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谢师父的苦心救度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七月二十一日】我想把再度与大法接缘的亲身经历讲述出来,证实法轮大法的神奇与超常,愿所有的有缘人不要辜负慈悲伟大的师父苦心救度,别再错过这万古机缘。

一、初次得法

我今年86岁,出生在东北的一个农村,结婚后搬到城市。小时候经常听长辈们讲述一些身边发生的现在人们认为是迷信的真实故事(另外空间发生的事情)。我非常相信有神佛的存在和善恶有报是天理,家中也供奉着佛像和所谓的狐仙等。99年3月,我女儿修炼了法轮大法,有时间就回家来给我读《转法轮》听(因没上过学,不识字)。我觉得书上说的太好了,象讲故事一样,越听越觉得法理的深奥,也想要修大法,就和女儿说:“我得把‘狐仙’的牌位扔了,修大法就得听师父的话,按照师父讲的去做呀。”可刚这样说还没来得及做呢,99年7月20日铺天盖地对法轮功的污蔑和打压迫害开始了,《转法轮》书一遍还没读完,吓得我不敢再听了,还劝女儿不要炼了,女儿修炼的心坚决不动摇。就这样我与大法擦边而过。

二、再度接缘

就在2011年11月19日晚上,我自己在屋里站在沙发扶手上去取衣柜顶上的东西,不小心脚一滑,一跟头栽到地上两米多远,头撞在床头柜上。小儿媳闻声过来要扶我起来,我说自己能起,可试了几次都不行。以前在楼梯上和外面也摔过两次,自己起来没当回事过两天就好了。这次意识到问题的严重,突然间一个念头在脑中闪现,我女儿是大法弟子,我也相信法轮大法好啊,心里说:“李老师我遇到难了,求老师解救一下吧。”然后一遍接一遍默念“法轮大法好”。奇迹出现了,一猛劲我自己站了起来。我的血压有时高达180-200,从这么高处摔下来却安然无恙。小儿媳还扶我在地上坚持走了一圈。

第二天早上,儿女们都来了,说要去医院拍片检查。我不想去医院,但心里不稳怕万一出现什么后果儿子、儿媳不理解埋怨。拍片结果是大腿骨骨颈骨折。医生说需要住院做手术打钢钉,还不能保证恢复原状。

这时我态度非常坚定,不住院,不手术,回家保守治疗。回家后又把片子拿到一家较有权威的中医诊所去看,医生说患者年龄大了,至少要卧床三个月到半年,即使好了还有可能落残疾。

事已至此,别无他路。我把心一横,就相信法轮大法师父了。女儿把MP3师父讲法录音拿来给我听。在腿痛最严重的头两天,几乎24小时不间断听师父讲法。有时女儿以为我睡着了,把MP3关上了,我马上睁开眼睛说:“关上干什么,我还在听师父讲法呢。”有时吃饭时都舍不得摘下来还在听法,心性在法中不断的提高与升华。女儿还把《明慧周刊》、真相小册子等信师信法修炼中真实感人的事例读给我听。有一本最让我难忘的《忆师恩》,都是大法弟子讲述的参加师父当年在全国各地传法时的珍贵回忆。师父是那样的洪大慈悲、平易近人,为传法度人付出无数的艰辛,大法弟子对伟大师父的无比感恩震撼着我,仿佛自己置身其中,被祥和慈悲的场所包容。

三、见证大法的神奇与超常

一次我似睡非睡像是梦中看见来了一个人,在我摔伤的腿上弄来弄去,心里很奇怪。醒来以后把刚才的情景讲给女儿,女儿高兴地说:“这是师父在给你调整摔伤的腿呢。”果真从此以后这条腿基本感觉不到疼了。腿摔伤后的第四天,儿子帮我翻身,就听伤腿的骨头“咯噔”一声响,把儿子吓得够呛,我说没事,不但没事反而比原来还舒服了,慢慢自己能翻身了,我和女儿都悟到了是师父把摔伤错位的骨头给归正了。

一天女儿用DVD给我播放师父在广州的讲法录像,还有儿子、儿媳都在聚精会神的看师父讲法。突然听到“叭”的一声,如同放鞭炮的声音,在一个柜子附近炸响。我们谁也没有害怕,四处巡视室内依然平静,没有任何异常。事后我和女儿悟到是师父在清理家中的空间环境。女儿鼓励我要坚定信师信法发正念,师父对我这么慈悲,为我做了这么多,无法用语言表达内心对师父和大法的感恩与敬意。我唯有珍惜这份缘,做一名真修大法弟子。柜子里供着没有开光的佛像,阳台上还供着狐仙的牌位,我腿好后立即把这些都处理了。

我的精神状态始终都出奇的好,没有常人那种病态的感觉。没打一针,没吃一粒药(当时取回一点口服中成药,吃了一次胃痛得受不了。我和女儿马上悟到师父点化不用吃药,再也没吃,全都扔了),恢复特别快,一天一个样。当时头上撞了一个大包,也没觉得疼不知什么时候好了。24天就能自己下床,逐渐的一切恢复正常。我家住在六楼一天能往返两三趟,亲朋好友和邻居都说:“这老太太咋好的这么快,太神奇了。”正好我就用亲身经历给有缘人讲大法好真相。

还有三件让亲朋好友称奇的实例。第一件是以前每天必吃的降压药、心脏药、速效药等从摔腿那天起至今再一粒药没吃过。第二件事我从十几岁时开始抽烟。六、七十年的烟龄,从那天起把烟戒了。第三件是平时爱玩麻将,儿女、亲朋无论怎么劝说都是白费心。从那天起麻将对我再也没有吸引力了,每天吃完早饭就听师父讲法。

从能站起来了开始和女儿学练五套功法,有时忘了再问女儿,没事就反复多炼,直到炼会为止。一炼功时腰也直起来了,胳膊也能举起来了,就象师父讲的感觉小腹法轮在旋转。有一次炼到第三套功法冲灌时,头顶象有什么东西被撕开“扑哧”的一声,然后一股热流从头顶下来通透全身。我深知是师父的呵护,为我灌顶净化身体,从内心感受到师父的慈悲伟大。只有在法中真正实修自己来报答师父为弟子付出的一切。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