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变观念 突破病业假相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七月四日】最近几期《明慧周刊》上同修谈到了转变观念的问题,对我启发很大。对照自己,我虽然是个老弟子,也经常学法,但是对于转变观念这个问题从来没有往上想过。有个问题困扰我多年,一直没过关。最近通过师父点化,再看了同修写的转变观念的文章后,我终于明白了困扰我的根源就是人的观念。

现在我就把这个困扰了我多年的人的观念写出来,曝光它、彻底解体它。几年了总觉的头上有什么东西在头里动,而且还象压着很沉,一开始这种状态不经常出现,也没当回事。后来出的次数越来越多,这时心里就没底了,人的观念出来了,心里想是不是什么不好的东西干扰。这种状态促使我不愿见到不正常的人,可出去讲真相时偏偏遇到这种人,还专门到我身边来。由于有怕心,回家就真的难受,还悟不到自己是炼功人。师父现在都说我们是神,可我自己还不用神的观念看问题,那旧势力就利用黑手烂鬼干扰。这个状态持续时间一长又觉的走路腿发沉。这时还不悟。今年三月又出现了象有东西顶着心口窝,有时顶的很厉害,肋骨下边和后背都顶的很疼。睡觉翻身都疼。四月六日晚九点突然心脏顶的不敢出气,后背前胸都顶的厉害简直出不来气。说话都困难,我马上求师父救我。老伴同修也帮我求师父。大约一分钟左右过来了。在这之前我就经常向内找,问题找了很多,就没找到人的观念,也多次用善解的方法,发正念铲除,但效果不大。

师父曾几次梦中点化过我,有一次我穿双白鞋,让我脱下去。又一次,在一个高台上有个门,让我把穿的白鞋脱下去,过去那边,当时我悟到是过关,悟到了也没当回事,也没认识到以前观念不对了,应该彻底解体否定它,解体它。师父看我这样不悟替我着急。近一时期我看“七·二零”之前师父讲法时,我想看看师父是不是很严厉的样子,如果是很严厉说明我没修好,我发现师父看我时眼睛发红好象有泪,再看其他书都是这样。我就问其他同修,他们说没发现。我心里想师父看我悟不上来,心里替我着急而难过。我感到事情严重开始着急了。

师父不放弃我这不争气的弟子,又点化我。我做了一个梦,梦见我走到一块地,庄稼长的绿油油的,看见一个人在那掰高粱叉,然后他又铲旁边那两条垅,这两垅的苗长的不高,还没分叶,铲完又铲旁边的地,我想这也没苗还铲,我用手扒一下土,小苗还没出土,我又往前走,看见一大片黄澄澄的麦子,割好了在地里放着等着往家拉。这时我醒了,心里想这个梦什么意思呢。啊!这是师父点化我,小麦熟了,割好了,就等往家拉。这就好比大法弟子有的修好了,等正法结束了,跟师父回家了。把小叉掰掉不然影响主苗成长最后影响果实。我们修炼人若不把人心去掉,有一个人心就是一堵墙,就是一根缆绳。到正法结束人的观念还没转变过来,没脱掉人的壳,怎么跟师父回家?

过两天又做个梦,梦见路中间有个球,仔细看是个路字。我说这是谁写的字,笔画写的象个球。呆一会我又说找進字。醒后我悟到师父点化我多看书精進,别走弯路,都弯到啥程度了,都象个球了。老在这转圈走不出去,赶紧跳出去转变人的观念,脱掉人的壳。别老想什么干扰。我一下明白了,对呀,我有师父、有大法、同时修了这么多年,师父都说我们是神谁敢干扰,得用神念看问题。这时我想到了同修写的转变观念的文章,现在到时候了,再不转变人的观念怎么脱离人呢,我想到我出现的病业假相就是用人的观念看问题老认为什么干扰,这不就是求吗?

回忆我为什么怕心那么重,从小就有怕心,晚上睡觉不敢睁眼,黑天不敢上外边,再加上听老人讲鬼故事,记在心上。这种物质始终没去掉,现在修炼了,就要去掉它,把不好的物质修去,再说我们修炼以后师父把学员的身体、家里环境、空间场都清理干净了。还怕什么呢?这不就是自己的怕心求的吗?修炼后,通过不断学法,逐渐认识了这个问题,但还是没根除,有时还反复。为什么反复呢?光悟到还不行,得做到。

现在我悟到了,病业为什么持续了这么长时间,就是我没找到问题的根源。完全是用人的观念想问题,忘了师父的法,这是信师信法没达到百分百。现在找到了,我就用正念否定去掉怕心、疑心、恐惧心,同时加强学法,不浪费一点时间,做到学法用心,不符合法时立即纠正,把人的观念转变成神的观念。例如在小组学法时与同修有不同意见发生争执,意识到后马上放弃自我,同时向同修道歉。当我身体疼时,我就想,消业能不疼吗?通脉能不疼吗?业力的转化不也疼吗?层次的提高不也不舒服吗?想舒舒服服的就长功啊。所以这疼不是好事吗?自己的业力不能全叫师父承受。全世界大法弟子的难师父都给善解了,连我们救度的众生的恩恩怨怨师父都给善解了,师父遭了多大的罪。剩点业力自己往下消,承受那点痛苦,这也是师父让我们建立威德。一点苦不吃怎么回去当主、当王,不配!我不把它当回事,难受是好事,怎么难受怎么疼也不倒着,行为上和正常人一样。照常参加小组学法,老版书里没改的字一本一本细心改。每天上午改字,下午出去讲真相,晚上学法,有时下午不出去,就在家改字,时间安排得满满的。我决不顺从旧势力的安排,该干什么就干什么,炼动功时腰疼的不敢直挺着照样炼,一会就顺着脸和后背淌汗,每天照样把功炼完。看书困我立即发正念,铲除后照学不误,师父让我们多学法,你让我困,我决不允许,就不顺着它,发正念倒掌,也立即排除干扰。腿疼、腿沉,我不把它当回事,照样出去救人,哪怕救一个人也好。通过这一段时间的努力精進,身体状况好多了。这也使我更加坚定了信师信法的决心。

正法已走到最后阶段了,一定要正念铲除邪灵低灵等东西的干扰,全盘否定旧势力,信师信法走好最后的路。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