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士银女儿:建三江警察怕罪行曝光而绑架我母亲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八月二十一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法轮功学员刘士银女士,八月七日被黑龙江建三江前进农场公安分局警察绑架,下落不明。

刘士银的女儿多次前往前进公安局询问,警察称,绑架刘士银是因为她散发邀请函,邀请当地民众到法庭旁听八名维权律师为“建三江事件”被绑架的四位法轮功学员做无罪辩护。一语道破警察害怕罪行被曝光的恐惧。

以下是刘士银的女儿叙述母亲刘士银被绑架经过:

我母亲被绑架的真正原因原来是建三江警察害怕自己的罪行被曝光,他们制造了“建三江事件”:就是今年的三月二十一日,建三江公安局二十多个便衣警察绑架了七位法轮功学员和四位正义律师,非法拘禁和酷刑折磨导致其中三位法轮功学员一度生命垂危,四位律师被打折多根肋骨。被绑架的这些人是为了让更多的人不再遭受建三江洗脑班(那个臭名昭著的“黑监狱”,曾有一百零七人次的法轮功学员被囚禁,酷刑、强迫放弃信仰、无限期非法关押)的迫害,面对中共警察的邪恶,放下个人的安危几度控告,要求中共当局惩治行凶者。中共邪党官员官官相护,不仅不管,还绑架正义人士和善良的法轮功学员,并对无辜的法轮功学员要非法开庭。

作为一个有正义感和了解事实真相的人,我的母亲知道不能对犯罪漠视,要让更多的人了解真相才能结束这场迫害,更何况法律规定是公开开庭,那么邀请民众前来旁听何罪之有?难道真的象百姓说的那样,他们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内幕吗?

我的母亲刘士银,从八月七日被建三江前进农场公安分局警察绑架后至今生死不明,多方寻找毫无线索。我多次前往前进公安局询问,他们却知法犯法,不断狡辩,拒绝提供我母亲的下落。在此恳请知道或了解我母亲下落或线索的正义人士伸出援手。

十多天的时间,对于我这个与母亲相依为命的人来说已经到达了绝望的顶点,我善良的母亲在遭受着什么我无法想象,据母亲被绑架现场的目击者说:一大帮警察冲进了我家,将我的母亲野蛮的抬上了警车。我的家一片狼藉,简直就是一场劫难。

无边的痛苦让我无法承受,但是我知道我没有更多的时间去考虑我的痛苦,母亲前途未卜,父亲的过早离世使我成为母亲仅有的依靠,作为女儿我必须找到我的母亲,作为女儿我必须为我的母亲伸冤。

母亲曾患严重癫痫病

在我幼小的记忆中,患有严重癫痫病的母亲,常常夜里抽搐咬破了舌头,早晨醒来枕巾上的大片血迹已经干涸,她三天一小犯,五天一大犯,一次伴随着一声惨叫,母亲晕倒在炉灶前,一块被砸碎的瓷砖将母亲头部的左侧划出一道一寸长的口子,鲜血直流。还有一次母亲刚做好菜,就晕了过去,一锅滚烫的汤菜倒扣在母亲的臀部,伤口流血、化脓了一个多月才好,至今母亲身上还留有一个碗大的疤痕。这样惊心动魄的场景对于我和父亲来说简直就是家常便饭。

父亲为了母亲四处寻医问诊,各式汤药偏方试过无数,没有得到任何缓解,病情还在加剧。别人家的小孩都是幸福的依偎在母亲的身旁,我却特别害怕单独和母亲呆在一起,害怕看到她犯病抽搐时痛苦的样子,更害怕有一天我会失去妈妈。有个健康的妈妈是我幸福的期盼。

法轮大法给了母亲第二次生命

我不相信奇迹,但是有一天奇迹真的发生了,我的母亲开始修炼了法轮佛法,不久纠缠折磨我母亲的顽疾—癫痫病不治而愈。

身体健康的母亲在父亲去世后,独自承担了全部的家庭重担,在饭店打工供我上了大学,这是以前我无法想象的。修炼之后的母亲变得更善良了,我的奶奶远在外地,身患脑血栓病症,逢年过节,我母亲都会坐车风雨无阻的前往外地去看望她,有人说我母亲傻,丈夫都去世了,还去婆婆家干啥,分毫没有回报,还得往里搭钱搭时间,这年头还有这事真罕见。可母亲却淡淡一笑,说:“作为一个修炼人,得处处为别人着想,她是我的婆婆,年岁也大了,儿子不在了,我理应经常去看她。”她还经常告诉我:无论何时何地遇事都要为别人考虑,在哪里都要是一个好人。

我知道法轮功“真善忍”的法理,已经成为母亲生命中最重要的一部份,可以说法轮大法给了我母亲第二次生命,给了我一个幸福的家。也正是因为我母亲修炼大法,我才可以安心的在外地工作。

建三江警察绑架母亲是害怕自己的罪行被曝光

我为之骄傲的母亲,现在却深陷囹圄,下落不明。我八月九日从外地闻讯赶回后,每天都去前进公安分局要人,前进公安分局副局长阮东和前“六一零办公室”主任、现国保大队队长石平等实施绑架犯罪行为之后,还以各种借口、软硬兼施的手段再三推托、阻挠不给我出示他们的办案手续,只是口头告诉我,说我的母亲被送往佳木斯拘留所拘留十五天,还不给我任何书面凭证。我质疑为何要抓我母亲,他们告诉我说我母亲散发邀请函,邀请函上面写着:“有八名来自北京等地的正义律师,要为因‘建三江事件’被非法抓捕的四位法轮功学员在建三江农垦法院前进镇前进法庭做无罪辩护。”

我母亲被绑架的真正原因原来是建三江警察害怕自己的罪行被曝光,他们制造了令全世界震惊的“建三江事件”:就是今年的三月二十一日,建三江公安局二十多个便衣警察绑架了七位法轮功学员和四位正义律师,非法拘禁和酷刑折磨导致其中三位法轮功学员一度生命垂危,四位律师被打折多根肋骨。被绑架的这些人是为了让更多的人不再遭受建三江洗脑班(那个臭名昭著的“黑监狱”,曾有一百零七人次的法轮功学员被囚禁,酷刑、强迫放弃信仰、无限期非法关押)的迫害,面对中共警察的邪恶,放下个人的安危几度控告,要求中共当局惩治行凶者。中共邪党官员官官相护,不仅不管,还绑架正义人士和善良的法轮功学员,并对无辜的法轮功学员要非法开庭。

作为一个有正义感和了解事实真相的人,我的母亲知道不能对犯罪漠视,要让更多的人了解真相才能结束这场迫害,更何况法律规定是公开开庭,那么邀请民众前来旁听何罪之有?难道真的象百姓说的那样,他们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内幕吗?

母亲被绑架后,我查询了相关的法律规定,如果她是因为修炼法轮功遭受迫害,那么自从镇压法轮功以来,我国没有任何一条法律说法轮功是×教,并且国家公安部和国务院最新公布了中国十四种邪教中根本就没有法轮功。法轮功教人向善,使社会道德回升,是于国于民都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事,现在全世界一百多个国家的民众都在修炼法轮功,香港,澳门,台湾的群众也都在修炼。我国的法律也明确规定公民宗教信仰自由权利受到宪法和法律的保护。宪法第三十五条规定公民有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游行、示威的自由。第四十一条公民对任何国有机关和国家工作人员,有提出批评和建议的权利,多年来法轮功学员受迫害情况去各级政府反映均不予受理,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严重封锁情况下向世人讲真相、向各级政府反映真实情况、编写印制各类揭露迫害的真相材料向群众散发、表白冤屈的所有做法都是合法的行为。我的母亲信仰法轮佛法根本就没有触犯国家的任何法律,她所做的一切都是光明磊落的,但是现在却深陷囹圄,下落不明,生命堪忧。

我要求见我母亲,我很担心她的身体状况,但我却被告知说如果想见人,让我自己去和佳木斯拘留所联系,还扬言说如果对此案有疑议可以向上级部门反映,也可以找律师咨询,石平无耻地说:“爱上哪告上哪告。”

多行不义必自毙,“建三江事件”中一些迫害法轮功学员和正义律师的警察已经在短短两个月的时间已经遭报,那些还在跟随中共参与迫害我母亲的警察也许建三江警察的现在就是你们的将来。人自己做过什么,都要为此而负责,你自己所做的一切终究也都逃不过历史的审判。参与迫害我母亲的警察们,我真心希望你能认真理性的思考一下自己的未来,停止迫害法轮功,给自己留一条出路,立即无条件释放我的母亲!

刘士银的女儿
2014年8月19日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