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救人的实修中悟道升华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七月二十七日】我是一名六十八岁的老年大法弟子,一九九七年底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在这十几年中,我们磕磕碰碰、风风雨雨走到今天。我本着信师信法,每天把做三件事、救众生放在首位,在讲真相的实修中,在大法中升华。

一、讲真相救众生

在我们学法小组,同修大都能走出去面对面讲真相,特别是二零一三年夏天,地面高温达四十多度,我和同修始终如一的坚持不懈,每天出去面对面讲真相。

无论严寒酷暑,无论走亲访友,无论同学聚会……时刻不忘自己修炼者的身份,尽量抽空讲真相。发神韵光盘或发新年对联,或贴不干胶,或发真相资料。打语音电话、发彩信,真相电话随身带。在师尊的呵护和加持下,我们始终保持正念,众生大都能接受真相。也有不接受真相的,或对大法不认同的,我们也不被常人心带动。

凡是与我接触的人,我尽量将大法的美好传递给他们。一天,我来到一日杂店,老板在看武侠小说。我说,你很爱看书,不错。我送你一本奇书《九评共产党》,这可是中国共产党的历史……她乐意的接受了。我继续给她讲真相,我说共产党是西来邪灵,江××出卖我中华国土,现在贪官污吏腐败成风,天灾人祸不断,共产党害死同胞八千万,它好话说尽,坏事做绝,天要灭中共。你当初举手发毒誓把生命献给它,你赶快向老天声明退出,不做它的陪葬品。她说只入过团队,那就退了吧。她爽快的退了。

我在店里买了凉席准备走时,進来一位买炊具的建筑老板,我赶紧迎上去送给他一本《九评》。他说,我没时间看。我说,你下雨天或休息时间看。这时日杂店老板也说,这么好一本书,又不要你钱,你何必不拿着呢!这时建筑老板说,反正离家远,又不能回家,那我就休息时看。我接着给他讲真相,你出门在外,赚钱也不容易,赚到钱也得上贡邪党。他说,现在这个社会,不進贡邪党干部,就办不成事,有时简直开支大于收入。我说,清华大学的律师张某某,因为拉了一条横幅要求中共邪党公布私有财产,北京警察马上就逮捕了这个律师及同伴十二人。你说这是什么世道。他说,共产党要完了,它坏事做绝。我接着给他讲了天安门自焚造假,中共历次运动杀人八千万,天要灭它,赶快退出保平安,不做它的陪葬品。他很乐意接受了,退出了党团队。我说,祝你一切顺利,你姓徐,就取名叫徐顺利吧。

凡是与我接触的人,如给我家修电器的,来我家租房子的,修太阳能的、灌煤气的、收破烂的,我都给他们讲真相、发资料、劝三退。因篇幅有限,就不一一讲了。总之,我们每天都沐浴在师父的法中,正念正行,救度有缘人,其乐融融,感觉我们是世上最幸运的人。

二、浅悟“相由心生”

有时欢喜心一起,三件事就做的胆胆突突。一天,我与同修丙象往常一样到车站发神韵光盘,讲真相。同修丙到车上发光盘,一个不明真相的老爹突然一把抓住同修的衣领要举报,我当时心里怦怦直跳。这时,同修念很正,对老爹说,我是看你这么善良,为你的生命负责。旁边座位上一个人说,别人又没骗你,又没要你付钱,你不要就算了。这时老爹觉得无理,就放手了。事后,觉得自己的正念不足,身旁的同修正念强,邪恶也就张狂不起来了。

有一次在车站一路讲真相,我推着自行车过人行护栏,路口只能容一人通过。这时冲过来一辆全副武装的摩托警车,我站着让道,警察也站着。当时正想他是不是冲着我来的,还产生了一丝怕心。后来那警察说:“您先走吧。”这时我才转过神来,说了声谢谢。这正象师父说的“相由心生” [1]。很显然,这是由自己的怕心而产生的错觉。

又一次,我和丙同修沿着城区一路发光盘,讲真相,来到一建筑工地,与门前的三位男士讲真相。我见其中一男士手腕上戴着佛珠,就说,这位师傅信佛啊,是善良人。告诉你一件大事,共产党不信神佛,它好话讲尽,坏事做绝,历次运动杀害了八千万同胞,现在又迫害法轮功,专搞假、恶、斗,容不得真善忍……我的话还没说完,男士说,快别说了,他们都来了。我们回头一看,从马路边上的警车上下来三个警察,正向我们这边走过来。同修丙说了声:“大哥真好,谢谢。”我们骑着自行车跑,跑到人群中,我的心还在咚咚跳。同修丙说的好,这不是冲我们来的,难道警车还跑不赢自行车吗?

当时这场景不就象我们当初到农村讲真相时曾经三次被绑架到派出所时一样吗?而我在那严酷的考验面前都没动心,也没有怕,只是发正念,讲真相,不让警察对大法犯罪。在师尊的呵护下,在同修的营救中,我们都平安的正念闯出(有时也产生后怕)。然而到了这最后的时候,我的怕心还没去,真是汗颜!

一天,我与协调人说,现在我们的身体基本没有病业了,无病一身轻,谢谢师父给以调整、净化。但主要的就是人与人之间在心性上有摩擦。这话没说两天,这件事说来就来了。

事情是这样的:我们小组学法点在甲同修家,这些年甲同修的确付出非常大。近段时间甲同修要走远亲,要十几天才能回,这样就只好把学法点暂时搬到乙同修家。十几天后,甲同修回来了,理所当然应该将学法点搬回原址。由于天气炎热,乙同修家离有些学员家较近,个别人表示不想走远路的想法。这时协调人就说暂时还在乙同修家学几天。因乙同修有病业,也好照顾一下不走远路。

结果就造成了甲同修的误解。她认为,当初你们没有学法点时就非要到我家,现在我有什么得罪了你们而不去我家了。而且几天来都是冲着我来,说是我不让到她家去,有时冷嘲热讽来几句。刚开始,我还能忍。

有一天晚上,同修一起切磋时,又提起此事,甲同修又说是我不让到她家去。这时,我的常人心全起来了,名利心、不让人说的心、委屈的心、争斗心,全起来了,就象那个地雷一踩就炸。后来越说越来气,气的够呛,简直吵翻了天,完全没有把自己当作修炼人,完全忘记了师尊要求的遇事向内找,修自己,当时完全还不如一个常人。觉得自尊受到了很大伤害,受了很大的委屈,而不去找自己,進行争辩、解释,开脱自己。那几天真是剜心透骨的难受,吃不好,睡不好。发正念时也在清除另外空间旧势力钻间隔同修的空子,这时脑子稍微清醒了些,突然师尊的一段法打進脑子。后来在协调人的沟通、帮助下,在同修的帮助下,自己才悟到这不是师尊给我安排去执着心的机会吗?这不都是我自己欠下的业力造成的吗?这次的心性关还是同修帮助过去的,我怎么就不能过好心性关呢?今后一定要多学法,修好自己。

近来,甲同修也向内找,我们都沐浴的师尊的法中,脸上露出了笑容。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在大纪元会议上讲法〉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