帮同修的同时 修自己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七月十七日】去年腊月初二上午,突然接到同修的一个电话让我去她那里一趟。下班后我去一看,同修脸上贴着纱布,两眼通红,额头上一个大包,门牙掉了一颗。问她怎么回事,她说出车祸了。

同修回忆说,当时脑子一片空白,当她在醒过来的时候,人已经在医院了。大夫告诉她鼻梁骨撞裂,上嘴唇已经烂糊,同时伴有脑震荡,并让她住院观察。迫于亲属的压力,同修勉强将上嘴唇缝合后就强烈要求回家了。她交代了一些事情让我帮她处理。

中午在帮她处理事的过程中,心想同修出现这事绝不是偶然的,这是要去我什么心?回顾自己对利益的执着一直很重,虽然单位每月给两天休班,但是自己为了增加收入能不休就不休。现在同修出这事,我是去上班还是去同修那里?

处理完事情简单的吃了口饭,带上《转法轮》我去了同修那里,整个下午我们都在一起学法切磋。傍晚时我故意对同修说:我晚上不想回家吃饭了,想在她这儿吃。同修答应着,一只手臂象是不敢动,另一只手将围裙递给我让我做饭,当时还有一位同修也在场。我慢慢的对同修说:“你看,我到你家来吃饭,你怎么还能让我做饭呢?”同修醒悟的也很快。“好,好,好,我做我做。”在场的同修可能不理解我当时的做法,对我说:“那我做,你是客!”虽然她面带笑容,但听的出来这话里带着埋怨的情绪。

我微笑着看了那位同修一眼,我能理解她的心情,其实我又何尝不是这样呢!看到出事同修有些虚弱的样子,我的心好疼。但是我的做法表面上看上去那么冷漠,令人费解,我也好矛盾,好痛苦。实在不忍心看下去,我只得到一边默默的发正念。同时向内找,我的心为什么这么难受?理性告诉我这是情——同修情。那是修炼中应该去掉的东西。

饭做好了,那位同修就回家了。看着出事的同修艰难的端菜、端饭,我对她说,师父有句法:“我是李洪志的弟子,其它的安排都不要、都不承认,它们就不敢干,就都能解决。你真能做到,不是嘴上说而是行为上要做到,师父一定为你做主。”[1]同修点点头表示理解。我们吃饭商量,一会儿发完六点正念,就炼功,同修也认同。

炼功时,我一直睁着眼观察着同修。尤其抱轮时同修硬是两只手互相牵扯着向上,再向上的举起来,听着她疼的哼哧吭哧的喘着粗气,呼吸都有些不均匀,心中只有默默的帮她发正念,加持着同修一个小时下来,令我佩服的是同修终于坚持着把动功炼完了。

第二天中午,我又去了同修那里,神奇的是同修额头的大包不见了,眼睛不红了,上嘴唇不肿也不翘了,除了鼻梁两侧还有一些发青外,整个脸基本都消肿了。同修告诉我,昨晚我走后,她又去了学法小组,我更加佩服同修刚刚经历了这样的生死魔难,正念还能这么足。

几天以后同修就去拆线了。但是连续几天来,相继知道这事的同修们三三两两的带着各种各样的礼品来看望同修,这给同修无形中增加了很大的压力,同修也很苦恼,并再三推辞,强调不要把她当作“病号”来对待。当然这里不是说同修有难不该帮,而是怎么帮的问题。

在诸多同修送吃送物的情况下,同修迫于压力回老家妹妹那里住了一些日子,是同修们的多情促使她又生出了想躲避同修,逃避矛盾的心。

我认为同修想回老家的愿望是好的,但基点不对,在师父的慈悲保护下能大难不死,并且恢复得如此快,这本身已经是奇迹(神迹)了,在这个时候应该尽快的走出去以自己的亲身经历证实大法的超常。她不但要去妹妹家,而且被波及到的亲人、朋友、肇事司机所在单位以及医院大夫等等,都应该去走一走,目地是去证实法,去救度众生。

后来在师父的慈悲点悟下,同修终于悟到并做到了该做的,也做得很好。还特意到我单位去了,我也引用刚刚发生在同修身上的事,间接的证实大法的超常,效果也很好。

同时同修在这段时间里也找到了长期以来一直认识不到的执着和人心,真的象师尊说的:“修炼中无论你们遇到好事与不好的事,都是好事,因为那是你们修炼了才出现的。”[2]“所以你碰到了好事、坏事,只要你修了大法,都是好事,一定的。”[3]

通过前面提到的(出车祸)同修这件事,我继续向内找,从同修身上我看到了自己的不足,懒惰心、安逸心很重,总是不能坚持晚上十二点发正念,和参加全球集体晨炼,还有强烈的自私心。同修出车祸表面上是抢道,不注意交通安全,而我也和同修一样,下班后为了抢时间,骑着电动车有空就钻,甚至有时还会去闯红灯,经常是险象环生。其实是一种严重的为私为我的表现,只顾自己,没有设身处地的为别人着想,更没有为其他路人着想,只是现在才认识到,实在是太不应该了。

向内找 神奇就在瞬间

有同修又打来电话,说她的缝纫机(打印机)不好使了,很着急。我晚上下了班就去了她那里。她说各方面检查都正常就是不打印纸币,只打资料,没办法只得让我帮忙。临走时,我笑着对她说:“既然都正常,那你就只有向内找你自己了。”

回到家里吃过晚饭后,我想同修着急,我就赶快搬出了打印机,熟练的操作着所有的步骤。意外的是电脑上显示对话框“未准备就绪”,无论我怎么重复步骤,進行各方面检查,都很正常,可打印机依然无动于衷,根本无任何反应。我也纳闷了,昨天还好好的,今天这是怎么了?同修出现的情况怎么在我这也这样?
我停止了调试,坐在打印机前静静的反思。

婆婆(以前学过大法)问我:怎么还不打(纸币)?我说出了点问题。我想既然打印机、电脑都正常,问题一定是在我这儿,我想起了今天下午在单位里的表现。由于卷尺使用很久了,尺头已翘翘着,要量东西都挂不住,耐着性子挂了几遍依然不听使唤,这一下魔性大发,把卷尺随手扔出很远,也真巧这时让老板娘看到了。我想她当时一定看到了我不耐烦的表情,我一步一步的理顺着,这个“不耐烦”它不是真正的我,它是人的东西,是魔性,我是大法弟子,是同化大法的,我怎么能和它绑在一起呢。今天下午是我错了。

刚想到这里,我随手无意的重复着打印步骤,奇迹出现了,打印机很正常的恢复了工作了。我激动感慨,兴奋的转过身对婆婆说:你知道刚才它不打印是怎么回事吗?婆婆笑着说:怎么回事?我说:根本就不是它的错,它很正常,问题出在我这,刚才我向内找了。接着我把下午在单位发生的事情跟婆婆说了一遍,婆婆说:噢,还这么神奇啊,看来你找对了,师父什么都知道啊?!我说:是啊,师父也讲过:“向内找这是一个法宝。”[4]

十几年的修炼历程,太多太多的感受,千言万语,也道不尽的感恩,化作深深地叩拜慈悲伟大的师尊。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三》〈芝加哥法会〉
[3]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五年旧金山法会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九》〈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