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迫害救众生 神在人间

更新: 2018年02月18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七月十四日】

一、得法

我是二零零四年一月得法的大法弟子。得法前我练太极拳。每天晨练都去外面打太极拳。在得法前夕的一个大雾的早晨,我开门练拳,看见大雾笼罩中门口有一个三色的光圈,约斗筐(农村晒豆子用的)那么大。从各个角度看,那个光圈都存在,我当时觉得奇怪,但又一想可能是物理现象吧,就没在意,过几天又是一个大雾的早晨,又出现那个光圈,那时我是一个绝对的无神论者,也就没把它当回事。

零四年一月初的一天,我哥哥(已修炼法轮功)给我一本四合一的《转法轮》,并告诉我:你看了这本书,看其它的书都会觉得无味的。我一边接过书一边想,我还不相信世上有盖世群芳的书。当我打开第一页,心里一震,往下看了《论语》,我惊叹:这书的确包罗万象。再往下看,我被大法的博大精深的法理深深的折服。从此以后我再也离不开大法了。就这样,师父把我领進了门。

二、山区也开了小花

我家住在乡镇,这乡镇是在山区,镇的周围都是山。几年来山区的大法资料很缺乏,偶尔要到三百里外的城里去拿,然后分发给同修再发到众生手里,这样周期长,数量也有限,救人就成了我地区的难题。

冥冥之中师父安排我在山区里做资料。同修给我送来了设备,教我电脑上网,下载。又教我做各种资料,小册子。后来又做《九评》等全套技术。做了一段时间需要量越来越大,一台打印机不够用,又买一台,最后达到两台激光打印机互换着用。就这样,我从一个没有摸过电脑的人到一个随心所欲操作电脑,打印机,担负起我们乡方圆几百里真相资料供应任务。在我们这山区也开出了小花。

资料做好后,山区的同修隔三差五的用背兜把资料背出去,在农村有人烟的地方发放。我也常和他们一起去送资料发资料,通常是早出晚归。中午饿了就吃早上买的馒头,渴了就喝山间的流水。在发资料时经常有迷路的现象,总是师父安排的有人为我们指路,我们也乘机跟他们讲真相劝三退,这是师尊在看护着我们,为他们得救而安排的。

有一次我一个人晚上发资料来到一家旅馆,那家旅馆進门就是一坡梯坎,因为那是一个漆黑的夜晚,没有月光,我是连摸带爬的上去的,发完资料往回返,再下梯坎就困难了。我心正愁今晚怎么摸得回去呢?突然,电灯一下就亮了。我乘着亮光一口气冲下去离开了旅馆。我知道又是师尊为弟子解难了,这心里说不出的感激。这些例子非常多,这里就不一一列举了。

三、背着小孙女到处去救人

有时候同修们忙,我就将做的资料送去,还经常带着不到三岁的小孙女去几百里外的山区送资料。出发时背上背着资料,手里抱着小孙女。回来时背上背着小孙女,手里提着一些留下来的资料,我一边走一边发给有缘人,同时讲真相,劝三退,救人。那些日子,我只要背上资料小孙女就对着他爷爷用她那稚嫩的语气说:我们去救人去了。看到她小小年纪就知道救人了,我心里真的很高兴。

在山区里很多人都知道有一个修炼法轮功的背着小孙女到处去救人。有些明白真相的人看到我们婆孙俩为了救人到处跑也很感动,有的给我们端来水,有的请我们吃西瓜或一些好吃的,有的还要请我们吃饭。但一般我都不吃,只是在心里说:你们明白了真相比请我们吃什么都强。

几年来在做资料发资料的过程中,特别是在邪恶猖狂的日子里,付出的艰辛、困苦是可想而知的。但是只要想到我们是为救度众生而付出,想到我们是修炼人,是助师正法的大法徒,想到师尊的教导:“吃得世上苦 出世是佛陀”[1]。再苦再累也觉得甜。因为我们不管是做资料,发资料还是救人,都能真真切切的感受到师尊随时都在我们身边呵护着我们。

四、去怕心

我得法不到一年就因发资料被迫害过,偶尔也有怕心出来。有一天一个同修告诉我说,派出所要到每个大法弟子家来搜查,赶快把东西转移了。我当时想这么多东西怎么转移,只有加强发正念解体它。可是第二天那同修又叫她孙女专门带信叫我转移东西,这下我怕心出来了,也坐不住了,就开始搬东西把它们藏到顶楼一个放杂货的地方。东西藏好了,可这心里反而不踏实了。仔细想我是大法弟子吗?我这样做对吗?这时候师尊的法打到脑海里:“你有怕 它就抓 念一正 恶就垮 修炼人 装着法 发正念 烂鬼炸 神在世 证实法”[2]。再加大力度发正念,请师尊加持。当天我就把机器搬出来照常工作了。也没出事。

然而这机器却生气了,在用一体打印机打印时它就出毛病了。开始是打不出来,一会打出来了可整个纸都是花踏踏的一滴一滴的墨水,我的感觉好似它在哭泣。我们修大法的人都知道,我们的机器就是我们的法器,它们都是有灵性的,都是来助师正法的。想到这儿我也难过起来,于是就对着它说:“打印机别生气,这不是你的错,是我的错,是我这一关没过的好,才把你搬来搬去的,让你受委屈了,以后我再也不会这样做了。现在正法还没结束,还得继续我们的工作,让我们共同来完成好我们的任务,尽我们的责。”之后再操作起来,一切都恢复正常,打出来的纸张干干净净的了。

五、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八旬母亲受益

我母亲已经八十五岁高龄,患有糖尿病,心脏病,高血压,肺气肿等。长期吃药,病情重一点时就去一般的医院打点滴。母亲信佛,常念阿弥陀佛。那天她病发了,很严重,小医院不收叫她去大医院住院治疗。母亲病得难受只能去住院了,回家准备东西第二天去医院。我就对母亲说:妈妈您念了那么多年的阿弥陀佛病照样不好,为何不念一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呢?她说好吧我念。就开始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还加了一句“请大法师父救我”,从晚上六点多钟念到第二天早上。我一直睡在妈妈身边,等我早上炼完功时,妈妈很兴奋的说:我的病好了,是大师父救了我。我听了真高兴,心里那份感激之情真是无以言表。就对妈妈说:今后你就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吧。直到现在她的那几种病都没有发过。

六、反迫害、救众生、神在人间

那一年邪恶猖狂一时,从城里到乡村相继被迫害了一大批人,我也因为太忙忽略了学法遭邪恶绑架到黑窝里。薄熙来唱红打黑的邪风吹到黑窝里,邪警逼迫所有的人大唱特唱邪歌,还搞比赛什么的。我就坚决抵抗,不唱,不背监规,不做操,不比划哑语,一律不配合。他们专门开会研究迫害我,罚我站,早上七点吃完饭就一直在舍房里站,由互监组长监督,那个互监组长是积极靠拢邪党政府的,把我看得很紧不让我坐一下,从早上一直站到晚上十二点,我不管它,心里一直在背法,发正念。第一天站下来,腰杆痛得直不起来,脚心痛得象针扎一样,恶心,呕吐。这时我突然悟到是邪恶的迫害,为什么该我来承受呢?我要反迫害,应该把这些痛全部转移到恶警身上去,叫恶警自己承受。于是,我发出一念,谁迫害我谁承受,瞬间我身上的痛全部消失了,我明白是师尊帮我了。师尊随时都在弟子身边,我的眼泪一下就流下来了,我清楚的知道我该怎么做了。

从那以后,我虽然天天站脚却不痛,精神还很好,我就把站着的时间全部用来背法,发正念。神奇的是每天全球的大法弟子整点发正念时,我眼角边就有一个法轮在旋转,好似在给我报时似的。我知道这是师尊在点化我,别误了整点发正念的时间,我就集中念力,发出强大的正念汇集到全球大法弟子洪流中,向邪恶发出最强大的正念,清除邪恶生命。这些黑窝里的邪恶也最怕我们整点发正念的时间。

没几天那个直接迫害我的恶警受不了了,脚痛得只能穿布鞋,看她那样我也挺同情她的。因为我们都知道不是她要作恶,是她背后的邪恶因素作恶。我想要救她,劝她不要迫害大法弟子,做邪党的牺牲品。因此对小组长说:去告诉“杨队长”说我要和她单独谈谈。谁知道她把我叫去,很傲慢的说:我不和你单独谈话。我说:杨队长你的脚痛我知道。还没等我说完她就暴跳起来大骂:你疯了啊!我是去旅游时在沙滩上被铁钎给扎了,医生给我看好了。看她那样我就笑起来了,我接着说:你的脚痛我知道是什么原因,她连声说你自己走。

然后她把组长叫去布置了一番,组长回来说:阿姨,你得罪了她,从现在开始你要站到晚上两点。互监还悄悄对我说:她们想整你通宵。我说没关系,反正有人帮我痛。当时我就发了一念,我站多久她痛多久,不让我睡觉她也不准睡觉。这样一来她的脚痛的更厉害了,她求医问药都无济于事。这件事我把前因后果给我身边的犯人讲了。

有一天两个听我讲过这事的人看到杨队长衣冠不整,拖着一双布鞋,就假装不知情的问道:队长你的脚怎么啦?她说就是那个“法轮功”咒我的脚断。这样一来那些犯人都相信是真的了,也知道法轮功很神奇了。悄悄来求我教两招,好去对付那些恶警,我想时机到了,应该开始讲真相,劝三退,救度众生了。

我对她们说:很简单只要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就可逢凶化吉,并且一定要退出中共邪党的党、团、队组织。为什么呢?我就把大法的真相,如天安门自焚,贵州亡共石,天为什么要灭中共以及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等等讲了。同时叫他们回家后叫家人也要三退一家人才能保平安。

虽然迫害还在继续,可我的精神却很好,身边的人告诉我:你脸色真好,白里透红。持续了近两个月的迫害,那个恶警的脚痛的实在受不了了,医生是无法解除她的痛苦的,而我却没事似的,一切正常。最后她终于妥协了,事情也不了了之了。这就再次见证了“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3]。象这种神奇的事不是我们在神话小说和神话电影中才能看到的吗?而在今天在我的身上就体现出来了,这难道不是神在人间吗?!这是正邪的较量!这是大法的神奇啊!

通过这次较量,黑窝里的犯人都知道法轮功很厉害,有功能不好惹,特别是那些邪警她们一般情况下都不找我麻烦,有时还特意回避。这样一来我的环境宽松了,给我讲真相提供了大大的方便。师父给我开慧开智,我就尽情的发挥,利用各种机会,采取各种方式讲真相救度众生。不管是恶警还是小偷,杀人犯还是吸毒犯,能够直接讲的就直接讲,不方便直接讲的就写真相信讲。还根据不同的人,不同的文化程度,需要讲的高的就往高处讲,文化层次低一点的就简单讲。总之,以达到让他明白真相并做了三退为目地。绝大多数都做了“三退”,只有极少数人没有退。在黑窝里几年,来来去去的人也不少,我都会不失时机的找机会讲真相,或者请师父安排有缘人到身边来听真相,从不放过任何一个有缘人。

在黑窝里每时每刻都是师尊看护着。如果没有大法的熔炼,没有师尊的慈悲呵护,象我这个修炼不成熟,争斗心极强的人,不知道死了多少次了。正如一位同修写的:师牵着弟子手,大雾狂风平安走。就是我的真实写照。

结语

得法九年,一半的时间在黑窝里度过,我能够跟斗把式的走到今天,无时无刻都离不开师尊的慈悲呵护。我唯有勇猛精進,做好三件事,走好师尊安排的最后的不远的路不辜负师尊的慈悲苦度,圆满随师还。

合十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苦其心志 〉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怕啥〉
[3]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师徒恩〉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