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祸之后向内找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七月二十八日】二零一四年六月二十七日上午十点左右,我从同修家出来,骑电动车由东向西,与由南向北行驶的轻型货车在十字路口相撞,就听“砰”的一声我被撞飞三、四米远后又摔在地上。

我当时躺在地上意识到自己被撞了,本能地在心里默念“法轮大法好,师父,师父,法轮大法好!师父,师父。”感觉到司机边打电话报警边拽我,嘴里还说着赶紧上医院。这时我有些清醒了,跟司机说:别动我,让我自己起来。

我试着一点一点站了起来,看看没受伤也没出血,就对司机说:我没事,你走吧。司机吓坏了:什么没事?赶紧上医院检查检查吧,你看我车都撞成什么样了。我一看撞我的这台轻型小货车的保险杠撞碎了,整个机盖子是我胳膊肘形状的一个大长坑,挡风玻璃整个是一个太阳花般的大爆炸状,显然是我的头撞的。而我的电动车也扭曲的不成样子,不能骑了。

司机强行把我拽上车,把我的电动车放在他的车厢里,拉我去医院。半路上我让司机停车,说我没事,不用上医院。这个司机是给人打工,这时他的老板来了,见车都撞成这样了,人却没啥事,觉得不可思议,说:“你既然不上医院,那就给你两千块钱,你买台新电动车吧。”我说“不用买新的,帮我把车修好能骑走就行。”这个老板想了想,怕我日后讹他,说:“咱家车上保险了,是保第三方的,还是上交警队吧。”

在交警队等待处理时,我给司机和交警队门卫讲了法轮功被迫害真相,法轮功是教人向善的,做好人的,是修“真、善、忍”的。千万别相信中共媒体的谎言,我不会有事的,更不会讹人。我给司机做了三退。司机很惊讶:怪不得,原来有神保护,车都撞成这样了,人还能好好的,太神奇了。我说:“如果你遇到什么事也念‘法轮大法好’神也会保护你的。”司机说:“念,一定念。”

由于司机急于拉我上医院,把车开走了,破坏了现场,依照交通法规交警队要处罚他,我一再为司机开脱,说司机是急着救人,才开走的,司机没有错,把挽救生命放在了第一位,是个善良人。处理事故的交警很感动说:“大姐,人要都象你这样,就好处理多了。我们以往处理交通事故,伤者都往死里要钱,甚至没伤的也要钱,什么医药费、营养费、误工费、护理费,什么名目的费用都有。你这样的太少有了,太难得了。”我说:“司机也不是有意撞我的,我也没怎么样,要什么钱,我能在这站着,这就是最好的结果。”

最后交警队的处理结果是:对方承担事故中两车的维修费用及我的人身检查费用及我的一切经济损失。我没有去医院检查,也没要什么经济损失,只让他帮我把电动车修好,我能骑回家就行。但车不能修了,只能去买新车了。只是可惜了我的这台电动车,驮着我做了不少证实法救人的事,现在要离我而去,真是很心疼啊。

在买电动车的路上,我给司机的老板讲了真相,又给卖电动车的老板讲了真相,做了三退,整个过程都是本着修炼人的标准在做。

说是没怎么样,晚上却躺不下了,仰卧侧卧都不行,两肋胀痛,翻身得用手托着腰,右膝盖一大块淤青,头部左侧鼓起一个大包,我赶紧硬撑着起来炼功,腿发抖,汗珠子顺着脸往下滚。这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更大的魔难都是师父替我化解了。回想整个事件的处理过程,我都是本着修炼人的标准,不是强为,而是出自于一种本能,完全站在对方的立场来解决这件事,该讲真相的讲真相了,该做三退的做三退了,该证实法的证实法了,觉得这次生死关过的还行吧。

可是,第二天晨炼时脑中闪出一念:不对,师父在法中讲:“除了新学员外,师父从九九年“七•二零”以后,就没有给你们制造过任何个人修炼的关,因为你们的个人修炼全面转向到救度众生、证实大法上来了。”[1]修炼人没有偶然的事情,这次车祸是来取我命的。那么我到底是哪里有漏让旧势力钻空子了呢,赶紧一条一条的找自己,有安逸心、懒惰心、不经常参加晨炼、妒嫉心、执着于亲情的心。

说到执着于亲情,我一下想起我正和儿子过心性关。儿子经常无缘无故的找我茬,挑我刺,长时间不和我说话,我是修炼人,不能和常人争斗,就一直忍着,不知道问题出在哪,很苦。

前段时间我回了一趟老家,老家的同修向我打听孩子的工作情况,我就把我的苦闷对老同修讲了,说:“孩子正处在青春期,叛逆心理,总是和我闹别扭,我也不知是怎么回事。”老同修说:“你父亲在世时打猎伤害了不少生命,这些生命你都善解了吗,是不是它们在捣乱?”我说:“父辈的事儿和我有什么关系,再说我家姊妹五个,怎么不找他们偏找我?”老同修说:“可能是她们没有你的境界高,善解不了它们吧。”我想了想,觉得有道理,就在发正念时加了一念:“儿子背后的生命,你们听着,不管我父亲生前伤过你们还是害过你们,我都能善解你们,因为我修炼了,不要操纵孩子来迫害我。”这样的正念我发了几天没见效果,却招来了车祸,是我法理不清,承认了旧势力的安排,你不是把父辈的罪业揽过来了吗?那你还命吧。一念之差,险些失去人身,又让师父为弟子承受了。我是在承认旧势力的迫害中去人心,而不是彻底否定旧势力的迫害。

师父说:“所以我就在想,最好的办法就是一切生命善解!不管谁欠了谁的债,谁都别再要了,因为谁都有罪。大家都不去要那个债了,互相之间都在正法中用善报把它解决了,走向未来,这多美好!”[2]师父讲出来的就是法,师父要的是善报,不是三界中的业力轮报。我却用低层法理来衡量,求业力轮报,替父辈偿还。再说我又有什么资格善解父辈的业债,我的命都是师父救起来的。

修炼是严肃的,正法走到了最后,修炼人的一思一念真的很关键,很关键,最后的路很窄,很窄。真的不允许我们走偏,是该提高自己的时候了。

我猛醒,由于我是单亲家庭,丈夫去世已有八年,我一个人带孩子,对孩子有些溺爱,平时什么事都依着孩子,生活上尽量满足他,娇惯过了头,其实这已经不符合常人的理,这一点让旧势力钻了空子,操纵利用孩子无缘无故没完没了的干扰我,稍一不顺心他就掀桌子,破口大骂,很显然有背后的因素,在我很无奈的情况下又遇老同修说善解父辈的业债,老同修也是替我着急,多方面帮我想,就这样上了旧势力的当,痛心疾首。

接下来的一周时间,大法的超常在我的身上又有了体现。我没有把自己当成伤员,车祸的第二天晚上我就和同修出去打真相电话,走了很远的路也不觉得累。每天学三讲《转法轮》,五套功法炼两遍,身体在迅速恢复,真是一会儿比一会儿见好,很明显的感觉。现已完全恢复正常。

弟子叩拜师恩,感谢师尊又救了弟子一命,感谢师尊的慈悲救度!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2]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三年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