亲人分别去了北京、省政府为大法讨公道、证实法。回来后,母亲因说坚修大法,被绑架到镇派出所。她都七十岁的人了,竟然被恶警打昏在地。我的哥哥、两个妹妹、侄女分别被邪恶非法抄家、拘留、劳教。我也因去北京上访、证实大法被非法拘留。

一、去北京证实法

为了不引起邪恶的注意,二零零一年十月十日,我带上真相资料、横幅,只身一人去了北京。在去北京的列车上我就想:有张报纸多好啊,发资料时能挡一下。下车时,果然就有一本画报出现在靠车窗的小桌上。我拿起画报,向着天安门广场的方向走去。一边走,一边找合适的地方挂出去十条横幅。

天安门广场上警察密布,一队一队的来回走,还有大量的便衣紧盯着游人,气氛紧张。我围着广场走了三圈 ,先把资料发完(有一些发给了外国人)。下午五时许,我在天安门城楼前的一根大柱子上挂上了“还我师父清白”的条幅。当我迅速离开换了衣服再返回来时,看到几个当兵的已坐在那个柱子下,紧张的观察着游人。在降国旗时,人们都向国旗方向看,我马上把“法轮大法好”的条幅挂在广场的围栏上。做完这一切,我就围着广场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好!离我很近的人看看我,继续往前走。

晚上十时许,我已坐在回家的列车上。我泪如泉涌,止不住、擦不干,就把头俯在小桌上。心里明白,这一切都是师父帮我做的啊。

二、正念闯关

在邪恶疯狂的日子里,我被非法抄家十多次,有时一天抄两次。多次遭绑架。大多都是因为同修被绑架、劳教后承受不住,牵连到我。我曾進过五个派出所,但我从不承认邪恶的迫害,从不配合邪恶的要求,邪恶也从没达到它们的目地。

二零一二年五月三日,早上七点多我去了店里。T派出所的恶警早已来到。开门后,進来一个人,问这裤多少钱?我转身一看,是个便衣恶警,没有理他。就说:你是干什么的?别装了,是不是又因为我修大法做好人来找茬?有事说吧!他从衣兜里拿出证件说:我是公安局的。然后到门口一招手,十多个恶警象土匪般闯進我店里,翻了个底朝天。抄走了大法书、真相资料、光盘、MP3、手机、钱等。

恶警把我拖上警车,我一路讲真相:我学大法按“真善忍”做好人,做生意童叟无欺讲诚信;过去我是个药罐子,炼功十六年无病一身轻,给家庭减少了多少麻烦,给社会多做了多少贡献? 江泽民流氓集团叫你们抓好人,你就跟着他犯罪,你们连是非善恶都分不清了。我边说边发正念,到派出所继续讲真相。恶警说:行了,该我问你了。你同修昨天在集上发资料,被我们抓住了,交代的很清楚,资料都是从你那里拿的,他已经回家了。说吧,你的资料是从哪里来的?说清楚,下午也叫你回家。我说:当然我得回家,我也必须回家,你把好人抓到这里来,就不对。

他们软硬兼施,问了很多。他们要我签字、按手印,我全拒绝,什么都不配合,就给他们讲真相。他们指着院子里抄来的那一大堆资料说:东西太多了,你那地方就是全市法轮功的一个窗口。这事闹大了,得判你几年。我说:好东西越多越好,你说了不算,我师父说了算。

下午,恶警送我去看守所,我坚决不去,求师父加持我回家做三件事。我一步也不往里走,他们几个人抬着我也不進去。半小时后,恶警说:看她这样咱也送不進去,里面也拒收,让她儿子先把她接回家吧,明天上午八点去派出所。我深深的感谢师父的慈悲呵护,泪水在眼眶中打转。

师父又一次呵护了弟子。邪恶想把我劳教、判刑的企图都破灭了。

三、店里讲真相

这些年来我一直在做服装生意,店里来往的人多,是救度众生的好地方。同修来店里讲真相,三退了很多人。

那年一位东北人,买完东西,给他讲真相。我丈夫说:行了,别讲了。东北人说:怕啥?他指着我的脸说:你看她多好,你能跟她比吗?(我已经五十六岁了,别人看起来才四十来岁,)法轮功真的很好,共产党就是坏。我家对门就是学大法的,可好啦。

有一次一位年轻的记者来买东西。给他讲完真相,我问他:你贵姓?他说姓孙。我说:给你起个化名孙涛,三退了吧?他高兴的说:我就叫这名。连喊了几遍“大姨你真好”!

去年一天,一位四十来岁的女士来买东西,事情办好后我就给她讲真相。从共产党的腐败讲到它的杀人历史,从天安门自焚伪案到欺骗全国人民,从共产党的暴政到“中国共产党亡”,从三退保命到选择美好未来。她完全听明白了我的话,高兴的做了三退。我又给了她一些真相小册子、光盘、护身符等物品,并希望她回去后给家人也说说,让他们也三退了。她很高兴的答应了。几天后,她果然把她丈夫、儿子、娘家兄弟、弟媳等六、七个人的名字拿来让我给他们退了。类似的事情越来越多。

我高中的一位同学,比我小两岁,患了胃癌。动过两次手术后,医生给判了死刑,说活不过今年“五一”去。家里人眼看着就要人财两空,急得不得了。我知道后就去看他,给他讲了真相,并告诉他,只有相信大法、相信大法师父才能改变命运。他学炼法轮功的心情非常迫切,我就给他送去大法书、师父讲法录像和《大圆满法》教功盘,并拿出七个晚上和他学法,辅导他炼功动作,他真的進入了大法修炼。现在他已是无病一身轻,家里家外的事都能正常料理了。

四、沐浴在法光中

那年儿媳妇生孩子,作为婆婆帮着带孩子、看孙子,在常人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了。可我是大法弟子,要用大量的时间助师正法,救度众生,怎么能被孙子拖住呢?我心里急得不行。谁知孙子满月以后,儿媳忽然说:妈,我把孩子带回老家去,让我姑姑帮着看,妈你还做你的事,孩子就不用你看了,你看行不?我当时高兴得差点儿笑出来。结果孙子一直在老家,长到上学的年龄才接回来,这时丈夫正好退了休,就由他接送孙子上学。我深深的感到,这一切都是师父为我安排的啊。

过去丈夫因害怕邪党迫害打我、骂我、指责我的时候,我不动心,只是和善的给他讲真相;儿子、媳妇因个人利益误解我、埋怨我、不理我的时候,我不动心。我觉得这都是他们在帮我提高心性,我就不住的向内找。每当我找到自己深藏的执着,去掉它,提高上来时,家里的环境瞬间就宽松起来。

随着正法洪势的迅猛推進,家人从我和同修身上看到了大法的美好、神奇与无边的法力,由害怕、抵触变为信任和大力支持。他们成了我做好三件事的帮手、后盾。

在做真相资料、护身符的日子里,儿媳妇、小孙子都帮着我做。忙来忙去的,家里就象开了个小工厂。小孙子才七岁,和我去发真相资料,落下一个门他也要再补上,小册子放反了他也要正过来,做得非常认真。

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从最邪恶的迫害中走过来,我们一家都沐浴在法光里。我深深的感到:人类社会正在发生的一切都是我们正法修炼的环境,而助师正法、救度众生才是生命存在的真正意义。

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