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迁安市法轮功学员遭经济迫害概述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七月二十一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自九九年七月中共江泽民流氓集团对法轮功学员迫害以来,“经济上截断”是其中的一项迫害政策,河北省迁安市政法委、“610”和公安局国保大队、各乡镇派出所、相关单位、相关乡、镇、村共同勾结,直接阻断学员的生活来源,并向法轮功学员家属勒索巨额金钱财物。

据不完全统计,迁安市法轮功学员十五年来的经济损失总计超过八百一十六万一千元(816.1万元),绑架超过四百六十二(462)人次。其中,因修炼法轮功被开除公职,或只发生活费,或应该安排工作而未安排工作,或在被绑架关押期间被扣工资的,还不包括普通百姓因被绑架而不能出去打工的收入,约十六人,工资损失约五百零五万四千元(505.4万元)。家属被勒索所谓“保证金”或叫罚款,送礼、高额饭费、以及被抄家时抄走的财物等,约合人民币三百一十万七千元(310.7万元)。

从明慧网曝光出来的案例和与遭迫害的法轮功学员调查核实可知,迁安市政法委、“610”人员操控公检法绑架、非法关押,利用各种酷刑、劳教、判刑等流氓手段,威胁、恐吓家人,勒索大量钱财,少则几千,多的几万元,还得给他们个别人送礼,才肯放人。法轮功学员在被抄家时,家中的电脑、手机、钱物等私人物品被洗劫一空,没有任何手续,不出具任何收据,被勒索的钱财或是被私吞或是被瓜分。

还有的不法人员直接让法轮功学员家属将钱存到浦永来私人的银行卡中,帐号由洗脑班的人员给家属提供。如果没有钱可交,就送去劳教。有的被劳教后,家属被勒索钱财交给彭明辉后,迁安市国保大队就把人从劳教所接回迁安,再让家属接回家。有的被非法拘留十五天后,迁安国保大队的人,直接从拘留所把人劫持到“洗脑班”继续迫害,目的还是向法轮功学员及家属勒索钱财。有的家属被勒索钱财后,被警告不准对任何人讲,不准上明慧网曝光,否则后果将如何如何。

以下为目前了解到的九十多案例:

1、范惠英,女,副县级干部,自九九年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无数次的骚扰、搜家,关进洗脑班、看守所,受尽侮辱和虐待,三次强制灌食,造成生命垂危,一米六六的大个子,被迫害的体重不足六十斤。十五年来,工资一直被停发,十年前应该办理退休手续,至今不予办理。工资损失至少五十万元左右。

2、刘小元,女,中国工商银行职工。二零零七年十月份遭绑架后,被劳教,未执行,同年十二月份单位因此将其开除公职,工资损失近五十万元。

3、袁春林,男,中国工商银行职工。二零零七年十月十二日,袁春林曾遭浦永来、哈福龙等恶警绑架,被劳教,家属被勒索二万元,未执行。同年十二月份单位因此将其开除公职。但是,二零一零年三月一日,袁春林再遭绑架,说是执行二零零七年那次劳教没有执行的,他在唐山市开平劳教所被迫害一年。七年来,工资及各种福利损失约五十万元左右。

4、万永红,女,中国工商银行职工。二零零零年七月十九日,遭迁安公安局政保科警察在单位绑架,在看守所被非法关押四十多天后,家属被勒索五千元,并交几百元生活费回家。

二零零三年十二月份,万永红去一同修家遭绑架到看守所,一个月后,家属被勒索五千元后回家。二零零七年十月九日,遭迁安公安局国保大队恶警哈福龙等人在单位绑架,被绑架到公安局后,家中一价值四千多元的电脑被抢走。遭电棍电击,劫持到洗脑班后,想从四楼逃生,用床单当绳子,但床单断了坠下,造成重伤,花掉医药费七万多元,无处报销。“610”的尚玉海口头通知单位,从此停发她的一切工资及福利。七年来,工资及福利损失超过五十万元。

5、李艳奎,男,迁安市农业银行职工,二零零七年十月被绑架,单位只发给他基本工资,一直没让回单位上班。工资损失约六十万元。

6、张立芹,女,中学教师,多次遭迫害,二零零六年被开除公职,并于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三日被判刑七年半,现在仍被非法关押在石家庄女子监狱 。十五年来工资损失约二十五万元左右。

7、李青松,男,农经中心工作, 自二零零三年起,单位就停发他的工资及福利至今,总计损失约二十五万元左右。二零零七年十月一日,李青松在建昌营镇小庄子村老家再次遭绑架,抢走李青松黑色手提包一个,内有人民币五千元、大法书、钥匙等个人物品。

8、赵明华,女,小学教师。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一日至二零零二年七月十一日,赵明华在洗脑班被非法限制人身自由长达一年零九个月(五百六十七天),勒索现金四千五百三十六元,并扣发工资一年零七个月,约一万多元。

9、梁秀兰,女,中医院护士,多次遭绑架,曾绝食反迫害四十多天,二零零九年九月十一日,中午饭后,梁秀兰走到自家楼下,刚要开启摩托车上班,突然冲过来一辆车,从车上窜下来几个人,把梁秀兰包围、绑架。并于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三日,被非法判刑八年。现在仍被非法关押在石家庄女子监狱。工资损失约二十万元。

10、闻庆芳,女,建设局职工,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份迁安成立“洗脑班”,建设局第一个把闻庆芳送去“洗脑”,非法关押一年零七个半月,被杨玉林勒索生活费四千多元。并扣发了她的工资约一万元左右。迁安市邪恶“610”又给她工作单位下文:闻庆芳不写“保证书”就停发工资,养老保险、医疗保险、住房公积金单位也没有给缴纳,不让上班,继续迫害。直到二零零八年夏天,为了监视闻庆芳,让她去上班,工作不少干,单位每月却只发给她八百元生活费,直到二零一二年才把生活费给她长到一千二百元,在此期间,她的女儿正在大学读书。二零一三年又给她的工资长到一千五百元至今,其它所有福利全都没有。工资及福利损失约十五万元。

11、马元池,男,小学校长。九九年九月份,马元池夫妇二人遭绑架,每人被勒索现金两千元,还有其它名目的钱四百多元,马元池口袋里的八百多元现金被抢走,同时,三个月的工资未发,约两千多元。被降一级工资长达五年多的时间。约两千多元。二零零六年八月份前后马元池遭绑架,家属被勒索两万元。二零零七年十月份马元池遭绑架,家属被勒索和送礼走人情的钱超过三万,家中得电视被抢走,当时价值两千元。

12、赵春华,男,原首钢矿业公司烧结厂工人。二零零五年一月十八日凌晨,赵春华因发放救人的大法真相资料,遭不明真相的世人恶告,被迁安市公安局国保大队恶警绑架。他家非法抄家,掠走价值四千八百元的电脑一台;蓄电池一个;打印机一台;复印机一台;U盘一个,价值一百七十元;VCD一台,价值四百多元;录放机一部,价值五百五十元;现金一千多元;A4纸一箱;墨水五瓶,价值七百五十元;TCL手机一部,价值一千多元。一群恶警把屋里翻了个底朝天,其中一个恶警竟然连过年放的鞭炮都想抢走。他们从赵春华家抢走的东西装满了两个警车,也不开清单,直接全部带到了公安局。家属被勒索三万元钱后,又被送到唐山市荷花坑劳教所劳教一年。原单位首钢矿业公司烧结厂把他开除了。造成工资损失约三十多万元。

13、景大鹏,男,首钢矿业公司工人。二零零四年四月二十二日,景大鹏、孙国中夫妇俩,因讲真相被矿山610恶人刘兴堂夫妇阴谋举报到迁安市公安局,景大鹏被拘留十五天后,(有释放证)未放,又被非法拘留三十天,还制造伪证,几天后,景大鹏被非法送到唐山荷花坑劳教,被非法劳教三年。身体由二百一十斤下降到一百五十斤左右,而且家人给景大鹏送过多次的日用品和御寒穿的衣服等都被扣押,此次被非法拘留后,被首钢矿业公司修道公司除名。造成工资损失约三十多万元。

14、宋奇志,男,首钢矿业公司工人。二零零四年春天,被矿山610恶人刘兴堂、迁安首钢五处政保科科长王彦明,带领几名恶警非法抄家,后由迁安市公安局彭明辉等恶警非法送劳教所。在唐山荷花坑劳教所一年的时间里,受尽非人折磨,受尽各种酷刑、毒打,整整折磨了一个多月,造成大法弟子宋奇志不能站立、行走。一年后回到家,回家后不久眼睛又看不清东西了,被首钢大石河矿开除,造成工资损失约三十多万元。

15、符永刚,男,大兵转业,被分配到马兰庄镇,当时周文瑞任书记,不接受他,后来就没有了工作,直到现在都在打工。二零零零年前后被关到看守所一年多的时间,妻子与他离了婚,并把孩子带走了,据说现在与父母一起生活。造成工资损失约二十三万元以上。

16、周秀侠,女,肉联厂职工。二零零零年被勒索一千元,二零零一年被绑架,家中价值五、六千的电脑被抢走。从二零零三年再被绑架后到现在,单位一直没有让她上班,工资损失约十二万元以上。

17、王伟月,女,热电厂职工,因修炼法轮功被该厂非法开除,曾多次遭绑架,其中除前后三次被非法劳教,她还曾被非法抓捕监禁遭受酷刑,被关入洗脑班遭暴力洗脑。因此,造成工资损失约十三万元。在二零零零年,单位的人问还炼不炼,她说炼,就把她送到刘季庄洗脑班,呆了七天就让拿生活费一千元。

18、李玉梅,女,迁安市鸡兰庄村人,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多次遭到迫害,曾被非法劳教两年。二零零五年的一天,浦永来和杨玉林带着另外两个人,又闯到她家,他们把大法书籍抢走,强行将她带走,她被绑架到看守所后,绝食绝水五天,家属被勒索五千元现金后回家。

二零零八年九月份或十月份的一天,还是浦永来和杨玉林带着另外两个人,再闯到她家,她被送到看守所拘留十五天后,又关到洗脑班,再次绝食绝水五天,家属被勒索五千元现金后回家。

19、韩雅林、薛素芹夫妇,迁安市蔡园镇蔡园村人,在二零零一年十二月四日晚上九点三十分,遭县公安局国保大队、610和镇派出所恶警八九个人绑架,大法资料、大法书、炼功带子被抢走,他们被绑架到城关派出所,第二天找来了他们大队书记,把他俩定为取保候审,逼着家属交保证金一万元,七天后把他俩放回了家。二零零四年的夏天,薛素芹给邻居一个护身符,二零零五年五月二十四日外村一个信神的被绑架了,说出了邻居家也信神,县国保大队、派出所恶警就到邻居抄家,当时发现了护身符,他家的男主人被审问恐吓就说出是薛素芹给的,五月二十五日上午国保大队恶警还有派出所的六个人闯进她家院子,又强行把他俩绑架到国保大队审问,他家属下午到公安局要人,又逼家属交罚款一万二千元,也没开收据,下午放他俩回家。另外邻居也因护身符罚款八千元。二零零九年九月三十日,由于不明真相的坏人举报,上午十点多钟,国保大队和派出所六个警察,把他家前后门都给堵上,闯入家里,把屋里、屋外、院内所有的东西翻个底朝天,把他家的大法书、炼功用的三个MP3、电脑及其它个人物品都给抢走,然后把他们夫妻二人强行带到警车上,非法拘留。十五天后,恶警又把他们拉到了洗脑班,家属找过几次,恶警又向家属勒索了三万元钱,十月三十日放他俩回家,前后共关押了一个月。期间,家属请客花了八九百元,送礼一千元。二零一二年十月底,韩雅林、薛素芹再遭绑架,再被勒索三万元现金后回家。

20、孔祥琴,女,车辕寨村人。二零零九年腊月遭绑架,家属被勒索一万元给彭明辉,五处刘印堂要三千元送礼。

21、车辕寨村一名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九年遭绑架,家属被勒索二万元。

22、刘凤英,女,迁安市迁安镇苏各庄村人。二零零一年九月底的一天晚上七点多钟,迁安市国保大队恶警浦永来、王士武(已于二零零九年正月死亡)带六、七名警察闯入刘凤英家,给刘凤英戴上手铐,并强制刘凤英的老伴站在屋里不许动,然后就象土匪一样乱翻东西。借翻东西之际,恶警们偷偷的拿走了刘凤英家存放在厨房抽屉下面小空子里的现金一万二千七百元整。最后,刘凤英被非法拘留十五天,家人被勒索现金五千元回家。二零零七年六月二十一日,迁安市国保大队恶警浦永来、哈福龙等人再次绑架正在路上行走的刘凤英,并非法搜家,抢走家用电脑一台,非法拘留三十天,国保大队长恶警彭明辉向家人勒索现金及物品,折合人民币一万二千元。

23、李翠兰,女,迁安市迁安镇西关村人。二零零六年八月四日,迁安市国保大队恶警浦永来等恶警,开两辆警车,在其大队干部王宽带领下闯入李翠兰的家,非法抄家并将她绑架到迁安市看守所,非法拘留四天后,家人被国保大队恶警浦永来及彭明辉勒索现金三千六百八十元,被看守所勒索饭费六百元。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二十三日,恶警浦永来再闯李翠兰的家,非法抄家并绑架至看守所十六天,家人再被勒索三千元现金后回家。

24.贾立园,女,迁安市夏官营镇大榆树村人,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党迫害法轮功初期,贾立园被夏官营镇送到国保大队,遭到过哈福龙打嘴巴的迫害,同时被强行勒索二千元现金。

二零零八年八月十二日左右,国保大队恶警浦永来、唐学平绑架贾立园,并抄走大法书、光盘、《明慧周刊》。被绑架到国保大队后,哈福龙、唐学平、杨小双、盛茂斌等四人电她的脖子、手、胳膊、前胸、后背,共用坏了三根电棍。这时,贾立园昏死过去,他们就用开水往贾立园的脸、耳朵上倒,滚烫的热水从脸上顺着脖子流下,耳后面被烫伤的部位很长时间都在化脓,至今还有被烫伤后留下的伤疤。同时,他们嘴里骂道:“他X的你还装死?”接着又点着一支烟插到贾立园的鼻子里,看看还有没有气了。烟着过后,看贾立园真的要没气了,就用一块抹布盖在了贾立园的脸上说:“准备拉火葬场火化吧”。过了好一阵,又看贾立园有了一点呼吸,他们四人就扯着胳膊、腿,赶快把贾立园送到了北环路西段的迁安市种子公司院内的洗脑班(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邪恶黑窝),往地上一扔匆匆就走了。第二天,哈福龙又来到洗脑班,见到贾立园后嘴里骂道:“X了的……,你还没死?”两天后被非法关押到迁安市看守所。八天后,家属被勒索一万三千元现金,贾立园才保住性命,得以回家。二零一一年五月份贾立园遭绑架,家属被非法勒索两万元后回家。

25、王艳芹,女,迁安市扣庄乡唐庄村人。十年来,王艳芹几次遭绑架,被劳教2次,被迫流离失所过。九九年腊月二十八被绑架到洗脑班,正月二十几才回家。被勒索八百多元的生活费。二零零三年十一月初,王艳芹曾经被恶警彭明辉、浦永来、哈福龙等人拽着头发,将打火机中的液化气倒入嘴中,然后再用打火机点燃,烧的口腔、舌头都烂了,不能吃饭不能说话,被打的七、八天内只能爬着移动身体。浦永来打嘴巴都肿起来了,几天不能吃饭,半个月后,家属被勒索五千元钱后回家。二零零七年十月份邪党十七大前,二个多月的时间,要了一千三百多元生活费。

26、张书艳,女,迁安市扣庄乡任庄村人。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五日,张书艳遭浦永来、唐学军等人绑架,被抄走真相资料。遭绑架后,张书艳被哈福龙、浦永来电的身上都是大泡。张书艳被非法关押在洗脑班四天的时间,又被非法关押到迁安市看守所十五天。之后,张书艳再被非法关押到洗脑班半个月左右的时间,被判劳教两年,送往唐山市开平劳教所一天后,迁安市公安局的恶警们又把她接了回来。但是,家人却被勒索三万二千元现金,才回的家。

二零一零年农历正月十六日,恶警再次到她打工的地方绑架了她,被非法拘禁在洗脑班二十五天后回家。回家后,家人说,就是因为二零零八年那次,把他们的事在明慧网上给曝光了,这次家人又被勒索五千元现金,还有其它的财物,共一万元左右。

27、刘凤芝,女,迁安市扣庄乡东牛山村人。二零零二年农历十一月初二,在家中遭绑架,有浦永来、哈福龙等人参与,她被直接绑架到洗脑班四个月,家属被勒索一千五百元生活费,才回的家。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二十六日,国保大队浦永来、哈福龙等人开着两辆没有牌子的灰白色的车,绑架了刘凤芝。刘凤芝被非法关押到迁安市看守所十四天的时间。到第十四天时,刘凤芝呕吐不止,约有半天的时间,血压再次升高,看守所不敢要人。最后,公安局向家人勒索五千元现金,才被放回家。

28、姜玉平,女,迁安市扣庄乡西里管营村人。二零零二年三月份姜玉平在家中遭绑架,国保大队的浦永来、哈福龙等人,扣庄乡派出所所长赵义让说法轮功的不好,签字不签,就被绑架到乡派出所半天,后绑架到看守所半个月,勒索三百七十元生活费后回家。二零零二年十一月初二,姜玉平在家中再遭绑架,直接被绑架到刘季庄洗脑班。三个月后,家属被勒索一千元钱后回家。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二十七日,国保大队恶警浦永来、唐学平,伙同扣庄乡派出所的人,抄走姜玉平家的电脑一台、大法书、真相资料。姜玉平被绑架到洗脑班三、四天后,又被非法关押到迁安市看守所十三天的时间,最后家人被勒索八千元现金,还买了二千元的购物卡送礼,才被放回家。

29、王玉侠,女,六十三岁,迁安市扣庄乡寺后村人。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七日,被国保大队恶警浦永来、唐学平,伙同扣庄乡派出所的人绑架,被抄走电脑一台。王玉侠遭迫害后,血压高二百多,昏迷不醒,被非法关押在洗脑班五天,迁安市看守所七天后,王玉侠呕吐的很厉害,看守所的人怕担责任,最后家人也被迁安市公安局勒索五千元现金,晚上十一点多钟被放回家。

30、贾秀芬及母亲唐书香,女,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二十九日,被国保大队恶警浦永来、唐学平等人绑架,她和母亲被非法关押在迁安市看守所十五天后,共向家人勒索二万二千元现金,之后母女被放回家。

31、姚福田的老太太,迁安市扣庄乡寺后村人。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八日,被国保大队恶警浦永来、唐学平等人到她家翻到一个MP3,而后将其绑架到迁安市洗脑班二天,向家人勒索八千元现金,被放回家。

32、张昭妈,迁安市玄新庄村人。二零零九年三月十六日左右,被迁安市公安局的恶警们绑架到公安局一天一宿,家人被勒索五千元现金后回家。

33、庞文东,女,二零零一年前后在洗脑班遭迫害被勒索四千元,说是放回家,但是,又被非法关押到看守所,又被勒索八千元,回家时被勒索饭费三千元。二零零四年被判三年劳教,家属被勒索一万元,说是拿了钱,防止在劳教所被对待不好。其弟妹二零零一年年还被勒索八千元。

34、郑志贤,女,七十多岁老太太,二零零八年四月十日,迁安市国保大队恶警浦永来、唐学平等人,闯进郑志贤的家,抢走《转法轮》二本、DVD机一台(价值四百八十元)、MP3一个(价值二百八十元)、MP4一个(价值三百多元)。郑志贤口袋里有二百六十元钱,恶警强抢五十元说是车费。 过后,恶警又到郑志贤的大女儿家非法搜查,搜完后,女儿家的金卡不见了,之后,郑志贤被绑架到迁安市看守所。迁安市公安局副局长、国保大队大队长彭明辉勒索一万元现金,唐学平勒索了价值四百六十元钱的两条烟,浦永来勒索三千元,以国保大队的名义又勒索了八千元,在唐山,家属请浦永来等吃饭花了二百多元。这样郑志贤才被放回家。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十四日,浦永来等恶警又闯入郑志贤的家中,抢走郑志贤身上的五十四元现金、新买的录音机一台,并把郑志贤非法关进洗脑班,洗脑班头子杨玉林向家属勒索一万元现金。八天后,郑志贤才回家。郑志贤出来时,大腿被迫害的不能走路,家属带去医院检查,花费二千多元。二零零九年五月十一日,国保大队哈福龙等恶警再次将郑志贤绑架到洗脑班,非法关押五十三天,勒索家属一千元钱后放回。

35,邱平,女,二零零一年曾被非法判刑三年,被关押在保定监狱,期间,村主任伙同公安局赵某欺骗她丈夫,说花点钱让她回家。她丈夫相信村主任的话,不惜重金花在他们身上,近两、三万元。被非法判刑后,她不服,先后请了三个律师,律师费花掉两万五千元,每次来监狱看望她时,还得花掉几千元。可是还是刑满回的家。二零零五年十月份前后的一天,她得知,星期一早上八点就抓她去劳教。她被迫流离失所。半年后回到迁安也不敢回家,花了一万五千元钱想摆平这件事,结果,钱也花了,刚进到家的第二天,就被绑架,直接被送到了唐山开平劳教所。四天后回到了家,回到家后才听说,丈夫又被勒索四万元钱。二零零八年春季,浦永来、江通华又把她绑架到了洗脑班。在里面呆了十二天,丈夫又被勒索两万元,回到家后才知道,同修给拿了一万元,丈夫借了一万元。十五年来,因为邪恶的迫害,她家的经济损失近十八万元。

36,段林霞,女,马兰庄供销社职工,曾多次被抓,至少三次家属被勒索现金,累计超过四万元。二零零零年七月遭绑架,在迁安市看守所非法关押近一个月的时间,勒索生活费现金800元回家。二零零二年被绑架到乐亭县后,于当天晚上回家,到家后被勒索三千元。二零零七年十月十五日,段林霞和丈夫去迁安市公安局找彭明辉讲真相遭绑架。又无辜绑架了她的女婿,女婿的朋友当天晚上十点多送来五千元罚款,也不给收据,将女婿放回家。丈夫因此被开除厂籍。而且家人托门子找人花了一万元,拘留十二天放他们回家。二零一零年三月一日下午二点多钟,国保大队浦永来敲开了她家的门,她女儿的电脑被强行拿走。她被强行关进洗脑班。二十天后家属被勒索二万元,也不给开收据、交了四百多元生活费,才放回家。

37、董亚利,女,二零一零年三月被绑架,家属被勒索一万元。

38、杨翠英,女,蒋庄村人,二零一一年九月十二日上午,这一天,正是我国的传统节日中秋节,家家都在团圆之时,江通华却带人在人民广场将杨翠英绑架,杨翠英老人的家属被勒索一万元钱,之后,于当天晚上八点多,回到家中。

39、殷耀芝,女,南关村人,二零一一年九月十二日上午,江通华带人在人民广场将殷耀芝七十左右的老太太绑架,殷耀芝老人的家属被勒索五千元钱。之后,当天晚上八点多回到家中。

40、许爱华,女,迁安市建昌营镇茶计沟村人。许爱华在二零零八年奥运会前也曾遭绑架,先后被非法囚禁在洗脑班和看守所近一个月,家属被勒索八千元左右的现金后才得以回家。二零一零年,许爱华因发放真相资料救人再遭绑架,家属被勒索六千元钱,还被劳教二年,

41、王凤芝,女,二零零八年被非法拘留,并被勒索五千元现金。

42、吴彩霞及儿媳妇,二零一一年六月十日上午,迁安市国保大队恶警闯到彭店子乡坨上村法轮功学员吴彩霞家中,非法对吴彩霞及她儿子家抄家,强行拿走吴彩霞儿子家的电脑等个人物品,并将吴彩霞及其儿媳妇小雪绑架到迁安市拘留所,十来天后,家属被勒索二万元钱才回的家。

43、张秀兰,女,二零一一年五月份,迁安恶警绑架了夏官营镇大榆树村法轮功学员张秀兰,并对这位法轮功学员家属非法勒索两万元。

44、陈志军,男,二零一一年六月二十四日上午十点左右遭绑架,陈志军被非法关在迁安市拘留所。遭绑架后的第二天,家属被勒索一万元给了国保大队长。但仍被送往唐山开平劳教所,劳教所拒收。

45、王凤伶,女,二零一一年六月二十五日上午十二点多钟,五重安乡宫上村王凤伶再遭绑架,被非法拘留十多天后,被送往唐山市开平劳教所,唐山市开平劳教所拒收。回来后,被非法关押在洗脑班中,于二零一一年七月二十八日回家,但是,家属被勒索五千元现金。

46、贾桂凤,女,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九日下午三点多钟,一伙儿持有公安局工作证的劫匪,敲开了贾桂凤家的门。到屋后,劫匪们将贾桂凤家准备装修新房的现金六万多元、电脑和打印机一并劫走,还有其它私人物品。总计金额约七万多元。二零一二年九月十一日贾桂凤在自家小区附近遭绑架,当时被绑架时包中的七千元现金再次被抢走。贾桂凤被关进了“洗脑班”,两个月左右的时间,家属被勒索两万元现金后才放她回家。还有其他名目的开支。

47、刘小凤,女,二零一一年九月五日晚,在公安局国保大队队长江通华的直接带领下,绑架了十四名在一起学法的法轮功学员。刘小凤遭绑架,刘小凤的家属被勒索三万五千元。

48、国月霞,女,二零一一年九月五日晚,在公安局国保大队队长江通华的直接带领下,绑架了十四名在一起学法的法轮功学员。国月霞遭绑架,国月霞家属被勒索两万元,同时家中的两台电脑被抢走,价值八千元,当时包中的一万二千八百元的真相钱同时被掠走,浦永来和一个戴眼镜的男人把衣服撩起来用电棍电,全身电的都是大泡,直到电昏死过去为止,浦永来打国月霞的嘴巴,把国月霞的牙齿打掉一颗。被拘留十五天后,被劫持到洗脑班。在洗脑班,杨玉林揪着国月霞的头发抡她,头发都揪下一大绺。二零零零年和二零零二年,国月霞在老家东北曾两次遭绑架,两次分别给判一年和一年半劳教,两次开的小商店都被迫停业,造成损失约十万元。

49、李艳芹,女,二零一一年九月五日晚,在公安局国保大队队长江通华的直接带领下,绑架了十四名在一起学法的法轮功学员。李艳芹遭绑架,李艳芹的家属被勒索一万元,被劳教,劳教所未收。

50、李庆和,男,二零零六年八月,李庆和和老伴邵连荣遭绑架,在迁安市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了二十多天,被国保大队勒索一万元。除此之外,被看守所姓王的勒索一千元,被国保大队大队长彭明辉(现副局长)勒索一千五百元,还有一人勒索二千元,看守所饭费被迫交一千元,总计一万五千五百元。二零一一年九月五日晚,在公安局国保大队队长江通华的直接带领下,绑架了十四名在一起学法的法轮功学员。李庆和遭绑架,李庆和的家属被勒索一万元,是浦永来直接跟家属要的,直接交到浦永来手上的。

51、李庆云,男,二零一一年九月五日晚,在公安局国保大队队长江通华的直接带领下,绑架了十四名在一起学法的法轮功学员。李庆云遭绑架,李庆云的家属被勒索一万元,被劳教,劳教所未收,也是浦永来直接跟家属要的,直接交到浦永来手上。

52、三里庄村的婆媳俩,二零一一年九月五日晚,在公安局国保大队队长江通华的直接带领下,绑架了十四名在一起学法的法轮功学员。家属共被勒索一万五千元,是浦永来直接跟家属要的,直接交到浦永来手上的。

53、司凤敏,女,二零一一年九月五日晚,在公安局国保大队队长江通华的直接带领下,绑架了十四名在一起学法的法轮功学员。司凤敏遭绑架,司凤敏家属被勒索一万元,还有正在她家住着的姐姐也被绑架,向司凤敏家属勒索一万元放回姐姐。

54、张建彬,男,二零一一年九月张建彬遭绑架,家属被勒索二万元回家;家中的哥哥还直接给浦永来送礼一千元。

55、张建彬的妻子郝青芝,女,二零一一年九月二十一日在市场上遭恶警绑架。家属被勒索四千元,二千八百元真相钱被抢走。

56、王海娜,女,二零零一年前后遭绑架,家属被勒索五千元后回家。二零零九年四月十九日前后遭绑架,家属被勒索一万元后回家。

57、张桂茹,女,二零一零年三月初,邪党打着稳定社会、开“两会”、了解情况的幌子,将张桂茹绑架,张桂茹的家属曾被勒索一万元回的家。

58、袁凤兰,女,徐崖村人,二零一一年二月被迁安市恶警绑架,恶警勒索她的三个儿子每人一万元钱,共三万元,才放回老人。

59、王秀云,女,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二十五日左右,和二零一三年四月二十一日两次王秀云遭绑架,家属被迫送礼和被国保大队勒索的现金达四万元,第二次被绑架还被非法拘禁在洗脑班两个多月。

60、代秀荣,女,二零一二年十二月前后,代秀荣遭绑架,并被送去石家庄女子劳教所劳教,但是浦永来个人已经向代秀荣的家属勒索二千元现金,同时,家属还被勒索二万元“保证金”,到劳教所后,跟劳教所的人说,代秀荣有病,还得把她带回去,这样,代秀荣回家。

61、杨景云,女,二零一三年四月二十一日下午,九名法轮功学员在一起学法时遭绑架,杨景云于四月二十二日回家,家属被勒索一万元。

62、郭正平,女,二零一三年四月二十一日下午,九名法轮功学员在一起学法时遭绑架,家属被勒索现金一万元,于四月三十日回家。二零一四年六月一日再被绑架,被非法拘留十五天后,家属被勒索五千元回家。还有一次,郭正平遭绑架,家属也被勒索一万元。

63、高铁真,女,二零一三年四月二十一日下午,九名法轮功学员在一起学法时遭绑架,高铁真家属被勒索三千元回家。

64、刘秀敏,女,二零一三年四月二十一日下午,九名法轮功学员在一起学法时遭绑架,家属被勒索一万元,当时包中的三万元左右的现金也同时被抢走。二零一四年六月一日再被绑架,被非法拘留十五天后,被劫持到洗脑班继续迫害(截至七月十六日仍未回家)。还有一次被勒索五千元。

65、何玉莲,女,二零一三年四月二十一日下午,九名法轮功学员在一起学法时遭绑架,非法关押在迁安市拘留所十五天后,又被劫持到洗脑班继续迫害,后来,何玉莲家属被勒索一万五千元左右回家。

66、张立华,女,二零一三年四月二十一日下午,九名法轮功学员在一起学法时遭绑架,被劫持到洗脑班迫害,家属被勒索一万元左右回家。

67、王艳芹,女,二零一三年四月二十一日下午,九名法轮功学员在一起学法时遭绑架,被劫持到洗脑班迫害,家属被勒索二万元左右回家。

68、程玉兰,女,二零一三年九月二十六日,程玉兰遭迁安公安局国保大队浦永来等四人绑架的,当时,她正在上班。程玉兰被非法拘留十五天,家属被勒索三万元现金后,于十月十一日回家。其中二万元被迁安市公安局国保大队勒索,另外一万元钱被副局长万向阳勒索。同时,程玉兰家中的六千元现金和她女儿的电脑也被抄走。

69、全维先,男,二零一三年九月遭绑架,全维先在拘留所被非法拘留六、七天后,被绑架到洗脑班进行迫害,向家人勒索二万元钱,家里没有,又减到五千元,家里还拿不出来,最后降到二千元,还是他侄子掏的钱,全维先才被放回家。

70、刘百顺与母亲周会廷,女,二零一三年六月二十七日,刘百顺与母亲周会廷分别在各自家中遭迁安市国保大队警察绑架,并都被劫持到洗脑班迫害。刘百顺约在两天后被转到迁安市拘留所,半个月后又被转回洗脑班。周会廷,被非法拘留十五天后,又被绑架到洗脑班,待了五十多天,多次向家里勒索钱财,被勒索二万元,才被家里人接回。她的女儿刘百顺被勒索一万元。恶警还到她家非法抄过家,把大法书及《明慧周刊》等书籍掠走。

71、杨开军,男,二零一三年六月二十七日被绑架的,被非法拘留十五天后,绑架到洗脑班,在洗脑班被囚禁约两个月左右的时间,家属被勒索三万元巨款后,送礼约有三万元,才放回家。在家待了三天,浦永来又带人到他家说:跟我们走一趟,说两句话就回来。他又被骗到了洗脑班几天才回的家。

72、王秀娟,女,二零一三年十二月十二日,王秀娟在蔡园镇横山口村发放真相挂历时,遭大五里派出所和迁安国保大队绑架,二零一四年一月十四日前后,王秀娟的家人被勒索一万五千元后回家。送礼还有两千元。

73、彭树才,男,二零一四年一月二十二日,彭树才因发放真相挂历遭恶人举报,四天后,家属被勒索三万元钱后回家。

74、李艳芝,女,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二十五日上午,李艳芝遭迁安市公安局国保大队绑架到拘留所,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五日回家,家属被勒索2万元现金。

75、刘爱荣,女,五重安乡贺庄村人,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二十五日上午遭绑架,被非法拘留十五天后,二零一三年十二月十日,拘留所的人就把刘爱荣给放了,可是刘爱荣刚走出拘留所的大门不远,国保大队的人把她又被劫持回去,用车劫持到洗脑班,当天就向家人勒索二万现金回家。

76、张小芬,女,二零零四年底,她只因为写了几句真话,“法轮大法是正法、还我们师父清白、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她被诬判一年半的劳教。她的丈夫还被非法关在迁安市看守所半个月,警察还勒索她丈夫一万元钱。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六日前后张小芬遭恶警绑架,家属被勒索三万元钱,还有家中的六千元现金被抄走,新买的电脑,接受卫星电视的小锅;大法书籍两套;很多的护身符,真相光盘和两部手机。

77、李智利,男,二零一三年五月七日上午,李智利遭绑架。家属至今仍不敢说被勒索多少钱,才把李智利放回家,只听他家属说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把他“弄”出来。据说是三万左右。

78、李秋霖(未修炼,当年的在读大学生),梁秀芹、李秋霖母子,二零零七年八月十日晚十点多钟遭绑架,李秋霖的父亲李山去公安局要人,担心因此耽误了孩子的学业。迁安公安局向他勒索了四万元钱才释放了李秋霖,连收据都没开。据说李秋霖在公安局受到了刑讯逼供,挨了电棍的电击。

79、刘小新,女,二零零八年陪同亲属去公安局要人时,被扣留,家属被勒索五千元后回家。

80、周会中,女,二零零七年十月遭绑架。丈夫刘国不修炼也遭绑架,被勒索现金五千元后被释放。她家开的商店被勒索了二万元后,周会中在当年的十一月份被送往唐山市开平劳教所劳教,送走之前,她的家属又被勒索了很多钱。

81、王小平、赵翠莲夫妇,二零零一年七月遭绑架,二人共被勒索六千元,此前,赵翠莲的单位还勒索三千元。二零零七年十月十八日夫妻二人再遭绑架,二人共被勒索六千元。二零零九年四月份遭绑架,二人又被勒索一万六千元。

82、郑爱华,女,二零零零年七月,恶警彭明辉、王士武(遭恶报已死亡)将郑爱华从家中绑架,随后强行送到迁安镇刘季庄村的洗脑班三个半月(一百零五天),当时六一零的头目是杨玉林和赵新民。在洗脑班,杨玉林挑唆家人打她,并在旁边助威,喊打。郑爱华被打得休克昏死过去。后来,家人被勒索一千六百元后回家。

83、刘秀英,女,夏官营镇的法轮功学员刘秀英在二零零一年被绑架,到看守所二十多天,后来又被转到刘季庄洗脑班一年零七个月的时间。回家时,还被勒索饭费近千元。

84、李玉莲,女,夏官营镇的法轮功学员。李玉莲在九九年七二零后,被夏官营派出所绑架到看守所,之后又被劫持到刘季庄洗脑班一年零四个月的时间。李玉莲除了遭受洗脑班的各种迫害,丈夫因受邪党人员的挑唆,仇恨李玉莲,用带铁环裤钎这边的皮裤带,撩起李玉莲后背的衣服,沾上凉水打李玉莲,把她的后背和臀部打的一道道伤痕,都没有好地方,洗脑班的工作人员在一旁看着,还添油加醋的挑唆。想达到让李玉莲放弃修炼的目的,回家时,李玉莲还被勒索三千元现金。

85、李宝青和陈凤芝夫妻二人,二零零零年曾被绑架到城关分局,国保大队的耿继阳指使别人用电棍电击李宝青的胸部和后背,被非法拘留十五天,交了七百元的生活费后夫妻俩回家。

二零零二年十月份的一天晚上,耿继阳带着七、八个人在家中绑架了李宝青和陈凤芝夫妻俩,李宝青被绑架到刑警队,耿继阳雇来临时人员,让李宝青坐到铁椅子上,脚上和手上通上电,被电的上下颠,还用电棍电击李宝青全身,李宝青被轮番用刑逼问了一天一夜,将李宝青关进看守所二十多天,勒索现金五千元。陈凤芝被绑架到另外一个地方,后来也被非法关到了看守所二十多天,又被非法转到洗脑班一个星期,交三百元钱后回家。

86、贾秀亭,男,二零零六年八月三日下午,迁安市国保大队恶警浦永来带队闯入贾秀亭的家,并被非法抄家,并将其绑架到洗脑班十二天,家人被国保大队勒索现金及其它物品,折合人民币共九千元左右。当时,口袋里的三百多元现金也被浦永来、盛茂斌抢走。

87、李红梅,女,二零零五年十一月份的一天,迁安市国保大队恶警浦永来带队闯入李红梅的家,将其绑架到洗脑班九天,其中,李红梅绝食反迫害四天,可是回家时,家人还是被洗脑班头子杨玉林勒索一百元饭费。二零零六年正月十六,恶警浦永来、杨小双再闯李红梅家,非法抢走MP3一个,两本大法书,之后被非法关在迁安市看守所七天,李红梅一直绝食反迫害,没吃看守所的一口饭,可是家人仍被勒索饭费四百五十元。

88、白雪霜,女,二零零三年前后,身体被打毒针迫害的已经不能自理的白雪霜被非法劳教三年,家人被勒索二万多元钱后,才没有把她送往劳教所。

89、刘桂霞,女,二零零二年四月,首钢矿业公司运输部职工,因为给迁安市委、公安局等单位写劝善信,遭迁安市国保大队绑架,被非法关押在迁安市看守所十八天,家属请客送礼花掉二千多元,还被勒索六千元现金,才让丈夫把她从看守所接回。

90、李淑兰、女,二零零六年三月八日上午,李淑兰、孙国忠在集市上讲真相时被恶人发现,首钢保卫处伙同迁安市公安局、610将两人强行带走,并非法抄了李淑兰的家,从家中抄走几本大法书籍、一个电子书、一个mp3、手机等,后来,两人被送到迁安市拘留所,一个星期后,迁安市拘留所向李淑兰的家人勒索三千元钱后才让她回家。

91、郭连军,男,有一次被勒索了三千元。

92、有个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九年被勒索一万两千元。

93、有个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九年被勒索一万五千元。

94、有一个法轮功学员被勒索六千元。

95、另外,蔡园镇有一个常人因有一张护身符,被罚款8千元,

96、扣庄乡某村有大法弟子向常人借了一台DVD,这家常人被罚款5千元。


附:河北省唐山市迁安市邮政编码 064400

迁安市公安局:地址:位于兴安大街526号

主要迫害责任人:
万向阳 迁安市公安局主管国保大队副局长 18832980889
范颖红 国保大队队长 18832988566
浦永来 国保大队副队长 13832987825
梁学武 国保大队警察 15132524633
郭董生 国保大队警察 18832987047
穆德雨 新调入的国保大队副队长
李凤春 迁安市公安局 局长兼副市长 (待查)
卢智慧 公安局副书记、政委 18832980808
张小峰 公安局副局长 13832989619
康永 公安局副局长 13832984768
宋耀兴 公安局副局长 13832988878
张自忠 公安局副局长 13832988879
李火剑 公安局副局长 13832984018
高建立 公安局副局长 13832984689
秦东 公安局副局长 13832987808
彭明辉 公安局副局长 13832984718
李英刚 公安局副局长 13832987809
张建山 纪检书记 18832989866

迁安市洗脑班:
地址:位于祺福大街西段、农业综合执法大队三楼。

杨玉林 原洗脑班头目 13731562968
尚玉海 现任负责洗脑班的副主任13315569092

迁安市洗脑班的电话:0315-7696865
洗脑班参与迫害者 陈艳华 (女)(从教育局抽调的)
邓普文(保安公司抽调的)
黄健 (从政法委派到洗脑班的)
小赵(计划生育委员会抽调)
老王(保安公司抽调的)
姓代的女子

迁安市政法委防范办:
电话:0315-7639698
高荣 政法委综治办主任 18632988358
马友军 政法委副书记 18831511126
何文奎 政法委副书记 13832984198
陈立民 政法委政治处主任 13784610566
杨东旭 政法委综治办副主任 13832984528
梁立军 政法委综治办副主任 15833156886,18932988126
张立新 政法委办公室主任 13333156799,13582512806
王尚 政法委   13831545646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