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利益之心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八月十五日】父亲在我出生几年后就和母亲离婚了。我一直是和母亲生活在一起,父亲那边很少过问,我很恨父亲那边的人,仇恨的心导致我在上小学时面相发生了很大变化,幼儿园时的模样很天真、可爱,上小学时却变得满脸愁苦。

后跟着家人接触大法,明白了这一切苦的由来,心灵那阴暗的一面渐渐散去,人也变的快乐了,大法让阳光再一次围绕在了我的身边。

听到父亲离世的消息时,心中很难过,难过他这一生一直在追求完美的婚姻,却没得到这么好的大法,但值得庆幸的是他在同修的劝导下做了三退,而且念过“真、善、忍”三字真言,有了進入未来的机会。

因为父亲是在工作期间私自外出遭遇意外的,爷爷、奶奶、姑姑等人,担心我不配合他们签字索要赔偿金,当时就对我承诺这个赔偿金他们一分钱也不要,都给我,算是这么二十几年来给我的补偿。周围也有人告诉我说:“现在这些单位很黑心的,你父亲又是普通员工,像你父亲这个事情根本就不会放在心上,几万块钱就打发了,你看负责处理你父亲事情的人怎么说,要是他们只赔几万,你就把你父亲的遗体拖到单位的大门口摆上,再多找几个人和他们耗着,可以多争取点赔偿金,这钱可是靠你自己争取的,有的人工作一辈子都挣不来几十万。”

当时我就有点想笑,又有点矛盾。笑是因为我是大法弟子,怎么可能去这样做呢?一切都是师父安排的。矛盾的是,如果我不按他们的去做,他们会不会认为我根本就不看重爸爸去世这件事情?长这么大,我是第一次遇到这种事情,虽然已经工作,可工作环境都是很单纯的,而每一步怎样走,如何证实好大法都太重要了。一方面要善待他们,一方面要证实好大法,如何平衡?当时我就去找同修商量,同修劝我不要插手,大法弟子哪能做拖遗体这样的事情。

我也明白了常人的事情我不插手,这都是有因缘关系的,所以一开始抱着的态度就是尊重爷爷奶奶他们的选择,只要不违背真善忍的标准。在协商意外伤害保险时,姑姑他们希望我能造假说自己没有工作,这样可以多得点赔偿金。当时我就说:我有工作,我要按“真”去做。姑姑又反问我:“你的工作是正式工作吗?”我说:“虽然不是正式工作,但那也是工作。”姑姑见无法改变我,就说:我知道你是修“真”的,你一家人都是修“真”的。结果在核对保险单上面的要求时,才知道十八岁以内才会有赔偿金。而我的年龄早就超过了标准了,当时我知道自己闯过了利益这一关。在服丧的那几天,父亲的大哥和妹妹找了很多关系,问了熟人希望争取多得到点赔偿金,最后他们见事情的转机不大后,在把父亲的骨灰盒下葬后,就决定把接下来协商赔偿金的事情全部交由我去面谈,包括面谈的话和技巧全部都告诉我了,表面上虽然我平静的答应了,但是心里是没有一点把握的,当时脑中闪出的一念就是:可以救度有缘人,让众生感受到大法的美好。

回到家中,脑袋真是什么都想不出来,身体处于疲惫状态,躺在床上又翻来覆去的睡不着,嘴里喊着:“师父,怎么办?”喊着喊着就坐起来,找到一本大法书《在新加坡法会讲法》,看着师父的法像问:“师父,我要救父亲单位的领导,我怎么和他们谈,难道真的要像姑姑和大伯说的那样,带几个凶悍的人去找他们谈吗?”这时候,我似乎看到师父微笑的看着我说:“看法吧,法会告诉你一切。”

于是我静下心看了起来,当看到“往往常人遇到什么事的时候,他就想要采取什么负的一面的办法,那么就采取什么过激的行动啊,或者是采取什么暴力啊,对于我们来说这都不行。我经常讲一句话,如果一个人没有自己的任何观念,不站在个人的利益角度上作为出发点,真心为别人好,给别人讲出他的不足,或者是告诉他什么样是对的,他会被感动的流泪。”[1]“这个善的力量是相当的大”[1]。

看到这里时,我明白我该怎样去做了,并且在大法的启发下,不断的有慈悲、正念的话语打到我的脑中来,同时我注意发好正念,在和父亲的领导進行交谈中用慈悲的心态去对待,谈到最后的时候自己居然被自己感动得流泪了,而父亲单位上的领导不仅很受感动,就连单位上的老板还愿意再向保险公司多为我争取五万块钱的赔偿金。

在第二次约好签协议书时,我间接的告诉了他们我为何会用这种善的方式来处理这件事情的理由以及我的信仰,并送给了他们破网软件和神韵光碟让他们回去后观看。

在处理赔偿金的过程还出现了很多考验和过关,我的利益之心、报复心、怨恨心、瞧不起人的心、怕得罪人的心、怕麻烦的心、怕复杂的心、爱面子心、怕被人说的心、不慈悲心、妒嫉心、对立心、分别心很多心被反反复复的翻了出来,我一次次的想着自己大法弟子的身份,自己的证实法和救度众生的责任,发着正念请师尊加持铲除它们,而当我完全放下时,手机上就收到了最后一笔赔偿金已经打到了卡上的信息。

父亲那边的人完全没想到就凭我一个人居然可以让赔偿金增加五万,这可是他们花了四天时间都没有谈下来的。就连妈妈这边的亲戚还有我的同事也都感受到了大法的神奇。

周围的亲戚朋友当得知父亲的房子和三分之二的赔偿金都归爷爷奶奶那边的人所有时,很为我感到不平。当时我就笑着告诉他们:“我是修真善忍的,要善嘛,爷爷奶奶还有姑姑大伯这么多年为父亲付出了很多,应该他们得。”向内找找,发现自己还是有不平衡的心存在,要不然怎么会让我看到亲戚朋友愤愤不平的态度。

回想这一年来发生的事情,我更加体会到了修炼的严肃性,向内找太重要了!每一个执着心都是必须要面对的,都是必须要去掉的,逃避、不实修一切都是白搭。心中唯有时时刻刻装着法,按照法的要求去做才能做好三件事,救度好众生,证实好大法。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新加坡法会讲法》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