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学员:我一年前后的身心变化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七月二十三日】“我给您说个奇事。”“啥奇事?”“那药我不吃了,今天第6天了。”“咋不吃了?”“那药没有批号,国家不叫生产了。那药原来我两天不吃,头就疼的厉害,脸肿脸嘟噜到这儿,没法了,医生叫我念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这九个字,现在6天没吃药了,您看好好的。这功是神奇,是政府迫害法轮功!”

“那药我不吃了”

我叫孟占,以上是去年俺姐过生日吃饭时发生的事儿。

那药我都吃了两年多了,一天一次不吃不行,不吃头就疼,有时候忘吃了半夜也得爬起来补上。花了好几千块钱,就那个药能控制住,其它都不行。

亲戚见我吃药吃的脸肿的那样了,天天有人劝我停药,我就停不了,这没药了我说咋弄哩。医生就叫我念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开始我还不相信。因为俺村里也有炼法轮功的,这么多年了就看见他们今天被抓了,明天又被抓了,劳教、判刑。

但这头疼的实在没法了,我才试着念念。这一念当天晚上就不疼了,觉的轻松,我觉的好奇,就一直念下去,到现在一年两个多月了,没吃一粒药。我见谁都说:“我给您说个奇事,我的头……”

炼法轮功,我戒掉牌瘾

今年二月份,我拾到一份资料,上面写有个法轮功学员没炼功以前天天赌博,吃喝玩乐,一身恶习,卡拉OK厅一年花掉几十万。炼功之后判若两人。

我想我这牌瘾最难戒,一天三场、两场、一场,我炼炼功说不定也能戒掉。我就找到村里的一个法轮功学员,他可愿意帮我了,还说第七讲是专门讲戒掉一切瘾好的。他给我放师父的讲法叫我听,我就听了两天就不想打牌了,5个月过去了,我一次都没打过。

几天前跟我丈夫的朋友坐在一块说这事,他说那是××哥(我的丈夫)把你打了几回打掉的。我说不是,他越打我的牌瘾越大,你问问他,他打我,我专坐在牌场里不出来。他问我丈夫:“是那样?”丈夫回答:“是那样。”他不说话了。

我说20多年的牌龄了,以前再忙,只要往那一坐,就啥也不说了,多少人说我、打我我都放不下。以前路过牌场即便不打也得看看,现在我走到跟前看也不看。

丈夫的这朋友后来做了“三退”(退党、退团、退队)。

一个牌友见我,第一句话问我:“你现在学好了,不打牌了?”我说我现在不干了,现在学好了,信法轮大法了。牌友不理解,我就跟他讲我的亲身经历,讲“天安门自焚”是江泽民叫人干的,骗人的,江泽民的流氓邪党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牟取暴利,中共它才是真正的邪教哩。

我学功,记性太差,只能学熟一套再学另一套,直到上个月底才学完五套功法。我感觉身体变化很大,原来心口两边疼,现在不疼了;原来一吃辣椒肚子疼,现在不疼了;原来左边胳膊不能往后背,现在背哪你看都不疼。

前天,我拿50元钱去买馒头,老板接过钱说是假的,我想这钱是他家和旁边的超市找我的,我问了,他们都不承认。我当即拿过钱撕掉,我跟老板说:“我今天是信法轮大法了,不能让它再去害人。要是以前,我可能会想办法慢慢花出去”。

师父用慈悲救度我,我也要用慈悲去对待世人。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