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涿州市善良农民被警察绑架构陷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七月三十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河北省涿州市多名法轮功学员二零一四年二月二十五日遭不法警察绑架,现在仍被非法关押的王云、张海洋、董汉杰、高春莲七月三十一日面临涿州法院的非法开庭。家人先后请维权律师辩护、控告。

涿州市百尺竿乡小住驾村王云,于二零一四年二月二十五日晚上十点四十分,被涿州公安局及国保队杨玉刚等人从窗户入室绑架、非法抄家,王云一直绝食抗议迫害。在五月份,王云的两个女儿为他请律师维权。

第一次律师和王云的女儿到看守所见人,看守人员语气很不友好的问:“干嘛的,探监的?”律师说:“我是王云两个女儿的委托人。”看守人员说,“胆子不小,还敢给法轮功打官司”,并难为律师不让见人。律师要求见他的上司,说上司来了才让见人。没见王云之前,杨玉刚对王云的女儿说:“没事,你爸爸我们照顾的好着哪”,结果看见王云时已经被迫害的不成样子了,骨瘦如柴。

王云的大女儿见过王云后,杨玉刚又给她打电话,威胁王云的大女儿说:“你爸爸什么样不许跟任何人说,不许跟炼法轮功的人说,如果你说了就没有意思了。”王云的女儿到家后,什么话也不说,就是哭,家人问也不说就是哭,经家人不停追问,才不得不说父亲的现状。

第二天,律师找到国保大队杨玉刚,跟杨玉刚说:“我是王云的辩护人。”杨玉刚态度很不好地称:“王云反党”。律师说:“你不要跟我说这些,我是他两个女儿的委托人,我就是为王云辩护的,这个案子到什么阶段必须通知我。”

第二次律师和王云的女儿到检察院办公处不让进门,看门的人员态度很不好,说:“你找杨玉刚。”律师:“杨玉刚,杨玉刚还有违法的地方呢。杨玉刚把案子都交到这了。我找你领导,我不跟你谈。”那人员态度缓和:“你把东西放这,我转交一下吧。”

在六月份,看守所通知王云家人,声称商量点事,家人说有事你找我们律师吧,看守所人员说,“谁见你们律师了,律师来了也不让见人”(其实律师和家人说已经见过王云)。家人见到看守所人员,他们称:象他这样的至少得判三年至七年,让他出去你们得花点钱。“花多少钱?”家人问,他们说,“花个三万五万的。” 家人说,“我们家被抄了三次,每次都被抄得光光的,没有钱。”

王云一九九八年开始修炼,那时患有鼻炎,想通过炼功治病。通过一段时间的修炼,身体出现很大的变化,后来家里忙于建鸡厂,就没有继续修炼。二零零五年,王云突然持续不断地头疼,被检查得了高血压,需要频繁地吃药、输液,还不能根治。在无望之际,经人善意的提醒,又开始修炼法轮功,高血压不治而愈,身体也强健起来,再也没有吃过药。王云夫妻主动承担起照顾没人照顾的大伯的生活,老人的几个亲外甥也非常感动,乡亲们都很佩服。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份,村子里负责接送孩子上学放学的车坏了,眼看天黑了,一个孩子的家长没有来接孩子,王云就开车一直把孩子送回家。可这样一个好人屡遭中共迫害,三次被警察入室绑架、抢劫、关押勒索。

百尺竿乡石桥村法轮功学员有张海洋(家住),也于二零一四年二月二十五日晚上十点多钟被绑架。当时一群恶警冒充是物业的,结果张海洋把门打开后,进来一群恶警强行把张海洋按倒在地,随即在屋里随便乱翻,抢走私人用的手机四部,张海洋的妻子跟他们要,他们说核实完了就还给你,至今仍未归还。他们的土匪行径给张海洋的家人带来了沉重的精神负担,把孩子吓的直哭,直到现在想起来心都哆嗦。

当天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有董汉杰(涿州矿山局职工——原百尺竿乡冯村)、高春莲(涿州清凉寺区大沙坎村)、卢桂芬(涞水县王村乡新庄头村)。卢桂芬已于二零一四年七月四日在涞水县被非法开庭,律师当庭无罪辩护;法官无以对答,无理把卢桂芬劫持回保定看守所继续非法关押。

希望海内外善良的人们伸出援手阻止中共不法人员对善良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拘留所、看守所相关人员电话

靳玉海(侦查监督科科长):15933029983;古书强(科长);赵建军(检察员)电话:0312—3909915,13102994827

王长生:13191672128; 刘艳河:13833079692 付月新:13833482823; 李长永:15831208183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