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各地前期迫害案例汇编(2014年7月5日发表)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七月五日】

  • 吉林公主岭市张岩女士经受的迫害

  • 山西阳泉市农艺师王素平被迫害情况

  • 林省柳河县法轮功学员董淑梅生前遭受的迫害

  • 吉林省柳河县法轮功学员张玉华生前遭受的迫害

  • 吉林公主岭市张岩女士经受的迫害

    (明慧网通讯员吉林报道)吉林省公主岭市大岭镇张岩,女、60周岁,1998年4月修炼法轮功前神经衰弱,全身无力,腰腿痛、咽喉炎、扁桃体炎等,曾经做过手术也未能根除,一着急上火咽喉炎又犯了。修炼大法后,所有的疾病不知不觉全好了,一身轻松,干活也不觉得累。家人也受益。

    在中共迫害法轮功后,张岩也遭受了种种迫害,多次被非法关押,两次被非法劳教。下面是她自述其经历:

    大法要求我们修炼按真、善、忍做人,打不还手、骂不还口,遇到矛盾向内找,和婆婆多年积下的怨恨解除了,对名、利也看淡了。以前婆婆不给我种她的地让老儿子种,我生气心里不平衡,看了师父讲的‘是你的东西不丢,不是你的东西你也争不来’。我豁然开朗,凡事都有因缘关系,我明白了,师父的大法给我了最满意的答案,婆婆是不欠我的。今天我学了大法听师父的话,为她老人家着想,她这一辈子也不容易,拉扯7个儿女,吃的苦可想而知。

    公公去世后,我怕她着急上火,体贴照顾她,有病躺在炕上大热天我给她扇扇子,让她忘记过去的恩怨,她看到我真心对她好,非常感动,并说这么好的功法我也炼。

    1999年7月中共邪党江氏流氓集团发动对法轮大法的全面迫害,我因为在大法中受益,决定为师父和大法说句公道话,还大法和师父的清白。

    7月21日,我和当地同修来到吉林省政府长春市,那里聚集了各地赶来的法轮功学员,有年纪大的、有抱小孩的、还有孕妇等。邪党派来武警部队把我们包围起来,又调来大客车来驱散法轮功学员,学员不上车,武警把学员的衣服都撕扯坏了。强迫把我们拉到一所学校说给答复,武警全副武装再次包围我们,我们在外面露天等到深夜11点多钟,也没给任何答复,之后我们连夜走回省政府。

    2000年11月20日,我决定去北京证实大法的清白,提前买好了车票,到长春火车站就被一便衣盘问并跟踪,一看我的车票是去北京的,便把我领到火车站的一个小黑屋里。那里已经关了好几个同修。

    第二天,被一个个子不高的人审问,他说是省政府的,你得配合我,我没有告诉他姓名、地址,他穷凶极恶的打我、踢我并搜身,还骂我猪狗不如。我善意的告诉他,记住‘法轮大法好’,他被邪恶控制的听不进去。当时由于天气很冷,加上他们的粗暴对待,我被迫昏迷失去知觉,这样他们也没有放了我,继续关押。

    大约过了3、4天,我所在地区公主岭市大岭镇派出所所长尹宝森带领协警李洪福等人来火车站找我,把我带回当地,让我写保证书,我坚修大法没有写,然后把我送到公主岭市拘留所非法关押迫害。到拘留所是深夜11点多,狱警给了我一床破被,让我睡在冰冷的板炕上。早上5点起床,6点吃饭,吃的是白菜汤,黑面馒头。吃完饭就让坐板,坐不直狱警就骂,有时一天让做10个小时,还让背监规,背不下来就罚站,还得给他们打扫卫生。狱警王朋、小段让我给他们洗衣服,一天只让去两次厕所。

    非法拘留15天后继续加期关押,也不让回家,冤判我1年。家人为我担心,承受不住托关系找人,人情费花了1万元左右,才把我放回。

    回来后,大岭派出所和镇政府骚扰不断,家里商店也经常关业,经济上受到损失。我户口所在地大岭南道村邪党书记郑乃成让我写不炼功保证,被我拒绝。他说,‘如果不写会继续找你’。有一天,我和丈夫去参加亲属婚礼,派出所等人到我家商店找我,我知道后因为害怕不敢回家,只好暂住亲友家。

    当时邪党让政府人员每人承包法轮功弟子,限制人身自由。镇长边疆监管我,多次到我家商店骚扰,逼迫丈夫说出我在哪里,让我回来,并威胁说,“你还想不想开商店了”。丈夫承受不住这种压力都要寻死上吊了。当时恶党猖獗,不放过我,利用亲属找我,骗我回家,

    一天下午,镇长李海斌带领派出所所长杨春浩、警员张正朋来到我家,我正在楼上摘菜,放大法明慧电台,听丈夫在楼下喊我,说派出所他们来看我。我急忙把录音机关掉,这时李海斌等人已到楼上,李说大婶在家呢,说着就把我的小录音机拿起来放。丈夫由于害怕告诉了他们。李海斌说;这是证据得抓。然后他们就走了。

    这时我感觉不好,下楼到邻居家躲,刚出家门派出所协警李洪福和另一人就来抓我来了。从此我不敢回家到外地躲起来了。

    我不在家,他们经常骚扰丈夫的正常生活,逼迫他找我,丈夫承受不了这一次次的压力,商店只好关业,到外面打工维持生活。父母都不在家,两个孩子只好沦落在外,这一家人被中共邪党逼迫的妻离子散,有家不能回。

    这时邪党政府官员找不到我的家人,又把矛头指向我的亲属,镇长边疆让我的亲属到我的娘家、姐妹家找我,镇长边疆亲自写保证不再抓我。亲属和家人听信了谎言,把我接回。

    2001年8月18日早,我告诉镇长边疆说要到娘家看父母,大约10点左右,派出所所长杨春浩、警察张正朋、姚春辉在镇长边疆的指使下,让我到派出所按手印,然后放回,可是我去了之后他们就翻脸了,杨春浩让我把兜里的东西掏出来、搜身。我说:“你们怎么骗人呢?不是警民一家吗?”所长杨春浩说:“谁跟你们是一家。”并把我兜里的东西抢去,我怕他看到是师父经文,一把抢过来,杨春浩说,“这还反了,铐上。”在派出所我大声喊“法轮大法好”。他们不容分说也不听,把我和另一同修强行送到公主岭市拘留所。

    几天之后,杨春浩又把我们转到看守所关押。1个多月后,我被劫持到长春黑嘴子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两年,关押在五大队。在邪恶的劳教所里,那真是一点人权也没有,每天都生活在恐吓、辱骂、暴力的环境中,狱警王立慧让我转化,我没同意,然后把我分配到车间干活,并经常逼迫我放弃修炼。我不顺从。有一天王立慧把我和另一同修送到小号里,小号门玻璃都被贴上报纸,那里放了四张床,一个是吸毒犯冯宁宁,另一个是卖淫犯,狱警示意她们迫害我俩,冯宁宁说:“你俩先考虑,9点钟必须写转化书。”过了一会儿,纸和笔都拿来了,让我俩写,我俩谁都不写,这时冯宁宁对我俩大打出手,上来就打我两个耳光,边打边问还炼不炼。我说;炼。这时我被打的浑身发抖,她又拿起拖鞋打另一同修的脸、嘴等,把同修打的翻翻滚,我上前去拉,又开始打我,同修的嘴和腿都打肿了。上厕所不让去外边,怕被其他劳教人员看到。后来犹大又轮流转化我,我还是不配合,每天让我面壁站着到深夜12点,有时两臂抬起站立许久不让放下,放下就打,站了大约20天。

    之后又分配我到车间干奴工,每天挑豆粒、糊纸袋等,到邪党节日让我演节目,被我拒绝。

    有一天,我正干活,大队学委来问我能否转变思想,我坚定的回答:“不会转变,坚修大法到底,做好人没犯法。”她没说什么就走了。

    大约隔了1、2天,就让我收拾东西,说我身体有高血压、心脏病回家,其实是给我转回公主岭拘留所继续关押。当时已经快过年了,我几次要求回家,拘留所根本没有放我的意思,于是我绝食反迫害,绝食12天身体非常虚弱,狱警给我打盐水,最后他们怕我有生命危险担责任,大岭派出所所长赵明、镇长李海斌和家人于正月初九把我接回。

    回来后,因为有以前例子,我再一次不敢在家呆,又一次流离失所。

    两年之后,2004年5月份,儿子定亲才回到家中。回来之后,大岭镇政府610张景远、王志敏也骚扰让我写保证。还有公主岭市610等一行6、7个人来我家骚扰,由大岭镇政府司法小曲带领。

    2006年5月29日,大岭派出所所长赵明、姚春辉伙同公主岭怀德镇派出所恶警单姓所长绑架同修时,我上前同遭绑架,送到公主岭拘留所,关押26天,非法劳教1年6个月,于6月26日再次送往长春黑嘴子女子劳教所关押。

    那时我儿子刚刚结婚半个月,家里再次遭受中共邪党的迫害,简直天塌了一样,我在拘留所吃不好、睡不好身体吃不消,惦记家里,着急上火。到劳教所检查身体血压高、心脏病不合格拒收。

    2008年奥运会前夕,大岭派出所副所长、警员朱建成来到我家,让我去派出所照相,问炼不炼功了,我抵制不配合,因为我正在看护几个月的孙子,以前就是骗我去派出所被劳教的。如果这次还是那样,一家人怎么承受的了。

    儿子害怕我再次被迫害,借朱建成结婚为由送他500元现金。后来我到派出所照身份证,朱建成把钱收了,一直推脱不给办理。


    山西阳泉市农艺师王素平被迫害情况

    山西省阳泉市林业局农艺师王素平,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中共一九九九年七月开始迫害法轮功后,王素平多次遭迫害。

    二零零一年,王素平被劫持到山西女子劳教所被非法劳教一年。

    二零零四年三月十六日晚,王素平在家中被阳泉市公安局城区分局警察吕建忠、南山派出所警察以及、阳泉市林业局连海峰等人绑架、抄家。在阳泉市看守所,王素平被殴打、被铐上铁链、手铐、长达五十二天。同年,王素平被山西省阳泉市城区法院非法判刑五年。

    王素平在山西女子监狱遭各种迫害,曾被狱警关禁闭迫害二十多天,不让上厕所,不让睡觉,不让说话,王素平被迫害的记忆力明显下降。单位林业局也落井下石,将她开除公职,并至今不给办退休手续。


    林省柳河县法轮功学员董淑梅生前遭受的迫害

    吉林省柳河县化肥厂法轮功学员董淑梅,二零零零年三月份在户外炼功,被绑架到看守所关押十五天;二零零二年两会期间,被警察骗到派出所,非法劳教三年,在吉林省黑嘴子劳教所被迫害致生命垂危(经省医院检查是综合症糖尿病),于二零零二年五月份保外就医。二零零三年五月三日,董淑梅去农村挂条幅、发资料,被恶人构陷,被太平川乡派出所警察绑架到看守所关押,因糖尿病复发,第九天放回家。董淑梅回到家中后,因经常遭到各方面的骚扰,双目失明,生活不能自理,于二零一四年五月十八日含冤离世,终年五十九岁。


    吉林省柳河县法轮功学员张玉华生前遭受的迫害

    吉林省柳河县化肥厂退休工人、法轮功学员张玉华,于二零零三年三月份去农村发真相资料、挂条幅被恶人构陷,当日被太平川乡派出所警察绑架,在柳河县看守所关押一个月,非法劳教三年,送往长春市黑嘴子女子劳教所。张玉华在劳教所被迫害成脑血栓,面色苍白、不能走路、浑身僵直、生活不能自理、吃喝大小便全靠别人照顾。

    张玉华于二零零五年秋保外就医。张玉华回家后住院治疗无效果,劳教所还让她每月写思想汇报,在各种精神的压力下,在长期的迫害中,于二零零八年腊月初八含冤离世,终年五十九岁。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